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b9x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二百八十九章 東海之戰,開局分享-t9jw3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云中君端坐于点将台上,刹那之间,他的意识便是通过这天阶的点将台,和其他那些地阶,玄阶以及黄阶的点将台,都勾连到了一起。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在那些不朽金仙们,将那些点将台都一一的分配下去之后,云中君所端坐的那天级点将台上的光幕,飞快的往四面扩散开来。
一个又一个的光点出现在那光幕上,片刻后,那些光点便是又忽的化作不同的旗帜,点将台旁边,牝道人双手勾动天地元气,在那光幕上随意找了一面旗帜一点,那旗帜便立刻是化作了无数更小的旗帜四散开来,占满了整个光幕——这是那些统帅一军的神将们,已经是展开了麾下的军阵。
半个多时辰时候,那些旗帜便飞快的四散开来,往不同的方向而去。
对于攻略东海的战争,云中君的决策,便是全线出击,多点开花,每一支大军,都是先锋,每一个方向,都是主攻的方向,而对于那些神将们攻击的目标,云中君也没有做任何的限制,任由他们自行选择队友,任由他们执行选择攻击的方向和攻击的目标。
牝道人沉下心,暗自数了一下那些旗帜的数量,便是发现,那些旗帜的数量,正好便和那地劫点将台的数量别无二致。
在那些点将台的推动之下,云中君的意识,高坐于天穹之下,然后望气术展开,每一支大军头顶上,都有青色混杂着紫色的气运浩浩荡荡,一道一道的天柱,横贯于天地之间,似乎是要将这天地之间一切的变化都镇锁起来一般。
云中君从容无比的看着那些大军头顶的气运,以及伴随着那气运而起的劫运。
傲世九天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托妹
冥冥当中,有无穷无尽的劫运如同苍天上的雷火一般,凭空而起,和那些大军头顶的气运交错在一起,侵蚀着那些大军身上的气运,而那些大军头顶的气运,也同样是各有不同的变化。
又或是变得厚重,又或是变得单薄。
“龙族的点将台,着实是非同凡响。”点将台下,白泽道人学着牝道人的模样,以天地元气拨动点将台上所展现出来的光幕,拉开一面又一面的旗帜。
随着他的动作,来自于不同的不朽金仙,又或者是不同的逍遥真仙们的视角,不停的在那光幕上变幻着。
農家一品女獵戶
——他们虽然无法在这龙宫当中对大军进行调动,也无法干涉战场上的战局,但通过这点将台,他们却能够随时的掌控到大军的动向。
……
那些四散而动的大军,对大军的气机和行迹,并不曾做什么掩饰,当然,他们也没有掩饰自己行迹的必要——这是一场堂堂正正的攻伐,而不是出其不意的奇袭。
战争展开之前,寿埔海域的四周,那些岛主,府主们,都已经做好了非常充沛的准备,各种玄妙无比的法阵,各种严整无比的防线在寿埔海域的四面展开。
但就算是这样,在云中君麾下的大军朝着四面发起攻势的时候,那些封锁寿埔海域的法阵以及防线,也依旧是在第一时间,就被这些大军给彻底的撕毁。
当那些镇守于各处的不朽金仙们,四下勾连求援的时候,他们才是发现,并不是他们所防守的那一段防线被寿埔海域的大军选择了攻击的目标,而是每一段防线,都在同一时间成为了大军进攻的目标,然后在同一时间被攻破。
“这怎么可能?”
“他们哪里来这么多的大军?”临近寿埔海域的几个海域的先天神圣们,还在查证消息是否真实的时候,云中君麾下的大军,已经是踏出了寿埔海域,往外杀出了数万里的距离。
脚程最快的,甚至是已经杀出了十余万里。
“龙族!”
“是龙族踏破水眼了!”这个时候,那些先天神圣们终于是察觉到了原因,寿埔海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大军,他们布置了千年的防线,为什么会被直接的撕开——被镇压在水眼当中的龙族,脱出囹圄了。
“不,不是龙族踏破水眼。”
“而是白泽他们和龙族合流了。”这猝不及防的攻势之下,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这汪洋大海当中狂攻猛进——作为统御水流的王者,在这汪洋之上的战争,龙族本就具有极大的优势。
在那些先天神圣们察觉到龙族和龙城合流的时候,另外的半个寿埔海域已经是被攻占了下来。
“龙族大军果然勇不可当。”白泽道人通过那光幕看着各处的战局。
无论是那一处的战局,当他们和敌军相遇的时候,他们这一方的大军,都能有以一种无可阻挡的优势获取胜利,将对手的军阵扑灭。
“只是占了战场尚未铺开的优势而已。”白泽道人旁边,牝道人的神色冷静无比,并没有因为那顺利无比的战局而表现出任何的惊喜。
醫品娘子:夫人,求圓房
“现在战场还不够大,是以这战场上,我们一方的大军已经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再加上吕道阳麾下的大军,措手不及没有丝毫的防备,有这样的战果,毫不奇怪。”点将台上的光幕陡然一震,无数的视角,都在白泽道人的面前消散。
那光幕上,重新浮现出了最初的那一千多枚旗帜的模样。
一千多支大军,以这龙城为核心,四面八方的散开来,而在他们散开的过程当中,还有无数其他的标志——这些标志,或者是那些已经被歼灭的敌人,又或者是那些败走的敌人所逃窜的方向,又或者是大军和敌人擦身而过的地方。
——那光幕,便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地图,伴随着战争的拉开,无数的信息,都已经是在那地图上标记了出来。
“但随着时间的推进,战场的范围,便会越来越大,大军和大军之间的距离,也会越来越远,大军之间的协作,也会越来越难。”
“而吕道阳他们的军势,也会越来越重。”
“也即是说,战局越是到后面,才越是考验云道友调度的时候。”
“就当前的局势,云道友就算是不做任何的调动,我们的大军在战场上也会大获全胜。”牝道人双手一勾,那一千多支大军之间的距离,便是在那光幕上显现出来,而且那代表距离的数字,正在飞快的变大。
“既然如此,云道友缘何现在就要坐上点将台?”
“难道就只是为了旁观战局不成?”听着牝道人的讲解,白泽有些不解——动用点将台,是一件非常耗费心神,非常耗费精力的事,既然现在还不需要以点将台总揽战局,隔空调度大军,那云中君为什么现在就要踏上点将台呢?
“他在与那些大军的统帅磨合,在于这点将台磨合。”牝道人出声。
对于战争,牝道人绝对是比白泽更加的精通,对于这点将台,她也比白泽更加的了解。
“云道友是第一次指挥那些神将,而那些神将们,也是第一次在云道友的指挥之下作战。”
“这开场的胜利,便是云道友在和那些神将们相互了解——云道友借此机会了解那些神将们的作战习惯,了解每一支大军的战斗力,以及那些大军转进的速度,如此,在战局有所变幻的时候,云道友才能够即是的调度大军进行相互配合的作战,将这一千多支大军勾连做一个整体,使得他们之间的战斗,能够相互掩护,相互支援,而不是任由他们各自为战。”
“原来如此。”白泽点了点头。
上一个纪元的时候,白泽道人也在神庭当中效过力,对于兵战调度之法,他当然也是有所了解的。
不过,来不及等到他对这兵战调度之法做更进一步的推演,他就遇到了太一道人和师北海,然后被太一道人所折服,离开了神庭,跟这太一道人一起,在神庭大军的追剿之下,东躲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