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ggt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龍鳳相攜天下 線上看-第二十章 破解之法鑒賞-so5r0

龍鳳相攜天下
小說推薦龍鳳相攜天下
“听公子一番话,简直为小女子打开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道大门,只不过高公子如此费心尽力的帮我,恐怕不只是凭着与我父亲的交情吧。”
“姑娘担心我另有所图?”
“高公子是皇家血脉,贵为亲王,身份显贵,跟我又非亲非故,三番两次闯入我的闺房,虽然我觉得公子不是贪恋皮相之人,但是我实在不明白自己还能拿下什么回报公子。”
“想不到慕容姑娘说话如此直爽,实不相瞒,在下确实有用到姑娘的地方,不过不是现在,夜已深了,姑娘好好休息,明日我会派人过来接你。”
四爺嬌寵:福晉萬福
话音未落,人便飘了出去,慕容雪喃喃自语,看来我这天赋确实非同一般,竟然让一个高高在上的亲王如此看重。正在思绪纷飞之时,天际开始泛白,鸡鸣鸟叫又开启了新的一天。
哈欠……
九轉輪回
小玲正在为慕容雪梳妆的功夫,只见慕容雪已经打了四五个哈欠,柳枝端着水盆进来,一副担忧的神情。
“小姐昨夜是不是没睡好,这雀鸣殿里蚊虫多,夜里一定要把纱账放下,哎,最近咱们殿里连熏蚊虫的香料都没了,我跑去找长房夫人的管事嚒嚒那里要了好几次,也不搭理我。小少爷这两日晚上也是睡不好,现如今又苦了小姐。”
慕容雪瞧着柳枝,也不过与自己一般大小,小脸蜡黄,跟慕容石一般也是营养不良的样子,这雀鸣殿落得如此境地,柳枝还在不离不弃还在为自己着想,为苏姨娘,慕容石着想,这份心思真是难得。
“柳枝,这雀鸣殿分配的物资,是不是一向被克扣的如此严重,苏姨娘不跟祖母提起,祖母都不过问的吗?”
“小姐,不是柳枝胡乱嚼舌根,咱们夫人性子软绵,经常受长房大夫人的欺压,老夫人想起咱们了,让人过来问候一下送点东西,可是东西还没送到,便被大夫人的人扣下来,小少爷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天天吃不好睡不好的,夫人暗自心疼,把自己的嫁妆能买的都卖了,补贴用度。当日,老夫人让小姐跟在她身边住的时候,小姐应该赶紧应承下来,也就不会被长房的夫人小姐发配到这里来了。”
“呵呵,家人都在这里,你让小姐我住哪去,放心吧丫头,往后我定不会让人再欺负你们。”
慕容雪陪着苏姨娘用完早餐,被慕容石拉扯着袖子在院里玩,此时老夫人身边的李嚒嚒从殿门处进来,行了礼,说老太太请慕容雪过去。
慕容雪给苏姨娘一个宽慰的眼神,轻摇漫步的跟着李嚒嚒来到了乾坤殿,老太太坐在后花园里面逗弄猫狗,乘荫纳凉。
“雪丫头,方才公主府的萧世子让人过来请你,说他的一个远房表妹与你有些交情,想请你过去一叙,可有此事?”
慕容雪哪知道什么萧公子,不过昨日既然睿王殿下说了派人过来接她,自然应该是他找的关系。
“回祖母,确有此事,当日小雪逃出牢笼,在京都城中得贵人相助,才能活下来,那位小姐并未透露姓名,只是告诉我若有事情,可去公主府找她,想来萧世子的远方表妹正是与小雪投缘的那位小姐了。”
“既然如此,你且去吧,早些回来,切不可在外任意妄为,给将军府丢脸。”
“小雪谨记。”
慕容雪被李嬷嬷领着,往前殿走,路过园子里的凉亭之时,又碰上慕容婉。
“慕容雪,你往哪去?”
“六姐姐好,旧友相邀,过去叙旧罢了。”
“哼,旧友?你一个妓院出身的丫头,结交的人不是嫖客就是妓女,你还有没有廉耻,居然敢明目张胆的顶着慕容家的名讳出去浪荡。”
“呵呵,六姐姐好渊博,竟知道有嫖客一说,妹妹寡闻愚笨,就算深陷囵圄之中,也未曾接触到这般多的讯息。”
“你?我今天就替叔父教训教训你。”
只见慕容婉扬手就要扇巴掌,一直默不作声的李嬷嬷终究也看不下去,拦了一道。
“六小姐莫生气,是公主府来请七小姐过去,此事已经通报了老夫人,若是六小姐有疑问,待会跟我去老夫人跟前问问便知。”
人魚王子
慕容婉狠狠的瞪了慕容雪一眼,没再言语,李嚒嚒便带着慕容雪走到前殿门首,便见到一个小厮,小厮行了礼,便恭迎着慕容雪走到门外,上了马车。
我用外掛撩神探 亭亭羽立
到了公主府,马车并没有直接进府,而是拐进了旁边的侧院里,慕容雪被候在门口的丫头扶进院里。只见春柔姑娘与秋辞姑娘坐在厅前说笑,见慕容雪来了,赶忙把她迎进屋里。
“怎是两位姐姐?”
“妹妹莫怕,”此时秋辞身上的冷气全消,笑语盈盈的向慕容雪解释道:“我与春柔妹妹被你救出,幸得公主府的萧世子仁义相助,帮我们安排了住处,今日萧世子说要我们请妹妹来此一叙,所以具体什么事情还要等萧世子来了才能得知。”
正说话的功夫,那公主府的萧世子便进了院子,一路朝慕容雪奔来,只见一个翩翩少年郎,华服美饰,叮当环佩的出现在慕容雪面前。
“萧宁拜见慕容小姐。”
鳳尊天下,至尊召喚師
“世子这是何故,小女子不敢当。”
“姑娘莫恼,咱们路上说,春柔秋辞两位姑娘今日你们在家中与慕容小姐叙旧品茶,就莫要出门了。”
慕容雪被萧宁拉着胳膊往后院疾步,春柔秋辞两人都聪慧灵秀,自然知道世子的用意,也未询问阻拦。从后院的小门内来到一个后巷,便见一个身披黑袍的人骑在一匹黑马上面,这人便是高士及。
“披上这件长袍,请姑娘随我上马。”
慕容雪一边把自己裹严实,一边瞧着这匹黑马眼熟。
命禦 若思澤
棺山夜行
“这……这黑色骏马原来是睿王殿下的坐骑,看来小女子亏欠睿王殿下的恩情委实太多了。”
“嘿嘿,慕容小姐,你可别小瞧这匹黑马,性子烈着呢,没想到你也能降服它一回,还有当日你在沉香阁跳的那支舞简直惊为天人,萧宁还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有幸再目睹一回,更更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你居然跟睿王能够结交,不得不说慕容小姐给我的震惊简直太多了。”
睿王殿下瞧着萧宁前言不搭后语的绕着慕容雪满眼冒光,冷冷的催促着,慕容雪随即跨马上去,被睿王拦着身前,一阵风似的离弦而去,剩下萧宁留在巷口,啧啧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