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oa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你跑不過我吧笔趣-第850章 被冒犯了閲讀-6ahdc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慕远沉默半晌,说道:“这个……不太好说。本地人外地人都有可能,现在说这些还太早,我们需要做进一步的调查。”
张大队没去问怎么查。
四个人而已,要调查他们有没有作案嫌疑,这个并不难。
绝对部分情况下,一个刑警大队,如果连这个任务都完成不了,那基本上可以关门了。
当然,某些特殊情况还是可能存在的。
“方便面泡好了!一人一碗,快来端。”大队的内勤梁林打开门,热情地招呼了一句。
都市超級醫聖 斷橋殘雪
而他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欣然说道:“慕支队,这是您的!”
张大队从慕远身边走过,赞赏地看了梁林一眼。
小伙子,有前途!
然后朝慕远说道:“慕支队,你先吃。”
说完,便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其他人也饿得够呛,一个个全都去隔壁办公室端方便面去了。
慕远倒也没理他,顺手接过,揭开,叉子往方便面桶里一搅,一大团面被叉了起来……
在那梁林目瞪口呆之下,那团面进入了慕远口中。
很是斯文地咀嚼了几下,然后喝汤……
極品小皇後
“麻烦再泡一些。”慕远淡定地说了一句。
“呃……啊,好的,我这就去泡。”
碧奴
慕远摸了摸肚皮,苦笑一声,还是好饿。
刚才那碗,差不多够塞牙缝了。
正在这时,张大队端着一碗方便面走了进来,看着空手站在桌子旁摸肚皮的慕远,不由得愣了愣神:“慕队,你怎么没吃啊?梁林那家伙呢?”
慕远回头,憨厚地咧了咧嘴,笑着道:“已经吃完了,没吃饱,我让梁哥再去给我泡一点。”
张大队也没多想,歉然一笑,道:“真不好意思,今天可让慕支队你饿坏了。”
“还好!办案嘛ꓹ 有时候难免会饿肚子。”
“那倒也是,谁让我们干了这一行呢。”张大队认可地笑了ꓹ “慕队,要不你吃我这一碗吧?我还没动呢。”
“不用!不用!”慕远连忙说道。
他当然得拒绝,你说你没动就没动?万一动了呢?
好在这时候梁林又走了进来ꓹ 手里又端着一碗方便面……
十多秒后,梁林带着满脸怀疑人生的表情出去了ꓹ 继续泡面。
他之前没注意,现在仔细回想一下ꓹ 原来刚才慕支队是让自己去“再泡一些”ꓹ 而不是“在泡一碗”。
靠!狼火啊!
办案牛逼,吃方便面也这么厉害……
吃得多不多先且不说,关键是快啊!
那小叉子在捅里一捞,干干净净。
还能一口吃下去。
这份能耐,谁人能及?
接下来,梁林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位慕支队不仅吃得快ꓹ 还吃得多。
真多!
当他终于没再听到慕远说再来一碗的时候,他回到了隔壁自己的办公室。
看着那一个空了的方便面纸箱和一个已经空了一半的方便米饭纸箱ꓹ 感觉整个世界都带着深深的恶意。
麻烦ꓹ 刚才张队说是准备宵夜呢ꓹ 这……不够了。
肯定是不够了ꓹ 谁知道一会儿那慕支队还要吃多少?真要吃,估计这剩下的这些方便米饭只够他一个人吃。
太狠了!
……
张大队心情也是有点小复杂的ꓹ 他倒是不心疼吃掉的那些方便面。
哪怕吃得再多ꓹ 又值多少钱呢?
小事!
他只担心一会儿慕支队会不会拉肚子……
没法办案怎么办?
这是大事。
夢回唐朝
好在目前看来慕支队状态还不错ꓹ 应该能稳住。
紈絝嬌妃:冷王,咱不約 白染城
“慕支队,现在就剩下这四个人ꓹ 我们立即调查他的轨迹……”
慕远认真地说道:“之前的轨迹就先别查了,我建议先查一下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张大队先是一愣,接着立刻醒悟过来,连连点头,道:“对!对!确实得查现在在哪儿。幸好慕支队你提醒,不然……”
慕远苦笑一声,道:“这话先别说得太早,碰碰运气吧,说不定现在已经晚了。”
血色戀情 秋楓子葉
张大队也没说什么,这种事情,确实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这件事情慕远没有亲自去办,也不需要他亲自去办。
查几个有明确身份信息之人的目前在什么地方,还是很简单的,只要对方不是故意躲避。
当然,慕远自己也没闲着,他在仔细地查看这四个人的资料。
对于接下来的行动,他心头也有一些想法。
很显然,就算查到这四个人目前所在的地方,也很难确定这案子就一定是谁做的,只能说是谁的嫌疑最大。
慕远让张大队现在就查这四个人的行踪,不是为了其他,而是为了救人。
万一……葛茹雪还没死呢?
虽然这个可能性很低,但也还是有可能的不是?
我和周星馳有個約會
所以,现在的第一要务不是查明经过,搜集证据,而是救人。
而要论救人,慕远不是自夸,在座的所有人,就没有一个能打的!
至少,比自己这个挂逼差得太远。
为了最大程度上保证救援成功,慕远还是打算自己上。
可是现在还有四个可疑目标,自己得挑一个……
当然,如果这四个人现在所在的位置都在同一个方向,且相距不是很远,自己倒是可以一个人把这活儿做了。但这明显是不太现实的。
所以他得找出嫌疑最大的那个人。
没过多久,张大队手下那些人有了结果。
“根据我们调取各类数据进行分析,已经确定了这四人大致的位置。其中,这个叫唐骏的,就在原阳市;李峰林,在丰安市;万弘毅,在登科市;饶俊明,在威安市。这是详细的资料。”张大队一边说着,一边将几页纸递向慕远。
慕远接过瞅了一眼,上面的资料还挺详细。
除了饶俊明,其他三人直接精确到了门牌号,只要确定对方在家,就可以直接上门找人了。
就算是那饶俊明,也是给出了大致的范围。
慕远看完资料,认真地说道:“张大队,接下来你怎么打算?”
他虽然有些想法,但这毕竟是宁深区的案子,自己如果主动安排,那就管得太宽了,虽说张大队也不一定会介意。
张大队犹豫了一下,说道:“慕支队,我想连夜派人去这四个市,分别进行调查,以便第一时间锁定嫌疑目标,找到失踪的葛茹雪。”
还有句话张大队没说,如果经过查证之后,这四个人的嫌疑都消除了,他们也好第一时间改换侦查方向,不至于耽搁太多时间。
慕远点了点头,道:“那我也去一趟吧!反正明天上午王芬才会到局里来辨认,今晚也没什么事。”
张大队有些呆滞: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现在都晚上11点了。
没错,王芬是明天早上才会到局里来辨认,但怎么能说今晚没什么事呢?
你不睡觉吗?
“慕支队,这怎么好意思再麻烦您呢?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了,今晚就先休息休息吧。”张大队真诚地说道。
在一旁当透明人的朱大队也瞅着慕远,眼巴巴地道:“慕队,身体要紧呢。而且如果去查证这四个人,明天早上肯定是赶不回来的。”
“怎么会呢。”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就算是最远的登科市,往返也就五个多小时,明天早上八点前肯定能回来的。”
在场众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张大队回忆起了自己那位朋友对慕远的评价:这家伙遇到案子,那就是拼命三郎,彻彻底底的不眠生物。
睡觉?不存在的,只要案子还能继续办下去,那就不会停。
“好了,你们也别劝了。”慕远说道,“不就是一晚上不睡觉嘛,我之前两三天不睡觉不都还活蹦乱跳的。张大队,你也别嫌我管得宽,主要是人命关天啊!我们若能提前一秒找到葛茹雪,她活下来的可能性就大一分。你说对吧?”
张大队嘴唇翕动了几下,却是没说什么。
没法说。
“那行!慕队你就选一个地方吧!我们四条线同时进行。”张大队说道。
國民哥哥,抱回家! 千小尋
慕远道:“我就去登科市吧!”
张大队脸皮抖了两下:合着你就选最远的是吧?
“要不……选个近一点的?”
“不用了!远一点好,远一点还能在车上睡一觉呢。”慕远说道。
张大队一想,还真是。
要是近了,你上车刚躺下,估计还没睡着,就到地方了。
光量子之超進化
“那行吧!登科市那边就麻烦慕支队您带队了,我给你安排两名侦查员配合,再安排一个经验丰富的司机。”
“安排一位侦查员就行了,多了没必要。司机……安排一位也行。”
张大队已经无力吐槽了,听你这话的意思,司机是可有可无了?你刚才可是说了要睡觉的……
怎么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张大队最终也没把自己这些想法说出来,他按照慕远的要求,做好了人员安排。
“慕支队,要不我也陪你一起去吧。”全程观望的朱大队忍不住开口道。
他也挺无奈的,两个人一起出差,结果队友中途叛变,去帮别的单位出差办案去了,让自己到哪儿说理去?
慕远看了看他,道:“不用了,朱队,你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有事情要办呢。”
朱大队瞬间呆滞。
见过双标的,没见过这么双标的。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反驳,慕远一本正经地解释了一句:“我年轻无所谓,你年龄大了,悠着点儿。”
朱大队感觉自己被冒犯了……
宁深区刑大这边的人一个个都憋着笑,很辛苦。
……
张大队虽然只安排了两个人陪着慕远前往登科市,但他却是派出了局里最好最新的一辆车,刚买不久的H7。
此刻这辆H7正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开车的却是慕远。
原本的司机周东坐在副驾驶,内心充满了幽怨。
因为,他被嫌弃了。
如果是真被嫌弃了也就算了,可看旁边这位年轻领导握着方向盘时那欢快的样子,他感觉自己被骗了。
记得出发的时候,张大队还特意叮嘱过呢,让他开车稳一点,让慕支队在车上好好睡一觉。
呵呵,睡一觉?
他现在倒是想睡一觉了。
这样想着想着,加之眼下确实是睡觉的时候,然后……他睡着了。
等他一觉醒来,却已经能看到高速公路收费站口亮着的指示灯了。
那上面,登科东几个字甚是耀眼……
这么快就到了?自己睡了多久?
他连忙看了看时间,双目一突。
算了,我没看到,我啥也不知道!不然回去准会挨批。
“慕队,要不……还是我来开吧?”周东弱弱地说了一句。
他还以为慕远还是会拒绝呢,哪知道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
将车停在路边,二人换了位置,坐在后排全程睡觉的宁深区刑大侦查员赖旭终于醒了。
作为一名刑警,不管什么时候睡觉,不管什么时候睡醒,都能保持一种精神奕奕的状态,这也算是一种基本技能了,而这项技能,赖旭也掌握了。
“慕支队,根据我们的资料显示,这万弘毅住在登科市樊林区凌华路东段的一个小区,连门牌号都确定了,我们是直接过去吗?”
慕远表情甚是平静,甚至严重还带着点小兴奋,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开车开得太刺激……
“不用去那边了,没意义。你们之前查到得资料显示,这万弘毅老家在一个叫吴拓镇的地方,还是乡下,这个镇临近城区,我们现在就赶过去。”
赖旭颇为不解,问道:“为什么?根据我们查到的信息,这个人一直都是住在樊林区的家中啊,很少回吴拓镇的。”
慕远道:“很简单,如果是你,绑了一个人回来,呃……或者说是带着一具尸体,是回城里的房子呢?还是回老家躲着?”
赖旭愣了愣,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谁没事儿把尸体往家里带啊?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慕远话里的意思。
重点不是带尸体,重点是绑了一个人回来……
“肯定是带回老家,毕竟乡下人少,而且独门独院,不容易暴露。”
“这不就对了嘛。”慕远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