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3kdb優秀言情小說 禁錮時間笔趣-第三章熱推-d2cm1

禁錮時間
小說推薦禁錮時間
女子环视了我们一周。她的个子并不算高,可是夜却有一种被她从上面朝下俯视我们的感觉。
“在这里……我就是,有什么事吗……”
逸美平静如常地回答道。她好像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这女子带来的压力。真是不简单呀。
“你们是怎么搞的!?”女子忽然大声喊道。
我们几个人都惊呆了,注意到我们几个人,这女子顿了顿,吸了口气,好像正在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
“对不起,失礼了。我叫朝仓沙纪,住在朝仓别墅”
这女孩子叫做沙纪倒挺合适的。别墅呀……她竟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大小姐啊
囂張王後要出墻
“这个这个……欢迎您光顾小店,非常感谢……”
“其实也不是常到你们这来的……我叫的比萨,你们还没做好吗?”
“啊?这是怎么回事呀?”
“过了多久了?”
“6个小时了,6个小时!你们店怎么能够这样做生意呢!”
“6个小时,能等这么长时间吗?”夜小声的说道
“什么?”叫沙纪的女孩子转过头来,用锐利的目光瞪着我。
我在她的厉害的目光下夜沉默下来。雪呼了口气,呆呆地看着沙纪,大概被吓住了吧。遥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低垂着头,她到底是怎么了呀?
沙纪气哼哼地来到柜台前。,开始冲着逸美不停地发牢骚。
“这么说,您这6个小时做什么了?”
“我在等你们送餐呀!”
“一直等了6个小时?”
“你说什么!我哪儿有那么多闲工夫!”
新三國策
逸美小姐说的话,温柔是温柔,可是有点儿不小心,总之,好像在向沙纪的**桶里加汽油。
“我可是,我可是,一直在忍着的,别的先不说,你们知不知道我订了比萨?”
愛未眠:總裁,請溫柔!
“嗯,当然”
喂喂,你在说什么呀?现在不是应该说不知道更好吗?可是逸美小姐却肯定地点着头。
“没有办法,只好忍着饥饿继续玩了!”
“原来是这样呀”
夜一点儿都不明白。逸美小姐,你真的听明白了吗?这时雪开口说道。
“你叫沙纪……难道你就是那位朝仓沙纪小姐吗?”
“…………?”沙纪一脸茫然
“记得吗,我们以前在一所中学上学……”
“哎,我记得……那是在一次活动中。我们不是还一起画了一幅魔法画的吗?”
“……你是雪!?”
“你真的是沙纪!好久不见了,有几年了呀?”
“自从我进了K大的高中部,我们就没有见过面了,算起来有5年了吧”
“真令人怀念呀。然后呢?你果然上了K大学吗?”
“当然了。雪你呢,怎么会在这个岛上?不会是住在这里吧?”
“怎么会呢!我在参加大学的研讨集训,就住在那边树林中的土坡上的木房子里。”
“哎,真的吗?那么,和我家的别墅离得很近呀”
两个人突然亲热起来了,听了她们的话才知道,沙纪每年都会到岛上来。这次是因为2月份的考试前学校放假,所以一直呆在岛上。
大学开学以前,一直悠闲地住在这里,和我们完全不同。我正想着,这时逸美加入雪和沙纪之间的谈话。
“那么今晚我请客,庆祝二位校友在这个小岛上再次见面。”
“哎,这个……不好意思呀”
“等等,等一下……我可是为比萨的事儿来的……”
“所以,我正要向你表示歉意……”沙纪哑然,逸美转过头来看着我们。
“你们大家也一起参加吧,怎么样?”
“这个嘛……”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很人家不熟悉就这样,有点儿不太好意思。可是要是回住处的话,等待着我们的就是雪的杀人料理。怎么办呢?我一边犹豫着,一边看了看遥。可遥一直没有抬起头来。那么,还是算了吧……我考虑着。
“喂,不要回去了,大家难得聚到一起来,你们要是走的话,多扫兴呀。是不是,啊?”
我的思考被打断了。这时至美两只手抓着我的胳膊,不停地摇晃着,就像个朝大人要玩具的小孩子似的。
“是呀,不要客气了……”逸美小姐也来帮着至美说。
“可是……”我还在惦记着遥刚才的态度。
“还是因为我做的饭菜不能吃,你们是这么想的吗?……”
“??”逸美面带微笑地说着,可是眼睛里却看不到一丝笑意。
“……不不,承蒙款待,我们很高兴”看样子没办法拒绝了。
“那,这样就最好了!”
“回去准备晚餐又麻烦,我看这样最好了”
“沙纪也同意吧,回去的时候,咱们还可以作伴一起走呢”
絕品仙醫
“嗯……”
“……是呀。那就这样好了……”
“太好了,就这么决定了~”
修羅女帝:廢材三小姐 此晴亦雨
“那个,逸美小姐……顺便问一下,你准备给我们做些什么吃的呀……?”
“嗯,这个嘛……”逸美想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亮。
“有海鲜拌饭和意大利沙拉,还有西式红菜汤!”
“海鲜拌饭不能做,逸美小姐”夜脱口而出了
“不能做……?”
“啊,难道是……怀疑我的手艺吗……”
“哎?怎么会呢,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么,为什么你刚才说不能做呢?”
“因为米已经被用光了吧?”
“哎?”
逸美小姐听了我的话,楞了一下,打开摆在柜台角落的米罐子瞧了瞧。
“哦,真是的……只剩下一瓢米了呀……”
“嗯???……可是,阿诚,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嘛,因为……”
这个嘛,因为……因为什么呀?我本来想说什么来着?我知道的确是有原因的!?
“不,不知为什么好象就有这种感觉……”
我说的是心里话,真的只是感觉,没有任何其他的理由。
“嗯……”
逸美小姐点了点头,其他的人都不可思议地望着我。
“我去买吧?”我抢着说道。
可能是想不管怎么说,先从这里逃出去吧。
“而且,我们被招待,怎么说也应该帮着做些什么的吧……”
“不过,真不好意思……”
“没什么。交给我了”
“逸美小姐还有许多其他要准备的呢……”
“在我回来之前,把其他的一切都准备好就行了!”
“……嗯……这样可以吗?”
“没问题!”
頂級特工
“那么不好意思,就听你的了?”
“当然!”
“那,我也来帮忙做点儿什么吧!”
“……………………你?”夜说道
“我来做逸美小姐的助手,给大家做个菜……什么的”
遥和我,脸上的表情一瞬间都凝固了。
“不,雪,不要啊……”
“为什么?”
“雪要和我一起去买东西的”
“等等,你不要自作主张嘛……”
“啊呀……这不是什么自作……主张……的问题……”
“嗯?”
“你,你瞧,因为我对米的种类什么的,是一窍不通呀……”
“米的种类,买哪种都无所谓,不是吗?”
“傻瓜!要是买了做年糕的粘米来,不是就糟糕了吗……”
“是吧,遥?”
“嗯!”
“你瞧?我说的没错吧……”
“嗯……怎么觉得你们几个好象串通好了似的?不过,你说的也有点儿道理。”
“怎么样?有道理吧?”
“那么我们就快点儿出发吧?”
黑道霸主的警花妻 轉角遇彩虹
我不等雪回答,赶忙推着她,朝店外走去。
“那么走吧”
“等等!”
“怎么了,逸美?”
“对不起,忘了说件事……”
“?”
“有一辆自行车放在店旁边,你骑吗?”
“自行车?”
“是啊,走着去虽然不会花太多时间,不过不是还要拿好多东西吗”
“确实这样,拿着10公斤的米走,会很累的”
“钥匙插在上面了,那么,就拜托了?”
“好吧”
“啊!再请你帮下忙,好吗?”
“?”
“如果方便的话,能再给我买些藏红花来吗”
“藏红花?”
“是用平锅做饭时加香味和着色的调料呗”
“啊……”
此时的啊,是我为了表达自己对雪知道这件事,所表现出来的惊讶而发出的感慨。
“OK。我明白了”
“那么麻烦你们了”
怪不得说逸美小姐是那种冒失类型的人呢,我不禁这样想到。
“啊!还有件事……”在夜身后逸美大声喊到
第五章
天空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吹在脸上的风也已不再像白天那么温和,是不是因为自己一直蹬着车子,所以才感觉不到寒冷呢。我一边大口呼吸着傍晚的冷风,一边慢慢的骑着自行车。
“喂”我感到背后有人叫我。
“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嗯?什么?”
“行了别装蒜了……”
雪侧着身着坐在自行车的货架上。这就是所谓的女孩
坐法吧。但是虽说是女孩坐法,雪的手也并没有抱着我的腰,而是紧紧握着自行车的后座。
“你怎么知道米的事?”
“唔……”
“又装模作样”
“实际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知道的……”
“是第六感吗?”
“哎?”
“难道有透视能力?”
“透视能力……我才没有呢”
“如果真有透视能力的话,我就不会专盯着米柜了”
“要是能够偷看的话,我更想看别的地方……”
“别的地方?”
“…………”
雪用手掌拍了拍我的脑袋,不轻不重,就像习惯性的抚摸一样。
“那么,就只有这种可能性了吧?”
“比如说逸美后来注意到没有米了而惊呀这样的事,阿诚君从以前就知道什么的”
“也就就是说具有预知能力!”
“预知能力?”
“我在胡说什么呢。怎么会有这种可能呢”
“哎?”
“快点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吧?”
“这是因为……”
这之后,到商店街之前,雪一直问着同样的问题,但是,不明白的事情终究还是没能弄明白,所以,除了吱吱唔唔之外,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米,藏红花和生奶油……就这些东西吧?”
地上放着购物袋,雪说要打开确认一下,不错。逸美是要了生奶油。真让人吃惊,这世界上竟然还会存在不储存生奶油咖啡店吗?还有白天的比萨那件事……这个店铺的服务看来真是有问题啊。
“那么咱们回去吧”
“是啊,大家都等着呢”
我这么说着,把购物袋塞进自行车的车筐里,可能是因为装的东西太重的原因,前轮一下子变得很吃重。
走了才没多久,夜就有些后悔了。后悔什么?带雪来买东西呗!因为,虽然雪并不是很重,但是因为加上了十公斤大米,所以带给给大腿的负荷自然非比寻常了。
“加油啊~”后面传来雪的声音。
“你倒是真悠闲啊……”夜说了一句
夜轻轻捏着车闸,任凭车子咕噜咕噜的向前滑下去。
“危险。好好骑车!”
套路總裁輕點愛
雪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从后面搂住我的腰,我一下子感到有两处柔软的突起,紧紧的贴在我的后背上,不知为什么我身体一热。
“好了,饭菜都已经做好了”
一边说着,逸美一边把做好的菜一样样都端了上来。一看就知道,每一道菜都是绝品。
从热腾腾的西式红菜汤里,飘出一股浓郁的香气,从浇在意大利沙拉上的浓浓的汁中,飘出咖喱和橄榄油的香气,从盛满炖鱼鲜的拌饭中飘出一阵阵鱼蟹羹特有的香气。
和雪早上煮的简直天囊之别啊,看的夜口水就快要流出来了。
“我就不客气了!”
夜赶忙盛了一勺热气腾腾的红菜汤,放进嘴里。
“唔唔唔唔……”
我想我没准儿会就这么晕过去的,简直太好吃了呀,感觉这么好吃,可能也是和中午那顿饭有点儿关系。
“逸美小姐,你的手艺简直太棒了!”我不禁满怀感慨地说。
“太好了,我很高兴”逸美小姐开心地看着我们吃得香喷喷的样子。
“瞧,就连沙纪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呢,是吧?”雪对沙纪说。
“嗯,这个嘛……味道还算不坏”她虽是这么说,却一直不停地在往嘴里夹菜吃。
没等到比萨,所以她可能根本就没有吃午饭。看着沙纪豪放地大吃的样子,逸美小姐无限满足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