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aih精彩言情小說 汐出臨晚 起點-第五章 練武-uu5l9

汐出臨晚
小說推薦汐出臨晚
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病,过了两天就好了。这期间,出首邱和谨言、琉光两个姑姑细致入微的照顾,倒是让泠汐挺感动的。
不过,呵呵,也就是在她病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他们三个,一直在她床边……说她坏话!
“我和你们说,这个熊孩子越来越跳了,就生病那前一天,不但掰断了一支软金的发簪,还放火烧房子!”
“哦,哦,您昨天把那些东西拿出去处理的时候我看见了。那个兔绒毯,断簪,还有名家作画的灯罩。这些东西,都够我们一年的俸禄了。”
囧神養成記2
異界之八部天龍
鳳舞九霄 曉雲
“得了吧,这还算好的了!殿下一但心情不好就剪衣服,每次她去了学堂,心情就不好。她那剪的简直就不是衣服,是银票!”
“还有,不知道为什么,有几个小宫女无缘无故的被殿下送去浣衣局了。外头有有些煽风点火的狗奴才,把太子都传成什么样了!弄得清凉殿都没人敢来当差。”
……
戀愛外掛 傾覆
天啊!有这么在背后议论主子的吗?好吧,也不算在背后,嗯……是挺光明正大的。只不过,呵呵,他们太天真了,以为她听不见……
但是泠汐不得不说,闻人君汋的人品也是差的可以,生病了,居然连个来看看的人都没有。
这两天,也只有她父皇让人送来了一大堆东西,其他的人,连人影都没见着。好歹她也是太子啊,就连来巴结她的人都没有?
不过,闻人君汋这一点倒是和她挺像的,没什么朋友,脾气又古怪。虽然身份高贵,但是把马屁拍到马蹄子上的人多了,那些人自然就知难而退了。
但是,像不代表就是,她到底不是她,要想了解闻人君汋的习性,还得靠临览给的“视心”。
……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醒醒,该起床了”谨言站在床边,催促着泠汐起床。
泠汐实在是被她吵得烦了,猛的从大床上坐起来,“大早上的,烦不烦啊!”昨天晚上,她偷偷地戴着“视心”,找遍了清凉殿所有的地方,可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本来就很烦躁了,她还发现这个点所有人都睡了,连个陪她说话的人都没有!于是,她一冲动,一上火,就给自己施了个迷魂咒。这不,药效还没过呢。
“哦呦,长本事了?”出首邱直接将泠汐从床上提了起来,“少废话,快点给我起床!你答应我要好好学武功的,每次一叫你练功,就推三阻四的。懒猪!”
“懒猪说谁!”
“懒猪说你!”
“哈哈!就是懒猪在说我。”
“你个小兔崽子!”
……
谨言选了一件鹅黄色的练武服,和配套呢发带。一边帮泠汐更衣,一边偷笑着。其实这样挺好的,太子殿下平时什么事情都憋着,和出统领打打闹闹的,心情应该会好些。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泠汐才不情不愿的跟着出首邱去了练武场。
练武场建在皇宫外围,有品级的将士都可以进入练武场习武。就现在这个时辰,已经有不少人在训练了。品级高的,还带着自家的公子来长见识。
不过,这样的气氛,丝毫打动不了泠汐。
出首邱见她一脸不情不愿的,便意味深长的教育道:“小懒猪,练武呢,是有很多好处的。”
泠汐懒洋洋的趴在木头做得人靶子上,说道:“比如呢?”
“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啊!”
呵呵,她是神仙,又死不了,上次生病只不过是个意外。“这个不算,下一个。”
“额……”出首邱挠挠头,想了想说:“那上阵杀敌,保家卫国?”
“上战场又不用我去……”
我的農場能提現
出首邱愣住了,好像也对哦。呸!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怎么被洗脑了。
越獄紅蓮:鄰家小妹是惡魔 蕭凡
“小猪你看,要是你遇到了危险,你学了武功,也可以保护你自己啊。”
“怕什么,”泠汐扣扣指甲说,“不是有你保护我的嘛。”再说了,她有法术,哪用得着学什么破武功。
出首邱不死心,“那万一我打不过他呢?”
“你都打不过,我肯定也打不过咯。学了有屁用啊。”泠汐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好吧,他就知道,他不是讲道理的料……
“少废话!”出首邱一把将泠汐从人靶子上拽下来,“现在开始,给我扎马步,没到一个时辰不准休息!”这个熊孩子,嘴怎么越来越刁了,气死他了!
泠汐不屑的撇撇嘴,切!说不过她就动粗。
“哟!这不是出少将吗?好大的火气啊。”远处,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走了过来,看他的腰牌,应该只是个中尉。
半個夢 大餅
张冲猛地一拍头,装作一副才想起来的样子说道:“哎呀,你瞧我这记性!我都忘了,你已经不是少将了。你现在,只不过是宫里,一个小小的统领!哈哈哈!”
出首邱虽然是为了甘皇后才辞官的,可是当时少有人知道内情,他们只知道原本前途无量的少将军,突然就被皇上一道圣旨给明升暗贬了,不少人都以为出首邱得罪了皇上。
七戰拾遺
他们会这么想也不奇怪,毕竟出首邱在军营里处的好的兄弟挺多,但是得罪的小人也不少。这个张冲就是其中一个。
出首邱冷着脸,说道:“本统领还有事,没空陪张中尉叙旧!”这赶人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誤入婚局,老公藏太深 柚子姑涼
可张冲偏就喜欢和他对着干,“几年不见,出统领脾气见长啊。怎么,是不是在宫中榜上了哪位贵人啊?到时候,小弟还要你来提携提携呢。”
“你!”出首邱涨红了脸,气的说不出话来。
泠汐好奇的看着张冲,这人嘴还挺刁的嘛,说话连呛带刺的,还专门挑别人伤心处扎。不过……这气人可是她的专利!
泠汐勾起了嘴角,“这位先生,是张冲,张中尉是吧?”
“你怎么知道!”张冲疑惑的看着泠汐,“你又是谁?”
泠汐嘴角抽搐了一下,那个傻逼,他那么大块腰牌挂着,以为别人看不见名字吗?
“是这样的,本少爷呢,是奉家父之命,来这里学武的。出统领呢,就是家父给我找的武师。可刚才听了张中尉的话,本少爷突然醒悟了。既然要学武,当然要找个武功高强的师傅咯。可他呢,只不过是个统领,武功能高强到哪儿去啊!本少爷觉得,这三百两银子,花的有点冤枉啊……”
什么三百两银子?出首邱听得一脸蒙逼,他刚想说话,泠汐就狠狠地踩了他一脚,让他把话憋了回去。
张冲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只想着泠汐说的那三百两银子……
三百两,那可比他每天累死累活的练兵赚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