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pbi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青蓮之巔-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麟龜進階(求訂閱、月票)-qhl86

青蓮之巔
小說推薦青蓮之巔
王青山扭头望向刘新朝等人,笑着问道:“刘道友,你们意下如何?”
“王道友说的是,妖族是咱们人族死敌,咱们不应该给妖族机会。”
“没错,多亏了王道友,否则我们就犯下大错了。”
“是啊!还是王道友看得远。”
连金镜散人都服软了,刘新朝三人自然不敢说不,谁让王家的拳头大呢!
“孙道友,你觉得呢!”
王青山望向金刀上人,想要让刘新朝等人退兵,没有足够的好处是不行的。
金刀上人明白这个道理,兵临城下,他要割地赔款,这事确实屈辱,可是形势不如人,只能低头。
“王道友说的对,在下愿意拿出一些东西交给诸位道友,你们稍等片刻。”
金刀上人和金月散人飞回金刀门,小半个时辰后,他们飞了出来。
花開農家
金刀上人给了刘新朝、金焰真人、千云仙子三人各一串储物珠串,刘新朝三人神识一扫,十分满意。
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 二寶天使
“金道友,我们抓了你们金刀门一批弟子,刘某回去会立刻放人。”
刘新朝笑着说道,金焰真人和千云仙子纷纷附和。
他们抓了不少金刀门弟子,若是灭了金刀门,可以收编这些修士,若是无法灭了金刀门,也能用来换取一笔修仙资源,开战是为了获得更多的修仙资源,而不是单纯的杀戮,当然了,那些死忠分子肯定要杀掉,以免他们将来报复。
“那就麻烦三位道友了,我们会让出一部分地盘。”
金刀上人强颜欢笑,割地赔款是一件很屈辱的事情ꓹ 不过他只能这样做。
“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了ꓹ 告辞,王道友,有空去我们火云岛坐一坐ꓹ 刘某随时欢迎。”
dnf之戰魂不滅 蕭別離
刘新朝说完这话,带着门下弟子离开了。
金焰真人和千云仙子纷纷告辞ꓹ 带着门徒离开了,留下王青山一行人。
華爾街傳奇 陶良辰
一场灭门之祸就被王青山就此化解ꓹ 金刀上人和金月散人知道王家不会这么好心ꓹ 不过还是很感激。
“王道友,多谢你施加援手,这一次若不是你,我们金刀门恐怕就要被灭了,我们已经派人备下酒席,里面请。”
金刀上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王青山点点头ꓹ 飞回冰风蛟身上,他的左手抖动了一下ꓹ 一股鲜血顺着手臂流了出来ꓹ 他其实受伤了ꓹ 只是硬撑着而已。
金镜散人毕竟是成名多年的元婴修士ꓹ 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一次切磋ꓹ 也让王青山意识到元婴中期跟元婴初期的差距ꓹ 他有灵宝ꓹ 金镜散人没有其他底牌?
这一次切磋,他使用的那套飞剑显得有些鸡肋了ꓹ 要是王长生能帮忙炼制一套元婴修士驱使的飞剑就好了。
王青山的手掌亮起一阵青光,鲜血骤然止住了。
半刻钟后,王青山、金刀上人和金月散人三人出现在金刀殿内,品茶聊天。
客套了几句后,金刀上人手掌一翻,手上多了一个巴掌大的青色玉瓶。
“王道友,多谢你出手相助,孙某无以为报,这瓶稀释的龙元灵液就送给你吧!”
總裁的神秘少奶奶 風中妖嬈
金刀上人笑着说道,眼中露出一抹不舍之色。
五龙秘境之行,除了四阶蛟龙骸骨,他还得到了一些龙元,请四阶炼丹师出手帮忙炼制成龙元灵液,龙元灵液是上佳的锻体灵液,对于体修来说是大补之物。
为了退敌,金刀门大出血,太珍贵的东西拿来送给王青山,又担心引来王青山的觊觎,太普通的东西又会让王青山误会。
稀释的龙元灵液拿来送给王青山再合适不过了,金刀上人也想明白了,四阶蛟龙骸骨留在手上就是烫手山芋,他打算将四阶蛟龙骸骨交给背后的靠山,换取一笔修仙资源,若是能晋入元婴中期,再把失地夺回来,一雪前耻。
“龙元灵液!”
王青山眼中讶色一闪,他自然听说过龙元,据说是四阶以上蛟龙坐化后,会留下龙元,龙元是四阶以上蛟龙的精元,不过这不代表每一条四阶蛟龙都有龙元,这一点酷似佛门高僧,只有修成了金刚不坏之体的得道高僧,坐化之后才会有可能在体内形成一颗金刚舍利,而龙元是比金刚舍利更珍贵的东西。
哪怕是稀释的龙元灵液,也是上佳的锻体灵物。
王青山称谢一声,收下了龙元灵液,这一趟没有白来。
闲聊了小半个时辰,王青山看出金刀上人有些心不在焉,主动开口说道:“孙道友、宋道友,既然战事已经平定下来,在下就不多留了,改日有空,两位道友可以到青莲岛做客。”
“一定,老夫送你。”
金刀上人也没有挽留,亲自送王青山一行人离开。
“王青山晋入元婴期不到百年就跟金镜散人打成平手,等他晋入元婴中期,金镜散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要是王青山是我们金刀门的弟子多好。”
貼身老師
金刀上人望着远去的冰风蛟,叹气道,满脸羡慕。
“元婴初期到元婴中期是一个坎,有多少元婴修士终生卡在元婴初期?咱们卡在元婴初期上百年了,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能否晋入元婴中期,算一算时间,太浩真人晋入元婴期上百年了,不知他现在是什么境界,结婴引发异象,这可不是一般的元婴修士可比的。”
金月散人有些羡慕的说道。
“不说这些了,咱们还是先处理好眼下的事情吧!四阶蛟龙骸骨就是一个烫手山芋,必须要交出去才行。”
······
搶個王爺來傍身 曬月亮
五龙海域,青莲岛。
青莲峰,一个巨大的湖泊,麟龟浮在水面上,定期有人给它喂食,它每天就是玩和吃,已经长到五丈大。
一团巨大的乌云漂浮在高空,一道成年人手臂粗的银色闪电劈下,劈在麟龟身上,就跟挠痒痒一样,麟龟毫发无损。
银色闪电击在它的龟壳上面,龟壳表面浮现出一道蓝色水幕,银色闪电溃散不见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道道粗大的银色闪电劈下,麟龟并不受影响,在湖泊里欢快的游来游去,湖泊里的灵鱼可倒了大霉,纷纷浮出水面,外焦里嫩。
一盏茶的时间后,雷云一阵剧烈翻滚,化为直径丈许的银色雷光,从天而降的击在麟龟身上,淹没了麟龟的身体。
三息过后,银色雷光散去,一个通体焦黑的龟壳漂浮在湖面上。
麟龟的脑袋和四肢缩回了龟壳之中,没过多久,它伸出脑袋和四肢,发出一道怪异的嘶鸣声,体表涌现出大量的蓝色电弧,一块块焦黑的物体从龟壳上脱落,一个崭新的龟壳出现在它的身上,看它的气息,赫然晋入了三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