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3uj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傾城雪-第384章 忘憂(大結局)讀書-k0j8x

傾城雪
小說推薦傾城雪
许完了愿望,我用尽巫力,开始在这几座山上设立结界,一是为了保护原本结界开始衰弱的圣泉,二是,我想这样,可以隔绝了我的念头,让我不再为情所苦。
做完这一切,我找了一个山洞,简单布置了一下,然后就住了下来。
可是这一住,我的身体居然奇迹般的开始恢复,初时我并没有察觉出来,只是在我住了一个月,都没有死的情况下,我下了山一趟。
掩住了容貌,我找了一个大夫,想看看自己到底什么情况。
大夫并没有对我的装扮有什么疑问,只是替我号了脉,然后告诉我,“你身上的毒快要清干净了,好好调养调养就可以了。”
我惊讶的瞪大眼睛,“毒?什么毒?”
大夫也很惊讶,“你不知道?看你脉象应该是中过剧毒的,只是及时吃了解药,不过这种毒霸道都很,服了解药也需要一段时间恢复,看你的样子,难道你都没有察觉倒不适?”
我愣愣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大夫顿时更加惊讶了,“你居然都不知道!?这毒可是稀少的很,要不是老夫专门研究过,怕也是看不出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顿时警觉起来。
“我大约是误食了什么吧,可能大夫你看错了,”说着我就起身,“我先告辞了。”
“哎……你别走!”
我丢下一粒碎银匆匆忙忙运转巫术,旁人直觉有风吹过,而我趁机找了地方躲起来。
我的医术并不好,就算我读过一些医术,但是并没有真正的见识过什么,所以就算之前我觉得身体不舒服,也不知道具体原因。
而这还不是结束,回到巫山以后,我加强了结界,躲在山里自给自足,虽然不如皇宫富裕奢华,但是我的心境慢慢平和。
甚至一度倒退的巫力不知不觉的又开始回来了。
大王饒命 會說話的肘子
我在使用巫力的时候发现了这事,惊讶过后,就是怀疑。
谁给我下的毒这个问题一直纠缠着我,我每天都很忍不住的想,到底是谁?
一个个的怀疑过去,又一个个的打翻怀疑,我已经足够小心了,中间也没有什么奇怪反应,完全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毒。
最终,我压不住心里的好奇,幻化了容貌又掩住,重新下山,找到了那个大夫。
一妃難求,貴女不願嫁
诊脉过后,大夫只道:“你并没有身体问题,可以宽心一些,不要思虑太多就好。”
我僵了一下,时间过了大半个月,大夫都没有从脉象上看出什么,难道说我的毒已经完全解了?
怀疑之下,我并没有离开,而是询问大夫,“可否与您单独见一见?”
愛妃在上 七秀
大夫有些诧异,但是并没有同意,“老夫还有这许多病人,若是你有什么需要,可以直说,不方便的话,也可以吩咐小童转告。”
犹豫了一下,我心里还是对中毒的好奇压过了其他,找了小童,我写了信让他代为转交,便找个一个客栈暂时住下了。
这一住又是好几天过去,药店的大夫终于得空见我了。
我赶紧收拾了一下然后过去。
大夫见到我,示意我坐下,“请。”
我有些紧张的坐在凳子上,“之前多有冒犯,我只是不知道此时,回去以后想来想去,都有些不明白,这才前来请罪,还望先生解惑。”
“你不必紧张,老夫做了这么多年大夫,这样的病例其实也没见过几例,之前贸然询问你的身份,想必你也只是害怕而已,老夫明白。”
我松了一口气,起身朝老大夫福了福。
老大夫只是示意我坐下,就继续说了起来,“这个毒罕见,制作的人是琉璃的人……”
琉璃!?我心中一惊,怀疑渐渐指向了一个人,可是不应该啊,她先前应该对我并无杀意,有了杀意的时候,我早已经警觉了。
都市之極品仙官
“这药着实有些歹毒,只不过下药之人,也必须是你亲近之人才可,因为这药不是一次性下的,时间长度,短的,要半个月,长的,可能就要半年了,你现在脉象,老夫也看不出什么,不过你还是应该小心,饮食勿要经他人之手。”
青蝠酒吧
我有些回不过神,不是一次性,琉璃,亲近之人……这一切穿起来,最有可能的,是倾荽。
我收了收自己的心神,“大夫,这毒,可有什么奇怪症状?”
精靈先驅
大夫迟疑了一下,“若说初期有什么症状,可能就是疑心会加重,不过这事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毕竟我见过的,已经是中毒已深的,唯一的例外,就是你了。”
疑心加重?这算是什么病症?我在苏宴身边,就没有不疑心的时候。
“可否请大夫将此毒所有特性告知?坦白讲,大夫所说疑心……我还是想不出来到底是何时才会中招。”
大夫点了点头,“可以,这毒原本没有名字,中的人也不多,后来有人给取了,叫忘忧。”
我有些不解,“为什么叫这么一个名字?”
“说来这毒其实并不能致命,起码不会短时间要人命,正常情况下,可能要三五年,而中毒之人,初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会越来越不会相信他人,然后就是性格开始变化,一直到不再有任何感情为止,甚至有人专门服食此药……”说着大夫露出了惋惜的神色,“只求无欲无求,再无痛苦,所以叫无忧。”
我不由得皱眉,这效果怎么和我练巫术出了岔子的反应这么相似?
见我似乎还有不解,大夫又道:“若是不细心,这毒药可能根本不会令人察觉,你运气想必应该是极好的。”
我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解毒呢?要怎么解?”
“服食解药,然后尽量保持心情愉悦或是心境即可,只是这解毒过程缓慢,最快的,起码也要三个月。”
三个月……这不是说明了,我在怀孩子的时候或者之前中毒的吗?
到底是不是倾荽?可是那时候倾荽已经被我给软禁起来,除了苏宴登记的时候,就是琉璃月来的时候才见过几面,她有什么机会动手?
还是说在我还相信她的时候,她趁机给我下的毒?
越想越是不解,我不由得开始头疼起来。
我张了张口,有些迟疑:“解毒,会不会有什么特殊反应?”
“既然是中毒,排毒过程肯定是不舒服的,想必近段时间,你是病过的吧?而且想必老夫所料不差,你前些时候,心里肯定对什么都冷漠的很。”
“……是这样的没错,我还以为……”是因为知道苏宴做的那些事我心里恨得太过,加上修炼不当所致。
穿越訣 飯後茶點
老大夫又和我说了一些关于“忘忧”的事情,并劝了我几句,我谢过之后,回到了巫山。
地產式愛情 九月歡顏
这件事被我一直反复思量,还是想不出到底何时中招,只是渐渐的,我开始变了。
虽然还是不想回到苏宴身边,可是我开始思念孩子,甚至想用巫术潜入皇宫去看看他,可是这个想法被我压制住了。
我抛弃过他一次,而从他生下,我连亲自喂养都没有做到,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何况,我心里还是无法放下对苏宴的恨。
在山里越呆越久,偶尔我也会下山,用我猎来的猎物或者采集的山珍去换些东西,这样的时间过的很快,也很慢。
夏天到来之时,小白居然来了。
它被隔在结界之外,我立即就察觉到了,运用巫术过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它试图进山的焦急身影。
我打开了结界放它进来。
许久不见,再见到它,我眼睛不由得湿润起来。
我抱住小白巨大的头,“小白,对不起,我当时以为你已经走了……”
小白动了动,我能从它眼里看出它并不怪我,而且再次见面,知道我失去记忆,它虽然着急,但是也只能陪在我身边。
叙旧之后,我将结界关闭,然后带着小白到了灵泉。
“进去吧,你也该好好修炼了。”
獨家寵愛,闊少的小嬌妻
小白不舍得看着我,我摸了摸它的头,“你从风如公子那里离开,和他说过了吗?”
小白点了点头,我叹了一口气,风如公子和风敏都是真心喜欢它,只是,小白其实不能留在那里,以前我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它也自己跑回来了,自然没有理由让它再回去的。
只是没有告别的话,我还是担心风如公子会不放心。
“进去好好修炼吧,你总不能一直这样,虽然我不介意,但是你太大了,要是以后我想带你出去,都不敢带到人前。”
小白看起来还是不舍,但是最终还是滑进了灵泉里面。
我坐在灵泉旁边,一直守着,开始了每天专心修炼的生活。
我无心再收复巫国,只想守着这里,然后安静度过。
一天又一天,终于小白修炼初成,起码可以让自己变得没那么大了,而我也将巫术修炼的更上一层楼。
夏去秋来,在山上的日子总是很安静的,随意的,我除了偶尔的想那个孩子,也会想起苏宴,可是每一次,我都会及时打住,太疼了,我很怕疼。
冬天到来的时候,小白躲起来冬眠了,我一个人,在山上猎来一些野物,打算下山去换些东西。
走到结界面前的时候,忽然有脚步声传来,我诧异的看过去。
苏宴手里拿着一枝娇艳绽放的海棠,看到我,他笑了起来,嘴巴张合,“我来接你回家。”
我手里的猎物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