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yyq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鳳凰囚之絕世魔後-番外——開始,最後相伴-be1yi

鳳凰囚之絕世魔後
小說推薦鳳凰囚之絕世魔後
开始的故事很长很长,也很短很短。
当年的流枫,年少轻狂,在一次游玩中看见的身为凤族圣女的漓,一见钟情。
“我喜欢你。”流枫看着这个少女一步一步的走上的神坛,坐上了凤族的女帝,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情。
末世劍氣
“你的喜欢也太廉价了。”漓皱了皱眉头,蓝色的眼眸中尽是不相信。哪有人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说喜欢她的,肯定又是想要依仗她的身份地位。
却没有想到,他是下一任的天地帝君,根本不需要她凤帝的身份。
坠入爱河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昏了头的。她跟着他走了,抛下了凤族的一切,她知道这样很不负责任,可是爱情就是这样,即使是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那时候的他们都不知道将来的一切,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也愿意如此。
他的身边,就这样多了一个她,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他们要成亲了。
大喜的日子,她平日里不施粉黛的脸上多了几许娇艳。嬷嬷的话更是让她欢喜,今日之后她就可以告诉他,她的腹中已经有了他的骨肉。
可惜,他们都没有等到这一刻。
那个莫名的女人不知道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只知道她爱的那个男人为了她要杀了她。
一尸两命。
她在最后才发现,自己真的很爱他。哪怕最后是死,还是不改心中的爱意。
“如果可以,只愿来生不再见。”这样想着,她拼尽了全身的最后一丝力气,为凤族子民开辟了一天逃生之路——云荒之巅的云梯。
她没有被载入凤族史册,可是凤族的每个子民都由衷的爱戴她。
網王反穿越莫言紀事
蓝色的眼眸失去光泽,等到他意识到他做了什么的时候,她的尸骨已经消失不见。
再多的悔恨都不及她一丝笑颜。
尘封的记忆不愿再被人想起,他们都选择的忘记。
直到那一刻,他们再次相遇。
重生之村姑有喜 飛雪吻美
“漓雪,这是你的流枫哥哥。”梁老牵着一个漂亮的男孩子走到了穆漓雪的面前。
“你好,我是流枫。”
“穆漓雪。”
这次相见,再次相念。
命运就是如此,他们注定纠缠不清。
最后的故事,不长不短,却痛彻心扉。
那个梦,并不是梦。
霸皇纏身:愛妃,別想逃
穆漓雪不知道,但是流枫知道。
心口的那一道刀伤,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抹红色的决绝身影,他同样无法忘怀。
三年间,他不断的找寻着她的踪迹。可是连同易寒孤翊,都消失不见。
恍若从未出现。
易寒和孤翊在找到穆漓雪的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身受重伤,但却被及时的治疗。
“从云荒之巅跳下来,也只有你这个女人可以想得到了。”孤翊嘴上虽是这么说着,但是心中还是止不住的心疼,“喂,谢谢你了。”高傲如他,却因为这个说谢谢。
“有什么好谢的,是我欠她的。”慕容清云苍白的笑笑,他看见她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是走进了之后才发现,这个差点粉身碎骨的女子真的是她。
心中的某一处,似乎又开始疼。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终究是把她救了回来。只是那一身的重伤,若不是有浑厚的修为护体,怕是连一抹心神都不会留下。
“究竟发生了什么?”慕容清云疼惜的看着穆漓雪苍白的脸,用自己平生的修为换了她一息尚存,“为了你,我可以舍弃这一生的修为。就像你为了他,甘愿赴死。”
易寒和孤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谁都不欠谁得,感情就是这样,谁又都欠谁的。
在穆漓雪来到绝灵大陆的第一天,他救了她;在穆漓雪将要离开这里的最后,又是他救了她。
若真的要说,也是她欠他的。
可惜,她都不记得了。
一年之后。
先知送穆漓雪和易寒孤翊一同回了华夏,略懂医术的他们悉心照顾着昏迷不醒的穆漓雪。至此为止,她已经睡了一年了,不知道还要睡多久。
“女人,你知道吗?那小子还在找你,还不死心。”孤翊擦拭着穆漓雪的手,眼底尽是愤恨。
孤翊和易寒都已经变成了华夏男子的样子,没有了繁重的服饰和飘逸的长发。帅气的容貌每次上街时都会吸引很多女孩的注意,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漓雪,睡了这么久,你也该醒了。”易寒看着穆漓雪手腕上的手链,眼神深邃。
狠狠愛:校草狠寵壞丫頭 糖小冰
流枫还是没有找到穆漓雪,他翻遍了整个大陆,一点踪迹都找不不到。
“枫儿,她死了。”
“我不信。”
白烁和端木泽的妹妹端木灵成亲,他一个人去。
萧凌和欧颖修成正果,他还是一个人。
就连关二黑和达肃都找到了心怡的女子,他依旧孑然一身。
不是他愿意这样,而是那个能够站在他身边的女子已经消失不见。
或许,真的死了。
“她没有死。”慕容清云在慕容馨和欧阳的婚宴上看见的颓然的流枫,还是说了出来,“我救了她。虽然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希望她可以好好的。”
“她去了哪里?”流枫往日锐利的眼眸中终于出现了一丝神采。
旋轉的愛 陳津月
“我不知道,她昏迷不醒,被那只饕餮和麒麟带走了。”慕容清云端着一杯酒,他如今已经没有了修为,身子十分虚弱。
“多谢。”流枫第一次直视慕容清云的眼睛,真诚的和他道谢。他又怎么看不出来慕容清云的异样,只是没有点破。
他找到了先知,得到了回华夏的方法,回她身边的方法。
“好好待她,不然我们是会找你算账的。”易寒穿着白大褂,提着药箱走出了别墅。
“小子,别让我发现她又受伤了。”孤翊恶狠狠的警告着流枫,“否则……”
那天晚上,她醒了,忘了一切,只当是梦。
却不知,一睡,睡了三年。
三生石之上,普天之下,只有你能与我论这一世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