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cu4精彩都市小说 問丹朱 ptt-第三百七十六章 宮門分享-vx7b9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盛大的宴席让京城变得比过年还热闹。
網遊—風流浪子逍遙俠 雁北飛
有关三场宴席的内容也越来越详细,第一场是在前朝大殿新王们的庆贺宴,第二场是狩猎宴,参加宴席的人们随同皇帝在苑囿骑射共乐,第三场,则是御花园的游园会,这一场参加的人就少了很多,因为——
“这一场就是为了新王选王妃。”阿甜笑嘻嘻说,“通过前两场的宴会,挑选出的适婚人家来参加,让新王们最后定夺选出自己心仪的王妃。”
燕儿翠儿等婢女都忍不住嬉笑,不管怎么说,青春年少男女相悦缔结百年之好,总是美好的事。
“那意思就是说,我熬两场就结束了。”陈丹朱坐在廊下拍着扇子,高兴的说。
听到她这句话,燕儿翠儿等婢女顿时不笑了,看着坐在廊下的女孩子,穿着绿衫雪裙,衬得肌肤晶莹剔透,个子又长高了一点,脸上褪了一点点肥,婷婷袅袅青葱少女——但这个少女人人避之不及。
千面毒醫:閻王不好惹 楚雅_91
小姐怎么办?难道要孤老终生。
才不是呢!阿甜对她们瞪眼,喜欢小姐的人多了,比如三皇子,比如周玄,是小姐不喜欢他们,如果小姐愿意的话,肯定立刻就能出嫁!
这样吗?翠儿燕儿带着期盼看阿甜,那小姐愿意要什么样的人?
阿甜顿时愁苦,心里叹气,她看出来了,小姐大概什么人都不想要,那副青春年少如花的外表下,藏着孤老一生的苍凉。
“好了,你们,不要在那边用那种眼神看我了!”陈丹朱举着扇子喊,“把我的衣妆都摆出来,挑出最华丽的!如果不够华丽,再去少府监要!还有,喊竹林来,给我的弓箭,都给我镶上宝石,丹朱郡主要在这两场宴席上耀眼夺目!”
阿甜等人顿时都哈哈笑,没错,就算小姐不能参加最后一场,也要是令人过目不忘,她们热热闹闹的跑来,房顶上竹林也不情不愿的翻下来——但是,弓箭上装宝石有什么用,箭无虚发才是狩猎场最耀眼的嘛。
太子你好壞 胭脂雪
盛大的宴席在万众瞩目中,又慢——所有人都在期盼,又快——女子们觉得怎么准备都不够隆重完善,的来到了。
这一日的皇城前车马涌涌,京兆府,卫尉署,以及从京营调动的北军将半个京城都戒严清路,威严肃穆森严,但毕竟是欢乐的宴席,车马所过之处还是喧闹到嘈杂,尤其是新封王的三个皇子从新城王府出来,沿途民众们争相观看,大胆的女子们更是将鲜花扔向王爷们的车驾。
除了王爷,参加宴席的世家贵族也引民众们围观指点,这是谁家,谁家的女子们好看,谁家的公子们俊美——王爷们要选适龄女子为妻,金瑶公主也需要择夫婿。
公子们骑马避不开被评头论足,女子们坐在车内要好很多,也有很多女子自信貌美,故意坐着垂纱马车若隐若现,引来喧嚣。
重生官場之人品系統
大律師的隱婚妻 夏沫微然
但当一辆车出现在街上时,喧嚣消失了,这辆车不起眼,车两边的竹帘卷起,一眼就能看清车里的女子,她戴着珍珠白玉箍,穿着素白织金锦襦裙,裙边堆积在身边如浪花,粉雕玉琢娇媚可爱,但街上落在她身上的视线都不敢停留,撞上去就四散逃开———
陈丹朱啊!
不止视线们逃开,前方左右的车马也在纷纷躲开,因为陈丹朱的车夫将马鞭在空中响亮的甩响,根本无视路边维持秩序的兵马,以及路上有序鱼贯缓慢而行的各家车驾,一副要撞上去的模样。
陈丹朱不怕,前方的车驾怕,陈丹朱恶名赫赫,不惧怕撞人跟人当街争斗,他们怕啊,他们赴宴是体面,可不能如此丢人。
前方的车驾们心有灵犀的快速的让开路,再放慢速度,让陈丹朱的车驾通过,跟丹朱小姐拉开距离——唯恐沾染上这恶女的晦气。
在人群的瞩目中,陈丹朱的车劈山一般撞向皇城,当然到了皇城这边就不能再纵马了,所有的马车都统一停放,一群群太监按照请帖引导着宾客有序入宫门,随从婢女是不能入内,只能在指定的地方等候,陈丹朱也不例外。
陈丹朱看到负责引导自己的太监,哦哦两声:“阿吉,这么大的宴席,你身为陛下的近侍竟然来引客,有失身份!”说着又笑,“你是不是在偷懒!”
阿吉忍不住翻个白眼:“丹朱小姐,来你这里是偷懒的话,天下就没苦差事了。”
谁不知道丹朱小姐最麻烦最令人头疼,所以才会让他来。
殘王廢後,傾世名相 軒之飛翔
“这可不怪我,说了不让我来,我自己也不想来,结果又非要我来。”陈丹朱将请帖给阿吉,抱怨又不解,“陛下就不怕我搅乱了宴席?”
阿吉的脸都僵了:“丹朱小姐你就不能想点好的?!”
你来宴席就是奔着搅乱的?
陈丹朱哈哈笑:“当然不是,我啊就是怕别人不想我好!”说到这里看四周,重重的咳一声,宫城门前不能像街上那样人人都避开她,此时进门的人乌乌泱泱,也都盯着陈丹朱,竖着耳朵听——
“不是说有我在的宴席,大家都不赴宴呢。”陈丹朱摇着小团扇环视四周,拉长声调拔高声音,“今天我来了,不知道多少人调头就走,不屑于与我同席呢——阿吉啊,你说这是什么世道啊,陛下都能与我共宴,有些人比陛下还高不可攀呢!”
这话让四周的人脸都绿了,陈丹朱,大家不与你共宴,怎么就成了藐视圣上了?陈丹朱!真是太可恶了!
忠犬養成教程 韓辰舫
哪怕再拥挤也忍不住想避开,纷纷转开头,侧着脸,低着头,实在避不开的干脆闭上眼,唯恐接触到陈丹朱的视线,被她揪住污蔑!
心癢
一时间,陈丹朱所过之处再次空出一大片。
阿吉跟在一旁无奈的望天,这还没进宫门呢,丹朱小姐就开始了。
陈丹朱在宫门借着皇帝的威风报上次被世家们拒宴的仇,阿吉又是无奈又是头疼,怪不得只能他被指定看管,不是,接待丹朱小姐,如果是别人,不是吓懵了就是要大喊大叫——
对付丹朱小姐就是不要理会她的胡言乱语,更不要接话——
“好了,丹朱小姐,快进去吧。”阿吉催促,“来看看你的位置满意不?”
陈丹朱听了果然感兴趣:“不满意可以换吗?我可以自己挑选位置吗?”
阿吉只当没听到,闷头向前走,但陈丹朱被后边的人喊住了。
“丹朱!”
陈丹朱回过头,看着李涟刘薇快步走来,在一片避让的人群中很显眼,在她们身后是各自的家人,刘薇父母都来了,李涟的家人多一些,几个妇人带着几个年轻男女。
“我们追了你一路。”刘薇笑道,“竹林赶车太快了,追不上。”
陈丹朱笑道:“早知道我等你们一起走。”
但当然她不会真的去问,她自己一个人嚣张就够了,李涟和刘薇要过她们自己应当过的日子。
她们不怕沾染上她的恶名,她不能就真的肆无忌惮。
“丹朱丹朱。”刘薇难掩激动的说,“没想到我们家也收到请帖了。”
姑外婆常家都没有收到。
常家唉声叹气愁云笼罩,来找刘掌柜,毕竟请帖上允许收到的人自主添加赴宴的人,他们跟刘家是亲戚,写上去得到赴宴的资格,只要进了皇宫,他们就依旧有面子了。
常大老爷夫妇第一次亲自陪着母亲来到刘家,但刘掌柜拒绝了。
他平民之身收到请帖已经是诚惶诚恐,当谨慎行事,不敢写外人。
常大老爷气恼的离开了,但也没说什么撕破脸的狠话——刘家的确现在还是平民之身,但刘家有个干儿子张遥是个实务能干的官员,前程远大,刘家的女儿有陈丹朱青睐,与公主要好,此次又能参加封王大宴,虽然王妃与她无关,但世家权贵们必然有对这姑娘感兴趣的,将来的婚事定然不愁。
做人还是要留一线的。
陈丹朱笑着听完刘薇咭咭咯咯的讲述,心里大概明白,常家的事是周玄的手笔,虽然那天拒绝听周玄说话,常家宴席被周玄搅散的事她还是知道了。
她们三个女孩子站在一起说话,刘家李家的其他人也都走过来,陈丹朱与她们笑着打招呼,问过老熟人刘掌柜,再问老熟人李郡守——
“李大人怎么没来?”
李夫人含笑道:“这几天他都忙着,我们赴宴,他们守宴。”
举办这么大的宴席,很多官员们要比往日操劳,坚守司职,家人们能来赴宴,他们则不能。
一行人聚在一起说话,陈丹朱也没有那么显眼刺目,阿吉便也不再催促。
法醫嬌寵,撲倒傲嬌王爺 青酒沐歌
此时外边维持秩序的禁卫开始分离人群,太监们纷纷喊着“王爷们来了。”
陈丹朱向后看去,见三辆大车缓缓驶来停下,身穿亲王华服,头戴玉冠的三人走下来,陈丹朱的视线落在其中一人身上,同时那人的视线也看向她,他以王爷的身份,独立人群醒目,而在他眼里,人群是不存在的,唯有那个女孩子。

jm64x优美都市小說 問丹朱 希行-第三百七十五章 反覆展示-xt7h7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五皇子不封王是理所应当,六皇子竟然也不封王?
陈丹朱若有所思,皇子们封了王,就有了自己的府官,收入——
因为有诸侯王之乱的前车之鉴,再加上承恩令的推行,如今的封王不会再让皇子们去封地就藩,没有了有朝廷一般的官员兵马配置,也不可以铸钱,不过,封地的收入可以归王爷们所有。
封地的收入可比当皇子要多的多,虽然没有了诸侯王以前那般官员配置,王府也都有府官,兵卫。
而有了收入,可以养更多的人,养更多的人,还可以挣来更多的钱。
因此封王的皇子和没有封王的皇子,将渐渐拉开距离。
五皇子就罢了,能活着就是他皇子身份带来的最大利益,六皇子,就有些可怜了。
美漫黑魔王 妖怪學徒
身体弱为什么不能封王?封了王说不定还能冲喜,六皇子身体弱就好了呢。
陈丹朱撇撇嘴,奇怪,皇帝似乎故意将六皇子和其他皇子们区别对待,那一世她以为六皇子得皇帝宠爱呢,若不然怎么引来了太子的刺杀,但这一世看——皇帝的宠爱不提也罢,皇帝是个不错的皇帝,但并不一定是个好父亲。
一個女人的官場不歸路:絕色
那当初,她让铁面将军托付六皇子照看家人,这个被遗忘疏离冷落的皇子,做到这件事一定不容易,他自己都只能努力的照看自己吧……
“小姐小姐。”阿甜在耳边问,“你想什么呢?”
陈丹朱懒懒哦了声:“没什么。”听着外边还在持续的锣鼓声,“你们都不要多去凑热闹,这么大的事,万一惹了麻烦,就麻烦了。”
阿甜与院子里的婢女们应声是,继续各自忙碌,陈丹朱接过小丫头手里的小棍子,逗廊下的鸟。
“不过。”阿甜在一旁问,“咱们送贺礼吗?封王是大喜事,没封王的也都有了府邸,也是大喜事。”
世家权贵们都要恭贺送礼。
陈丹朱哼了声:“不送,我封郡主的时候,他们也没有给我送贺礼啊,礼尚往来,他们先不懂规矩的。”
跟皇子,不对,跟王爷们讲规矩,是不是有点——不过无所谓了,小姐高兴就好,阿甜应声是。
叛鋒 比而爾蓋子
在锣鼓喧天的第二天,热闹并没有平息,街上又车马乱跑。
“陛下要举行三场大宴。”阿甜说道,眉飞色舞,“特别大特别大的宴席,据说要摆满整个皇宫大殿前,歌舞酒菜彻夜不休。”
陈丹朱道:“就像当年吴王常常举办的那样吗?”
阿甜差点伸手捂住她的嘴:“我的小姐!这话可说不得!”
陈丹朱嘻嘻一笑:“知道啦,不说了,这跟我们也没关系。”
侯門錦繡 蘇小涼
武林幻想
阿甜摇头:“怎么会,小姐现在是郡主,这种大宴一定要参加的。”
她急急忙忙的准备衣着配饰,想着再去少府监找找有什么好东西,但还没想好,阿吉突然跑来叮嘱让陈丹朱到时候不要参加宴席。
阿甜脸都气红了:“我们郡主,是郡主呢!”
身份地位可是权贵,竟然被拒绝在宴席之外,这可是皇家宴席,被皇帝拒绝,可比当时顾家宴席上被全城世家权贵打脸要厉害——
以后她们小姐还怎么立足?
阿吉也没有往日那般木然,神情有些担忧,竟然说:“要不,丹朱小姐你进宫去见见陛下,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陈丹朱哎呦哎呦几声逗趣阿吉“阿吉胆子大了啊,敢把我往皇帝面前引,到时候皇帝罚我,你就是同党。”
阿吉气的跺脚。
“好啦好啦,别担心。”陈丹朱笑着安抚他,“不是皇帝要打我的脸,是这次的宴席有些特殊,你们忘记啦,除了封王庆贺,还有另一个目的呢。”
皇帝这次的宴席要举办很大,挑选出的参加的宴席的人家,每家送一张帖子,至于这家有谁要去,都有这家自己决定,自己写上去,也就是说,一家去多少人都可以——
这么盛大的宴席,除了庆贺皇子们封王,也是要给给新王们选妻子。
“这种场合,陛下是怕我搅和了啊。”陈丹朱意味深长的说。
是啊,丹朱小姐的确,嗯,比如三皇子,周玄什么的,有些不稳妥。
阿吉明白了,松口气:“丹朱小姐不去也好,在家里清净自在最好了。”
燃燒的鐵
陈丹朱点头:“是呢,我才不去呢,也吃不好,我让少府监在我府里也摆几桌同样的就好了嘛,我和阿甜吃的自在。”
……
……
阿吉回到宫里,皇帝正在书房忙碌,他在门外探身看了看,决定等一会儿再来说,免得这些小事打扰陛下,但皇帝一眼看到他,立刻喊“阿吉进来。”
门外的内侍们难掩羡慕的看着阿吉,这个小太监真是盛宠,他们刚才被告诫不得出声惊扰皇帝呢,阿吉一来就被皇帝叫进去,两个内侍抢着给阿吉打起珠帘:“阿吉公公请。”
阿吉走进去,皇帝直接就问:“丹朱小姐怎么说?”
阿吉道:“丹朱小姐也不想来呢,说吃不好,正琢磨让少府监往家里给她摆宴席。”
这次他没有负担的将陈丹朱大逆不道的话说出来。
紈絝異界
皇帝也没有生气,松口气,他还真怕丹朱小姐这个不懂规矩跑来跟他闹呢,算她有自知之明,皇帝对阿吉摆手。
阿吉刚退出去,进忠太监笑着进来了,擦着头上的细汗。
“陛下,老奴见过六殿下了。”他说道,“六殿下说陛下考虑周到,他万一在宴席上犯了病,就太对不住王爷们了。”
皇帝抚掌,好了,两个祸害都关在家里了,这下就太平了。
他端起茶,又对进忠太监示意“你走的太快了吧,都出汗了,快喝口茶——他还说了什么?”
进忠太监道谢,不过没有端茶,而是迟疑一下。
“别的也没说什么,就是问丹朱小姐去不去,老奴说陛下不让她去,六殿下很高兴,问老奴陛下是不是要撮合他和丹朱小姐,要不然专门把丹朱小姐留下不去参加宴席,这样就不会被皇兄们选到——”
皇帝一口茶喷了出来。
小兔崽子!什么丹朱小姐就是给他留的,鬼才是为了他!
“陛下!”进忠太监已经提前站过来,伸手就能拍抚——他已经有准备了,“别急,老奴已经呵斥殿下了,丹朱小姐不参加,跟他没关系,让他不要胡说八道胡思乱想。”
呵斥?楚鱼容这小混账会听?他只会抓住机会胡说八道!不行,决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皇帝摆手,一边咳嗽一边对外喊“阿吉,阿吉,回来。”
才出去没多久的阿吉又被一叠声的喊回来,有些不知所措。
“去去。”皇帝拿起一张烫金的帖子扔过来,“给陈丹朱送去,让她务必一定参加宴席,敢不来,朕砍了她的头!”

i4hil精品玄幻小說 問丹朱 txt-第三百七十四章 盛事相伴-d1w8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回到东宫很久,太子的心神还难以平复。
爛鬼樓 笭箐
“金瑶和三殿下,都被陈丹朱迷的头晕转向了。”福清劝道,“听不得半点陈丹朱的坏话,当着陛下的面跟您没大没小的,您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孤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太子冷笑一声,“他们对孤如何,孤也不在意。”
他在意的只是陛下,太子默然一刻,大概因为金瑶公主说起了陈丹朱,扰了皇帝的兴致,听到他们兄弟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陈丹朱陈丹朱,皇帝不耐烦的打断,将他们都赶走了,而不是认真听他说话,然后训斥其他人。
“父皇,没有认同我的话。”他幽幽说道。
父皇,不再是只听他一人说话了。
…..
…..
修仙狂徒(堅毅)
鄉村朋友圈 平放
宴席散了,皇帝还在按着头。
进忠太监将一碗羹汤捧过来:“陛下再吃点吧,什么都没吃呢。”
“不吃不吃。”皇帝摆手抱怨,“这个陈丹朱,只要提起她就没好事,朕的家宴上,都能因为她吵起来。”
进忠太监笑着岔开话题:“丹朱小姐这一闹,大家都惦记六殿下了,老奴听到二皇子他们商议要去探望六殿下。”
皇帝冷冷说:“探望?这就是楚鱼容的目的吗?”
陛下一直很喜欢兄友弟恭,喜欢看子女们亲近,但涉及到六皇子,却只有猜忌,六皇子执掌过三军,已经不再仅仅是儿子,进忠太监不敢说话了,低下头。
六皇子啊,明明可以不当儿子,跳出这泥潭,非回来,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怪不得别人了。
唐門高手
…..
…..
宴席虽然散了,宴席上的事在各人心里都没有散。
小曲将宫女们挥开,高兴的说:“殿下,原来丹朱小姐没有要给六皇子看病呢。”
陈丹朱为了六皇子大闹少府监的事,宫里当然也传遍了,小曲感触更深,尤其是果然听到陈丹朱去六皇子府赴宴了,赴宴就是有来往了,你来我往——就像当初和三皇子那样。
不过适才在殿内听到金瑶公主说陈丹朱拒绝给六皇子治病,小曲忍不住又开心了。
楚修容慢慢的解外袍,问:“那又怎样?”
小曲看到他如常的面容,但总觉得跟以前不一样,就像蒙上了一层尘雾般,有了这层尘雾,三皇子的笑都看不到了。
他想让三殿下多笑一下,能让三皇子笑的只有陈丹朱了。
資本對決
“这说明,丹朱小姐对六皇子,还是跟对殿下您不一样。”小曲说道,“丹朱小姐那时候多关切你的病啊,时时刻刻都记在心上。”
楚修容果然笑了:“那是因为,我伤了她的心,吓到了她,她不敢给人看病了。”
小曲知道三皇子和丹朱小姐之间的事,但他不明白丹朱小姐为什么这么生气。
铁面将军是不在了,但铁面将军再权势大,能有一个皇子大?
别人都说三皇子是被陈丹朱美色迷惑,身为三皇子的贴心内侍,他是最清楚明白三皇子对陈丹朱是真心的。
当铁面将军的义女看起来风光,但能有当皇子夫人风光?
真是搞不懂丹朱小姐是怎么回事。
小曲同情又无奈的劝道:“殿下,你不要多想,要保重身体。”
不要因为丹朱小姐的事伤心伤身。
楚修容刚要说话,殿外响起声音“怎么了?身体又不舒服吗?”伴着内侍宫女们的施礼声,徐妃疾步走进来。
徐妃走到楚修容身前,左右上下仔细的查看:“怎么了?脸色是太好啊,快去请张院判。”
楚修容笑着制止:“我没事,嘴馋多吃了宵夜,腻着了,不用张太医看,我自己饿两顿就好了。”
徐妃再端详他一刻,示意小曲不用去了,小曲带着殿内的内侍宫女们退出去。
“我知道你对自己的身体有分寸。”徐妃坐下来,“我不多管你。”
楚修容在她身旁坐下:“不过府邸的事还是要母妃你费心。”
皇子们封王,已经在朝堂决议过了,封号也都选好了,就等选定府邸。
“选好了,你放心。”徐妃笑道,想到儿子要出去住了,又是开心又是难过,“不过,府邸并不是重要的事,是你们要选妻子成亲。”
楚修容脸上的笑淡了淡:“这个其实也不急。”
“急,你父皇急的很。”徐妃压低声音,“陛下告诉我了,封王就为你们挑选妻子。”
楚修容要说话,徐妃握着他的胳膊,一字一顿道:“这是你父皇终于卸下对诸侯王的恐惧,是他对世人展示帝王之气的时候,你们身为皇子都应当与陛下同庆。”
这是皇帝最高兴的时候,这时候谁扫兴,皇帝就能让他一辈子别想高兴。
如果自己不能如意了,那怎能让其他人不如意?楚修容明白徐妃的警告,将要说的话收回去,垂目应声:“儿臣明白。”
徐妃笑盈盈:“母妃知道你明白,母妃对你最放心了。”
母妃对他放心,他也对母妃很了解,知道她说这些话的意思,楚修容笑了笑:“不过,母妃,你不是说过,人生苦短,想要让我合心如意的过一辈子,我想娶谁就娶谁——”
徐妃莞尔一笑:“当然,阿修,等你到了能合心如意的时候,自然想娶谁就娶谁。”
但在这之前,你不能。
重生修真在都市 我意如刀
穿越之逼惡成聖 南瓜老妖
楚修容垂下视线。
…..
……
与六皇子一宴后,陈丹朱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
古武少年 面若桃花
她没有再出门,皇帝没有因为这件事训斥她,六皇子金瑶也没有再来找她,每天吃吃睡睡,直到突然有一天,陈丹朱被喧天锣鼓声敲醒。
陈丹朱伸着懒腰走出来,看院子里忙碌的仆妇婢女,有的在修剪枝叶,有的在摘花,有的喂鸟,花香鸟语红红绿绿很是明媚。
锣鼓声是从街上传来的,持续不断,大家都停下向外看去。
谁家娶亲吗?
陈丹朱若有所思,唤燕儿问:“今天是几月几日?”
燕儿忙道:“八月初八。”
陈丹朱摇着扇子点头:“是个好日子啊。”
阿甜带着翠儿蹬蹬从外边跑进来:“定了定了。”
在院子里诸人忙好奇的问“什么定了?”
“封王啊。”阿甜笑着说,“你们都忘啦?陛下要给皇子们封王。”
这件事倒是传了些日子,很多人都不信,毕竟都知道皇帝深受诸侯王之苦,很忌讳封王,所以皇子们都长到二十多岁了,没有封王也不成亲。
十年一品溫如言 書海滄生
原来是真的。
“不仅如此,皇帝还沿用了曾经诸侯王的封号呢。”翠儿也忙急急的分享自己听到的,“二皇子封了燕王,三皇子封了齐王,四皇子封了鲁王。”
龍脊 紫墨星辰
这三个诸侯王都已经不在了,燕王鲁王因罪被杀,齐王贬为庶民,他们的封号自然也被剥夺了,现在又给了皇子们——
“朝廷说这是高祖传下的封号,陛下不忘高祖遗命。”阿甜补充道。
取代就是最好的遗忘,这种封号可以告诫新王们恪守本分,也让民众忘记诸侯王当年的嚣张皇帝的狼狈,陈丹朱笑了笑,陛下此举的确很妙。
不过前世好像没有封王,至少那十年内没有,可能是因为这一世快速解决了诸侯王之乱,也没有动多少兵戈杀戮,吴王改为周王还活的好好的,齐王贬为了庶民,他的儿子也还在京城如同富家翁一般逍遥呢。
陛下心想事成也没有那么戾气。
“哎,五个皇子呢。”燕儿数着手指头问,“只有三个王啊。”
阿甜道:“五皇子有罪暂不封王,六皇子体弱再养些日子。”

sfs5u精华都市小说 問丹朱 希行-第三百七十三章 維護相伴-zmbrj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楚鱼容备了薄酒小宴,表明不仅仅是对陈丹朱表达谢意,也是与金瑶兄妹相见的宴席。
金瑶公主有些愤愤:“六哥来了这么久,都没有接风宴呢。”
楚鱼容道:“我身体不好,怎么能要那些热闹?”
但是,他除了是体弱多病的六皇子,还是披着铁面将军称号领兵征战多年的六皇子,现在他不用当铁面将军了,难道不应该也改变体弱多病的假象?父皇把六皇子接来了,为什么接来了啊,因为六皇子身体好转了,然后一切都水到渠成,多好啊。
但父皇却什么都不说,直接把六皇子还像以前那样关在偏远的宅子里,不许任何人靠近,以至于现在宫里宫外都在说六皇子要死了,这是接来见最后一面。
只不过这些话不能当着陈丹朱的面说,金瑶在心里愤愤。
楚鱼容看到她的神情,又宽慰一句:“时候未到嘛。”
陈丹朱听到这里,看了眼楚鱼容的食案,与她和金瑶公主的菜肉丰富不同,他的食物只有一碗汤,一碟绿油油的小菜。
像这种身体不好的人,吃的东西都是有很多限制的,就像三皇子当初,吃杏仁——
念头闪过,心里又自嘲一笑,那是假的,罢了,不提了。
她也对金瑶公主点点头:“养病是很苦的,很多事不能做很多东西不能吃,等养好了就好了,忍一忍吧。”
楚鱼容赞同的对陈丹朱点头:“丹朱小姐说的对,已经忍了很多年了,不能功亏一篑。”
金瑶公主听着他们两个说话,陈丹朱蒙在鼓里说的是真的养病,楚鱼容则是半真半假,有些想笑,又有些难过,六哥何止装病不能停,对着陈丹朱明明是旧人,也只能装作新结识的陌生人。
要见陈丹朱还要想尽办法。
金瑶公主神情忧伤,看着陈丹朱,想到一个让他们更多接触的办法,这个办法对陈丹朱来说也是常用的:“丹朱,你是大夫,你给六哥看看,有没有好药好办法?”
楚鱼容看陈丹朱,不待他说话,陈丹朱已经笑着摇头:“我可不行。”又看楚鱼容,“公主你看,虽然说六殿下身体不好,但他精神看起来真不错,可见御医医术很好,我还是不要随意插手,免得殿下这么多年的苦白受了。”
金瑶公主说完这句话其实也有些后悔,这么多年其实她已经知道六哥应该是没什么病了,至少没有外界传的那样严重,所谓的严重只是为了避世,万一被陈丹朱诊脉发现,就麻烦了——六哥怎么解释?
她忙笑着点头:“是我唐突了,我什么都不懂,不该指手画脚,来来,丹朱我们一起喝一杯。”说着另一只手又端起一杯,“我也替我可怜的六哥喝一杯。”
陈丹朱笑着端起酒杯,两个女孩子做出豪迈的姿态都一饮而尽。
楚鱼容端着茶杯有些无奈:“我可以以茶代酒啊,金瑶你不用替我喝,多年不见,你真是跟小时候不一样了,都学会贪酒了。”
多年不见,金瑶公主心里呵呵笑,举着酒杯道:“多年不见,我变化多了呢,我还会角抵呢,六哥你要不要跟我比一下。”
楚鱼容将茶一饮而尽:“好啊,等我好一些就跟你比。”他再对陈丹朱感叹,“我小时候跟金瑶妹妹最要好,我身体不好不能走动,金瑶常常来陪我玩。”
小时候的事金瑶公主已经跟她讲过了,想到了他所谓的玩就是躺在地上装死人,陈丹朱忍不住笑,举起酒杯:“我敬金瑶的好兄长一杯。”
惡魔在身邊:丫頭,甜甜甜! 萌士奇
楚鱼容微微一笑斟茶举起:“我也敬金瑶的好姐妹一杯,能有丹朱小姐这样的玩伴,我替金瑶高兴。”
两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行吧,他们两个都在因为她敬对方,那她就自己喝一杯,金瑶公主笑着端起酒杯,自己一饮而尽。
中華魔術 琴殤02
宴席很快就结束了,楚鱼容也没有再想花样留陈丹朱,目送两人离开,府门徐徐关闭,院落里又恢复了安静。
王咸从后边走出来,一边喝着茶,一边看楚鱼容的食案。
清汤寡水都已经撤下了,阿牛正将炙烤的肉,油焖的鱼虾,清脆的小菜,香喷喷的饭在食案上摆满,楚鱼容手里还拿着一壶酒,对王咸道:“送走了客人,主人可以吃饭啦。”
王咸哼了一声:“有什么开心的?就算把丹朱小姐请来了,她也没有跟你结交的意思,始终不询问你的病情,公主主动说了,她干脆明确的拒绝了。”
楚鱼容淡然摇头:“这不是她不想与我结交,她因为三皇子的事,不想再给人看病,不看就不看啊,我也不需要借着病与她来往。”
…..
…..
金瑶公主回到皇宫,先乖乖的去皇帝跟前回禀,见皇帝也正有一场小宴席,皇宫里的皇子,包括太子都来了。
自从五皇子的事后,皇帝终于注意到皇子们之间的关系,想要兄弟们和睦相处,所以不再只唤太子在身边,吃饭的时候,忙完政务的时候,都会把皇子们都叫来,再加上皇子们准备分府离开宫廷,皇帝就更珍惜父子兄弟之间的相处,聚餐就更频繁了。
没有了五皇子阴阳怪气,再加上太子和善,二皇子温顺,三皇子温润,四皇子老实,父子兄弟们的宴席气氛很愉悦。
金瑶公主过来时,不知道二皇子说了什么,大家都哈哈的笑,坐在上首的皇帝也莞尔,看到金瑶,皇帝不笑了。
“父皇。”金瑶笑着跑过去,坐在皇帝一旁,再看食案,“这么多好吃的啊,父皇,我也要吃。”
皇帝不咸不淡说:“去探望人,还能饿着肚子回来啊?”
金瑶公主笑嘻嘻说:“天下哪里能有父皇这里吃的好嘛。”
皇帝不为所动,更呵呵两声,替金瑶公主再加上一句话:“尤其是冷冷清清孤苦可怜的六皇子府上。”
金瑶公主进来大家依旧在说笑,但都听着这边,六皇子府这四个字说出来,说笑声停下,大家都看过来。
金瑶公主牵着皇帝的衣袖嘻嘻笑。
皇帝将衣袖扯回来:“就算六皇子府没什么吃的,丹朱郡主有啊,丹朱郡主府里要什么有什么啊,朕这桌上摆着的,她桌上也有呢。”
金瑶公主笑着抱住皇帝的胳膊:“父皇,没有呢,没有呢,您不要听别人谣言。”
这次皇帝没说话,太子笑道:“这还真不是父皇听了谣言,少府监和卫尉署的两位大人都已经来告过状了。”
金瑶公主忙道:“太子哥哥,你不要听他们的瞎说,是他们先慢待六哥的,丹朱是为了六哥。”
太子点点头:“是,丹朱小姐的确是个心善的姑娘,当初对三弟也是如此关怀,为了给他治病不惜满城寻药。”
太子说话,含笑看向三皇子。
殿内的所有视线也都看向三皇子。
陈丹朱和三皇子的事,大家也都很熟悉了,陈丹朱宣称给三皇子治病,殷勤结交,更是满城抓人试药,三皇子偏偏就信了陈丹朱,为了陈丹朱不惜两次三次的触怒皇帝,跪求绝食,以策取士也是因为当初为了帮助陈丹朱混闹国子监。
现在这些事还没过去多久呢,陈丹朱又开始对新来的六皇子如此尽心尽力,嗯——
名偵探柯南之混吃等死 海倫因
重生豪門巨星:BOSS嬌妻歸來
大家的神情很复杂,太子浅笑,二皇子同情,四皇子幸灾乐祸,皇帝冷峭,就连金瑶公主也有些讪讪,眼神乱飘。
三皇子和二皇子坐一排,也已经停下了说话,不过没有看皇帝和金瑶,而是仔细的拨一块秋油蒸的边鱼。
太子的话说完,殿内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三皇子的筷子也没有停下,将拨好的一块玉色嫩鱼肉放进口中,再看向太子点点头。
他说:“丹朱小姐,医者仁心。”
二皇子觉得身为兄长不能让弟弟太难堪,忙跟着点头:“是啊,丹朱小姐是会医术的,别的不知道,那个一两金,我听说很受欢迎呢。”
四皇子嘿的笑了:“二哥,一两金都是女孩子们在用,你怎么知道?”
“四弟,你说错了。”太子笑着摇头,“一两金可不是只有女孩子用,你是没有去阿玄的侯府,去了你就能看到他屋子里摆着一箱呢,天天用,都是丹朱小姐送的。”
这边的话题转到了周玄,三皇子的握着筷子的手反而紧了紧,看了太子一眼。
转移话题对陈丹朱来说更是火上浇油。
果然一直不说话的皇帝冷哼一声:“陈丹朱算什么医者。”
医者,不过是她达成目的的手段。
金瑶公主显然也知道太子先说了三皇子,又提周玄可不是夸赞陈丹朱呢,听到皇帝冷哼,忙忙道:“父皇,没有呢,丹朱可没有说给六哥治病呢,她还夸了父皇,说六哥这么多年是父皇照料得当。”
皇帝呵了声:“这么说她这次套狼连孩子都不舍得,先前为了阿修不管怎么说,又是买药又是切药的,这次一点力气都不费,就靠着哇啦哇啦说话来博得关心皇子的好名声?”
四皇子没忍住哈哈笑了,笑了几声才发现其他人,二皇子和三皇子都没有笑,太子倒是笑了,但只是微微一笑——他讪讪的忙闭上嘴,人也往后再挪了挪。
皇帝也没理会他。
金瑶公主急着摇皇帝的胳膊:“父皇——你别这么说嘛,她是认为不需要自己帮忙,她还给六哥指出来那可树——父皇,你为六哥做了这么多,府邸的布置那么用心,你都不说一声,我们不知道呢。”
皇帝再次哼了声:“有什么可说的?”
少来用这个讨好他,陈丹朱这女子别的本事没有,就会甜言蜜语——算她识货,知道那棵树的价值。
太子有些好奇,问:“是什么树?”
金瑶公主对他一笑:“父皇送了六哥一棵寓意吉祥的古树,我当时请丹朱小姐给六哥看看病,丹朱小姐感叹父皇将六哥照看的很好,她甘拜下风不敢班门弄斧,并说,六哥在父皇的照看下,一定能好起来。”
说罢又摇着皇帝的胳膊,“是吧,父皇,您一定能让六哥好起来的。”
最后一句话的含义,自然是只有他们父女知道的秘密。
皇帝甩开她的手:“去去坐好,多大了,有没有规矩。”
金瑶公主笑嘻嘻的应声是,唤一旁侍立的内侍,给她在皇帝身边摆放食案。
“总之,丹朱小姐没有故意缠着六哥,她真是好心好意。”她再次跟皇帝解释。
皇帝冷笑:“她是好心好意,朕是苛待儿子的恶父,朕应该请丹朱小姐来,朕好好的谢谢她。”说着喊进忠太监,似乎真要去传旨。
金瑶公主忙摆手继续解释:“不是呢不是呢父皇。”
太子笑了笑:“金瑶,这么多年了,你在父皇身边,也在六弟身边,难道你还不清楚父皇怎么照看六弟的?如今却说一个外人对六弟更好,这有失规矩了。”
这是自从提及陈丹朱后,太子第二次出言不善了,金瑶公主看向他,在她心里太子一直是个和蔼可亲的兄长,有时候皇后疏忽的事,太子总会替她考虑周到,皇后要罚她的时候,太子也会说情——
没有想到有一天,太子会这样对她说话,当然,金瑶公主也不是小时候那个没心没肺只爱梳妆打扮的女孩子了,她很明白,太子这样对她,是因为触及到他的利益,或者说她护着的陈丹朱触及了太子的利益。
但金瑶公主对太子也有些怨气了,他没必要这样针对丹朱这个小女子吧。
“太子哥哥。”金瑶对太子也是一笑,“正因为丹朱是外人,她这样做,我才要更谢谢她,我们都是自己人,知道六哥的习惯,因为病吃喝简单,用人也简单,但丹朱不知道,她一听一看觉得六哥受了慢待,毕竟父皇忙,哦,太子哥哥你也忙,六哥又是新来的,她就认为是手下人苛待六哥,立刻抱打不平,要是别的人,涉及皇家的事,顾虑那么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根本不会这样做,丹朱小姐不怕得罪人,甚至冒犯父皇,也非要出面质问,这样的赤诚之心,就有错吗?”
太子看着金瑶公主,眼里难掩震惊——这个死丫头片,这是在反驳他吗?而且还敢暗讽他冷落无视兄弟?
疯了!
逃愛公主遇桃花
不止这些兄弟们疯了,这些公主也疯了。
三皇子在一旁一笑:“丹朱小姐一向就是这样,嫉恶如仇,风风火火,有时候看起来不近人情,但实际上待人一腔赤诚,当初跟徐洛之咆哮,在世人眼里她是大逆不道,但在张遥眼里,那就是路见不平君子之气节。”
金瑶公主对三皇子点头:“三哥也是一片赤诚之心,所以当初才会不惜自毁声名相助,事实证明,张遥值得相助,单单一个汴渠就造福了数万黎民。”
他们都在笑着说话,但殿内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一向讲究兄友弟恭的二皇子端着茶喝,似乎没空说话,四皇子则缩着头再向后挪了挪。
太子看着三皇子和金瑶公主,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一唱一和,不,确切的说,此时沉默不语的皇子们,也相当于反驳他了。
今天这种场面,太子已经预料到了,只是没有预料会来的这么快。

ek336火熱都市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七十二章 初識相伴-4cj66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被金瑶公主拖着手往外走,有些无奈。
“公主,我真不懂。”她说道,“你去探望你的哥哥,干吗要我陪着啊。”
因为我六哥喜欢你这种话,金瑶公主当然不会傻的直接说出来,但也不想骗陈丹朱,便实话实说:“你帮了我哥哥,我认为六哥该向你道谢。”
陈丹朱忙道:“这真不算——”
相公,我家有田
什么还没说出口,金瑶公主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也没做什么,就算你不做什么,我六哥其实也不会被苛待,他这么多年了已经习惯了清心寡欲的生活,只是乍来京城他身边的新换的人马并不习惯,你帮忙出面,六皇子的待遇会好很多,六哥身边的人舒心了,六哥的日子就会更舒心。”
一向高傲的公主说这些话的时候低下了头,带着前所未有的黯然,陈丹朱知道金瑶公主和六皇子关系好,金枝玉叶天之骄子,但又是孤独的两个孩子相依相伴长大。
“我明白你。”陈丹朱摇着金瑶公主的手,“不过,你也不用把我想的这么好,我也不是为了六皇子,是因为这次新分派到六皇子府的护卫,是我义父曾经的护卫,义父不在了,我不想他们被欺负,想让他们过的好一些。”
她的话音未落,低着头的金瑶公主一阵呛咳。
“怎么了?”陈丹朱忙问。
醫品庶女代嫁妃 昔我往矣
金瑶公主伸手掩住嘴扭头向另一边:“没事没事,最近天太热,我嗓子不舒服。”
陈丹朱道:“我给你送的药糖你记得含一粒啊,不要觉得它有怪味道就不吃,很管用的。”
金瑶公主再次拉着她的手:“知道了知道了,丹朱你越来越啰嗦了,好了我们快走吧。”
说了一通,陈丹朱也不好再拒绝,回头看了眼,竹林阿甜都在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如果陈丹朱真要拒绝的话,就算对方是公主,他们也会将陈丹朱护住,陈丹朱唤他们一声“走吧,我就坐公主的车,你们在后跟着就行。”与公主携手出门上车。
阿甜去跟公主的小宫女坐一车,竹林骑马跟上,禁卫开路,太监们左右护卫,在街上热热闹闹的向六皇子府去。
快要到的时候,金瑶公主到底抵不过内心的煎熬,拉着陈丹朱的手凝重的说:“丹朱,如果别人骗你你生气吗?”
陈丹朱笑道:“当然生气了,谁被骗不生气,公主你不生气吗?”
悍妻囂張,強占首長
是啊,待人其实很简单,设身处地就可以了,金瑶公主想了想,她被骗了当然也生气,她捏了捏陈丹朱的手指:“如果骗人是不得已,而且,骗人也不会对人有不好的结果,应该好一些吧?”
“不要讲善意恶意,就有两种结果,一个是可以原谅的,一个是不可以原谅的。”陈丹朱笑道,伸手掀起车帘,“可以原谅的就好好道歉,不可以原谅的就一拍两散各自为安,我们下车吧,到了。”
这样啊,金瑶公主想了想,那她这次,乃至六哥身份的事都是可以原谅的,顿时卸下负担,高高兴兴的跟着陈丹朱下车。
六皇子府门前的禁卫们,并没有因为公主的仪仗而让开路,直到金瑶公主让小宫女拿着皇帝的手令,而这个手令上明确的写了金瑶公主和陈丹朱两人探视,禁卫们才让开路通报。
“好严啊。”陈丹朱低声说。
看这样子,除了皇帝之命,没有人能走进这座府邸,那是不是也意味着,没有人能走出去?她越过大门,仰头看高高的府墙——
“丹朱小姐!”
我的極品女上司 我吃面包
有些熟悉的男声从前方传来。
陈丹朱看去,一个高挑颀长的身影缓缓走来,不似初见时穿着朱红华丽的衣衫,只是穿着素色的对襟襜褕,但没有人能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还好陈丹朱用力移开了,屈膝施礼:“见过殿下。”
冥媒正禮 桃偵軒
楚鱼容看着金瑶公主和陈丹朱走近,脸上带着歉意:“丹朱小姐,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不是金瑶非要你来的,是我让金瑶帮忙非要请你来的。”
陈丹朱看着这位年轻的皇子一笑:“这样啊,我说呢,金瑶表现怪怪的。”
金瑶公主松口气,又很开心,六哥虽然总是逗她,但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她摇着陈丹朱的手,郑重道:“好丹朱,我会好好的做事,来求得你的原谅的。”
陈丹朱故作严肃的点点头:“那公主记着,你欠我一次哦,以后我有要求你就要答应。”
金瑶公主笑道:“没问题。”
楚鱼容看着两个女孩子说话,也道:“我也会努力的让丹朱小姐原谅,我也欠了丹朱小姐一次,以后——”
陈丹朱忙道:“不用不用,殿下太客气了,这不算欺骗,我明白,这是殿下君子之风,知恩图报,只是,我做这件事,不觉得对殿下有什么恩,所以不敢居功。”
前夫有毒:1000萬奪子大戰 作者:碧玉蕭 碧玉蕭
楚鱼容微微一笑:“丹朱小姐才是君子之风啊。”
虽然知道丹朱是个好姑娘,但听到这句话,金瑶公主还是有些想笑,不知道外边的人听到这种称赞会什么表情。
陈丹朱笑盈盈的点头:“是呢是呢,很多人也都这么说。”
金瑶公主再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好了,别在这里晒太阳了,六哥你快些摆宴席招待君子吧。”
在宴席之前,主人楚鱼容先带着客人看看家宅。
“我也是第一次来呢。”金瑶公主兴致勃勃,又叹气,“都没有让我好好挑选,六哥就搬过来了,其他人现在都还没看完房子选好呢。”
楚鱼容说:“父皇挑选的就是最好的,这么多年了,父皇最了解我的情况,金瑶不要说了。”
是啊,涉及皇家之事,父子兄弟,金瑶公主看了眼陈丹朱,陈丹朱正认真的看廊檐下精美的雕饰,似乎在研究是怎么做成的。
金瑶公主有些想笑,嘀咕一声:“有什么不能说的,皇后,五哥都那样了,真以为能瞒得住天下人吗?”
就算一开始瞒着,时间久了也都传开了,兄弟手足相残,皇室哪有半点温情。
陈丹朱转过头指着院子里一棵大树:“这是移栽过来的古树,原来在吴王宫里,有一千年了呢,我小时候见过。”
千年古树吗?倒是没有注意,楚鱼容抬头看:“父皇竟然把这么好的树移栽到我这里。”
“是啊。”陈丹朱说道,“想必这是陛下对殿下寄予的心愿,希望你平平安安长长久久。”
重生之掌家棄婦
楚鱼容上前一步,抬手轻轻的抚摸古树斑驳的树干:“所以我真的很感谢丹朱小姐,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但如果府邸的人被苛刻冷待,他们就不能照看好这座府邸,那这棵树只怕在这里活不久长,真的就是罪过了。”
婚寵嬌妻 流年
陈丹朱看着他,第一次纯自真心的微微一笑:“不客气,我很高兴能帮到这棵古树。”
楚鱼容回头一笑,眼眸如星,柔光如水。
金瑶公主站在一旁,莫名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異世邪帝
先前带着丹朱和三皇子一起的时候,她可没有这种感觉。
仙驕
现在这两人一个是认为面对的是不认识的皇子,一个则装出是不认识,他们说话客气,却没有丝毫的疏离。
金瑶公主心里哼哼两声,不愧是义父义女。

jjqzq精华都市异能 問丹朱 線上看-第三百七十一章 費心看書-6kjy8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无人关注的六皇子,来到京城,还是被遗忘,府里的护卫都吃不饱,多可怜啊。
陈丹朱小姐如此心善的人怎能不来探望?更何况他们在将军墓前还有一面之缘。
结果,丹朱小姐还真没有可怜六皇子。
特種作戰 塞上寒風
總裁的捉鬼新娘 小蝶妖
枫林等人热热闹闹将吃吃喝喝搬走,这边的院落恢复了安静。
王咸坐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虽然丹朱小姐没有来探望你,但是她为了你出头教训了少府监,也是解决了你的麻烦,但是呢——”
我的靈異檔案
王咸眼睛都笑没了。
“丹朱小姐宁愿去得罪少府监,也不愿意来与你接触。”
楚鱼容点点头,做个你说得对的无奈表情。
大概难得见他承认自己说的对,王咸更开心了,捻着短须:“陈丹朱喜欢的讨好的结交的是有着军权的铁面将军,不是你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年轻皇子。”
楚鱼容轻叹一声:“是啊,所以,真是让人怜惜。”
王咸揪着短须瞪眼:“不对吧,这还怜惜啊。”这种贪权慕强的行径,不是该鄙视吗?
楚鱼容站在他身旁,背上的伤也差不多痊愈了,肩背更加挺直,个子也似乎窜高了,王咸不得不仰着头看——
“她生存这么艰难,不得不将全部心神放在贪权慕强上。”楚鱼容轻声说,“无暇也不敢分神看一看世间美丽的人和事,难道还不让人怜惜吗?”
美丽的人,指的是他自己吧,王咸翻白眼。
楚鱼容看着院落,这座新修的府邸阔朗,但因为太新了,什么都是新的,连树木都是移栽来的,触目所及总让人觉得空荡荡——本也空荡荡没有多少人,从西京也就带来了阿牛,袁大夫还留在西京,不管怎么说,西京也要留着人手,既然六皇子要活在人世间,就要各方面都考虑周到——
不过王咸总觉得那个神棍袁大夫另有所图,比如陈家那位大小姐。
这座府邸除了枫林等十几个知晓秘密的骁卫,就是皇帝派来的禁卫,他们并不到内宅来,只将府邸围守的如铁桶一般。
“你怜惜也没用。”王咸哼哼两声,端着茶喝,“你出不去,丹朱小姐不肯来,你什么也做不了。”
这对年轻人来说显然不是什么问题,楚鱼容笑道:“我出不去,她不肯来,那我就请她来呗。”他说着高声唤阿牛。
不知道在哪里玩耍的阿牛乐颠颠的跑过来:“殿下,什么事?”
王咸在后提醒:“阿牛跟丹朱小姐不熟,人也有点傻,骗不来陈丹朱的,被陈丹朱骗走了倒有可能。”
阿牛不高兴的说:“袁大夫说我聪明呢。”
楚鱼容笑道:“别听王大夫的,你是袁大夫的徒弟,听他的,阿牛,你去皇宫找金瑶公主。”
阿牛利索的问:“殿下要达成什么目的?”
楚鱼容道:“让丹朱小姐来看望我。”
说让去找金瑶公主,目的却是请丹朱小姐来,听起来有些绕,但阿牛立刻应声是没有多问一句话,蹦蹦跳跳的向外去了。
王咸在后指着小童的背影:“跟着姓袁的别的没学会,小小年纪骗人学透了。”再看一眼楚鱼容,撇撇嘴,“是哦,你还有个傻妹妹呢。”
这个傻妹妹还跟陈丹朱很要好,有她出面,好妹妹带着好姐妹来探望六皇子,水到渠成。
不知道阿牛扯了什么话,金瑶公主真的第二天就来了,但是一个人来的,并没有带着陈丹朱。
楚鱼容正在后院拎着石锁练臂力,金瑶公主围着他转着看。
“金瑶你去那边树下坐着。”楚鱼容说,“别弄脏了你的裙角。”
校场铺的都是沙土。
“脏了再换呗。”金瑶公主说道,“我在宫里一天也换个两三次呢,每次角抵之后都是一身汗一身土。”
楚鱼容一笑:“对哦,我忘记了,我们金瑶跟以前不一样了,不再是娇滴滴的女孩子。”
金瑶公主哼了声,再盯着楚鱼容看:“我倒是认不清你现在是谁,你让丹朱来想干什么?”
楚鱼容将石锁放下,神情坦然说:“想见见她啊。”
金瑶公主将锦帕扔给他,让他用这个擦汗:“别觉得自己现在身体好了,你是先天病弱,除不了根的。”
楚鱼容一笑依言用锦帕仔仔细细的擦汗。
金瑶公主虽然关心他,神情依旧警惕:“你为什么想见她?你是不是对丹朱心存不良?那次三哥遇袭进宫,你第一时刻就让我去告诉丹朱——哎,不对啊。”
女孩子又歪着头,理顺的事情好像又有点不顺。
“你既然对丹朱心存不良,为什么又要让她知道三哥的事,让她见三哥?”
以她从话本杂戏上得知的道理,自己喜欢的人,只愿意让她心里只有自己。
楚鱼容伸手拍了拍妹妹的头,纠正她:“不是的,对自己喜欢的人,是希望她能不提心吊胆,要想办法让她心神安宁。”
金瑶公主捏着身前垂下的流苏,怔怔的想,点点头:“对,我惦记丹朱,所以她有什么惦记的事,我知道了就立刻要告诉她,免得她着急。”
楚鱼容点头:“是吧是吧,就是这样,所以我对丹朱小姐一片赤诚。”
但金瑶公主不再是那个被他一骗就能在地上躺一天的小姑娘了,哼了声:“那你为什么骗丹朱六皇子府受冷落吃不饱穿不暖,让她去少府监闹。”
楚鱼容看着妹妹:“金瑶,你怎么跟别人的妹妹不一样啊。”
别人的妹妹都是戒备其他的女子们觊觎自己家的哥哥,怎么金瑶这个妹妹如此戒备自己家的哥哥。
“而且,你对三哥可不是这样。”楚鱼容有些幽怨的看着金瑶公主,“你经常想办法让三哥和丹朱小姐见面呢,是我离开太久了,这么多年对你没有那么好,你跟我也不亲近了。”
虽然已经不是小时候常被骗到的小姑娘了,但看着年轻人幽怨的双眼,那双眼如同琥珀一般,金瑶公主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偏心了。
“不是,不是。”她忍不住解释,“我怎么会跟六哥你不亲近了?再说了,这么多年六哥你的名字离开,人又没有离开。”
楚鱼容道:“那你不帮我,我可是看到了你怎么对待三哥的,你带着他去宴席见丹朱,你邀请丹朱来宫里玩,让三哥可以见到丹朱,你敢说你不是在帮三哥?”
金瑶公主想了想,她的确是在帮三哥——但是,不对啊,金瑶公主跺脚。
“六哥,你又在胡讲道理。”她气呼呼说道,“我帮三哥不是跟你不亲近了,是因为丹朱喜欢三哥。”
楚鱼容哦了声,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更幽怨,反而对金瑶点头:“对啊,就是这个道理啊,我喜欢丹朱你为什么不帮我?”
哦,这个道理是什么道理来着?金瑶公主眨了眨眼。
“以前是将军认识她,她也只认识将军。”楚鱼容认真的给她解释,“现在我不再是将军了,丹朱小姐也不认识我了,虽然我先是装作偶遇与她结识,她送偶遇的我进宫,帮我抱不平,这对她来说是举手之劳,换做面对任何一个人她都会这么做,所以她也没有想要与我结交,金瑶,我现在不能随意出门,只能让你帮忙啊——你都不肯帮我。”
金瑶公主捏着衣襟上垂下的流苏思索,她是听明白了,六哥很喜欢丹朱小姐,想要跟她多来往,但是——
她看着楚鱼容说:“丹朱喜欢三哥啊。”
楚鱼容丝毫不为所动,道:“那是她没有认识我,如果她认识我的话,也许也会喜欢我,先前丹朱小姐就很喜欢将军,虽然我不再是将军了,但你知道的,我和将军毕竟是一个人。”
冷帝的親親甜妻
这话听起来还是有些不对,一个女孩子喜欢一个人,然后见到另外一个就喜欢上另外一个,虽然没有这种经验,但金瑶公主觉得这好像就是传说中的,见异思迁?
不好吧。
还有,金瑶公主瞪眼:“丹朱喜欢将军,可不是那种喜欢,她是——”
“是贪慕将军的权势,假作喜欢吗?”楚鱼容替她说出来。
虽然这种评价已经人人皆知,但金瑶公主还是不忍心对自己的好姐妹说这样的话:“才不是!她,她——”
“她就算是贪慕权势,也是先认同这个人的品性,并且捧着一颗玲珑剔透的心给人看。”楚鱼容再次替她说道,“所以她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也告诉我,也告诉了三皇子,是在攀附,是想要我们在危急时刻能救她一命。”
金瑶公主忍不住点头,是啊,丹朱就是这么好的姑娘啊。
“她不喜欢的人,她会结交吗?”楚鱼容接着说道,“比如周玄,你看丹朱对他的态度。”
金瑶公主连连点头,没错没错。
“所以啊,虽然名字不一样外表不一样地位不一样,但我毕竟是我,铁面将军和六皇子必定会有相通之处,丹朱小姐与我结识后,一定会喜欢我的。”楚鱼容微笑着说,“你不能觉得她不喜欢就不让她来见我。”
金瑶公主点点头,是这个道理。
絕世天君
楚鱼容对她一礼:“六哥先谢谢你,这么多兄弟姐妹,也只有你听了阿牛的话会立刻来见我。”
天皇巨星養成系統
金瑶公主嗔怪:“六哥你说这个做什么。”说罢一甩流苏,“我走了。”
看着公主欢悦的离开了,王咸坐在树下举着茶啧啧两声:“傻孩子啊,又被绕晕了。”
殺仙
楚鱼容走到他一旁,舒展一下肩背:“怎么叫绕呢,这都是真话。”
王咸呵呵两声:“真话,真话绕着说,是金瑶公主不让丹朱小姐来见你的吗?明明是丹朱小姐自己不见你,为了见陈丹朱,你看你费多大力气,累不累啊。”
楚鱼容躺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密密的枝叶,日光在其间跳跃闪烁,他微微一笑:“做喜欢的事,为了喜欢的人,这怎么能累呢?王先生,年轻人的事,你不懂。”

jbbmt都市异能 問丹朱 愛下-第三百七十章 解決熱推-ro6nf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让人数完钱,还从卫尉署要了一辆车子,热热闹闹的拉着走了。
卫尉署的官员们站在厅堂门口神情复杂。
“我觉得。”一个官吏忽的说道。
大家忙都看向他。
官吏所有所思:“他们不会把车还回来了。”
诸人瞬时又失笑“那么多钱都抢走了,一辆车又算什么。”
也有人纠正“也不能算是抢,算是提前拿走吧。”
便有人冷笑“提前就是抢,坏了规矩,别人都这样做怎么办?”
这话卫尉大人就不喜欢听了,在室内拔高声音“别人?别人来试试!看本官不把他打出去。”
这话怎么听都没什么值得说的啊,诸人眼神复杂,官厅里一时气氛凝滞。
“陈丹朱这个女子,肆无忌惮。”卫尉大人不得不跟大家解释一下,“没必要跟她纠缠,更何况又有铁面将军开过先例,陈丹朱揪住这个闹到陛下面前,这不是我为难,这是让陛下为难,打发她走吧。”
没错,他们这么做,不是因为陈丹朱,是因为铁面将军,他们敬重将军,不想让他死了还被牵涉纠纷。
“大人。”一个官吏从外边跑进来,“陈丹朱和那个竹林向皇城去了。”
什么?难道要到了钱还要去告状?这也不奇怪,陈丹朱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打人了还要去官府告人一状,撞了人还要把人赶出京城,诸人神情紧张都看向卫尉大人,卫尉大人的黑脸更黑了,正猜测,又有一个官员跑来。
“没有去找陛下。”他气喘吁吁,神情喜悦,“陈丹朱去了少府监。”
少府监啊,那就跟他们没关系,诸人松口气,听说陈丹朱总是去少府监要东要西的,把他们也烦的头疼。
少府监的少监头发胡子都白了,腿脚也不太利索,听到陈丹朱来了,其他人做鸟兽散,他跑的慢被陈丹朱堵在屋子里。
“丹朱小姐啊。”少监大人跟陈丹朱已经很熟悉了,有些无奈的问,“您又要什么啊?说句不敬的话,您的待遇都快跟陛下一样了。”
陈丹朱甜甜一笑:“多谢少监大人,我知道少监大人对我最好。”
少监大人干笑两声,丹朱小姐的甜言蜜语他也很熟悉了。
“说罢。”他无奈的问,“丹朱小姐想要什么?”
陈丹朱收起了笑:“我要看看你们给六皇子府供给的单子。”
情絲淚
少监大人愣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谁?”
“六皇子府的。”陈丹朱一字一顿,对着老大人的耳朵,“供给单子。”
少监大人顿时怒了:“郡主,这就不是你过问的了!”
陈丹朱也怒了,杏儿眼瞪圆:“大人,苛待皇子也不是你能担得起的罪。”
少监老大人气的吹胡子:“丹朱郡主,你敢血口喷人。”
陈丹朱坐下来道:“我是不是血口喷人,拿出单子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
…..
官厅里四五个官吏拿出一卷卷册子展示给少监大人看,少监大人看了这个,看那个,气势汹汹对一旁坐着的陈丹朱说:“看到没,六皇子才来,都用了这么多册子!”
陈丹朱伸手:“让我看看。”
重生之銀河巨 蘿蔔兔
少监大人伸手阻拦,示意她别过来:“这些都是皇家私密,丹朱小姐,你可别让我去告你窥探皇家之事。”
三三來遲 林笛兒
陈丹朱笑道:“老大人,那六皇子被苛待的事人人都知道了,这算不算是皇家私密之事泄露啊?”
毒後惑國
少监大人冷哼一声:“胡说八道。”继续看册子,看着看着皱起眉头,抓着一个官吏,“怎么这么——”话说出来又看了眼陈丹朱,见女孩子在一旁探身看过来,他忙转过身挡住陈丹朱的视线,对那官吏压低声音,指着册子上,“这膳食怎么这么少?”
我的初戀是女鬼 古明月夜
那官吏也压低声音,神情委屈:“大人,是六皇子府用的少啊,人少,人家也不是什么都要,可能因为生病吧,挑挑拣拣的。”
这一点倒也可以理解,少监大人点点头,比如三皇子的吃喝用度,尤其是吃的东西,都是由太医令那边审过的。
他刚要说话,一只白白嫩嫩的手伸过来,嗖的将一本册子拿走了。
“哎——”少监大人忙喊。
不知什么时候跳过来的陈丹朱举着册子已经打开看了,也发出哈的一声。
“送的东西少也就罢了。”她抖着册子,又指着被少监拿在手里的那本,显然先前的话也被她偷听到了,“还不按时送,怎么都到这个时候了,下个月的还没送?”
少监大人夺过来,看上面的记录的确没有写,便瞪眼看那官吏。
“大人。”那官吏委委屈屈,忙忙的解释,“这还没到时候——”
陈丹朱已经从另一个箱子里翻出一本册子,上面标记是太子,毫不客气的打开:“这怎么没到时候?东宫不是送了吗?”
少监大人气的去她手里夺:“你别乱看啊,郡主,东宫不是你能看的!”
驚天詭鼎 龍飛
陈丹朱举着不给他。
那官吏急的忙解释:“太子这里是在宫里啊,三皇子四皇子他们都是宫里,跟陛下娘娘们的都一起送过去了,六皇子和五皇子在宫外,就晚几天嘛——”
陈丹朱哼了声:“是晚几天不重要呢,还是人不重要,还有。”她气恼的晃着册子,“你们竟然把六皇子和五皇子相提并论,你们真是大胆!五皇子是什么人,是犯了罪,被陛下圈禁的罪人,六皇子可没有,你们凭什么将六皇子跟五皇子的一起送?”
因为,都在宫外嘛,官吏被发怒的姑娘吓的一愣。
少监大人皱起眉头,这样做虽然没什么,但真要有人计较扣字眼无事生非的话——比如陈丹朱——告到皇帝面前,的确有些麻烦。
“好了好了,郡主。”他年纪大了,也不怕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拉着陈丹朱的胳膊,将她举高的手拉下来,“有话好好说。”又呵斥那官吏,“你们这样的确思虑不周。”
几个官吏忙低下头应声是。
陈丹朱倒也没有不依不饶:“老大人,我没有骗你吧,你们这样做就是苛待六皇子。”
少监大人道:“也不能这么说,我们的确是没有苛待。”又看官吏们,“都给我记住了,以后六皇子和五皇子的东西不要送那么晚了,跟宫里一起——”
陈丹朱在一旁不满的打断:“怎么回事啊,说了不能跟五皇子一样嘛,六皇子跟太子的一样待遇,五皇子,你们更晚点送吧。”
少监大人呛笑了下,丹朱小姐真是——
“行行行。”他连声应承。
“还有,六皇子那边人少,吃喝都挑拣,但你们不能就真的只送这些。”陈丹朱又道,“六皇子不用,别人还可以用啊,太子宫里送什么——”
少监大人轻咳一声:“丹朱小姐,换个皇子比较吧,太子哪里跟其他皇子不同,太子是储君。”
“那行吧。”陈丹朱也很好说话,“就按照其他皇子的规格,人少用不着,摆着啊,那可是皇子,不能因为关着门别人看不到,就不管天家颜面了?”
别一口一个罪名了,哪里就亵渎天家颜面了,少监大人连声应承:“知道了知道了。”又让人拿来一本册子,低声道,“丹朱小姐,这是织室新出的一批花色,你看看,有喜欢吗?丹朱小姐这么漂亮,要穿的也漂漂亮亮的。”
最后用几匹新布,几件新首饰,还有许诺上林苑新打的几只野禽,将漂亮的丹朱小姐送走了。
看着马车驶去,少府监的诸官都长长的松口气,少监老大人更是按着额头,缓解下头疼。
“丹朱小姐怎么管起六皇子的事了?”一个官吏道,“以前也就是来要吃要喝的。”
少监大人摆摆手:“还是为了要吃要喝的罢了,新花样,要挟勒索。”
陈丹朱转了一圈拉了满满两车东西回来,但并没有去六皇子府。
甚至没有让竹林给枫林钱。
竹林虽然不想同意,但没有反对质问,当在卫尉署从牢房被带上来时,看到满厅堂的男人中,那个女孩子婷婷袅袅独立,那一刻他莫名的鼻头一酸,想到了有一次在朝堂上,丹朱小姐惹怒了皇帝,皇帝要让禁卫拖她出去,他要上前阻拦,结果被丹朱小姐一脚踹到——
很多时候,他都在抱怨,丹朱小姐总是惹祸,做危险的事,但事实上,遇到危险的事,她则会护着他们。
他这个骁卫,其实没有为她做出任何事,反而还惹来麻烦。
所以当枫林再找来时,他告诉枫林不能给他钱。
重生之禍國妖後 焚小酒
枫林惊讶又痛心:“竹林,我以为我们还是兄弟呢,将军一走,连你也——”
竹林垂在身侧的手攥起来。
“枫林。”女孩子的声音从墙头上传来。
竹林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到陈丹朱站在墙后,阿甜也紧跟着探出头来,显然还有些紧张,叮嘱下边的人“把梯子扶好了。”
枫林举起来对那边用力的摆动,咧嘴一笑:“丹朱小姐,好久不见啊。”
陈丹朱双手搭在墙头上,将手里的扇子也摇了摇:“是呀,好久不见了,来来来——”
枫林扔开竹林颠颠跑过来,仰头看墙头:“丹朱小姐,你怎么隔着墙头跟我说话。”
陈丹朱嗔怪:“那还不是枫林你来了家门前也不进来,要在墙外说话。”
枫林一笑抱拳施礼:“是小的失礼。”
陈丹朱笑着道:“枫林,你别怪竹林,不是他不给你钱,是我不让给。”
枫林嘿一笑:“我大概猜到了,竹林是个很好护卫,尽职尽责。”
竹林急道:“但是,丹朱小姐已经给你们——”
陈丹朱打断他:“竹林,我在跟枫林说话呢。”
阿甜拍着墙头生气的喊:“竹林不许说话。”
竹林攥着手不说话了。
“枫林,虽然将军不在了,但你还是骁卫,如果俸禄被克扣,就去找卫尉署要,你是奉皇命做六皇子的府的守卫,吃喝上有短缺,就去找少府监要,你有上司,六皇子也有父皇,你找他们,是合情合理,没有人敢说什么,但找我这里的人来借,就不合规矩啦。”陈丹朱扶着墙头认真的说,又一笑,“不过你别怕,合情合理的事,你被欺负了,我会帮你出气的!”
枫林再次抱拳一礼,郑重的道谢。
陈丹朱也不再多说,对他摇摇手,扶着梯子下去了。
看着墙头上两个女子消失,竹林才看着枫林道:“你不要误会,丹朱小姐不是不管你们,她已经为了你们先后去卫尉署和少府监,你们不用怕,卫尉署会把一年的俸禄一起给你们,你们再缺什么就要什么,他们知道丹朱小姐盯着,不敢再冷落忽视你们。”
枫林拍了拍他的胳膊:“竹林,我知道,我明白。”他又叹息一声,“我来找你,其实也就是找丹朱小姐,我们的事怎么可能瞒得住她,我是想让她帮忙,但我想的是她给我们钱吃的用的这样帮忙,没想到她现在给的,比我想的还要多,还要厉害。”
私下给钱容易又有好名声,但丹朱小姐不惜得罪两个衙门,六皇子府得到了实惠,两个衙门也没什么损失,只有丹朱小姐得了恶名。
丹朱小姐的恶名还悬在头上,盯着他们。
这比私下给钱要厉害多了。
竹林看着枫林诚恳说:“丹朱小姐,真是很好的人。”
枫林哈了一声笑:“原来你对丹朱小姐评价这么高?以前你写信可都是抱怨,没有一句好话。”
竹林垂目道:“以前是我蠢笨。”
“也不是你蠢笨。”枫林轻叹道,“以前你也不用想这些事,有将军在嘛。”
有将军他们哪里用面对这些琐碎的事,有将军这座大山在后,从来都是别人怕他们。
…..
…..
少府监往陈丹朱府里热热闹闹送了一车东西的同时,也悄无声息的往六皇子府送了一大车。
各种新鲜的瓜果酒水,活蹦乱跳的鸡鸭鱼兔子,还有一只小羔羊。
王咸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巡视了好几次,一边看一边哈哈笑。
“那些人说,殿下不能用,没关系,殿下身边的人用嘛,殿下身边的人用了,也是为了更好的照看殿下。”他重复着少府监官吏的话,又指着站在一旁的枫林等几人,“枫林啊,这都是给你们的啊。”
枫林笑着招呼同伴“来来,别客气别客气,今晚我们就把小羊烤了。”
王咸转头看厅内:“殿下啊,虽然丹朱小姐没有跟咱们府来往,但咱们今晚能吃烤羊啊,您开不开心?”
如夢奇談 弄堂裏的蘭
廊下楚鱼容披着黑衫站着,哦了声:“开心啊。”
王咸嘿嘿笑,开心什么啊,去丹朱小姐那里装可怜,意图让丹朱小姐来探望关怀,但女孩子快刀斩乱麻的用另一种办法解决问题,根本不理会他!
王咸袖子轻轻一甩,吟唱:“一腔心思空付了——”

k0v2y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六十九章 要錢讀書-76ihr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一辆车从郡主府冲了出来,街上的民众吓了一跳,差一点没认出是陈丹朱的马车,熟悉的是横冲直撞,不熟悉的是车旁多了七八个护卫。
护卫们穿着兵甲,举着刀枪,面色凶恶冲来,吓的人们纷纷躲避。
“陈丹朱这是要干什么?”
“打家劫舍吗?”
“是去报仇吗?”
“她有什么仇?都是别人跟她有仇。”
街上的人指指点点议论探视,然后发现陈丹朱所去的方向是皇宫,顿时同情皇帝,又要被陈丹朱撕缠。
“给她一个郡主还不知足,早晚皇帝砍了她的头。”
但并不如大家所愿的是,陈丹朱并没有去找皇帝,而是来到卫尉署。
“丹朱郡主。”卫尉大人板着脸过来,看着停在门前的马车,“有何贵干?”
陈丹朱下车,没理会卫尉,先对驾车的骁卫皱眉:“阿四啊,你这驾车不行啊,晃得我头疼。”
被唤作阿四的骁卫垂头应声是。
陈丹朱一手按着额头,阿甜不用她示意忙伸手扶着,红着眼含着泪:“小姐你受苦了。”
被晾在一旁的卫尉大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坐个马车就受苦成这样了?
“卫尉大人。”陈丹朱看向他,“你别见怪,我身体不好呀,新换了车夫不习惯。”
卫尉眼皮跳了跳:“郡主,你有什么事就直说罢。”
“你把竹林抓了。”阿甜忍不住道,“竹林是我们小姐的车夫!没有了车夫,我们小姐怎么出门!”
卫尉愣了愣,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竹林这个名字,躲在一旁的一个官吏挪过来对卫尉附耳几句“大人,先前说有个兵来闹事,请示大人,大人说抓起来,那个——”
“那个就是骁卫?”卫尉事务繁杂,手下卫军无数,根本记不清,“他怎么了?”
陈丹朱在一旁听着,似笑非笑道:“不管他怎么了,他是陛下赐给将军,将军又赠给我,也就是陛下的使者,你们卫尉署不能说抓就抓啊,眼里没有我没关系,不能没有陛下啊。”
重生娛樂圈之奮鬥人生 綠希
怎么就成了眼里没陛下了!卫尉的眼皮跳了跳忙打断:“丹朱郡主,问清楚怎么回事再说——”身为武将,不像那些文官,面对一个小女子都避之不及,“如果犯了重罪,就算是陛下的使者,本卿也要严惩。”
说罢看身旁的官员。
異世穿越帝國 古夜凡
“这个竹林犯了什么罪?”
資本楷模 故城垣
官员的脸色古怪:“他咆哮卫尉署,意图,抢钱。”
抢钱?卫尉愣住了,陈丹朱也失笑。
“说什么呢。”她道,“骁卫跑到卫尉署抢钱?他疯了还是你们疯了?”
但事情很快问清楚了,听起来的确是竹林有些发疯。
古武屠龍
“他跑来领俸禄,我们给他了。”一个小吏气呼呼的说,“但他还不肯走,非要我们把一年的都给他,哪有这种规矩!我们不给,那家伙就不肯走,还要动手抢,就只能把他抓起来。”
而竹林此时也被带来了,面无表情的站着。
“是不是这样啊。”卫尉问。
竹林面无表情的应声是。
阿甜跑到他身边,又是急又是不解,低声道:“你怎么回事啊?你缺钱了吗?你缺钱跟我说啊,当初你借给我的钱,我都给记着呢,你用钱就给我要啊。”
竹林只是绷着脸不说话。
卫尉忍着笑又忍着得意看向陈丹朱,这可是这个骁卫发疯呢,到哪里说都是他们有理:“丹朱郡主啊,你看这——”
陈丹朱坐在椅子上,懒懒的看着自己新染的手指甲:“他要一年的,你们不给他,还抓人,过分了吧?”
过分?谁过分啊?卫尉瞪眼。
“他是我骁卫,他要钱就是我要钱。”陈丹朱站起来,“我要我的骁卫一年的俸禄,有什么不可以吗?”
卫尉失笑:“那当然不可以!丹朱小姐,你不能乱规矩。”
“什么规矩?”陈丹朱道,“国法军规?那这样好了,大人你跟我去陛下面前,我跟陛下要,你去跟陛下讲规矩。”
卫尉气的面色铁青:“去就去!本卿就不信陛下不讲规矩。”
眼看着场面僵持,竹林忍不住道:“都是我的错。”
而另一边的小吏捧着账册忽的发现了什么,面色微微一变,跑到卫尉身边低语,将账册递给他看,卫尉的眉头也皱了皱,瞪了那小吏一眼,再瞪了账册一眼,骂了句:“惹麻烦!”
也不知道骂的是小吏还是其他人——
他再抬起头挤出一丝笑。
“这点小事就不用麻烦陛下了,丹朱郡主,虽然这不合规矩,但既然郡主有需要,那本卿就为丹朱郡主破例。”
陈丹朱倒也没有传说中那么不好说话,笑吟吟的说:“那就多谢大人,既然破例了,就把我府上其他九个骁卫的钱也一起发了。”
陈丹朱!贪婪!卫尉咬牙:“好!”
十个骁卫一年的俸禄不是小数目,还好今天带的人多,大家都去帮忙算钱数钱拉钱,竹林也被放了,站在陈丹朱面前。
阿甜气恼的打了他两下:“我有什么事都告诉你,你就不告诉我。”说罢又拉着他的胳膊上下左右看,“他们打你了吗?”
竹林没有回答,垂目对陈丹朱道:“是我惹了麻烦。”
陈丹朱懒懒道:“不是你惹麻烦,是你不想惹麻烦,才有现在的麻烦。”她停顿一下,“竹林啊,你以前就是直接领一年俸禄的吧?”
竹林愣了下。
“是将军给你的破例吧。”陈丹朱又轻声道。
竹林垂下头不说话了。
陈丹朱知道自己猜对了,竹林自来是个规规矩矩的人,他是不会莫名其妙就闹着要一年俸禄的,必然是有人允许他这么做,先前那个小吏拿着账册跟卫尉说了几句话,卫尉的态度立刻就变了,很显然账册上有一年俸禄的记录。
阿甜听明白了,气道:“既然是将军的规矩,你怎么不说啊。”
竹林不说话,陈丹朱也没有再说话,看着垂头骁卫,她很明白他的想法,将军不在了,他再来打着将军的名义,如果被拒绝了,那是对将军的一种羞辱,他不允许别人有这个机会——
軍旅生涯之班長
無敵逃妃
“好了。”陈丹朱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不过竹林,你缺钱吗?”她又故作不高兴的看阿甜,“怎么回事我都当了郡主了,家里还缺钱吗?”
阿甜气呼呼跺脚:“没有,不缺钱,钱多的是,谁知道他要干什么,需要钱也不跟我说,哼,是不是——”她抓住竹林的胳膊,拔高声音,“你是不是去赌钱了?还是去逛青楼了!”
竹林脸上终于有了气恼:“没有!是枫林需要钱。”
说完声音一顿。
陈丹朱已经看过来,枫林?
“所以你去打听枫林了不告诉我,竹林,有你这样当人护卫的吗?”陈丹朱痛心疾首,按住心口,“将军才走,你的眼里就没有我了,我如今是孤零零——”
程太,別動武
竹林再也忍不住了,喊“丹朱小姐!”都什么时候了,她还逗他!
陈丹朱收起了悲伤哀叹,一拍桌子:“说,枫林怎么了!”

zq0w0精华玄幻小說 問丹朱討論-第三百六十八章 惦記鑒賞-rxsvx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并不知道六皇子府里的说到她,不过回到府里她也又说起王咸。
“没想到他竟然去了六皇子身边。”陈丹朱叹气,“看来他的确被迁怒了。”
血龍 枕上雨
铁面将军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可比六皇子,任何一个皇子——太子除外,都重要,被分派到铁面将军,也可见王咸的身份地位不一般,现在将军过世了,他被派去给六皇子看病,六皇子这里可没什么可看的病,就是混日子罢了。
“已经很好啦。”阿甜说道,将切好的鲜果递给陈丹朱,“小姐你尝尝,这是少府监新送来的果子。”
送当然不指望少府监给送,是陈丹朱让竹林去拿的。
醫香門第
竹林觉得身为一个郡主去少府监要吃要喝要穿不合规矩,陈丹朱笑道:“我恶名如此,不做不合规矩的事岂不可惜?我不去少府监抢陛下的,难道去街上抢民众的?”
竹林想起了陈丹朱拦路开医馆的事,那还是算了,如今没有铁面将军了,多少世家权贵正盯着她,抓住机会将她生吞活剥了,要点吃的喝的不合规矩,皇帝不会当回事。
陈丹朱捏起一片果子倚着美人靠懒洋洋吃,燕儿给她打扇子。
“对啊对啊。”燕儿也凑趣说道,“按理说王大夫是要论罪杀头的,将军出事,是他这个太医失职,皇帝没有砍了他的头,让他去给六皇子当太医,这应该是,戴罪立功吧?”
陈丹朱哈哈笑:“是,他这样也不错了,不用再东跑西颠行军辛苦。”说到这里又唤竹林。
竹林从屋顶上探出身。
“枫林他们现在在做什么?”陈丹朱抬着头问,“在哪里当差?”
不知道作为将军的护卫,会不会也受罚——先前被派去接六皇子入京很明显不是什么好差事,六皇子那般体弱,路上有个好歹,他们这些护卫少不了被追责。
竹林闷声说:“不知道。”
自从将军墓前一别后,他也没有再见过枫林他们。
龍的力量—南海揚
“你去打听打听。”陈丹朱仰头看他说道,又一笑,“要不把他们要过来,都跟着我,我现在可是郡主,多用几个骁卫也不过分吧。”
竹林在屋顶上消失了,不想理会丹朱小姐的话,他们十个人落在丹朱小姐手里还不够,还要把枫林他们拉过来。
不过,枫林他们去哪里了?竹林有些恍惚,但旋即又摇头驱散,打听了又怎样,他们是骁卫,军令如山,陛下让他们死他们也要眼不眨一下。
横竖不过一死,跟在铁面将军身边上战场的时候,他们就做好死的准备了,只是将军死了,他们还活着。
妃嘗不可,妖孽王爺 霧連洛
但让竹林意外的是,他没有去打听枫林的消息,枫林来找他了。
当听到此起彼伏熟悉的鸟鸣暗哨,发现接近郡主府的是枫林,竹林还是没有让他靠近,而是自己跳出来。
“枫林哥,你怎么来了?”他难掩激动,“丹朱小姐才说起你——”
一激动就多说了话,竹林忙收住话头。
枫林已经听到了,哈的一声笑:“丹朱小姐还说起我啊?说我什么?”
骁卫的职责是不谈主人事,竹林看着枫林,道:“没什么,就是提了一下。”
枫林看出他的戒备和回避,抬手给了他一拳,哈哈笑:“不错啊,牢记着将军的命令。”
将军的命令还在,但他们已经不再是同伴——竹林有些怅然,怅然才浮上心头,还没上眉头,就被枫林搭肩揽着。
“不过我先前看到你和丹朱小姐来,本想跟你们打招呼呢。”他笑道。
竹林愣了下:“什么时候?”
“六皇子府啊。”枫林笑道。
竹林惊讶:“你也在六皇子府?”
昨天在六皇子府见到了王咸,枫林竟然也在?
枫林搭着竹林的肩头叹口气:“别提了,一多半也都在,将军过世,陛下还是很生气,怪罪我们这些人照顾不好,虽然没有问罪处罚,但也不重用了,将我们随便打发到六皇子这里守门。”
生化危機 雷少爺的劍
他们这些骁卫都是万一挑一选出来的,能上战场列阵杀敌,能单枪匹马哨探,能无声息贴身护卫,能人前一声令下开路,他们是皇帝身边倒数第三道屏障。
唉,但现在被发落到连门都不能出的六皇子身边,能做什么?只能当个门桩子。
当这个门桩子也不会就安稳了,万一六皇子病死了,他们肯定还要被问罪。
竹林伸手拍了拍枫林的肩头:“哥,你也别难过,等陛下消气了,会让你们回去的。”说到这里又停顿下,“要不,你们也来丹朱小姐这里,她现在是郡主。”
话出口又苦笑,来丹朱小姐这里也没有什么好前程,六皇子先天不足会病死,丹朱小姐是后天有罪,指不定哪天就被皇帝砍了头,他们这些骁卫必然也落个同党,一起被砍了头。
枫林哈哈笑:“不用不用,丹朱小姐这里有你们就够了,我们过来,对丹朱小姐反而不好,太扎眼,而且有什么事也不好互相照顾。”
甜面修羅 幽香翠竹
竹林点点头,心里自嘲一笑,有什么可互相照顾的,丹朱小姐似乎是想攀附六皇子当靠山,但六皇子哪里能跟铁面将军比,也不如三皇子,周玄——
“不过。”枫林又道,压低声音,“我来找你的确有事。”
竹林忙甩开杂乱的念头,问:“枫林哥你说。”
只要他能帮得上忙,只要不是危及丹朱小姐,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只要不是——
枫林笑着拍他肩头,打断年轻骁卫紧绷的心神:“没什么大事,我是想跟你借点钱。”
借钱啊,竹林松口气又有些不解:“你们的俸禄不够用吗?”
在六皇子府也没有什么用钱的地方吧,吃的喝的都有少府监提供。
枫林低下头似乎不好意思看他:“俸禄,现在发的很晚,总是要去催,而且也的确不够用,六皇子跟别的皇子不同,他府里人少,又没什么讲究,所以吃的喝的用的就——”
竹林反应过来了:“被,克扣了吗?”
枫林没有抬头,手摇了摇他的肩头:“小声点,也不算克扣吧,就,那样吧,少说点,别惹麻烦。”
枫林说得含糊,但竹林自己想明白了,就是被克扣了,反正六皇子也用不着多少东西,六皇子府的人也没有资格去吵吵闹闹——
枫林他们的俸禄也不多,还发的不及时,都是青壮的年轻人,吃得多,有不少人已经成家还要养妻养子。
以前将军在的时候,谁不是见了他们都笑脸相迎,好东西随手奉上,现在——竹林攥住了拳头,咬牙:“我知道了,枫林哥你不用说了,我去给你拿钱。”
…..
…..
枫林三步两步离开了郡主府,远处等着的伙伴们笑着迎接,见枫林还低着头,大家都笑起来。
“枫林,一看你就没干过这种事,害羞什么啊。”
“就是,借钱算什么,不用不好意思。”
他们嘻嘻哈哈的笑着,枫林伸手按着额头,叹气:“是啊,我哪里干过这种事,真是——”
他回头看了眼郡主府的方向,可怜的竹林,他的眼神满是同情,以前同情竹林跟着丹朱小姐,被折腾的不知所措,现在则同情竹林没有跟在将军身边,依旧要被折腾。
…..
…..
三天之后,陈丹朱一如往日躺在长廊下数紫藤花叶子,这一次只数到一百八十七,阿甜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打断了她。
“小姐,竹林,被卫尉署抓起来了。”
一向甜甜的笑的婢女,说完这句话,站在陈丹朱面前,哭起来了。

h9l6s言情小說 問丹朱笔趣-第三百六十七章 心知鑒賞-c1hog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王咸被陈丹朱阿甜还有竹林围住。
六皇子府外的兵卫们没有再围过来,王咸是自己跑过去的,那个骁卫有腰牌,这个女子是陈丹朱,他们也没有闯六皇子府的意思,所以兵卫们不再理会。
邪道修仙錄 晨溪冰峰
王咸看着陈丹朱,咬牙气呼呼:“陈丹朱,你真是血口喷人都不脸红的。”
陈丹朱当然不是真的认为王咸害死了铁面将军,她只是看到王咸要跑,为了留住他,能留住王咸的只有铁面将军,果然——
“我就是猜一下。”陈丹朱笑道,“你说不是就不是嘛。”
王咸哼了声。
“不过,王大夫,你说那句话应该你来说。”陈丹朱看着他,“意思是将军是我害的吗?”
阿甜跟着气呼呼的瞪眼看王咸:“对,你说清楚干什么诬陷我家小姐。”
听起来是质问不满,但——王咸看了眼陈丹朱,这个女孩子眼里有藏不住的黯然,她问出这句话,不是质问和不满,而是为了确认。
所以陈丹朱是认为铁面将军的死跟她有关。
为什么呢?那小子为了不让她这么认为特意提前死了,结果——王咸有些想笑,板着脸做出一副我知道你说什么但我装不知道的样子,问:“丹朱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他去救她的时候,将军是不是已经犯病了?或者说将军是在这个时候犯病的。
因为王咸在最关键的时候去救她,所以耽搁了铁面将军,导致将军不治。
所以,将军也算是她害死的。
但,她问王咸这个有什么意义呢?不管王咸回答是或者不是,将军都已经过世了。
妖孽的嬌寵 蘭陵瞬千
陈丹朱看着王咸,又一笑:“没什么意思啊,许久不见先生了,寒暄一下嘛。”
萌寶當道:總裁爹地套路深 兜兜裏有糖塊
谁见面用有没有害人做寒暄的!王咸无语,心里倒也明白陈丹朱为什么不问,这丫头是认定铁面将军的死跟她有关呢。
那小子一心为了不让陈丹朱这样想,但结果还是无法避免,他恨不得立刻就跑进府里将这件事告诉楚鱼容——看看楚鱼容什么表情,嘿!
傾城誤
“丹朱小姐,你没事吧,没事我还忙着呢。”
陈丹朱没有让开,这才反应过来,看看府邸:“王大夫,你在这里做什么?”
閃婚,染上惹火甜妻 律兒
有事叫先生,无事就成了大夫了,王咸哼哼两声指着自己身上的官袍:“郡主,你应该叫我王太医。”
陈丹朱也这时候才注意到他身上穿的官袍,再看王咸带着的官帽,忍不住哈哈笑。
王咸羞恼:“笑什么笑。”
極品鬥尊
“看起来怪怪的。”陈丹朱笑道,再看着六皇子府,“所以你是来给六皇子看病的吗?”
巨星大導演 沈淪永罪
末世之超級分身 斯格
王咸木然道:“将军不在了,我在太医院没了靠山,脏活累活当然都是我的。”
六皇子据说是先天不足,这不是病,很难有成效,六皇子本人又不受宠,当他的太医的确不是什么好差事,陈丹朱默然一刻,看王咸甩手又要走,又唤住他:“王先生,其实我看六皇子很精神,你用心的调理,他能长久的活下去,也能印证你医术高超,有名又有功德。”
呦呵,这是关心六皇子吗?王咸啧啧两声:“丹朱小姐真是多情啊。”
陈丹朱哪里会在意他的阴阳怪气,笑道:“是啊,王先生,人还是要多情一些好,多一条路嘛,你也要对六皇子多情一些,说不定你情到深处有回报,六皇子就突然好了,那你就又飞黄腾达了。”
随口就是鬼话连篇,以为谁都像铁面将军那么好骗吗?王咸呸了声,转身蹬蹬走了,走到门边又停下,幸灾乐祸道:“丹朱小姐,你是不是想进来啊?”
陈丹朱还没说话,王咸又抓着门笑着摆手:“你进不来哦,陛下有令不许任何惊扰六殿下,这些卫兵可是都能杀无赦的。”
说罢仰头大笑进去了。
陈丹朱失笑,阿甜看着那些因为王咸离开又重新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卫兵,有些紧张但做好了准备,如果小姐非要试试的话,她一定要抢在小姐之前冲过去,看看那些卫兵是不是真的杀无赦。
陈丹朱却连脚步都没有迈一下,转身示意上车:“走了走了。”
阿甜松口气,又有些难过,唉,小姐到底不能像以前了。
陈丹朱坐上车看阿甜的神情再次笑了:“你想多了,我没想去见六皇子啊,说了只是从这里过看一眼,我只是好奇来看一眼,能见到王咸就是意外之喜了。”
謝齊人家 殺豬刀的溫柔
这样啊,阿甜释然,高高兴兴的让竹林赶车,竹林扬鞭催马,很快就离开了。
不过,小姐还是很关心六皇子的,阿甜从车帘向后看了眼,还叮嘱王大夫好好照看六皇子呢。
…..
…..
“丹朱小姐真这么说?”寝室里,握着一张重弓正拉开的楚鱼容问,脸上浮现笑容,“她是在关心我啊。”
他刚刚沐浴过,整个人都水润润的,乌黑的头发还没全干,简单的束扎一下垂在身后,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衫,站在阔朗的厅内,回头一笑,王咸都觉得眼晕。
王咸更没好气,说:“你想多了,这可不是关心你,陈丹朱这种把戏对多少男人都用过,她关心过三皇子,张遥,对铁面将军也是天天甜言蜜语的不停,这不是关心,是谄媚。”
楚鱼容含笑点头:“你说得对,丹朱对他们的确是谄媚,不是送药就是看病,但对我不一样啊,你看,她可没有给我送药也没有说给我看病。”
听起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王咸瞪眼问:“所以?”
我的絕色美女總裁
楚鱼容展开肩背,将重弓缓缓拉开,对准前方摆着的靶子:“所以她是关心我,不是谄媚我。”
嗡的一声,空弓无箭,发出震声,对面的靶子微微颤。
王咸失笑:“你可真是,你这是自我安慰啊,陈丹朱为什么不说治病送药了?那是因为被三皇子伤了心了,她啊以后都不会给人送药治病了。”
说着按住心口,长叹一声。
“丹朱小姐是为了不触景生情,将一颗心彻底的封起来了。”
伤心的小娘子把心封起来,再不会对他人心动,更别提什么关心了。
楚鱼容将重弓单手递给枫林,枫林双手接住。
“王先生,你说的对,但是。”他慢慢走向门口,“那是其他的小娘子,陈丹朱不是这样的人。”
她不惧伤害不惧背弃,虽然会伤心,会难过,但不会死心,她的心依旧腾腾的燃着,对这世间对世间的人充满了期待,她看到了他,认识他,她对他心存善意。
以往她关心其他人也是这样,其实并不计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