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osj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修仙路途追夫路漫漫 山支鵲-撿了一個小跟班?分享-7nome

修仙路途追夫路漫漫
小說推薦修仙路途追夫路漫漫
她都有些后悔救人了!正当陆九心里翻江倒海的时候,小孩子却突然昏了过去,手上的劲也随之松了。陆九狠狠地咳嗽了几下,不用看都知道,她的脖子肯定青了。
趁着小孩子晕倒,陆九摸了摸被掐的脖子,毫不客气地拿脚踹了一脚,心里骂道:臭小孩!
億萬契約:杠上鉆石老公
鉴于小孩子的恩将仇报,陆九已经不打算烂好心地继续管他了。她现在也自身难保,又何必管别人的死活。
她转身正准备走,一股力道牢牢握住了她的脚腕,让她挣脱不开,一个微弱地声音从身后传来:“救我……”
陆九真想把抓住她脚腕的手给砍掉,但是那人好像就跟她卯上了,如果她不开口救他,他也不放手。
追逐遊戲之步步為營 赤念
陆九心里问候了他十八代祖宗,迫于无奈,只好悠悠地转过身,咬牙切齿地说:“好啊,你先放手,我就救你。”
闻言,力道立马就松了,小孩也没了动静,如果不是胸口还略有起伏,她都怀疑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銀河之舟
自认倒霉的陆九将他被在背上,背后伤口地痛又让陆九开始问候背上小孩的十八代祖宗。
终于,陆九找到了一个能憩息的山洞,天色不晚了,将小孩放在冰冷的地上,去外面找了些干枯的树枝、树叶来生火。还好她曾经学过野外生存这类的知识。
看了看依旧睡在地上没有丝毫动静的小孩,陆九暗自嘀咕,人不会就这么死了吧,她不是给他处理过伤口了?不应该啊。
放下手里的柴火,陆九过去察看,却被小孩冷得吓人的体温给惊了。要不是眼前是个活生生的人,她都怀疑自己摸到了冰块。陆九将人拖到火边上,可他的体温依旧很低。人都是恒温动物,就算是冷,也不可能冷成这样,陆九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将小孩轻轻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给他取暖。身体刚碰上小孩的体温,陆九就被冷得打了个寒颤,抱着跟冰块一样的小孩子她也不好受。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抵挡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一整夜过去,小孩子悠悠地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满是伤痕的手臂,随后感觉到背后的温暖和陆九若有若无的呼吸声,从眼前已经熄灭的火堆看来,他们是这样在这儿睡了一晚上。
他眼神里充满了复杂,他自然没忘昨天发生的事,那时他只是条件反射,为了自保。现在清醒过来,他脑海里竟是一片空白。他什么都忘掉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
眉目微皱,起身离开了温暖的怀抱,小小的人儿转身出了洞穴。
陆九醒来,看到空空的怀抱就知道人早已经走了,她起身,深深地吸了口清新的空气。不得不说,这里的空气比起二十一世纪的空气,真是好太多了。
正准备走出山洞,却见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正在往这里走,手中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山中早晨起了雾,她看不清小孩子手中拿的什么。
小孩子一言不发,将手中一枝丫都是果子的树枝递给她。有着星辰一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长而密的睫毛就像蝴蝶翅膀一样扇动。
陆九一脸莫名,这小孩子昨天不是还想杀她吗?想不清楚陆九干脆不想了,她已经很饿了。
确认了这些果子都是安全的之后,陆九咬了一口果子,抬眼看着一直盯着她的小孩子问:“饿了?”
小孩子一听,有星辰似的眼睛瞬间就闪闪亮了,点了点头。闻言,陆九在树枝上摘了三个果子,拿在手里问:“够了吗?”小孩子连忙点头。陆九随手就扔到孩子怀中。
小孩子吃着果子,看到陆九有着淤青的脖子感到愧疚。
这边陆九没再管他,自己吃着自己的。感到肚子里终于不空了之后,陆九起身准备离开。
木葉之凱隱是個軟妹子 墻外待機
小孩子看到陆九起身离开,自己也连忙起身跟在身后,那样子,就像是怕陆九将他扔在这里不管他了。
走了不久,看身后的小人儿好像打算一直跟下去的样子,陆九感到一丝头疼,转身看着达到她大腿根高度的小孩,语气不善地说:“别跟着我了,你再跟着我对你不客气。”
陆九实在是忘不了昨日他掐着她脖子的凶狠,而且她昨日救了他就已经仁至义尽了,她实在是不想身边随处跟着一个祸患。
暴君,我來自軍情9處 瀟湘冬兒
闻言,小孩固执地摇了摇头,仍然打算跟下去。这森林太大,他不熟悉这里,自认为两个人一同走更安全些。
又走了几步,见人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陆九怒了,扬起手想吓唬他,结果看到小孩闪着泪光的眼睛,又默默收回去了。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这就心软了。
令陆九感到惊奇的是,这次无论她在林中怎么瞎转悠,竟然没有遇到任何魔兽。她自然不会自负地认为是自己运气好,而是开始猜测这小孩的身份。
可论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能让魔兽都害怕的,或许是他身上有着什么魔兽也害怕的东西?也不对啊,她当时给他疗伤的时候也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啊。真是奇了怪了。
小孩子不知道陆九在想什么,即使陆九的表情已经变换了好多个,他始终跟在她身后半步选的距离。
他醒来第一眼看见的人就是她,现在也没有见到其他人,所以他就单纯的想一直跟着她。
如今陆九不用为自己的安危发愁了,开始认真回忆起原主的记忆。这些记忆在她刚穿到原主身体里就有了,但是之后发生的事太多了,她还没来得及理。
不回忆不知道,嗯……这里还真是个‘奇妙’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