tuxsy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重生柯南當偵探-第1102章 警視廳女警是目標閲讀-zyngm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警视厅本部大楼。
大学馆编辑部那边的事情高成没有再插手,文坛圈子也没必要接触太深,正好有时间便到警视厅找一找,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案件。
警视厅档案室记录了东京都所有地区的案件,包括许多没有结案的事件,以高成的权限也能查阅不少。
如果合适的话,他不介意帮忙破案。
只是看了一圈下来也没太大收获。
大部分未结案的,都是那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走访调查,又不那么复杂的案子。
也对,不是所有案件都有什么特别手法,日本警察也不是真的无能,想要在档案室这边捡漏并不容易。
絕代聖手
通常来说,遇到比较特别的案子时,目暮警官也会主动联络他。
“什么?城户侦探终于出现了吗?”
档案室外传来几个女警莺莺燕燕的声音,其中还有比较熟悉的交通课由美,佐藤警官理所当然地在场。
“是啊,不过你们可别乱来,”被围住的佐藤苦笑道,“城户可不喜欢被人打扰。”
“诶?”有人失望道,“可是一次都没看到真人,早知道当初就去你们搜查一课了……”
“想什么呢,搜查一课很危险的。”
“是啊,还是好好在交通课养老吧。”
“太过分了,交通课怎么了?”
高成正好走出档案室,看到佐藤后问道:“佐藤警官,最近有什么案件吗?”
“城户你来得正好,”佐藤摆脱一群女警转向高成笑道,“最近几天大家都在监视嫌疑人,就是上个星期的抢案。”
“不是命案啊?”
“呃,你好像很失望……”
“没有没有,我就是单纯觉得来一趟也帮不上什么忙。”高成干笑道。
綠水青山 大風刮過
自从上次京都修学旅行事件之后,他就没遇到过什么像样的案件,反倒是大叔那边,得了什么最佳侦探将去福冈县小仓参加颁奖仪式的时候,听说又进行了一次名推理。
與基層黨組織書記談群眾路線和群眾工作 霍慶生
“这样的话,城户也来帮忙怎样?”佐藤眼一亮,“和千叶一起的新人正好病了,我们人手不太够……”
“盯梢吗?”高成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和千叶搭档的画面。
佐藤跟高木是假扮情侣,他跟千叶假扮什么?
“还是算了,侦探社那边还有工作呢。”
“城户侦探!”旁边几个新人女警迫不及待地挤上前,兴奋拿出纸笔道,“帮我们签个名吧!”
“好、好啊。”
高成笑着一一签名。
佐藤几个差点让他对警视厅女警的颜值产生误解了,原来不是每个女警都很漂亮,至少找他签名的这些人很一般。
难怪警视厅恋爱戏份那么多,却只涉及到佐藤几个。
佐藤、三池苗子甚至是由美这个八婆女都是大美女,同时也是女警中的特例。
这时,两个交通课的老人找了过来,一胖一瘦两个女警,看到高成倒是不像新人那么激动,只是羡慕笑道:“不愧是城户侦探,每次来都这么受欢迎……我们下班后打算去唱卡拉OK,城户侦探要不要一起?”
两个女警,偏瘦的女警名叫八木紫织,是交通课的警部补,圆脸胖女警则叫百绮橙子,警衔和高木一个级别,是巡查部长,两人都是28岁,之前因为由美的关系见过高成几面。
總裁真正壞 秋如意
“对了,由美还有三池也一起吧。”八木紫织邀请道。
前面正准备跟着佐藤离开的由美脸色古怪,回头悻悻道:“我就不去了,我今晚有事。”
“又是和那个名人男朋友吗?”
八木两人露出理解的笑容。
交通课经常八卦别人感情的由美自从有了男朋友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爱情真是魔法。
“我也不用了,”高成签完名,摇摇头委婉拒绝道,“家里晚上必须要回去,想去也去不了。”
“奇怪,城户侦探还没结婚吧?”
“听说有女朋友了,还是铃木家的千金呢!”
“真的假的?”
一群女警看着高成离去的背影八卦之心泛滥。
铃木财团继承人的问题早就传开了,居然被名侦探抢先一步。
……
当晚,米花町四丁目。
最后到卡拉OK厅唱歌的只有两名女警还有三池苗子,而且喝醉酒的三池苗子几乎成了麦霸,一副失恋的模样直让其他两人好笑。
“喂,紫织,”百崎橙子喝着柠檬汁,顿了顿,开口问道,“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嗯?”
“比如被人跟踪之类的。”
“被你这么一说,”八木紫织眉头微皱,“好像从一个星期前开始就有这种感觉……”
百崎橙子惊道:“真的吗?紫织你也是?”
“应该没事的吧?”八木笑着说道,“我们都很强啊,特别是你,还是柔道三段。”
“说的也是,要是知道我们是警察的话,那些家伙肯定会吓一跳。”
包厢时间结束的时候,三池苗子已经像只醉倒的小花猫,被扶出门的时候还不停打着酒嗝,口里一直念叨着千叶。
“真是的,这孩子到底受什么刺激了?”
“三池,你还能走吗?”
“没事,我送她回去吧。”八木紫织无奈扶着三池苗子说道。
“那好吧,这孩子就拜托你了。”
百崎橙子松了口气,在门口和八木分开后从另一边过马路回家。
……
“呜——!”
次日清晨,凄厉哭声般的警笛声在米花町四丁目响起,米花东公园一角被重重封锁,现场闪光灯闪烁,周围满是隔离的围观群众。
“被害人是警视厅交通执行课的百崎橙子巡查部长,头部遭到重击致死,遇害时间是……”
高成接到消息过来时,现场采证已经基本完成,出警的是佐藤还有高木,另外三池苗子还有由美也都在场。
穿过封锁带,戴好手套进入命案现场,可是看到公园厕所前躺着一具女尸,满头是血,地面还有凝固的血泊。
星塵大海 夜之魂
天星劫 方程組
是昨天才见过面的那个胖女警,百崎橙子!
“怎么回事?”
高成面色微凝,看向旁边哭哭啼啼的三池苗子。
他是很想破案,但不意味着愿意看到自己身边就这样发生命案,遇害者居然还是警视厅的警察。
距离昨天见面甚至都没过去多少时间……
“昨天我们去唱卡拉OK,”三池苗子痛哭道,“我、我喝醉了,只记得是八木警官把我送回家。百崎、百崎她……”
“那家卡拉OK就在附近装修中的天文馆对面,”佐藤沉声道,“应该是回家路上来公园上厕所的时候遭遇袭击……”
“我记得她是柔道三段吧?”高成观察现场道,“从溅开的血迹看,似乎是倒地后再遭到重击,可是距离厕所还有段路,周围也没有死角。”
美味的神話 宗銳
“或许犯人事先知道她是警察,准备好了相应的手段。”
佐藤思索道。
“总之,遗体周围留下的线索就只有边上一个扭曲的100日元硬币,其他好像也没有什么了……”
“不对,”柯南突然冒泡出声道,“还有其他线索哦!”
“柯、柯南?”佐藤眯起豆豆眼,“你怎么……”
“因为看到城户哥哥过来,所以我想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柯南旁若无人地查看现场遗体。
“这个姐姐的左手,明明食指上什么都没有,可是中指、无名指和小指第一关节却有擦伤,把她的手翻过来的话,手掌下面也有擦伤,但是姐姐的遗体没有拖动痕迹,
也就是说原本她的左手应该是握着,伸出食指指着什么,却被人踢开,擦着地面才留下这种擦伤。”
柯南专心分析道:“食指指尖有一点点血迹,这个姐姐也想到自己无论指向哪里,都会被犯人破坏,就用自己的血迹留下不会消失的痕迹,
旁边这里就有沾血的手指擦过的痕迹,也就是说原本手指的方向是……那边的秋千方向。”
“秋千?”
“佐藤警官,”封锁现场的警察尴尬道,“这孩子说是城户侦探一起的,所以……”
惡魔的笨丫頭
逍遙兵王:誰與爭鋒 丁公子
“没事。”佐藤已经被柯南的分析所吸引。
虽说不太合规矩,但大家都已经习惯柯南的存在,这孩子的推理能力不比高成差,也的确帮过不少忙。
“可是指向秋千是什么意思?”高木困惑问道。
“这、这个嘛,”柯南神情尴尬,乖宝宝般转向高成笑道,“可能有什么特别含义……对吧,城户哥哥?”
無良神醫 浮生倦客
高成同样看向了秋千。
柯南的分析大致没错,百崎橙子的确留下了线索,但只凭这些线索怎么破案?
至少也要找出嫌犯再说。
既然犯人有可能知道百崎橙子是警察,就意味着这是一起谋杀案。

arwde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 txt-第1097章 跟蹤者鑒賞-blofd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102室的立花淳之介先生,是米花女子大学的英语老师,因为长得帅,很受学生欢迎,经常有一堆学生跑来公寓……”
“302室的今野美千代小姐,是在贸易公司上班的上班族,是个认真又有礼貌的好姑娘……”
“最后是住在1107室的堂岛多津子老师,她是个社会评论家,最近终于得到赏识,被日卖电视台邀请参加节目,说是作为常驻嘉宾在节目里发表评论,虽然为人有点……不过确实挺有才华。”
在绿川纱希住所对面,隔着两条马路,从中间的小巷可以看到一栋高层公寓,柯南打听到的3个嫌疑人就住在公寓内,其中102室和302室正好可以通过小巷看到阳台落地窗以及里面的客厅。
了解到几人身份还有房间后,高成立马从绿川纱希住所位置查看了一遍。
遺忘國度之秘銀王座
那个叫立花的老师还有叫今野的白领,原本应该和绿川产生不了什么交集,可是从房间位置来看,就有了关联。
经常坐在窗户边的绿川有可能看到什么,再加上不好的风评,引起两人忌惮并不奇怪,产生杀人动机也不是不可能。
然后是完全看不到的1107室,根本就很难碰到的人为什么也似乎记恨绿川?
根据柯南的说法,这个堂岛多津子是个胖女人,体型倒是符合房东阿姨说的那个“侦探”。
如果绿川刚才在电话里没有说谎,最近真的没有勒索什么人,就是说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看到的意味着什么。
“昨天大姐姐在窗户边抽烟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什么,”步美想起来道,“说是‘有朋友来了’什么的。”
“朋友?”
柯南眉头紧锁,却顾不上思考其中的意思。
“那个管理员说了,今天纱希小姐险些出事的那段时间,堂岛多津子女士没有离开公寓大楼,有不在场证明,也就是说推纱希小姐的不是她……”
“堂岛多津子上电视节目是哪天?”高成忽然开口问道。
“应该是明天吧……有什么问题吗?”
“明天的话,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高成静静查看手机照片里神情落寞的绿川纱希。
事件发生前比事件发生后破案要困难得多,因为可以利用的线索没那么多,不过他肯定不会看着这个女人遇害。
被男朋友抛弃背负一身债务,到最后还要卷入命案香消玉损,命运的确是不幸了些,不过遇到他却又是不幸中的大幸。
帮步美处理擦伤,或许是这个女人一生中最明智的选择。
有多少遇害者能够有这个机会呢?
“城户!”回家路上,柯南总算找到单独和高成谈话的机会,“你已经弄清楚犯案手法了吗?”
“无所谓什么犯案手法,”高成摇头道,“今天你们找到的那3个人之中,至少有2人是犯人,其中1个是在路口推纱希小姐的人,第2个则是堂岛多津子,在明天上电视前堂岛应该就会对纱希小姐动手,只要盯着就行。”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不弄清楚的话,难道要一直盯着吗?”
“一天时间足够了。”
高成没有让柯南跟着,先把小哀送回事务所,等到其他几个孩子也回去后,独自一个人到三丁目酒吧找绿川纱希。
酒吧里并没有什么异常,就像绿川纱希所说,被勒索的同事或者客人都是少部分心里有鬼的人,本身并没有向外张扬。
高成找了个角落坐下,也没点酒,就这样影子般盯着舞台上表演的绿川纱希。
和外面不一样,舞台上的绿川纱希热情性感,在一个又一个的追捧者保持着笑容。
如果这女人愿意放开自己的话,大概早就还清债务了吧,哪里用得着勒索同事。
再找个男朋友也比现在好。
高成暗暗摇头,思绪回归案件。
四個王子愛上我 Angle3絲
一曲琉璃紅顏老 懸浮的愛
尽管还有一些细节他不清楚,比如那个老师和女白领有什么把柄,他还是对这次案件有了一个大致的推断。
从管理员那边了解的情况来看,绿川纱希在酒吧这边勒索的事情并没有传过去,甚至本身的工作也只有房东阿姨了解一二。
再加上绿川纱希最近也没有进行过勒索,那3名嫌疑人的举止就很奇怪了。
一般来说,就算暴露了什么,也是第一时间查看绿川纱希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什么,对自己又有没有危害,然后才是灭口之类的考虑。
3人都是因为跟踪调查绿川纱希,才被柯南从附近人口中得知,这点没什么问题。
问题在于绿川纱希明显没有什么动作,是什么让3人直接产生杀意……
“小帅哥,一个人啊。”一个醉醺醺的胖妇人突然挡住了高成视线,厚厚的嘴唇仿佛魔鬼。
“你来错地方了。”
高成直接一记手刀砍晕胖妇人,再看向舞台时却发现绿川纱希已经不见踪影。
见鬼!
酒吧外,提前请假打算回家的绿川纱希回头看了眼酒吧招牌,默默背着行李走开。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白天的插曲,在酒吧里总感觉有人在窥视。
“哒哒!”
经过一家便利店前的时候,绿川纱希余光瞟向身后,也没回头去看,猛地加快脚步跑进店内。
“欢迎光临。”
便利店内没什么客人,绿川纱希随便找了和货架,假装挑选东西的同时朝外面看去,过了好一会才走出便利店。
静悄悄的街道上没什么人,连车也没看到几辆。
“没有吗?”
绿川纱希不敢多停留,紧绷着心回到公寓后才松了口气,点了支烟像往常一样坐到窗口。
秦淮風月 姝沐
“呼!”
长长吐出烟气,烟雾飘散间依旧可以看到对面几栋公寓亮着灯的客厅,有老夫老妻,有新婚夫妇,似乎每户人家都那么幸福。
“嘀嘀!”
电话声响起拉回绿川纱希思绪。
“纱希小姐,”高成就站在路边拐角处,没有现身打扰绿川纱希,只是再次打了个电话,“我是白天联络过的城户高成,有一件事想问一下,昨天你说‘有朋友来了’的是对面公寓哪个房间?”
绿川纱希不太想说话,正要挂断电话,顿了顿还是开口说道:“2楼,大概是202吧。”
“102和302室呢,之前有看到什么特别吗?”高成继续问道。
“特别?”绿川纱希挑起眉头,“102室的男人其实戴着假发,中间都是秃的,302室的好像是个装成女人的男人……算是特别吗?”
夜不歸
“呃,谢了,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高成看向公寓大楼没有亮灯的202室,定神道,“从现在开始,有什么人找你的话,务必第一时间联络我,我会保护你。”
“所以……你到底是谁啊?”绿川纱希狐疑出声。
“咳咳,我是……”高成没想到对方居然不认识自己,呛了一口气道,“总之,我不是什么可疑人物,我答应了步美帮你,就一定不会让人杀你!”

r8s8t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重生柯南當偵探 起點-第1096章 靠在窗邊的女人相伴-okema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黄昏时分,车辆往来的十字路口,不少等待红绿灯的上班族们低头玩着手机,才从健身房回来的绿川纱希正准备去自己工作的酒吧。
核武煉金師
每天都是这样,别人下班的时候她的工作才刚要开始,为了工作还要花心思维持一个好身材。
这样生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头……
一道捂得相当严实的身影悄悄从后面靠近绿川纱希,在一辆卡车就要经过路口的时候,突然伸手将绿川推上马路。
“啊!”
河下情事
卡车紧急转向避开倒在路上的绿川纱希,正好经过附近的步美几个慌忙跑上前帮忙。
“大姐姐!”
“发生什么事了?”
Psyche[征途] 閑來無事
“车子,”绿川纱希吃痛坐起身,看到步美勉强笑了笑,“我在想事情,结果过马路的时候不小心闯了红灯。”
“可是刚才……”
“抱歉,我还要去上班,快迟到了。”
步美几个担忧地看着绿川纱希若无其事地跑开。
“差点出车祸,”小哀开口道,“看来她吓得不轻呢。”
“可是,”光彦犹豫道,“刚才我看到了,好像是什么人把她推出去的……这个大姐姐该不会是被什么人记恨吧?”
“不知道,”小哀抱着手臂淡淡说道,“看着挺养眼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工作,要这个时候上班……”
“酒吧舞女,就在三丁目那边。”高成也看到了刚才惊险一幕,只是没有找到人群中的犯人,对方似乎第一时间就逃走了。
“奇怪,”光彦几个疑惑道,“城户哥哥你怎么会知道?”
“呃,听毛利大叔说的。”
高成视线偏移。
“走吧,先带我去这个纱希小姐公寓看看,刚才的事情好像真的不简单。”
这个女人遭到袭击是一回事,自己隐瞒也很有问题,或许是不想和小孩子说,但本身对袭击似乎并不意外,正常应该会报警才对。
大概以为是自己勒索过的对象在报复吧。
不过这就麻烦了,连有哪些人会记恨这个女人也不知道。
高成跟在步美后面,神色思索。
犯人首先要清楚绿川纱希的行踪,最大可能是室友、邻居、同事、朋友之类的。
按照步美提供的信息,没有室友,朋友似乎也没有,房间里倒是有张合影,貌似有男朋友……
从选择的犯案路径还有犯案时间来看,同事暂时可以排除,那么就剩下最有可疑的邻居。
“邻居都不在家吗?”高成见到了公寓房东阿姨。
“是啊,纱希平时也不怎么和邻居们交流,经常都是一个人坐在窗户边发呆。”房东阿姨说道。
“你知道原因吗?”高成问道,“纱希小姐是有什么心事对吧?”
“一开始是纱希和她的男朋友住在这里的,可是有一天那个男人突然离开了,还把借的一屁股债全部推到了纱希身上。”
房东叹了口气同情道。
“大概是发生在三年前的秋天吧,从那个时候开始纱希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一直在等那个男人,相信他还会回来,这三年来,很多时候都能看到纱希坐在窗户边,说是好像看到过那个男人……
说起来,昨天晚上也有个自称侦探的女人来问纱希的事呢,说是在调查的事情对纱希很重要。”
“侦探?”高成抬起眉头。
“嗯,戴着口罩,墨镜,还有帽子,看着是个胖女人。”
“城户哥哥,有什么问题吗?”步美几个沉浸在绿川纱希的悲哀命运中,感伤间疑惑看向高成。
“当然有问题啊,前一天有人调查,第二天就遇到车祸,纱希小姐肯定是被盯上了。”
谢过房东阿姨的配合,高成带着众人离开公寓。
那个胖女人主要调查的就是绿川纱希坐在窗户边发呆还有男朋友的事,看来真的不是公寓邻居了。
至少看起来不像是身边的熟人。
果然很麻烦。
高成揉着眉头仔细判断。
昨天晚上胖女人出现的时候绿川纱希就在酒吧上班,是酒吧同事的可能性不大,根据毛利大叔的说法,绿川纱希因为勒索的事和同事关系不好,但还没到谋杀这种地步。
所以问题还是绿川纱希到底惹到了什么人。
平淡最幸福 肥魚一條
突然的调查还有犯罪……起因时间应该不久,指不定就在这两天。
霸道專寵:豪門帝少請溫柔
“现在怎么办?”小哀在后面问道,“工藤和那几个孩子去附近调查了。”
“犯人知道绿川纱希住所这点,”高成喃喃自语道,“要么就是一开始就知道,要么就是跟踪调查,是哪种情况?”
不管怎样绿川纱希现在都很危险了,犯人似乎因为什么缘故迫切想要杀人。
这种迫切感,不像是简单的复仇,更像是想要灭口。
习惯于勒索的绿川纱希掌握了犯人很重要的把柄吗?
“城户哥哥,”步美抹着眼泪伤感道,“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大姐姐,大姐姐太可怜了……”
“放心吧,有我在她不会有事。”
高成暗暗苦笑。
的确是个可怜的女人,只是无论有怎样的苦衷,绿川纱希本身都是犯了法的,不然之前也不会害怕报警。
至于帮忙……
他说了帮忙就一定会帮到底,怎么也不可能任由绿川纱希被杀。
“给她打个电话吧,希望多少配合点。”高成拿出手机,输入从房东阿姨那里要来的绿川纱希手机号。
不惜杀人灭口的把柄,还是要找本人问一问,不然就只能像柯南一样碰运气四处调查了。
棄妃要翻身
他的运气可没柯南好……
“没有?”高成联络过绿川纱希后诧异道,“你确定最近没有勒索过什么人?我不是警察,你对勒索的事情不感兴趣,现在已经涉及到你的人身安全了……”
“没有就是没有,我又不是什么人都勒索,那些家伙只是做了会被勒索的是事而已!”
三丁目酒吧厕所,绿川纱希挂断电话,扶着洗手台冷漠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已经三年了,记恨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
“我才不会被杀!”
绿川纱希别过头从自己身上移开目光,烦心地点了一支烟。
……
“城户哥哥!”公寓楼前,光彦喘着气穿过小巷还有街道跑来,“找、找到了!3个可疑的人就住在另一边的公寓大楼里!”
“啥?”
“有3个人鬼鬼祟祟跟踪过大姐姐,而且3个人都住在对面,那3个人好像还认识呢!”
光彦急匆匆解释道。
“柯南先跟着他们进去了,现在在找管理员问话,应该马上就能知道身份!”
高成脸颊抽动。
什么鬼运气,还真找到了?

okjph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第1094章 打敗五右衛門的人讀書-1vt7w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特产店,园子兴冲冲抱着一大堆礼物出来时,发现高成失去了踪影,顿时有些傻眼。
原始躁動
“阿成人呢?”
“城户侦探好像有什么事,先一步去了泉心高中剑道部。”
伊织看着少女们的丰厚战果眼皮暗跳,要不是对高成有所调查,他差点要以为高成是故意逃走了。
妖奴有點壞:太子,哪裏逃
这么多东西都要他一个人提……
“那我们也去看看吧,”大冈红叶提议道,“伊织你就先把这些特产送去小兰她们的酒店。”
鳳求凰 猗蘭霓裳
伊织面色犹豫:“可是红叶小姐……”
“安啦,我没问题的,小兰可是关东空手道大会冠军。”
蠱師 過江卿
英雄聯盟之國士無雙
大冈红叶迫不及待地摆摆手。
她现在一心只想看看高成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听小兰说剑术居然比平次厉害。
骗人吧。
……
廢材要逆天,嗜血六小姐
泉心高中。
高成没有动用自己的木刀,只是借了一把竹刀,在冲田总司关注的目光中站到蒙眼少年对面。
少年听觉十分敏锐,立马就跟着进入战斗状态,从起手式看来倒是有着古剑术义经流的影子,不过上次的义经流一派应该都进了监狱。
“你确定要蒙着眼睛吗?”高成无奈看向少年,他刚才有了解情况,少年并不是有眼病,只是纯粹的修行。
问题是有多自信才会蒙着眼睛比试?
这样既不尊重对手,修行意义也没那么大。
或许能够提高听力,但听力平时训练绰绰有余,真正的战斗还是要靠眼睛,光才是最快的速度,声速对于高手来说完全可以超越,关键时刻等你听到声音再反应就太慢了。
特别是到了他这个阶段,必然是以动态视力为主的综合感知,没有动态视力就是个活靶子。
“这是我的修行,还请见谅。”少年没有摘掉眼罩的意思,声音平淡说道。
“你高兴就好。”
高成迅速收敛心思进入状态。
他也没指望和少年真正打一场,只是想多研究一些剑术招式而已,真要打起来对方取不取眼罩都没什么区别。
“开始吧。”
少年步伐很稳,向后方挑起刀尖的起手式,能够在进攻的瞬间借助地面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切击,比许多拔刀斩都要实用得多,可以将自身力量成倍爆发,和柳生新阴流起手式很像却又不同。
听周围人谈起,冲田总司刚才就是因为误会吃了亏,一下子就被挑飞了竹刀,随后在对方顺势的一招直刺中败北。
不过高成倒是游刃有余。
少年招数不错,但动作在他眼里实在太慢了,攻击看得一清二楚,基本上不可能冲田重蹈覆辙。
“砰砰砰!”
安静的剑道场里只剩下竹刀连续的撞击声,所有人都被中间的战斗吸引,包括才带着园子几人过来看热闹的大冈红叶。
如果不是冲田就在场边,她几乎以为是冲田在和蒙眼少年交手。
忽略发型不同,高成和冲田的区别就只有战斗风格了,特别是高成还换上了泉心高中的白色剑道服。
因为是同班同学,她对冲田还算了解,每次比赛出手都相当猛,经典的五段刺已经成了招牌技,每次的对手基本上都是被担架抬下场。
而现在高成的出手则很轻松,气势也不怎么强,甚至看着有些假,不像是比试,和剑道场平时练剑术并没有太大差别。
“到底是谁比较厉害?”大冈红叶看迷糊了。
“这还用说,当然是阿成啊!”园子暗暗给高成鼓劲,“阿成可是打败过石川五右卫门的人!”
“五右卫门?!”
场中蒙眼少年突然后退脱离战圈,带着一脸的汗水轻微喘气,难以置信道:“你打败了五右卫门?”
“怎么了?”高成愣道,“你认识五右卫门吗?”
少年没有回应,脸色变幻一阵,扔下竹刀离开道:“这次算你赢了,不过我还会找你!”
黑籃之淡藍天空 鳳羽零落
“什么鬼?”
剑道部众人不知所以地彼此看了一眼。
“五右卫门就是鲁邦三世身边的那个剑客吧?”
“是啊,听说一手斩铁剑很厉害,可以将战机一分为二,不过他一直都在国外。”
“真的有啊,我还以为只是传说。”
众人议论间纷纷将视线投向高成。
能打败传说中的五右卫门,那得是什么实力?
“别乱想,”高成打断众人脑补道,“我只是和五右卫门见过一面而已。”
五右卫门名气似乎太大了,他可不想扯上太多关系,要是被琴酒那边知道说不定会引起不太好的联想。
虽然想过引蛇出洞,但他一点都不想自己成为那个诱饵。
……
帝丹高中的修学旅行只有3天,不过要到第4天早上才回东京,高成则是在解决事件次日便带着柯南返程。
一方面是柯南的催促,一方面也是因为泉心高中剑道部总是想要试探他的真正实力。
“真是的,你也太过分了吧?”柯南半路抱怨道,“居然一个人不声不响地破了案,害我白费力气研究了半天的暗号。”
“总不能看着那个配乐师继续犯案吧?我最讨厌这种误会造成的事件了,当然越早破案越好。”
我的魔幻手機女友
非誠勿婚:老公不合法 韓小初
高成打着哈欠说道。
“你就别埋怨了,我可是特地给了你享受一天修学旅行的机会,你这家伙还和小兰接吻了对吧?”
“啊?!”柯南满头热气,手忙脚乱惊慌道,“你怎么知道?”
“当然知道啊,我那个时候也在清水寺,再说……”
高成掏出手机查看照片。
园子莫名其妙发了张工藤新一和小兰接吻的照片过来……
“怎么会有这个?!”柯南惊吓道,“你居然还偷拍!”
“想也知道不是我拍的啊!是园子!”高成无语道,“你还是想好明天怎么应付小兰吧,正好帝丹高中修学旅行这几天你没去学校上学……”
“这个啊,我已经跟大叔说了生病住你那里几天,”柯南经验丰富道,“混过去应该没什么问题,反正大叔也怕传染,巴不得我不回家。”
“你就是在玩火。”
高成瞥了眼柯南。
这家伙时不时就会和小兰一起洗澡,现在就算没有黑衣组织,估计也不敢轻易暴露自己了。
“喂,城户,”柯南忽然问道,“我现在学剑道还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