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將成立”數字廳”改善遠程教育

日本將成立”數字廳”改善遠程教育

(原標題:日本將成立“數字廳”改善遠程教育)

上海樓市新房熱,不僅“千人搖”還有樓盤要凍資

日本希望數字化改革能在未來提供多樣化遠程教育。

本報記者 邢曉婧

爲改變日本數字化水平落後的現狀,日本首相菅義偉將數字化改革視爲其上臺後的一大執政目標,任命前情報通信技術政策擔當大臣平井卓也擔任數碼改革擔當大臣,預計在2021年秋季成立“數字廳”。遠程教育作爲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將由“數字廳”下達推廣普及政策,交由文部科學省管理。

在首次數字化改革閣僚會議上,菅義偉就表示要減少針對遠程教育的限制,指出日本目前在遠程教育的基礎以及技術方法等方面有所欠缺。《日本經濟新聞》發文稱,在高科技時代,日本已經落後於世界,遠程教育遲遲未能推進。如果政府不着力改善,恐怕很難度過危機。日本一橋大學教授太田浩表示,“社會人學生”(即有全職工作的人同時讀大學)很少是日本無法提供多樣化遠程教育的原因之一,與美英等國相比,日本至少落後20年。有日媒此前報道稱,日本甚至不如中國一些地區的遠程教育技術。

日本名校教育集團董事長魏大比22日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稱,新冠肺炎疫情倒逼日本遠程教育改革,爲防止感染擴散,教育機構不得不將課程搬到線上。早稻田大學、慶應義塾大學等高校逐漸轉向網上授課,主要有集中學生進行課程直播和錄製課程供學生自主學習兩種形式。魏大比創辦的“名校志向塾”致力於幫助旅日中國學生考入日本高校。魏大比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該校無法及時赴日的中國學生可在線上開始學習。線上教學系統包括遠程授課、作業跟進、線上點名、隨堂答疑等內容均可實現。日本目前面臨新一輪疫情擴散危機,教育機構還未完全還原線下課程,其他一些語言學校也在使用遠程教育系統確保教學進度。

在採訪中,魏大比也提到了遠程教育的弊端,比如通話有延時,課堂互動性較弱,難以及時捕捉到學生的表情和狀態,不太確定他們的學習成果。魏大比說,日本的遠程教育在疫情期間一定程度上得到完善,日本政府如何進一步推動遠程教育的發展以及如何保證教學效果是教育工作者們接下來重點關注的課題。

天津一本土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轉爲確診病例

10家新能源汽車公司預告年報業績 第一增長近40倍

歡迎來到”戶外運動天堂”

直播賣假黃金?陳志朋迴應:不實言論 支持驗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