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武辰佑-第1256章 來自安室透的試探熱推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挂掉电话,光佑并未立马回放映厅,而是反方向出去买了样东西。
回到放映厅时,电影刚刚开始。
“是吃坏肚子了么?”小哀见光佑去了那么久,就关心的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是。”光佑摇摇头。
他把手背在身后,一副藏了东西的样子。
“藏什么呢?”小哀瞄了一眼,随后问光佑。
“送给你的东西啊。”光佑也不再藏,把背后的东西拿到身前。
电影的光亮让小哀看清了光佑拿在手上的东西。
是玫瑰花,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看到花,小哀唇角微微上扬,划出一个不明显的弧度,她问光佑:
“你怎么突然买这个了?”
“这段时间我们是第一次出来约会,怎么能少的了花?”光佑说完就把花往前一递。
“挺好看的。”小哀接过花,观察一番后凑近闻了闻,“也挺香的。”
坐到位子上后,光佑为自己编造了个理由,他和小哀解释道: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刚才出去好几个人在排队买。”
“所以就回来晚了一些。”
“不算晚,电影正好开始。”小哀好似没有怀疑,她用右手拿着花,左手放在座椅旁的扶手上,对光佑说,“看电影吧。”
“嗯。”光佑应了一声,往身旁扫了一眼。
他秒懂小哀的意思,便伸出右手,牵住小哀的手。
两人全神贯注的在看电影,没有聊天,和对方的互动也只有通过握着的手感受对方手心的温度。
看完一个半小时的电影,光佑和小哀两人牵手离开电影院。
两人今天的约会到这里已经结束。
送完小哀,光佑也回到事务所。
回到事务所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柯南说准备行动的事情。
当柯南知道后,脸上难以掩饰的出现一丝喜色。
他问光佑计划的具体内容。
而光佑也将计划内容和盘托出,没有任何隐瞒。
原本柯南想问有没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然而这么听下来,他还是一点忙都帮不上。
之前经过光佑的开导,现在他虽然没那么难受,但还是有些过意不去,还有些遗憾。
让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琴酒。
结果他都无法参与到抓捕琴酒的任务当中。
“行动的时候你也过去。”光佑看出他心里的想法,就说,“不过你得听我的话,不能擅自行动。”
他这话一说,柯南就像是磕了瓶血,瞬间打气精神,想也没想的回答:
“没问题!”
“你别只是说说就行。”光佑饱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对于柯南是否能听话,他持怀疑态度。
“放心。”柯南倒是挺有信心。
说完这件事,光佑便去洗澡,准备睡觉。
明天他估计要和安室透打一场,得养好精神备战。

翌日,光佑吃过饭就提早到和赤井秀一约好的地方等着,却没想到安室透他们到的更早。
直到今天,光佑才见到安室透。
淡金色的短发披散而下、天生的小麦色的皮肤、紫灰色的特殊瞳色、身着休闲服。
这是安室透的外貌特征。
来时光佑没有伪装,也没想伪装,直接以真面目见安室透的。
见到光佑的那一刻,即便赤井秀一已经和他说过,但安室透仍然为光佑的外表而惊讶。
表面上,安室透性格开朗、阳光,还有一点顽皮,给人一种很好相处的感觉。
这也是和安室透聊过几句后,他给光佑留下的印象。
但知道安室透并没有那么简单的光佑,在看到这一表象后,脑海中也生成出安室透的标签:
城府很深,自傲…
他和安室透相处的时间太少,目前只能看出这么一点。
而安室透想要和光佑见面有两个原因:
一是真想看看被赤井秀一说不简单的人有多么不简单。
二是想试探一下光佑。
寒暄一阵后,安室透就主动提出要和光佑打一场。
人品、性格等都可以伪装,就算不伪装也需要时间来验证。
实力虽然也可以假装,但相比人品、性格,比较容易从进攻方式、风格来看出部分。
来之前光佑就已经做好打的准备,便爽快的答应下来。
打之前,安室透还好心的提醒光佑:
“我可不会放水。”
“那最好。”光佑情绪都没有一丝波动的回复安室透。
约见的地方有一大片空地,可供两人对打。
两人没带护具,就像是真的和敌人对打一样,连热身的步骤都放在正式的对打中。
除了特殊情况,双方不可能一开打就用全力,看似势均力敌,实则都在试探对方。
在场的除了两个打架的,还有个看戏的赤井秀一。
最近一段时间他很忙,现在难得清闲。
他和光佑交过手,知道两人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就拿起手机,开始回明美的短信。
由于是试探,光佑还能分出一部分注意力。
他无意中瞥到赤井秀一坐那儿玩手机,还撇了撇嘴。
而安室透就没这种情况。
他抓着光佑分神的这个机会,尝试突破光佑的防守。
然而光佑立马反应过来,没让他得逞。
这次交锋过后,两人默契的与到对方拉开一定距离。
“看来你也不怎么样啊!”
“竟然连不能分神都不知道。”
嘴里说着轻视对方的话语,可安室透并未放松。
“因为你目前的实力还没到让我全神贯注的地步。”光佑淡淡然的回顶一句,同样未放松。
互相放放垃圾话,稍作喘息,紧接着两人又打在一起。
发完短信,赤井秀一就坐在一旁看两人对打。
势均力敌的局势看起来有些无聊,他却看得很认真。
他发现光佑的耐力方面也十分惊人。
对他们这些锻炼过的成年人来说很正常,但以光佑目前的身体状况能做到这一点,十分不容易。
第二轮时,对打的两人都开始认真起来。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第1256章 來自安室透的試探分享
尤其是光佑。
他身体的素质比不上安室透,只能借着自己的灵活性,以技巧去尝试攻击人体的弱点。
不仅得想着进攻,还得想着如何防守安室透这如暴风骤雨般的凌厉攻势。
看上去好像是势均力敌,实际上他感觉自己已经落入下风,只是差距并不明显而已。
还好他学过很多种格斗术,还能依靠各个格斗术的特点来应对。
这只是一时之计,并不治本,时间一长,他就会显露出疲态,差距也会更加明显。
输是肯定的,光佑都没想过赢。
现在他要做的是晚点输,甚至得让安室透吃点亏。
他得展现出一定实力,才会证明他有这个资格,之后的行动中,他也会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就例如这几天就要展开的抓捕琴酒行动。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ptt-第1238章 官宣 (修改中…)分享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有点卡文…这一章凌晨修改好,各位早些睡。)
送完祝福,明美就好奇的问道:
“志保,光佑怎么突然就向你求婚了啊?”
两人关系变化的太快,明美到现在也还没缓过来。
不仅是结婚,求婚也是件大事儿,她没缓过来也很正常。
其实小哀也是一知半解。
她哪儿知道光佑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求婚的。
硬要说,就是他想向她求婚,所以就向她求婚了。
“我也不清楚。”小哀如实回答。
“好吧。”明美也没多问。
得到小哀本人的确认后,她不由感叹:
“不过,真好啊。”
说实话,明美是有些羡慕的。
毕竟她家的那位,别说求婚了,最近一段时间面都没见过几次。
但她明白赤井秀一有任务在身,倒也没多少怨念。
而且赤井秀一偶尔也会给她发一条短信,相比于以前根本不能联系的情况,她很满意了。
满意归满意,她身为一名女性,说不期待是假的。
说到求婚,明美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她连忙问小哀:
“志保,你们两个订时间了么?”
在送出求婚戒指之后,通常会定下一个时间进行订婚典礼。
戒指已经送了,那接下来当然可以定一个时间。
“时间?”小哀明显愣了下。
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说道:
“还没有呢。”
“那光佑人呢?”明美想和光佑讨论一下。
刚说完,她也反应过来了,就说:
“光佑估计这会儿已经回去了吧?”
“嗯,已经回去了。”小哀回应。
“也是,如果光佑还在的话,志保你肯定不好意思给我打这个电话。”明美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出。
“就算他在这里,我也会打的。”小哀语气平静,脸色却有些不自然的反驳明美。
“嗯嗯嗯,会打的。”明美顺着小哀说,没有和小哀纠结这个。
她的妹妹,她怎么可能会不清楚。
听到明美这么说,小哀就知道明美知道她的心思,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强调自己会打。
强调就显得她很心虚。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于是,她就立马转移话题:
“姐姐,要不回头我和光佑一起去公寓找你。”
“等你们有空吧,这件事并不急。”明美想到件事儿,并不急。
现在光佑和小哀的外表上的年龄还小,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所以就算晚一点也没事。
反正定时间的话,也是好几年,甚至十年之后的事情了。
“嗯。”小哀这会儿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时间过得可真快。”明美感叹道,“当初我催你找男朋友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一转眼,你不仅找了男朋友,还被求婚了。”
“我也没想到。”小哀附和道。
她当初也没想到会遇到光佑,没想到会喜欢上光佑,更没想到光佑今晚还向她求婚。
借用光佑说的那句话:
“这一切就感觉像是梦一样。”
“好好珍惜吧。”明美在这种大事发生后,再次叮嘱小哀,“光佑这种男生,真的太少了。”
为人好、感情方面细心,体贴、幽默、懂得制造浪漫、会做饭、安全感十足…
除了这么多优点,光佑还有个加分项,那就是颜值。
就光佑这种男生,不夸张的说,绝对能排起长队。
“我知道。”小哀对此并不担心,光佑的真心她看在眼里,她不会辜负光佑的那份喜欢。
她也的确是喜欢光佑。
喜欢那个处处为她着想,时常忘记他自己的“笨蛋”。
想到光佑的那张笑脸,小哀无声的笑了下。
她忘了还在打电话,轻声自语:
“笨蛋…”
言语中的那种娇嗔的味道,就算是隔着电话,明美都能听的清楚。
刚说完,小哀就反应过来了。
她故作无事的转移话题:
“放心吧,姐姐,我和他肯定没事的。”
“我相信你的。”明美也就是那么一说,并不担心两人的感情,尤其是在听见小哀那声“笨蛋”之后。
两人聊完光佑,就开始聊钻戒。
自然而然的,小哀就把钻戒背后的含义告诉给明美。
知道那几个意思后,明美再次感叹:
“光佑还真的很用心啊!”
“嗯。”小哀附和。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第1238章 官宣 (修改中…)分享
同时明美有些好奇,她问:
“也不知道光佑是怎么想到这么多东西的。”
“我问过他。”小哀面色不改的开始在明美面前撒狗粮,“他说他看着我的时候,就想到了。”
“…”明美半晌都没讲话。
她就这么一感叹,没想到小哀还回答了。
在自己姐姐面前秀恩爱,还是这种涉及到钻戒的核弹级…
不讲武德!
受到暴击的明美果断以“下次带来让我看看”这句话快速结束了有关钻戒和光佑的问题。
她有预感,要是再聊光佑,小哀肯定还会秀恩爱。
接着,明美就和小哀聊起了近况。

此时的光佑已经回到事务所。
在小哀面前他得克制,回到他的房间后就完全不需要了。
他一进门,就伸出脚勾住门往后一踢便把门给关上。
随后,他直接扑到床上,不停的来回滚动。
时不时还发出“嘿嘿嘿”的笑声。
看到光佑这种宛如傻了般的模样,柯南怎么可能不知道原因。
他回头看了一眼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光佑,祝福道:
“恭喜你求婚成功。”
“啪”的一下坐起来后,光佑脸上堆满笑意的道谢:
“多谢!”
“感觉怎么样?”柯南也有些好奇,“我说的时成功之后的感觉。”
感受着自己此刻的心情,光佑跟柯南描述:
“除了喜悦之外就是难以置信,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听到她答应,给她戴上戒指,然后抱住她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是抱住了整个世界。”
“听上去挺不错的。”柯南点点头,回应道。
他没经历过这个,无法通过言语完全体会到这种感受。
就算知道这种感觉很不错,但没有一个很形象的概念。
见他没什么反应,光佑就想了想,换了一种表达方式:
“换成你的喜好来形容的话,就像是你在福尔摩斯本人面前推理出真相,福尔摩斯夸你推理能力强,最后还很友好的和你握手,拥抱一样。”
“那真是不错啊!”柯南这次的回复一改之前的平静。
用福尔摩斯来举例子就非常有概念了。
就算是光想到那种画面,柯南都很激动。
但冷静下来想想,柯南又说道:
“那种感觉确实不错,但根据福尔摩斯的性格来说,他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光佑无语之后白了他一眼,“我就是举个例子而已,你这人还真是无趣。”
“咳咳…”柯南轻咳几声,以此缓解尴尬。
之后他解释道:
“我也就是说一下而已。”
没和柯南说太多,光佑下床拿了套欢喜衣服后就离开房间,只留下一句:
“反正你懂是那种感觉就行了。”
“我先去洗澡了。”
他感觉他现在有点嗨,得去洗个澡冷静一下。

3qv6v精彩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ptt-第1219章 幸虧不是智能機 (四千字修改中)熱推-u0nvm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四千字修改中,各位先睡…我尽量GKD)
“总是?”柯南注意到一个细节。
“嗯,是啊。”阿笠博士放下双手,说,“上学和放学的时候一定会戴着,而且会把帽子拉得很低。”
他和木之下不是同一个年级的。
不知道上课时木之下戴不戴帽子。
只能猜测:
“我想她上课的时候应该会取下帽子吧。”
这一点引起众人怀疑,步美三人继续大开脑洞:
“是那个帽子有什么问题么?”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没有头发?”
“我想她一定是一个有些内向的女孩啦!”
“…”
“看来我们还是得破解这个暗号,把那个地点找出来才行。”
说完,小哀就继续思考起如何破解暗号。
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重点。
“暗号”真的和动物有关么?
如果和动物无关的话,那她的思路岂不全是错的?
是提示,还是木之下随意写上去的。
为了解开这个疑问,小哀很自然的准备喊场外求助。
求助的对象自然是光佑。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又给光佑发了条短信。

异界天地决 神域旗
“暗号和那段文字有关么?”
扫了一眼短信内容,光佑就迅速编辑好一条内容为“有关。”的短信并回复过去。
他之前的确不知道暗号和文字代表的意思。
可芙莎绘这个写下暗号的人知道啊!
这是刚才芙莎绘告诉他的。
说来也巧,本来光佑还在想用什么话题作为开头。
可那会儿芙莎绘大概是有些累,准备走几圈,正巧看见并认出了他。
两人就以“原来你是帝丹小学的学生”为话题,开始聊天。
由于芙莎绘也是帝丹小学的学生,所以两人有很多的共同话题。
之前光佑一直在想该和芙莎绘聊什么话题。
毕竟芙莎绘年龄不同,身份也不同。
以前他针对任务目标时的套路并不适用。
但没想到,他竟然能用“帝丹小学”这个话题和芙莎绘聊起来。
聊天的内容没有什么营养,没有什么八卦。
就是在聊学校里的老师,学校的变化。
不过,四十年中的变化也足够光佑和芙莎绘聊一阵。
就在他和芙莎绘聊学校里多出来的小动物时,小哀就给他发了条短信。
就是那条“我们在动物园找到了那个养大狗的野井女士。”
他对芙莎绘没什么戒心,也就没注意。
收到短信后,他点开短信界面就准备回复小哀。
就在那时,芙莎绘无意中瞥见了他通讯录中“阿笠博士”的联系方式。
突然反应过来身旁是芙纱绘,他扫了一眼,就若无其事的收起手机。
幸好他手上的不仅不是智能机,还是机型比较老的。
因为他觉得过段时间就要出智能机,也就没有花钱去换更好的。
他手上这部手机屏幕小,字又大,能显示出来的内容极其有限。
加上还显示着之前他和小哀的短信内容。
导致这一条短信只显示了前半部分:
“我们在动物园找到了那个…”
到这里,就得翻页。
因此,芙莎绘并没有短信后半部分的内容。
也就无法从“野井女士”这个细节推测出阿笠博士在找她这件事。
更是不能从“阿笠博士在找她”这件事,猜测出阿笠博士并不记得两人约定的地点这件事。
简而言之,虽然芙莎绘知道他认识阿笠博士,可并不知道事情。
她现在就以为是凑巧遇到了认识阿笠博士的光佑。

“总是?”柯南注意到一个细节。
“嗯,是啊。”阿笠博士放下双手,说,“上学和放学的时候一定会戴着,而且会把帽子拉得很低。”
他和木之下不是同一个年级的。
不知道上课时木之下戴不戴帽子。
只能猜测:
“我想她上课的时候应该会取下帽子吧。”
这一点引起众人怀疑,步美三人继续大开脑洞:
“是那个帽子有什么问题么?”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没有头发?”
“我想她一定是一个有些内向的女孩啦!”
“…”
“看来我们还是得破解这个暗号,把那个地点找出来才行。”
说完,小哀就继续思考起如何破解暗号。
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重点。
“暗号”真的和动物有关么?
如果和动物无关的话,那她的思路岂不全是错的?
是提示,还是木之下随意写上去的。
为了解开这个疑问,小哀很自然的准备喊场外求助。
求助的对象自然是光佑。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又给光佑发了条短信。

“暗号和那段文字有关么?”
神話禁區 何處不染塵
扫了一眼短信内容,光佑就迅速编辑好一条内容为“有关。”的短信并回复过去。
他之前的确不知道暗号和文字代表的意思。
可芙莎绘这个写下暗号的人知道啊!
这是刚才芙莎绘告诉他的。
说来也巧,本来光佑还在想用什么话题作为开头。
可那会儿芙莎绘大概是有些累,准备走几圈,正巧看见并认出了他。
两人就以“原来你是帝丹小学的学生”为话题,开始聊天。
由于芙莎绘也是帝丹小学的学生,所以两人有很多的共同话题。
之前光佑一直在想该和芙莎绘聊什么话题。
毕竟芙莎绘年龄不同,身份也不同。
以前他针对任务目标时的套路并不适用。
但没想到,他竟然能用“帝丹小学”这个话题和芙莎绘聊起来。
聊天的内容没有什么营养,没有什么八卦。
就是在聊学校里的老师,学校的变化。
不过,四十年中的变化也足够光佑和芙莎绘聊一阵。
就在他和芙莎绘聊学校里多出来的小动物时,小哀就给他发了条短信。
就是那条“我们在动物园找到了那个养大狗的野井女士。”
他对芙莎绘没什么戒心,也就没注意。
收到短信后,他点开短信界面就准备回复小哀。
就在那时,芙莎绘无意中瞥见了他通讯录中“阿笠博士”的联系方式。
突然反应过来身旁是芙纱绘,他扫了一眼,就若无其事的收起手机。
幸好他手上的不仅不是智能机,还是机型比较老的。
因为他觉得过段时间就要出智能机,也就没有花钱去换更好的。
網遊之沈浮天下
他手上这部手机屏幕小,字又大,能显示出来的内容极其有限。
加上还显示着之前他和小哀的短信内容。
导致这一条短信只显示了前半部分:
“我们在动物园找到了那个…”
到这里,就得翻页。
因此,芙莎绘并没有短信后半部分的内容。
也就无法从“野井女士”这个细节推测出阿笠博士在找她这件事。
更是不能从“阿笠博士在找她”这件事,猜测出阿笠博士并不记得两人约定的地点这件事。
简而言之,虽然芙莎绘知道他认识阿笠博士,可并不知道事情。
她现在就以为是凑巧遇到了认识阿笠博士的光佑。
….
“总是?”柯南注意到一个细节。
“嗯,是啊。”阿笠博士放下双手,说,“上学和放学的时候一定会戴着,而且会把帽子拉得很低。”
他和木之下不是同一个年级的。
不知道上课时木之下戴不戴帽子。
只能猜测:
“我想她上课的时候应该会取下帽子吧。”
这一点引起众人怀疑,步美三人继续大开脑洞:
“是那个帽子有什么问题么?”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没有头发?”
“我想她一定是一个有些内向的女孩啦!”
“…”
“看来我们还是得破解这个暗号,把那个地点找出来才行。”
说完,小哀就继续思考起如何破解暗号。
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重点。
“暗号”真的和动物有关么?
如果和动物无关的话,那她的思路岂不全是错的?
是提示,还是木之下随意写上去的。
为了解开这个疑问,小哀很自然的准备喊场外求助。
求助的对象自然是光佑。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又给光佑发了条短信。

“暗号和那段文字有关么?”
扫了一眼短信内容,光佑就迅速编辑好一条内容为“有关。”的短信并回复过去。
他之前的确不知道暗号和文字代表的意思。
股神传奇 股天乐
可芙莎绘这个写下暗号的人知道啊!
这是刚才芙莎绘告诉他的。
说来也巧,本来光佑还在想用什么话题作为开头。
可那会儿芙莎绘大概是有些累,准备走几圈,正巧看见并认出了他。
两人就以“原来你是帝丹小学的学生”为话题,开始聊天。
由于芙莎绘也是帝丹小学的学生,所以两人有很多的共同话题。
之前光佑一直在想该和芙莎绘聊什么话题。
毕竟芙莎绘年龄不同,身份也不同。
老公,别放肆
以前他针对任务目标时的套路并不适用。
但没想到,他竟然能用“帝丹小学”这个话题和芙莎绘聊起来。
喪屍進化系統 混世二代
聊天的内容没有什么营养,没有什么八卦。
就是在聊学校里的老师,学校的变化。
不过,四十年中的变化也足够光佑和芙莎绘聊一阵。
追夫36計:老公,來戰!
就在他和芙莎绘聊学校里多出来的小动物时,小哀就给他发了条短信。
就是那条“我们在动物园找到了那个养大狗的野井女士。”
他对芙莎绘没什么戒心,也就没注意。
收到短信后,他点开短信界面就准备回复小哀。
就在那时,芙莎绘无意中瞥见了他通讯录中“阿笠博士”的联系方式。
突然反应过来身旁是芙纱绘,他扫了一眼,就若无其事的收起手机。
幸好他手上的不仅不是智能机,还是机型比较老的。
因为他觉得过段时间就要出智能机,也就没有花钱去换更好的。
他手上这部手机屏幕小,字又大,能显示出来的内容极其有限。
混 油色子
加上还显示着之前他和小哀的短信内容。
导致这一条短信只显示了前半部分:
“我们在动物园找到了那个…”
到这里,就得翻页。
因此,芙莎绘并没有短信后半部分的内容。
也就无法从“野井女士”这个细节推测出阿笠博士在找她这件事。
更是不能从“阿笠博士在找她”这件事,猜测出阿笠博士并不记得两人约定的地点这件事。
简而言之,虽然芙莎绘知道他认识阿笠博士,可并不知道事情。
她现在就以为是凑巧遇到了认识阿笠博士的光佑。
….
“总是?”柯南注意到一个细节。
“嗯,是啊。”阿笠博士放下双手,说,“上学和放学的时候一定会戴着,而且会把帽子拉得很低。”
他和木之下不是同一个年级的。
明星老婆爱上我 茶与酒之歌
不知道上课时木之下戴不戴帽子。
只能猜测:
“我想她上课的时候应该会取下帽子吧。”
这一点引起众人怀疑,步美三人继续大开脑洞:
“是那个帽子有什么问题么?”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没有头发?”
“我想她一定是一个有些内向的女孩啦!”
“…”
“看来我们还是得破解这个暗号,把那个地点找出来才行。”
说完,小哀就继续思考起如何破解暗号。
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重点。
“暗号”真的和动物有关么?
如果和动物无关的话,那她的思路岂不全是错的?
是提示,还是木之下随意写上去的。
为了解开这个疑问,小哀很自然的准备喊场外求助。
求助的对象自然是光佑。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又给光佑发了条短信。

“暗号和那段文字有关么?”
扫了一眼短信内容,光佑就迅速编辑好一条内容为“有关。”的短信并回复过去。
他之前的确不知道暗号和文字代表的意思。
可芙莎绘这个写下暗号的人知道啊!
这是刚才芙莎绘告诉他的。
说来也巧,本来光佑还在想用什么话题作为开头。
可那会儿芙莎绘大概是有些累,准备走几圈,正巧看见并认出了他。
两人就以“原来你是帝丹小学的学生”为话题,开始聊天。
由于芙莎绘也是帝丹小学的学生,所以两人有很多的共同话题。
之前光佑一直在想该和芙莎绘聊什么话题。
化琴 請叫我小獸
毕竟芙莎绘年龄不同,身份也不同。
以前他针对任务目标时的套路并不适用。
但没想到,他竟然能用“帝丹小学”这个话题和芙莎绘聊起来。
聊天的内容没有什么营养,没有什么八卦。
就是在聊学校里的老师,学校的变化。
不过,四十年中的变化也足够光佑和芙莎绘聊一阵。
就在他和芙莎绘聊学校里多出来的小动物时,小哀就给他发了条短信。
就是那条“我们在动物园找到了那个养大狗的野井女士。”
他对芙莎绘没什么戒心,也就没注意。
收到短信后,他点开短信界面就准备回复小哀。
就在那时,芙莎绘无意中瞥见了他通讯录中“阿笠博士”的联系方式。
突然反应过来身旁是芙纱绘,他扫了一眼,就若无其事的收起手机。

8w4yd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愛下-第1196章 柯南的“報復”-2o7f1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修改中…)
听到有自己的名字,光佑吃饭的动作猛的一顿。
他转头看向身旁的柯南,仿佛在说:
“和我有什么关系?”
“拉上我干什么?”
读懂了光佑的目光,柯南在心中暗暗发笑,表面问光佑:
“光佑,你应该愿意帮小兰姐姐调查这件事的吧?”
黃金怨鬼咒 牧馬江南
“啊,这…”
没有第一时间给出回复,光佑先看了小兰一眼。
就看见小兰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他也只好挤出一个笑容,点头答应下来:
“当然愿意的。”
“这件事就抱在我和,柯南,身上吧。”
武俠+歷史輪回 古月玄
他在说到“柯南”的时候刻意加重了语气。
然而,柯南并没有在意这些,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这些暗地里的交锋小兰并不知情。
她见两人都同意了,有些开心的拍了下手,说道:
“那这件事就麻烦你们两个了。”
“回头想吃什么东西的话,就和我说。”
让两个孩子帮忙看上去好像很丢人。
但实际上并不然。
让小兰同意的原因是因为以往光佑和柯南在案件中的出色表现。
解决完这件事,小兰就继续吃早饭。
而毛利大叔见不用自己出手,也乐得清闲。
等小兰和毛利大叔的注意力挪开,光佑转头看着柯南。
眼神中的威胁意味十分浓厚。
而柯南并不虚。
两人都认识那么久,也明白对方并没有真的生气。
他放下筷子,拍了拍光佑的肩膀,说道:
“让我们一起加油吧!”
“查出‘灵异事件’的真相!”
“好。”光佑面带微笑的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字。
他知道柯南为什么带上他了。
逍遙龍神
不就因为昨天柯南没有怼赢他么?
若是被柯南知道光佑昨天怼赢他,他离开后说的话。
那此时柯南也想学着说一句:
“年轻。”
大漢列
“这个看你想怎么安排,我给不了建议。”光佑摊手表示无奈。
这种事情他不评论,也不给建议。
一方面这是柯南和小兰两人的事情,他这个第三者…
不对,这说法很不对劲。
应该说,他这个旁观者没资格去评论,也没资格给建议。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以旁观者的身份把整件事的思路给理清楚。
然后让本人去思考该怎么办。
就算柯南再怎么说,让他给个建议,他也不给。
避免出现因为他的建议,导致事情往另一种方向发展的可能。
锅什么的,还是不要背的好。
“嗯。”柯南点点头,表示理解。
其实他原本还有些纠结的。
但在知道小兰差点就被枪击时,他就决定,起码现在还不能告诉她真相。
或许在行动之前,他会用想办法和小兰坦白。
不过,现在不可能。
其实光佑隐约的能猜到柯南的想法。
换做以前的那些网友,绝对会有一部分人在一旁喊:
“和她坦白啊!”
确实,这么做的话,节目效果会很好。
无论是小兰得知柯南就是工藤新一后,想起之前和柯南的相处ꓹ 继而产生的许多在旁人眼中有趣的剧情。
还是小兰知道很危险,但仍然没选择退缩ꓹ 想要为工藤新一分担的想法。
会让两人的感情戏看上去更甜,也会变得非常有趣。
要是柯南的身份暴露,小兰多半会找柯南算账。
全能鍛造師 違法小貓
毕竟柯南借着“柯南”这个身份ꓹ 得到过许多不能说的福利。
同时以光佑对小兰的了解,她也绝对不会选择退缩。
面对这种事ꓹ 她一定会想办法帮忙。
而帮忙就代表着危险性。
这也是柯南不想坦白的原因。
无论是哪个男生,都不希望自己喜欢的女孩陷入危险中。
如果换做他是柯南的话ꓹ 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是现实ꓹ 不是漫画。
未来的事情没人能说清楚。
不能因为可能会发生的趣事,放弃更重要的东西。
随着上课铃声响起,这个话题到此结束。

放学后,光佑去找了下小哀。
他给她做了些寿司什么的。
免得她晚上结束研究后肚子饿。
和她说了下东西在冰箱,又叮嘱她晚上别通宵,注意休息。
做完这一切,光佑就拿着他的东西ꓹ 回到事务所。
原本是因为小哀生病,住在那儿方便照顾。
后来是因为形势的关系ꓹ 才住在那里。
再后来就是因为小哀服下解药ꓹ 恢复成“宫野志保”。
住在哪里也是因为方便照顾。
现在宫野志保变回小哀ꓹ 形势也不再紧张。
他除了“就想住在那儿”这个理由外ꓹ 也没别的理由。
但这个理由小哀绝对第一个不同意。
事出有因的话,她能理解。
可如果只是想住在一起ꓹ 她不会同意。
同居什么的ꓹ 她觉得还太早了。
回到事务所时ꓹ 柯南还嘲了他一句:
史上最牛宗門
穿越掉錯地:迫愛為妃
“呦呵,还知道回来?”
而光佑闻言ꓹ 也毫不客气的反怼回去:
“如果让你和小兰睡一个房间,估计拽你都拽不回来。”
论阴阳怪气柯南怎么可能比的过光佑。
还没怼几句,柯南就找借口离开了房间。
看着柯南匆匆推门离开的背影,光佑撇撇嘴,说道:
“年轻。”

翌日一早吃早饭时,小兰把灵异事件和几人都说了下。
“灵异事件?”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是啊。”
点点头,小兰解释道: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学校常常出现灵异事件。”
“让人毛骨悚然的。”
“不同于那些故事里发生在深夜的灵异事件。”
“这些灵异事件都只在早上发生!”
“听说两年前我们高中里有一个学生在学校里意外死亡。”
“因为那个学生也是在早上死亡的。”
“所以现在大家都说是这个学生得鬼魂在作祟。”
“两年前?”
喝了一口味增汤后,光佑斜着身子,小声的问柯南:
“好像是你刚入学的那一年。”
“是啊。”柯南点点头,“那年我刚入学。”
高手很低調
和几人解释完,小兰就双手合十,说道:
“所以,爸爸你今天放学后可不可以到我们学校调查一下啊?”
“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鬼魂。”
“拜托你啦!”
对于这种“灵异事件”,毛利大叔并没什么兴趣。
他淡定的吃了口饭,安抚道:
“放轻松,不用担心。”
“我看不是某个学生恶作剧,就是某种自然现象。”
“而且你不是说灵异事件都发生在早上么?”
“又不会影响你们上课。”
“话是这么说没错。”
闻言,小兰先这么说了一句。
然后她突然敲了下桌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过,我可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女儿诶!”
“既然学校出现这种荒唐的谣言,我怎么能坐视不管,仍由谣言继续传播下去呢?”
“小兰姐姐,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梦到这件事了啊?”光佑突然问道。
昨晚他睡的正香。
结果突然小兰突然喊了一声,直接把他喊醒了。

h8gyr火熱玄幻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第1173章 這就是差距-rnuu9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通常在交易中,若是一方认为自己所交易的物品是不可替代,对方非常需要的。
那么通常都会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
刚才光佑那么说,就是不想让贝尔摩德认为他必须要她的帮助。
免得后续麻烦。
而贝尔摩德其实也没这层心思。
她没那么天真。
不会以为光佑必须要她帮助。
她心里的想法是,光佑多半有别的备用计划。
她只是众多计划中,最方便、快捷、有效的那个。
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柯南一眼,贝尔摩德随后说道:
“我知道了。”
“想必你们早就知道我安装了窃听器吧?”
“我猜你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嗯。”光佑承认了。
他确实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窃听器的存在。
这段时间他和柯南一直在演戏。
他得隐藏身份。
因此不能像柯南那样,能说很多。
他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扮演他外表这个年龄段的角色。
造物主系統 一不小心閃了腰
还好,这段时间的扮演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只要让贝尔摩德内心开始动摇,那就是成功。
他的确不是非得要贝尔摩德帮助不可。
只是这的确是最简单直接,且高效的方法。
就像他说的。
无论想要对付哪个组织,从内部开始瓦解绝对没错。
只不过难度比较高。
可还好,是贝尔摩德。
相公別使壞
若是换做其他人,光佑还真没什么把握。
有柯南和小兰,贝尔摩德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她会答应的,早晚而已。
见光佑承认下来,贝尔摩德也不由感叹:
“没想到‘银色子弹’有三颗啊。”
“银色子弹”。
APTX4869就是基于“银色子弹”的研究资料研发出来的。
除此之外,在欧洲民间传说及十九世纪以来哥特小说风潮的影响下,因谁找你大往往被描绘成具有驱魔功效的武器。
用来针对狼人等拥有超自然力量的生物。
这也是当前很多人提起银色子弹的第一印象。
而贝尔摩德说的银色子弹则会更像后者。
“超自然生物”是她所在的组织。
“银色子弹”的功效,是摧毁组织。
而三枚“银色子弹”分别是:
被组织里的人公认是“银色子弹”的赤井秀一。
她认为拥有同样力量的“银色子弹”,工藤新一。
也就是柯南。
现在,她觉得“银色子弹”得再多加一枚。
那就是光佑。
腹黑上司請走開 吉米
可光佑却不这么认为,他说道:
“我不大想做冲在前面的子弹。”
“我更想是发出子弹的那把猎魔之枪…”
“不,还是手持猎魔之枪的猎魔人吧。”
能打出有驱魔功效的“银色子弹”,那枪自然就是“猎魔之枪”。
始於末日 蘭陵王小生
九天演義 當我們老去
而持枪的人,也就是猎魔人。
很中二的发言。
这是光佑内心的想法。
不过,中二不是什么问题。
也没人在意这些。
先提起“银色子弹”的贝尔摩德闻言后轻笑几声:
“那我就期待你这个‘猎魔人’接下来的行动吧。”
确实如光佑所言。
她心底很纠结。
讨厌组织的同时又在为组织做事。
她完全可以直接和FBI或者别的组织合作,然后摧毁组织。
可她没有。
但她内心深处,却想看到这个组织被摧毁的那一幕。
“嗯。”光佑微微一笑。
虽然贝尔摩德还没正面回应是否答应。
可从这句话听得出,基本稳了。
獨寵呆萌小受
就在这时,柯南的声音传到两人的耳中:
“和他说的一样。”
“我们做个了断吧,贝尔摩德。”
“我的一个朋友现在就在另一个地方,等你的答案呢。”
“贝尔摩德,如果不想这样的话,就做个了断吧!”
“这种就像捉迷藏的游戏,早就该结束了!”
他才刚醒过来,没把两人的对话听全。
就听清了光佑把他身上有装置的事情告诉贝尔摩德的那段。
可他不知道,光佑基本已经把事情谈妥。
就差贝尔摩德的回复。
但现在不差了。
因为在柯南说出这番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话语后,贝尔摩德轻笑一声。
就听她说道:
“那好吧。”
“我承认我这次输给你们了。”
“那就按你们说的,从此以后ꓹ 我会放弃雪莉。”
“也不会把你们的事情和组织说。”
闻言,柯南心中一喜。
他没想到这件事那么简单就成了。
而光佑的心情则很是复杂。
他说了那么半天ꓹ 贝尔摩德还得考虑考虑。
虽然光佑知道她答应是早晚的事,可她还是没有当场同意。
说回头再给他答复。
可柯南也就刚醒过来,说了这么一句话。
臺灣旅遊TOP體驗 陳雅萍
结果贝尔摩德就点头答应了。
这差距未免有点太明显了吧?
歐少,別說愛我
不过ꓹ 能答应就好。
心里虽然在这么安慰自己,可他仍然是得感叹:
“果然ꓹ 干儿子就是干儿子。”
当然,贝尔摩德和柯南并没有这层关系。
这只是光佑以及以前许多网友的调侃。
毕竟贝尔摩德对柯南可太好了。
还是拿这次满月行动举例。
若是贝尔摩德想ꓹ 柯南死个七八回都算少。
可在答应后ꓹ 贝尔摩德就拿起手机,用手机天线的那一端对准柯南。
看到贝尔摩德的动作,柯南不由有些疑惑:
“把手机拿出来干什么?”
随即,一股带有特殊气味的气体从天线顶端喷涌而出。
虽然柯南反应很快,可他仍然吸进去了不少这种不知名气体。
或许是吸入量比较多,光佑此时已经昏睡过去。
随后,贝尔摩德解释了下这种气体的作用:
“不用紧张ꓹ 只是催眠瓦斯而已。”
本来就还没从被麻醉倒的效果中完全清醒过来。
在吸入催眠瓦斯后,柯南感觉脑袋又变得昏昏沉沉。
要不是他即使屏住气ꓹ 也在咬牙坚持。
恐怕他已经像光佑一样ꓹ 立马昏睡过去了。
他看着贝尔摩德ꓹ 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眼:
“可这样的话连你也会…”
对着柯南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ꓹ 贝尔摩德说道:
“是啊,我只是想赌一赌。”
“如果你们两位的其中一个先醒过来的话ꓹ 就可以喊警方或是FBIꓹ 过来逮捕我。”
“还可以和他们一起找到BOSS的地址。”
“可如果是我先醒来的话ꓹ 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应该能猜得到吧?”
之后得事情,柯南就不知道了。
因为他已经在催眠瓦斯的作用下ꓹ 昏睡了过去。
等柯南昏睡过去后,贝尔摩德立马推开车门下车。
离开催眠瓦斯的范围后,贝尔摩德用手撑着墙,大口的吸着气。
“还真可怜。”
“刚醒过来还没多久,就有昏过去了。”
这句话不是贝尔摩德说的。
而是光佑。
他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中招。
刚才他在贝尔摩德把手机天线对准柯南时,他就已经早有预感,屏住气。
在贝尔摩德按下机关,催眠瓦斯喷涌而出时,他就装作吸入了大量催眠瓦斯,“昏睡”了过去。

niepv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ptt-第1171章 巨大的誘惑力鑒賞-e2eux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不过,这种和谐的氛围并没有维持很久。
这也正常。
煉器成聖
毕竟光佑和贝尔摩德也没真的化干戈为玉帛。
豪門明珠 錦伊
而且贝尔摩德也得尽快结束这件事。
她还得去处理下伤口。
游戏中,脱离战斗后靠呼吸空气就能够回血。
可这不是游戏。
“所以你想要让我放弃她?”
当贝尔摩德问出这一个问题,表面和谐的气氛随之消散。
若是光佑想要杀她,那他早就可以动手。
在她把他带上车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光佑有非常多的机会。
荒村鬼事
可光佑直到现在都没有动手。
目的显而易见。
定然是想让她主动放弃向雪莉复仇。
而光佑也不会天真的以为贝尔摩德会这么容易放弃。
“我知道你会拒绝。”
“但这确实就是我的想法。”
他当然可以选择送贝尔摩德一首凉凉。
但真没那个必要。
他对于组织了解不多。
就知道组织的BOSS叫乌丸莲耶。
是个上了年纪,野心很大的老东西。
对于乌丸莲耶这种铁定是敌人的角色,光佑自然也不会给面子。
具体有多少有代号的正式成员、无代号的基层成员…
溫香軟玉 庸春
以及组织的分部地址,总部地址等消息都一概不知。
还得有人带路。
打听是肯定打听不到的。
要不然FBI、CIA、日本公安什么的早就派人去解决了。
哪儿还等的到现在。
甚至,光佑觉着知道组织总部地址的正式成员都少之又少。
要知道,赤井秀一也是有代号的正式成员。
还没联系上的安室透也是。
可见乌丸莲耶的戒备心还是很强的。
估计也就只告诉了琴酒、贝尔摩德等少数他相信的人。
身上有伤,还不方便行动。
因此贝尔摩德就开启了故事会模式。
她冷笑一声,说道:
“没想到你还挺了解我的嘛。”
“对,我确实会拒绝。”
即便现在她受制于光佑,她也敢这么说。
她能隐约猜到光佑不动手的目的。
只要她对于光佑还有不可替代的利用价值。
并且不直接把所有的路堵死。
那她就不会有事。
确实如此,光佑对贝尔摩德的回复并不意外。
若是贝尔摩德真的同意了,他还得想是不是有什么陷阱。
他并没有生气,语气仍旧平静。
“还行吧。”
“不过,这话可不能让她听见了,你懂得。”
撒狗粮这技能,他就算没满级,肯定也升到了高级的水平。
就这种情况,他也不忘撒一把狗粮。
闻言,贝尔摩德轻笑一声:
“你们两个人的感情还挺好的啊。”
“确实。”光佑笑着应下。
这只是用来调节气氛的,光佑没有继续聊他和小哀的感情。
在说完这些后,他就对贝尔摩德说道:
“我无法体会到你内心的感受。”
“但我真想说一句,她就算继承了她父母的研究资料。”
“并且继续研发那款药物。”
“可,她真的还得继承你对她父母的仇恨么?”
“况且,你又不是不知道。”
“在组织里,这种事她决定不了。”
他这话说的确实有道理。
即便贝尔摩德恨小哀的父母。
但小哀是无辜的。
她出生后不久,父母就出意外。
小时候就独自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外留学。
回到日本后就开始研发药物。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经历已经足够惨。
让她来继承这份怨恨…
反正光佑觉得不行。
闻言,贝尔摩德只是说道:
名門星妻 梵音
“这些大道理谁都知道。”
“可能做到的人屈指可数。”
这也是在侧面承认光佑说的没错。
她应该恨的是想要研发这种药物的组织。
而不是雪莉。
可她也只是组织中的一员。
而且组织也曾帮助过她。
组织和雪莉之间,她选择去怨恨后者。
其实,这已经说不上是什么怨恨。
准确地来说,贝尔摩德就是想找个和这些事有关的人发泄。
说简单点,这件事是贝尔摩德的心结。
她不能对组织造成影响,也就无法发泄内心的情绪。
但她现在可以用“处理叛徒”的理由解决研发药物的雪莉。
自然会选择后者。
仿佛这样,她的心结就会被打开。
可光佑能肯定,即便贝尔摩德复仇成功,心结也不会被打开。
因为这件事的根本原因,就不是小哀。
而是那个狗屁组织。
正如贝尔摩德所说的那样。
这些道理谁都懂,贝尔摩德也懂。
她很明白。
所以她其实对组织也有不满。
可那又能如何?
她一个人还能摧毁组织?
组织里比她身手强的也有好几个。
这些光佑也知道,他随后便又说道:
“我知道你明白这些道理。”
“也知道你内心很纠结。”
“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没资格评论。”
“可我真的想说,她是无辜的。”
“我也不会放任你去进行什么所谓的复仇。”
“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一定要复仇。”
“那么,抱歉。”
“虽然你很漂亮,我也需要你的帮助,可我不会允许我身边存在能威胁到她的定时炸弹。”
在光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拿出手枪,瞄准贝尔摩德。
他确实需要贝尔摩德给他带路。
但若是贝尔摩德真的一心想要复仇,那光佑也绝对不留。
留下隐患的事情,他不愿做。
尤其是,这件事关系到小哀的安全。
他十分上心。
没等贝尔摩德做出回复,光佑就继续说道:
“你对组织心有不满。”
“也说不上忠心。”
“若是帮我摧毁组织的话,说不定回头还能继续活下去。”
“到时候你养养小动物什么的其实也不错。”
这些话对贝尔摩德的诱惑力不大。
听完,她只是唇角上扬,通过后视镜,瞥了后排的柯南一眼。
直到现在,柯南也仍然没醒。
然而光佑说出的下一句话却真的让贝尔摩德迟疑了下。
其实光佑也知道他说的那些没什么用。
所以,她说完那些,就直接甩出手里的王炸: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看小兰和新一。”
“以后还可以参加他们的婚礼。”
“甚至还能让他们得孩子喊你‘阿姨’,或者更亲密的称呼。”
“你难道不想经常看到‘Angel’对你微笑么?”
这些对于贝尔摩德来说,诱惑力巨大。
她觉得天使从未对她微笑过。
是因为她经历的那些事情。
她从没感觉到人世间应有的温暖。
可小兰和新一确实让她改变了这一想法。
似乎很扯淡。
因为她态度改变太快了。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
在那个雨夜,她真的体会到了被救赎的感觉。
她…
还真的想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想看看他们的孩子长什么样子。
她承认,光佑这番话让她有些动心。

vc2ki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愛下-第1168章 援軍讀書-mlyca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在上膛声后,一阵脚步声传到几人耳中。
不知情的贝尔摩德轻笑着说:
“卡尔瓦多斯,现在用你最喜欢的那把霰弹枪把这个FBI的小猫轰走吧。”
怪談研究會
虽然是随手的一枪,可也不会有打到卡尔瓦多斯的可能。
她对自己的射击水平很有自信。
当时她注意力全在小兰身上,也就没有注意到另一道声音。
她的话音刚落,一道男声随之响起:
“原来那个男人叫卡尔瓦多斯啊。”
“他身上有来复枪、霰弹枪、还有三把手枪。”
“这么多的武器,我还以为他是个军火贩子呢。”
说完这句话时,男人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
熟悉的黑色针织帽。
来人赫然就是赤井秀一。
这让贝尔摩德柳眉微微蹙了下。
她知道,事情已经超出她的控制。
而对于朱蒂来说,赤井秀一的到来无疑是个好消息。
她并不知道赤井秀一今天回来。
原本的计划中,赤井秀一今晚另有任务。
可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这里!
“不过,他恐怕没有办法完成这次交易了。”
“那个叫卡尔瓦多斯的军火贩子,已经…”
说到这里,赤井秀一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众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闻言,贝尔摩德脸色微变。
她抬起头,往卡尔瓦多斯埋伏的地方看去。
虽然有些暗,但她还是能看见有一个人影一动不动的趴在集装箱上。
有没有死亡她还不清楚。
但能确定的是,卡尔瓦多斯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说完这些,赤井秀一转头看向光佑,问道:
“你确定不再想想?”
“我们FBI还是有能力保护几个人的。”
深度索歡:邪魅總裁的小嫩妻
“你完全不需要…”
他话还没说完,光佑就直接出声打断:
“我完全不需要你来帮我做决定。”
“你只需要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他说话的语气并不怎么好。
可赤井秀一的态度更加强硬:
“今天无论你说什么都没有用。”
“我答应过,会保护你的安全。”
“而且,我想你内心也不想这么做的吧?”
“难道你和他…”
“这就不需要你费心了。”光佑冷冷的说道,“我和他很好。”
两人的对话仿佛加密了一般。
三界之赤幽花魅 玖蘭格
一旁的贝尔摩德和朱蒂完全搞不懂两人对话的意思。
趁着两人对话,贝尔摩德想抓准机会,改变此时的局势。
可赤井秀一反应比她动作要快。
她刚一有瞄准的动作,赤井秀一就对准贝尔摩德,来了一喷子。
霰弹枪巨大的威力让贝尔摩德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去。
“秀一,不能杀她!”朱蒂提醒道。
她们还指望通过审问贝尔摩德,获取组织总部的地址和组织BOSS的真实身份呢。
现在可不能杀她。
这些赤井秀一自然也清楚,他下手有分寸。
他说道:
“你放心好了。”
“从她被影响到的动作来看,她身上绝对穿了防弹衣。”
“最多断两三根肋骨而已。”
“相比较这个,你应该看她被霰弹划伤的脸。”
“这就是这个女人没有任何伪装的真面目。”
他话音刚落,贝尔摩德就迅速起身,往光佑跑去。
本想再来一枪,可赤井秀一最后还是放下了手中的霰弹枪。
原因无他。
霰弹枪是范围性攻击,而此时光佑已经进入了这个范围。
若是他扣下扳机,光佑定然会被击中。
最重要的是,光佑身上没穿防弹衣。
当然,众人眼中的光佑,其实是“小哀”。
来到光佑身边后ꓹ 贝尔摩德用枪顶着光佑的脑袋。
拉着他,快速的往朱蒂车的方向移动。
很快ꓹ 贝尔摩德利用光佑当人质,成功的坐上车。
她顺带也把还在昏睡的柯南带上车。
随后,她用朱蒂留在车内ꓹ 没来得及拔走的钥匙,发动了车子。
经过她开来的那辆车时ꓹ 贝尔摩德利用后视镜,精准的打中车的油箱。
车子轰然爆炸。
看着冲天而起的火光ꓹ 赤井秀一夸赞道:
“中了枪ꓹ 还能通过后视镜打中油箱。”
“还真厉害啊。”
听到赤井秀一的夸奖,朱蒂忍不住说道:
“秀一,现在应该不是夸她的时候吧?”
“我们不能看着她把两个人质带走!”
这些赤井秀一也很清楚。
但他手上的是霰弹枪。
威力大,射程短。
身边也没有能追上去的交通工具。
唯一剩下来的车现在也已经被贝尔摩德打爆。
要想去救人,还得另想办法才行。
而且必须得尽快。
他不知道两人间的恩怨究竟是如何。
但能看得出,贝尔摩德十分想要杀害“雪莉”。
他必须得尽快把人救出来。
这可是他答应光佑的。
这次让“雪莉”当引出贝尔摩德的诱饵,是经过“雪莉”本人同意的。
而当时光佑让他保证。
绝对不能让她出事。
否则联盟的事情终止不说ꓹ 他们很有可能会多一个棘手的敌人。
他回头看了眼瘫坐在地上的朱蒂,反问道: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而且ꓹ 你应该把你车的车钥匙拔掉的吧?”
的确ꓹ 若是车里没有朱蒂留下的车钥匙。
那贝尔摩德也不一定能逃掉。
关于这一点ꓹ 朱蒂诚恳的道了个歉:
“抱歉ꓹ 是我疏忽了。”
但她们也得快点救出两人。
抛开光佑的原因不谈,那个茶发女孩也是她们逮捕贝尔摩德时得重要证人。
绝对不能出事。
而且ꓹ 她们也不可能看着柯南被抓走却坐视不理。
其实朱蒂觉得贝尔摩德不一定会对柯南动手。
就像是小兰一样。
没看小兰护着那个茶发女孩时ꓹ 贝尔摩德变得有多慌乱么?
不仅自己不出手、不让卡尔瓦多斯出手ꓹ 见没有停手,贝尔摩德甚至还要朝同伴开枪。
来警告卡尔瓦多斯不要再开枪。
明眼人都看得出ꓹ 她就是担心小兰受伤。
以柯南和小兰两人放在一起,上面还写着“Cool guy”和“Angle”的照片来看,贝尔摩德应该不会伤害他们两人。
反而还会保护他们。
獨家占有之億萬夫人 軒轅小瑜
虽然不知道其中缘由,可这是一件好事。
目前她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个茶发女孩。
她担心等贝尔摩德逃到安全无人的地方去之后,真的会直接动手。
杀害那个茶发女孩。
抬头往集装箱上看了一眼,赤井秀一略显可惜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谁把那个卡尔瓦多斯杀了。”
“要不然我们还能抓个他们的人回去审问一下。”
闻言,朱蒂感到有些惊讶。
她问道:
“那个人不是秀一你杀么?”
“不是。”赤井秀一摇头否认。
他解释道:
“我怎么可能杀他。”
“本来我只想打断他的两条腿,让他逃不了而已。”
絕品小蘿莉 本人楊建東
“这样我们还能抓住他,看看能否问出点什么。”
“可我过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名門財女(完結) By鳳七
“被人击中头部,一枪毙命。”

a2rfr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笔趣-第1146章 沒有希望,就不會絕望看書-k156p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修改中….)
虽然柯南没说,但目暮警官也推理出最关键的证据是什么。
他正想派警员搜查这栋房子。
可这时,小哀就说道:
“那就去看看厨房洗碗槽的三角形角落吧。”
这番话让那个男人神色剧变。
随后,小哀和众人解释了下原因:
“如果是我的话,就会趁去倒咖啡的时候把它藏在那里。”
“那个地方又脏又臭,一般不会有人想碰那里。”
“就算之后没有办法销毁证据,自然也会有人帮忙处理掉的。”
“再加上那里和垃圾桶不同。”
“如果想换个地方藏的话,也会比较容易回收。”
熟悉的话语让那个男人瞳孔震动。
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
在说完后不久,高木涉就在那个地方找到了关键性的证据。
只要警方在上面检测出相同的有毒物质以及男人的指纹,那么推理就完全成立了。
不知道是因为证物,还是那番熟悉的话语。
男人在目暮警官下令检测证据前,就主动的承认了自己凶手身份。
和以往的凶手一样。
承认自己就是凶手后,男人坦白了他的杀人动机。
如果光佑在这里,他可能会猜出男人的作案动机。
就和那位老婆婆说的一样。
男人之所以杀出岛壮平,是因为几十年前的一件事。
軍師之我是三國龐士元 細雨微風
当时男人想要从事务所独立出去,自己创业。
可在出岛壮平这位早在业界有一定名声和话语权的前辈的“帮助”之下,他的这次创业理所应当的失败了。
他只好再回到出岛壮平的事务所里打工。
换言之,早在几十年前,这颗名为“报复”的种子就已经埋下。
当时“种子”其实就已经“冒出了芽”。
他当时就想动手,将出岛壮平杀害。
但他最后却放弃了。
之所以放弃则是因为明美那时的一个甜美笑容。
以及后续明美把他们用来工作的工具藏起来,只为了让他们能够休息一会儿的天真却暖心的动作。
而他现在决定动手也是因为他还没放弃创业的想法。
可出岛壮平却仿佛忘记了当年故意拦着他的事情。
说他现在年事已高,二十年前或许还行,现在还不如继续给他打工。
其实他也想过再次放弃。
可时隔多年再次见到明美,他就把放弃的理由寄托在明美身上。
他想再次看见明美当年的那种笑容。
看到之后,说不定他就会再次选择放弃。
可他却并没有看到。
于是,他最后选择犯下这起案子。

今晚無眠
等男人讲完故事,警方便将其带走。
而之后,柯南和阿笠博士就到卫生间寻找那样东西。
但让柯南感到意外的是,他什么都没找到。
他这次是真的翻遍了卫生间的每个角落,就差检查管道了。
可依然是什么都没找到。
对此早有预料的小哀知道情况后,也没有感到失落。
有句话说的好:
“没有希望,就不会绝望。”
她早就预料到这趟不会有什么收获。
也自然早就做好了接受这一切的心理准备。
说了声“早点回去”后,小哀就先行离开了这个事务所。

往门口走的时候,柯南眉头紧锁,轻声自语:
“我的推理应该没错啊。”
“难道说东西真的被那些人拿走了?”
“应该不会啊。”
虽然他没有想明白。
但在回去的路上,他还是将他的推理说了出来。
然而对此,小哀就只有一句:
“可你没有找到不是么?”
“这就说明,那样东西已经被他们找到并拿走了。”
“这…”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柯南仍然抱有期望。
因为在他的眼中,那样东西很有可能会让他知道有关那些人的信息。

之后车上便是无言。
時空倒爺生活
坐在后座的小哀闭眼休息。
而柯南则是在想他到底哪里出了错。
还是说,那样东西真的被那些人带走了。
王妃也有恨 小燕子

“光佑还没回来。”
这是小哀回来后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
異界仙 今白夜
她没有在玄关或是鞋柜里看见光佑的鞋。
而且今天她也没收到光佑问她在哪里的短信。
客厅里也静悄悄的。
同样认为光佑没回来的柯南不禁问道:
“光佑他今天干什么去了?”
这是小哀回来后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
她没有在玄关或是鞋柜里看见光佑的鞋。
而且今天她也没收到光佑问她在哪里的短信。
客厅里也静悄悄的。
同样认为光佑没回来的柯南不禁问道:
“光佑他今天干什么去了?”
之后车上便是无言。
坐在后座的小哀闭眼休息。
而柯南则是在想他到底哪里出了错。
还是说,那样东西真的被那些人带走了。

“光佑还没回来。”
这是小哀回来后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
她没有在玄关或是鞋柜里看见光佑的鞋。
而且今天她也没收到光佑问她在哪里的短信。
客厅里也静悄悄的。
同样认为光佑没回来的柯南不禁问道:
“光佑他今天干什么去了?”
迷離之花
这是小哀回来后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
她没有在玄关或是鞋柜里看见光佑的鞋。
而且今天她也没收到光佑问她在哪里的短信。
客厅里也静悄悄的。
同样认为光佑没回来的柯南不禁问道:
“光佑他今天干什么去了?”
她没有在玄关或是鞋柜里看见光佑的鞋。
而且今天她也没收到光佑问她在哪里的短信。
客厅里也静悄悄的。
臥底警花鬥邪魔 月子殤
同样认为光佑没回来的柯南不禁问道:
“光佑他今天干什么去了?”
她没有在玄关或是鞋柜里看见光佑的鞋。
而且今天她也没收到光佑问她在哪里的短信。
客厅里也静悄悄的。
同样认为光佑没回来的柯南不禁问道:
“光佑他今天干什么去了?”
由于中途发生了案件。
他们回来的时候,早已是日暮西山之时。
天边也早已被夕阳浸染成一片橘红色。
可光佑直到现在竟然都还没回来。
“是去执行什么任务了么?”柯南猜测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