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8q2m优美都市言情 魔道情緣之玄冥-第三百二十一章全劇終….推薦-gjxe8

魔道情緣之玄冥
小說推薦魔道情緣之玄冥
就在这个时候玄冥十分痛苦的大喊道,“烈火焚阳归墟凯!”
红色的铠甲瞬间遍布玄冥的全身,虽然有这烈火焚阳归墟铠的护体,但是玄冥身上所承受的压力还是十分的巨大,这烈火焚阳归墟凯已经开始严重的变形,身体上各个铠甲上的碎片已经开始慢慢的退去,紧接着就是玄冥上身的衣服,也随之变成了十分粉碎的碎片。
就在那一瞬间,玄冥一副金刚不坏之躯,就在这一瞬间仿佛感觉到骨头也粉碎了一般,痛的玄冥突然撕心裂肺的大喊了出来,“——啊——!”
就在玄冥无法撑住的那一刻,玄冥全身上下的压力瞬间减轻了,脚下终于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而就在那一刻身体周边的景象已经变成了雾茫茫的一片。
玄冥在这一刻突然间瘫软了下去,浑身几乎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量,而秋水公主并没有什么大碍,秋水立刻将玄冥聪地上扶了起来,问道,“你没事吧?”
到了现在了为之,玄冥痛的直咧嘴,勉强说道,“没事,现在还死不了,只是我一时间提不起气了,我的法力已经在刚才全部耗尽了!我必要得到盘古大神的创世之力,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改变这六界中的畏惧。”
随之玄冥所在这个空间之内,雾气已经开始慢慢的淡化,在玄冥何秋水公主二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隔世石,向一个巨大的石门,这巨大的石门看上去十分的古朴,这上面雕刻着一个巨人,脚踩地,手擎着天空,正是那盘古大神开天辟地所有的景象。
玄冥看着这巨大的石门,十分虚弱的说道,“应该就是这里了!”
玄冥从这巨大的石门上方发现了六个大小相同的圆孔,洞孔大小的尺寸正好在玄冥手中那六颗珠子大小相同,当初海螺大仙也曾经告诉过自己,这六颗珠子正是通往这大门的钥匙,或就是这里了。
玄冥立刻伸手,光芒一闪而过,六颗珠子已经出现在了玄冥的两掌之中,“秋水,你帮我把这几颗珠子丢到那圆孔之中,这扇们就应该可以打开了!”
秋水抓起这几颗珠子,立刻丢到了那圆孔之中,玄冥立刻勉强的站稳了自己的身形,指着那道石门念叨,“三道六界芸芸众生,冥冥天意在我心中,开!”
玄冥的一声喝令,这道石门一分为二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顷刻间闪开了一个入口,这石门内的景象已经出现在了玄冥的面前,玄冥和秋水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里面的景象令玄冥连连的惊叹。
秋水公主扶着玄冥进入了石门之内,玄冥的身前出现了一只独桥,直接连接到上方的一处高台,那高台之中摆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只是不知道那其中装的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后,玄冥的而秋水公主所在的这个空间之内,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人的声音,“没想到,终究还是被你找到了这个地方,看来你我之间的缘分还真的是不浅!”
这个神秘人的声音,玄冥十分的熟悉,急忙对那神秘的声音回答道,“盘古大神,你是盘古大神?”
強寵—失寵皇後 七重紗衣
盘古大神的声音则是轻轻的一笑,“你们是为了这个六界之中的平衡而来,救助芸芸众生,这创世之力理应由你来所得,前方那高台之上的盒子之中,装着的就是创世之力所凝聚的金丹,只要你吃了它,你便会拥有这个创世之力,不过我见你们身上有些虚弱,过桥时千万不要触碰到那桥外,否则就会被它吞噬掉,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
就在这一瞬间,盘古大会大神的声音已经停止了,玄冥再怎么呼唤都已经没有了答复,这独桥的亮色漆黑的一片,里面透露出星星点的亮光,看上去异常的诡异,这里的一切都太过于可怕,而之前就险些在入口处丧命,这令玄冥和秋水变得更加的小心。
可是玄冥现在有些行动不便,站都已经站不稳,秋水公主转身,对玄冥说道,“你坐在这桥面上别动,那个箱子我帮你取来。”
玄冥轻轻的点头,看着秋水公主的面孔,说道,“那这次就有劳你了!一定要小心。”
秋水公主轻轻的点了点头,连续几次跳跃十分平稳的开始接近上方的那个高台,最后站稳脚跟靠近了那个高台之上,顺势取下了上方的那个木盒,顺势从上方漂浮到了桥面之上,从盒子之中拿出了那颗金丹,一手将那木盒丢进了那黑水之中,瞬间变成一团黑气。
秋水公主看着这颗金丹,甚是有些怀疑这晓晓的金丹会有那么大的效果,秋水公主一张口,“直接私自吞入了这腹中。”
这一刻玄冥整个人已经惊呆了,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秋水公主,“秋水,你…你这是?”
“焚阳魔君,你很聪明,但是你又很笨!你结交了那么多人,难道你就从来没有堤防过谁么?”
面对这样的局面,玄冥已经傻眼了,在玄冥的眼里和心里怎么也没有想到,东海龙王的女儿,都是同样立场的人为什么会这样做,玄冥突然间想起,她只是敖广的义女,“你不是东海的公主,你到底是谁?”
“冥王的师父,是我的父亲!这下你该明白了么?”
就在那个时候玄冥,已经完全被惊呆了,“你是冥界老冥主的女儿,冥王的师姐?”
“没错,若不是你我二人之间的立场不同,我相信我和你之间会成为很好的朋友,而现在,我不能让你活着离开这里,下辈子我们在做朋友吧!”
秋水随手一挥,直接将玄冥的身体掀翻到了桥面外侧的黑水之中,玄冥的身体瞬间便被这黑水淹没,变成了一团水汽,这秋水几次闪身立刻从这空间之中离开。
这个地方则变成了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的声音,随之这盘古大神的声音传出,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好了,不要继续躺在这个地上装死了!你早就已经识破了她,到现在你还装什么?”
此刻玄冥的身体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完全是另一个景象祥和的地方,玄冥聪地面上站了起来,身上的力量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了。
玄冥连连摇头不禁一声的苦笑,“我实在是太笨了,这多亏了盘古大神早在我们入门之前,就传音给我,否则我也认不出来她的假面具。”
玄冥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盘古大神,她拿走的那颗金丹?”
“是假的!那只是一颗普通的金丹,吃了只是单纯的让她恢复了身上的力量而已,这一颗才是真的!服下这颗金丹,速速赶回仙界中去吧!
玄冥身旁的雾气散去,在玄冥的面前出现了一颗光晕流转的金丹,放入口中,这金丹在玄冥的口中慢慢的融化,完全融入了血液之中。
而这仙界之中的处境已经岌岌可危,冥界和修罗界的大军已经大军压境,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已经贡献了仙界,仙界之中以三清祖师和镇元大仙为首,领导仙界之中的多个门派,齐聚与南天门之外,共同御敌。
“元始天尊,现在仙界以破,你们就束手投降吧!滚出仙界去,否则杀光你们所有的仙人,鸡犬不留。”修罗带领着修罗界大军已经将天庭团团围住。
“修罗,冥王,你们也少再这里得意,今天就算拼了我们的老命,你们也无法得逞!大不了拉上你和冥王一起同归于尽。”
就在这个时候,冥界突然有兵将向冥王来报,“冥王,魔界的人已经蠢蠢欲动,正在帮助那些天兵天将解围,不过半个时辰,恐怕!”
听他的意思,这外面的局势已经开始有所扭转,冥王担心继续僵持下去会对自己有所不利立刻对那一边的修罗说道,“修罗,现在魔界已经攻上来了,至于怎么瓜分仙界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暂且联手杀了这些老家伙如何?然后再击退魔界。”
寵寵欲動
修罗心在也开始变得有些心急,最终也没有办法才答应,“好吧!那我们就联合起来,压了他们的命,至于仙界我们公平处置。”
就在这个时候元始天尊和镇元大仙心里急的直发慌,“现在这可怎么办啊!”
“师父,管他们呢,就让我陪着你们一起上去,大不了与他们同归于尽。”
“海生,退下,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可妄动!”镇元大仙立刻向海生警告道。
“这焚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这个时候怎么还不回来助阵?”
“他已经回不来了!”
農門醫香:皇叔請自重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聪远处闪过来了一道光芒,一个人影瞬间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这来人正是秋水,秋水出现,这冥王也不由得客气了几分,“师姐,你回来了!这回我们的胜算就变的更大了!”
秋水现在立刻摘下了自己手中的白玉手环,直接扔在了这元始天尊的面前,“元始天尊,这个东西你不会不认得吧?他现在已经杀死了。”
大神的專屬糖寶
“师父,这是我当初送给他的白玉手环!”玉鼎真人看着那只白玉手环立刻说道。
秋水冷眼看着元始天尊等人,“我现在已经拥有具有创造和毁灭的创世之力,今天我要彻底将你们在这六界之中消失。”
萌寵當家
秋水身形一闪,双臂展开,巨大的能量在秋水的双臂只见凝聚成了一颗巨大的能量球,面对元始天尊等人猛然的向前一推。
就在元始天尊邓众位仙神舍命一战之际,突然一团红色的光明闪到了元始天尊的身前,秋水所凝聚的能量球瞬间变的涣散了,变成了一团青烟随之消散而去。
那团红色的光芒渐渐的散去,在众人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原始天族和镇元大仙见到他之后,顿时如同见到了希望,不由自主的说道,“焚阳魔君,原来你还活着?原来你没死?”
秋水见到玄冥活生生的模样,更加是不敢相信,不断连连摇头,“焚阳魔君,你怎么还没死,我明明…”
“秋水,你好事多为了,我的事情还没有办完,我怎么可能舍得死!那样我也不会瞑目!盘古大神早就看出你是冥界的人,所以你所得的那颗金丹是假的,我的身上所拥有的才是创世之力。”
秋水的尊重顿时为之一惊,“不,这怎么可能,这不会的!”
秋水起手又是一掌,手上的法力刚刚提起,玄冥反手一挥,在她手上凝聚的力量瞬间涣散了,玄冥冷眼看着他们,“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便让们看看这创世之力的力量。”
欠債還了三分之一
玄冥挥一挥手之间,这冥界和修罗界的大军已经倾倒了而一片,在那一瞬间,出了秋水冥王以及修罗再无活人,全部陷入了沉睡之中,随之那些冥界和修罗界的大军开始一部分一部分的凭空消失。
这个时候在场的人已经全部傻眼了,没有再会质疑玄冥所拥有的能力,“秋水,冥王,修罗,你们事情以败!在我的面前你们不可能有任何的作为,就别在这里碍我的眼了,封印你们十万年。”
就在玄冥转身之际,秋水等人已经在玄冥的身后凭空消失不见了,这一刻,仙界已经全面解围,损失引起了所有仙人的放生高呼,立刻将玄冥的身体抛向了高空,以示庆贺。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目前,苍血以及芸儿,和暮羽等人终于随后赶到,似乎早就已经意识到战端已经解决了,芸儿和暮羽以及雪莲,立刻扑进了玄冥的怀里,放声痛哭并没有说些什么。
教官萌於虎 撒空空
“爹,这几个女人是谁?我娘还这五庄观等着你呢,咱们快走。”海生突然站了出来。
玄冥怀中的三个女人顿时木然,用那奇特的眼神看向了玄冥,异口同声的说道,“爹?玄冥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这个海生难道是你儿子?”
玄冥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三个女人的面孔,明显的感觉到周边的气温降低到了冰点,身形一闪,化成了一缕霞光消失在了天庭的上空。
尾声:“老婆大人们,你们要听我解释,海生你个小崽子,等我回来再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