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h0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不死墓-第二百四十二章 天奪熱推-wpns6

不死墓
小說推薦不死墓
“孽畜!”唐笑见其扑来,咆哮一声,拼了命伸出舌头,贴近大豹抓住后,当场迸发一道斩芒。
他陷入绝境,不想就这般受创,开了一座先河,一舌创下斩芒,横劈过去,将三瞳大豹两只前足斩扫,喷洒大片血,倒在地上。
幽谷浮城
三瞳大豹受创,在原地不断哀嚎,发出一声声豹吼,两只断爪被遗留在地,发出神辉。
“呜?”另一只大豹见它这般惨状,豹躯一震,心中萌生退意,似乎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果断抛下同伴,遁向远处,恨不得多生几条腿。
“哇呜~”
见自己被同伙遗弃,倒地的三瞳大豹绝望哀吼一声,已经闭目等死。
“哼哼,两头畜生,非要逼我,自食其果了吧?”唐笑心中冷笑连连,放下心来,专注施法,指引何求见躯体内的小蟒,纳入白球。
一条条乌金小蟒在他体内游走,不顾一切朝白球冲去,被白光震散,殒命后化成浊气,被何求见吐出。
这是一场不需要施展神术的大战,却更加艰难,让唐笑有些乏力,感觉这白球不是一般凡物,甚至已经超脱了大能道器。
“给我收!”
百条乌金小蟒窜爬在白球上,唐笑大吼,拼尽全力,已经磨灭它一半威能,要趁热打铁,彻底炼化。
“轰!”淡白小球发光,传出一声巨响,它即将被炼化,已经变的黯然起来,在唐笑以为得手之际,从中忽然迸发一口金色小珠,在何求见体内乱窜。
“啊!”
何求见吃痛,金色小珠在他体内乱砸乱撞,肚皮似乎要被破出一口洞,让他哀嚎连连,在地上疯狂滚动。
“高人,救……救救我啊。”他向唐笑求助,眼中已经泛白,口中白沫不断,且脸色涨红到了极点,看这模样,颇为凄惨。
“忍着!”
对持,唐笑只是强呼一声,可心中却比他还急,金色小珠的出现,磨灭他一大半小蟒。
“忍……忍不住了……”何求见悲喊一句,双眼彻底翻白,五窍中流出一丝丝血,紧接着一息时间逝去,就连全身就冒血,已经半死。
“不好!”
拖走腹黑丞相 戒色大師
繼承兩萬億
见此情形,唐笑咬牙,拼尽了全力,展开最终手段,要将数百只小蟒打散,重新演化。
滔天的黑气在何求见体内弥漫,让他口中连吐浊气,在其中,百条消散被指引,散为一缕缕魔息融汇成一团,演化成一只黑手。
“拾了你!”
伴随着唐笑一声咆哮,黑手发生动乱,一把向前,握住了金色小珠,同时让何求见招手重创,当场咳出一口血,捂着肚皮直嚎嚎。
黑手紧握金色小珠,却根本无法掩盖它散发的炽盛金光,就连何求见口中也有金光吐出,无比奇异。
“只差一步……”唐笑对古自语,将黑手移入何求见口外,在途中黑手愈来愈小,最终半寸不到,握着金色小珠,被何求见一口吐了出来。
“啊!”
何求见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脸色苍白,却无比痛快,他吐出两者,心头依旧闷热,却好了许多,本通红的皮肤,也渐渐回归平淡。
“哈哈!成功了!”唐笑大喜,大步向前,要一手拾取金色小珠,不料它却忽然发生异变,争夺黑手后,直冲上苍,发出一道异像。
指尖浮生
“轰!”
一道异像忽然显现,小珠演化成一朵观音莲,乍现无量金光,包裹了整片神山。
这是一只金色大莲,即便是异像,却遗留有大道气息,在神山下唤出百株青藤,直冲天际,一根根有万丈之长,化成一尊观音,坐在金莲上。
“这是观音坐莲?那个金色珠子什么来头,唤出这么凶悍的异像!?”唐笑呐喊,被震惊到了。
他头一次见与佛有关的异像,加上金色小珠实在诡异,让他有些谨慎,同时心中也升起一抹想法——这怕是哪尊佛的法器。
“唰唰~”
无数万丈青藤从神山地中窜出,直冲观音坐莲的四方,缠绕在其周围,不断摇摆,场面无比壮阔。
滅明 藍盔十九
这是一场绝景,金莲上的观音手中碟指,双瞳似乎紧闭着,口中诵念大道经文,却没有任何声响,很是奇异,让唐笑心惊。
“高人啊,这上面坐在莲花的是人吗?”何求见捂着肚皮喊道,望着上方迸发的璀璨光辉,有种双眼要瞎的感觉,让他直揉眼。
“是异像。”
唐笑开口,他本不想解释,可似乎感到对他有愧,这才出言。
“彭!”
观音坐莲异像发生异况,其中金色小珠浮现在金莲下的一个位置,让唐笑震惊,难道这会是观音莲的一颗莲子?那可是至宝,超越一切仙药。
寶貝你被盯上了 離殤·傾城
“我的!”唐笑大吼,陷入疯狂,一手伸去,要夺下金莲。
他张开黑色大翅,直冲向天际中,划过一道乌黑流光,在一瞬间夺下金莲,从空中殒下,心中无比激动,这要真是佛莲子,那绝对是逆天机缘。
异像失去佛莲子的支撑,开始渐渐消散,彻底破碎,化为一缕缕道气。
“哗~”的一声,一股清风吹来,将道气随风飘散尽,为神山巅沿上增添了一丝色彩,最终与霞光融汇,前后不过三息时间,宛如没发生一般。
“哈哈,天赐机缘。”
霸上撒旦殿下的吻
唐笑大喜,望着手中时不时发光的佛莲子,很是激动,却没表露出来,反而露出一副难过的表情。
首席情深:豪門第一夫人
“咦?”
一旁的何求见惊异一声,捂着肚皮,冒出缕缕冷汗,艰难问道:“高人啊,这金球是我肚子里的吗?怎么你拿着一脸的不情愿呢?”
他方才看到了天际的异像,知道这颗金球不简单,想要找个借口让唐笑归还。
“哎~”
唐笑闻言,装一副懊悔的模样,连连摇头,叹道:“这是一个不详,在天际中发光也是昙花一现,要不是怕你受创,我早在你肚皮中将他毁坏!”
“什么!”
何求见听闻这句话,愣住了,随后转念一想:“怪不得这些年霉运连连,没想到是这东西搞的鬼?”
他心中愈想愈怒,恨不得一把夺过佛莲子,猛踩上几脚,却有不敢贸然出手,道:“既然如此,那高人怎么还不销毁?留着这不详也是祸害。”
“嗯?”
唐笑闷哼一声,听这话的意思颇有质疑的韵味,却依旧淡然:“毁了那就彻底放出不详了,我准备好生祭养,将这里面的不详感化,也算为世间增添一分善果。”
“天呐,高人真是菩萨心肠!”何求见从肚子中挪开一只手,竖起大拇指,对着唐笑赞扬道。
他已经完全相信了,种种事项都与唐笑说的有关联,根本找不出一丝睥睨,心中甚至还感叹连连,人世间还是存在善果高人的。
“吼!”
观音坐莲异像招引来不少古蛮兽,大片朝唐笑方向走来,一个个口中发出吼叫,势大声响。
古蛮兽不会通灵,可战力惊人,甚至有的能修行到王者境,在古往时期,只有修到仙位的古蛮也仅仅有一丝机会通灵。
“彭,砰砰!”
神山深处内传出一声声颤地响,大片神禽鸟从中飞出,一个个不在停留山中,似乎对某生物很是惧怕。
“不好,这座神山深处的古蛮兽都被招引来了!”唐笑惊异一声,他不想做吃力不讨好的事,即便能战过这群蛮兽,可白费气力,终究是不好的。
“高人,这些蛮兽怎么都朝咱们走来?是发生什么了吗?”何求见问道,他头一次渡过这么惊悚刺激的一天,心中迫切想要了解更多。
“都是被不详招引来的!”
唐笑漠然道,只是随口一说,不曾想何求见已经相信。
“那……高人,现在应该怎么办?”何求见惧怕道,他想起那两只三瞳大豹都让唐笑面露忧愁,如今面前一群,那几乎不可力敌。
“啧啧,瞧你那怂样,父辈还是领主?”
见何求见慌张失措,唐笑鄙夷一声,随后踏前一步,道:“这些蛮兽已经拦了我们的路了,只能斩杀。”
“啥?”
“高人,你可千万别冲动,这些蛮兽老奸巨……啊!”
何求见话音未落,就见唐笑在原地消失,已然冲向蛮兽群中,一拳砸死一头蛮兽,独战一群古蛮兽,手中托塔,英姿飒爽,有种无敌气势。
“我……我了个天,这……这也太凶残了。”何求见惊异,一瞬间就有一道血路出现在前方,心中猛震。
“小小蛮兽,能逆天行?”
唐笑大喝,挥动一拳,震开三四只蛮兽,活活将其打向远方,却没想把它们打死,毕竟他已经初步了解诅咒,杀孽造就的太多,会有不利。
“吼!”
一只古犀横冲过来,头颅角散发乌金,要一击必杀。
“呵呵,终究还是没通灵,不明白实力的悬殊。”唐笑摇头自语,手中紧紧握拳,蓄力后,一拳打出,瞬间将古犀击倒,将半座神山打崩。
帝都,是北方赫赫有名的一座大世,虽是凡人开拓,可里面这类人稀少,且修士居多,最为奇异的是,就是这座领地的大世主是位凡人。
在这里,有不少隐世的高人存在,不为其他,只为远离红尘,过上平凡人的生活。
其中,更是有不少大能镇压于此,他们一个个几乎已经到达晚年,在这帝都找寻了欢快,对这片小世界无比眷恋,甚至有接为大世主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