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mze優秀都市小說 宮鎖連城k-第三十一節 時限至,恆泰班師-lcilq

宮鎖連城k
小說推薦宮鎖連城k
纳兰映月闻声望向门外,有些惊疑地看向站在门口发愣的连城,连城颔首低眉,修长的睫毛伴随着眼眸略微颤动,晕红的脸颊令人看了不自觉动容,令人在意的依旧连城那处变不惊的表情,似乎有一丝失落,一丝心慌,却好像又没有。
按常理,谁都不乐意听到别人在背后议论自己的,更何况被自己听到了,纵使再喜怒无常的人也会有所表示。相反的,连城却是淡定地紧,仿佛自己置身事外一切都与无关一样。
纳兰映月着实想不通为何会若此,她更觉得连城这个姑娘不简单,至少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当然,她也更为恒泰担心,她实在是怕恒泰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会害了他。于是乎,在纳兰映月心底已经渐渐产生了一丝排斥,于连城的排斥。
“连城?”恒泰心一沉,见着连城一连淡定中带着一丝忧伤,他心底里开始责怪起纳兰映月来,这话怕是伤着连城的心了。
“啊!对不起,不小心手滑了。”连城回过神,蹲下身子开始慌忙地收拾散落在地上的陶瓷碎片。她的思绪依旧飞扬,情感是说不出的复杂。突然指间传来一阵刺痛,连城的手下意识得往回缩。
方才心慌,连城竟是让碎片划开了手,一点猩红从指尖渗出来,像是一只只虫子凌乱地爬出手上破开的伤口。连城脑袋里乱的很,不等恒泰从床上爬起来便匆匆收拾了伤口慌张地跑回厨房。
“连城!”恒泰顾不得许多,将纳兰映月晾在一边,立刻掀开被子下了床出门追赶连城。
连城冲回厨房,不明原因地关上门。背倚着门,她似乎已然忘却了手上传来的疼痛,心里凌乱地没有半点思绪,究竟为何如此她也说不上什么来。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总有许多人在背后或当面议论她,她早已是习惯了。她总是这样想,不管别人怎么议论自己看不起自己都不要紧,只要自己看得起自己便可以了,管它这么多干什么。
然而这一次,她心里竟是有些许失落。或是因为指责自己的人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纵然对方不知晓。
“连城开门!”恒泰站在厨房门口,连城方才划破了手,听得出他的语气十分着急,“开门!”
恒泰紧紧攥着手心,有些吃力地敲着掉了漆的木门,见连城久久没有回应,他更是心慌,担忧连城出了事。
“连城快开门,我额娘是无心之失!她并没有那个意思。快开门啊!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恒泰依旧不停地敲门,不断地跺脚。
綜武俠劍三穿越局奇聞錄 夜湮
连城心里不断做斗争,最终还是定下心来,回过神转身为恒泰开门。
“恒泰,别喊了,我没在意。”连城开了门,嘴角上扬强笑道。
狐妃妖嬈:賴上冷血陛下! 小邋遢
亡牌
“快把手给我看看。伤哪里了?”恒泰一阵欣喜,却又着急,匆忙握紧连城的手心疼地安抚,“怎么这么不小心?”
校園聊齋
“我没事,这点划伤不算什么的。”确实,相比她心里所遭受的痛,这点真的算不得什么。
“你不会责怪我额娘吧。”恒泰一边撕下衣袖的一小段为连城包扎,一边问。
“自然是不会了,我知道她这是为了你好。我是从来不在意别人说我什么的,我只做我自己。”连城坦然道。
“真的?”恒泰怀疑,很多时候他还是猜不透连城的心思。连城总是喜怒不形于色,将一切都压在心里,然后装作一脸泰然。不得不说,恒泰还是喜欢当初那个开朗自信的连城。只是,一切都已是物是人非,那个连城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亡,变得不复存在。
“真的,你放心啦。我没那么脆弱。”连城用手拭去恒泰额头上的汗珠,笑着安慰道,“瞧你急的,又出汗了,快些进来喝点姜汤!”
恒泰被连城牵着入了厨房,又被安排着坐下,糊里糊涂地张开嘴任由连城小心翼翼地用勺子喂自己,一阵从浓浓的甜意顺着恒泰的口腔进入胃里,深到骨髓里,顿时令他感到暖和不少。
“记得当初你常这样喂我。”恒泰微微抿嘴,若有所思地回忆起当初。
現代版三妻四妾
“是啊,可怜了我上辈子只晓得一个劲地照顾你,却忘了自己。”连城继续喂着恒泰,亦是笑着回忆往事,当初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真是极度美好的,没有杂质,没有敌人,有的只是无限的甜蜜。可惜,同样地,那段时光也是一去不复返了。
“既然有机会重来,那我定会好好待你,好好补偿你。”说着,恒泰便接过连城手中的姜汤放到一边,又一把将连城揽入怀中,宠溺地看着她。
“恩,我相信你。”爱情就是这么奇特,连城心中的郁闷早已在不知不觉中随着这一刻的甜言蜜语变得烟消云散,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了。
纳兰映月一直在发愣,她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话确实说得过分了。看着空落落的屋子,她是说不出的难受,骨子里,似乎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她总觉得自己与连城之间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莫非?”“不可能!”纳兰映月突然一阵苦笑,很快否定了内心深处的想法。
她走出屋子,轻身向厨房走去,打算去给连城道个歉。然后离门口几米远处,她怔住了,恒泰正与连城相拥在一起,甜蜜地很。略微思索一会,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最终还是转身离去。
網遊之穿越傳奇 錢家三少
又起风了,天空突然变得阴晦起来,压抑的气氛令人嫉妒不悦。风愈发刮得大了,粉色的花瓣被深深吹离了枝干,毫无规则地在空中胡乱飞舞。夹杂着漫漫的黄沙,江逸尘隐在暗处,默默看着厨房里二人的甜蜜,心里说不出的后悔。
野王直播間
他不知自己为什么要帮助连城和恒泰让他们在一起,这种原本吃力不讨好的事是他向来不会做的,只是这一次他反了悔。他想着幸福不一定是得到,只要能看着自己爱的人开心那才是真正的幸福,无奈,他只有这样安慰自己。
风又大了,江逸尘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而充满杀气,用力扯去手上缠着的纱布,又是一阵冷笑,转身再次消失了。
天空依旧是阴晦,暗淡地没有一点光彩。
死亡請柬 孤夜の魅影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