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uoo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漠上花開不問歸期 線上看-第一章展示-pjl0k

漠上花開不問歸期
小說推薦漠上花開不問歸期
北荒大漠,白日里太阳毒辣,夜晚却温度极低,生活在这里的居民们只有通过跟踪野生动物才或许能找到水和食物,但也有很多人在寻找的过程中遭遇狼群的袭击或因体力的透支最终死在沙漠的深处被黄沙掩盖要么则成为狼群的口中餐。 “
“大人,这里环境如此恶劣,圣上将我们贬到此地是想让我们在这儿自生自灭啊!”阿来一脸忧愁的说道,“事已至此,无需再多说什么,我们总会有办法改变这样的处境的。”林尉虽然自己也很担忧但是眼下只能先安抚底下人的心其他事情再另作打算。
“夫君”“阿媛,你怎么从马车里下来了!注意身子”林尉小心翼翼的扶着爱妻关怀道 ,“夫君我没事,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想下来走走”阿媛用手护着肚子笑着说。
打造諸天萬界 咫尺量天涯
“大漠不比南岳,这里气温不稳定,你又怀有身孕我担心你会身体受不了”“夫君放心好了,我和孩子都很好,虽说环境恶劣我还是能坚持的。”阿媛倚在林尉怀中。“夫君,大漠虽然条件艰苦了些,但是我们可以教这里的百姓们纺布和过滤污水教这里的孩子们读书识字,日子嘛会越来越好的,所以夫君也别忧虑了。”“阿媛乐观的心态令为夫佩服啊!”阿媛的话让原本忧愁的林尉眉头舒展庆幸自己娶了一位这么好的夫人愿与自己共渡难关,不离不弃。
(跳转)
超級紈絝
“夫人用力啊,用力!”产婆在一旁一边帮阿媛擦去额头上的汗珠一边鼓励着,她声嘶力竭的喊叫着,湿漉漉的头发胡乱贴在她的额头上,眉毛拧作一团,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鼻翼一张一翕,急促的喘息着,嗓音早以沙哑,双手紧紧抓着早已被汗水浸湿的床单,手臂上青筋暴起。帐外的林尉焦急的走来走去,阿来看着主子如此焦急便出声说道“我听说女人生孩子都是如此,大人不必焦急”“你放屁,帐子里是我的妻子我怎能不急”这是产婆从帐子里出来打水,林尉赶忙上前询问道“阿媛怎么样了?孩子怎么还没有生出来?”“大人安心,古来妇女生孩子都是这样的,夫人肯定会平安诞下小公子或小姐的。”听到产婆的话林尉这才平静了些。顷刻间,乌云密布太阳被乌云所覆盖,原本炎热的大漠瞬间狂风大作,不一会儿竟下起了倾盆大雨!大漠近百年都未下过雨,百姓们都冲到帐外高举双手欢呼着,感谢老天的恩赐。这是帐内传出婴儿的哭声,产婆将孩子抱出帐外“恭喜大人,是位小姐”林尉双手微颤的从产婆手中接过孩子抱在怀中,脸上露出初为人父的笑意,百姓们跪在地上“恭喜大人喜得千金”林尉还没来得及让他们起身,帐中的婢女就出来请林尉进去,说夫人想见他。
壯漢寵妻忙,萌寶一籮筐
“阿媛,你瞧瞧我们的孩子真是漂亮,像极了你!”林尉将孩子放在阿媛的枕边说道,“夫君给孩子取个名字吧”“孩子出生在大漠正巧还遇上了百年来的大雨,不如就叫她漠雨如何?”“漠雨,林漠雨真是好名字” 这时林尉才注意到阿媛身上的棉被被血染红了,林尉开始慌了“阿媛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会流这么多血!产婆阿媛怎么了,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夫..夫人她从小身体就偏弱些,这次来大漠水土不服又怀有身孕体质比以前更加弱了许多,刚刚身产过程中夫人又大出血所以…所以夫人怕是”“怕是什么!”“夫人怕是撑不住了”“你个废物,什么叫怕是撑不住了!”林尉对着产婆吼到,产婆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大人饶命,夫人说要保住孩子的,我也没有办法呀”“夫君,你叫她出去,我想你陪我说会话”阿媛语气微弱的说道“你先下去吧”“是,大人”产婆赶紧起身退下。“阿媛对不起,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你,当初我就不应该把你带到大漠里”林尉自责的说道“不,夫君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可惜我不能陪你走完这人生了”阿媛落下眼泪望着林尉“你要把漠雨抚养长大,让她快乐,幸福,陪她一起做那先我没有陪她做的事情”看着熟睡中的漠雨阿媛轻轻的抚摸她的脸“孩子,娘亲对不起你没能陪你一起成长,一起经历酸甜苦辣,娘亲走后你要好好长大,乖乖听你父亲的话”此时的林尉早已哭成一个泪人,将阿媛抱入怀中,“夫君,其..其实能..能躺在你怀里死去,此..生无憾”话音刚落阿媛的手便慢慢垂下,再无声息。
我這樣愛你
不知熟睡中的漠雨是否感应到什么从梦中醒来开始啼哭,“阿媛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漠雨好好抚养她长大成人的”虽然怀中的人早已没了气息但那天晚上林尉就这样搂着阿媛一晚上,帐外整夜也都传出婴儿的哭声。大漠百年一次的大雨,对大漠的百姓们来说是恩赐,但对于林尉来说却是让他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痛。
電梯驚魂 特裏斯迪奧
(跳转 南岳皇城)
“参见圣上,大漠的探子传信来报阿媛郡主生下一位小郡主,但是…但”“但是什么!”殿堂内那龙椅上的人站了起来望着跪在地上的小德子,“但群主因失血过多,去..去世了”小德子说完话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去世了!她三个月前离开南岳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为什么会这样!”殿堂之上的皇帝如受到电击一般大声吼问道“这..这信上说郡主原本身体就弱到大漠的时候水土不服身体不适,但一直强忍着,这一次产下小郡主又发生了血崩所以…”后面的话小德子不敢再说下去了“你下去吧”“是,奴..奴才告退”小德子哆嗦着赶紧退下。
那一瞬间他就像战败了的狮子一样颓废的坐在龙椅上,嘴里一直喊着阿媛的名字泪水从眼角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