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cx0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雨秋之夢 起點-惟將舊物表深情熱推-qjhus

雨秋之夢
小說推薦雨秋之夢
忽的天地一片黑暗,充斥着无尽毁灭,似是末日,山峦崩碎,河川汹涌,大地塌陷,狂风肆卷,一道惊雷从天空自上而下,一声炸响洞彻天地。
这一道雷,一片血红,一股浓浓的血意,如同天地破裂流下的一滴血。
天之血!
诛天图现!
在它真正显现一刻,便是这天地毁灭之时。
坤天狂笑,痴狂一吼,眼眸深邃,周围似是什么都看不清了,一片模糊,什么众人似是在这一刻都渐渐消失,只剩下他独自在这崩塌的星空之上,天地之间。
“虚假一切,又怎能阻我!”坤天深吸一口气,长袖甩动,白发飘流,低吼一声“给我破!”
这一刻他深深参悟那璇玑图的一文话语!
渡我神魂,毁我战躯,一生一灭,雷霆引之。
念之所生,在于神魂;魂之所凝,在于人情;人情之所己,所欲之无倦,实为心炼。故心之所炼谓情者,情之有无,存有而渐缓,易沉沦,化无而速艰,易成至,已情而正己道,凝魂而正己身。
腹黑王爺:廚神小王妃
魔所愿者,已雷净化,引渡神魂,弃毁战躯,去其糟粕,成其精华,可达也。
后辈子孙,观所其语,魂不凝固者,不正己心者,引魔愿雷渡,必摧之,切记,已情而正己道,凝魂而正己身,方成。
是心魔所至?还是幻境所已?
哗!
轰!
这一刻,血色惊雷直接劈在坤天身上,坤天只觉全身颤动,竟无任何感觉,眼中渐渐漆黑,如同沉沦,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当坤天再次睁眼之时,看到远处天空一片漆黑,漆黑之下大地之上似是站着一个人,那人全身一片蓝光泽泽闪烁。
而也在此刻,远处天空漆黑的缝隙之中,浓郁的虚无之气四散而开,散发出了大量的雷光,雷霆狂暴轰鸣作响,无数的雷霆不断的聚集在一起,一抹极为巨大的蓝色光团赫然出现,汇集着令人恐惧的雷霆。
天威浩荡,仿若天地九霄雷罚,慢慢的膨胀,凝聚,蓝色光团隐隐夹杂着些许紫光,有变作紫天玄雷的趋势,极为恐怖。
轰隆!
一声惊天之响,天地轰鸣,一道汇聚了越来越多的紫色玄雷释放出一道绚丽璀璨的光芒,直接打在了那人的身上。
轰!
一道紫色的光芒,如同水柱,直接从光芒之中射出,直冲云霄,通天彻地,仿佛一道亘古不变的通天路,充满紫色的雷霆,霹雳巨响。
咔咔!咔咔!
光芒破碎,只见那人全身在燃烧,急剧的燃烧了起来!
轰!!
震天的雷鸣之音,漫天雷霆,无穷无尽,似是苍天震怒般的嘶吼。
那人仰天长啸,一声震天之音从其口中徒然传出。
“渡我神魂,毁我战躯,一生一灭,雷霆引之。”
轰轰!
这声音伴随着雷霆轰响不停的回荡,在这偌大的土地之上,如同神灵,震撼心神。
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处于虚空之中,无处着力,这是一种仿佛踏在云端一般不真实的缥缈之感。
坤天抬头望去,前方是一片混沌,朦胧一片,看不清尽头到底在何方,回首一看,却见一抹虚幻从那人身上渐渐而出,如同一抹闪电雷霆在空中肆虐,直引苍天之上。
劈啪啪!
黑云中雷电在闪耀,一条雷电游龙在云中缠绕而起,翻腾起来。
轰!
一声震天之响,从黑云层中飞腾而下一条游龙,紫光闪烁。
吟!
震天龙吟之音,恐怖的雷霆化作一道巨大紫色光柱从空中飞驰而下。
苍天之下,那人回首,似是看到了自己的身躯在缓缓燃烧,而苍天之上,一片虚无,虚无之上,却是一抹由雷霆所形成如同柱子遥不可及的通道。
唰!
一股紫色的天柱兀然从天而降,驱散层层黑云,照亮了一条紫色光路直垂在那依旧燃烧的那人的躯体之上。
深府疑雲 晨皓
“这是?”坤天心中一震,只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脱离而出,随着这条光路而走。
“指引吗?”
坤天喃喃自语,却见这紫色光路越加明亮,浓郁的紫光汇入在那人燃烧的身躯。
坤天只觉自己的灵魂被这紫光牵引而出,随即便毫无知觉,眼前一片黑暗,而在下一刻,那在大地之上燃烧的身躯,一瞬间化为了灰烬,消散了。
紫光消失,黑云散去,随着微风而至,宛如一抹晴天。
一切都消失了,似乎从来没有出现,似乎什么都没有留下。
————
在坤天再次睁眼之时,天昏地暗无尽黑幕,一个巨大的山谷出现,山谷高大,层峦叠嶂,上峰直插云霄,一片浓密的白色云朵笼罩其上,丝毫见不到其山峰顶端。
银装素裹,漫天飘飞的白色雪花,将大地覆盖,白雪之上,无数的绿色树木,郁郁葱葱,生机弥漫。
再一刻,随风而至,波纹荡漾,刹那间,满目丛林涌出了一片汪洋大海,四野无际,将这片丛林渐渐淹没。
黃金妖瞳 夢若桃花
混蓝的海水,将坤天整个都淹没了,一股巨大的拉扯之力,将坤天硬生生的拽入了海水深处,巨大的冲击,偌大的压力令得他本人无法呼吸。
四肢被海水压塌的无法动弹,他不断的挣扎,却感觉到呼吸越加的困难,像是被人扼住喉咙一般,而就在他自觉无法坚持之时,这一切的感触全都消失,坤天耳边听到一声巨响,当反应过来时,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雪山之上,他转头望去,双眸一紧,才是明白这一声巨响是如何出现。
山水小農民
是雪山在崩塌,大雪连绵而成的滚滚巨浪正朝着自己而来,而自己竟无法动弹分毫,坤天只觉无法支撑,巨浪雪花从头顶覆盖下来,竟是穿透而过,自己似是从不存在一般。
就在这时远处声响不断响起,坤天望去,竟是看到雪山之巅有两人在打斗,无尽声响,无尽威能,一眼望去其中一人竟似是刚刚记忆所见渡雷之人,而另一人则是满身剑气凛然。
坤天隐约看到那全身剑气之人手背上隐约有什么标记,而看到这些,似是回忆起了什么。
左手手背刻有一把弯曲短剑,短剑漂浮在血水之中,右手手背刻着一把断裂长剑,断裂长剑在火焰中燃烧。
败剑中人,都会有标志,而这个标志就是证明。
败剑山庄!
而就在此时两人纷纷散开,两相而立,只见那全身剑气之人身上宝剑全部扔掉,终是开口而道“这次,我便要使出全力了,也请你放手一搏,生死勿论。”
“可!”
对面之人也仅仅说了一个,两人便又打斗了起来。
听到这里坤天心中一震,兀然想起那曾经的一段历史,雪山之巅,坤羽与剑痴之战!
坤天心神混乱,而此时此刻,雪山再次崩塌,滚滚雪浪不断震动,向着山巅滚动,远处剑痴一声狂笑,吼道“我明白了,原来,天地亦是天地,亦非是天地。”
天地忽的一片黑暗淹没了坤天的眼眸,淹没了所有,就连其意识也慢慢沉沦。
————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金色沙漠,四处都是金黄色一片,天空之中,高挂着太阳,如同一个炽热的火球,炙烤着大地,滚热无比。
坤天的脚下刹那间变得滚热无比,周身的毛孔散发着阵阵热气,汗水刚刚流出立刻便被蒸发掉了,丝毫不留。
嗡!
远处一声嗡鸣声,天空出现一抹闪光,闪光之中出现了一个字。
卍!
光芒处,有一个人坤天看不清楚,似是被什么笼罩,全身散发着阵阵光芒,只是能隐约看到那一个人盘坐在树下。
整片沙漠就只有这么一个人,一棵树,和显现在天空万丈光芒的一个卍字。
不时繁杂的声音从那人口中而出,一字一顿,却竟是听不出是什么,只知道那个人在说着什么。
骤然之间,一抹黑光从那人体内冲出,一股邪恶充满杀戮诡异的黑光,显现出来的是一个‘魇’字,随着这一个字的显现,开始侵蚀着天空的那一抹‘卍’字,而与此同时,那树下之人,体内开始出现浓浓的黑色光影,与那金色闪光分相抗衡,那黑色光影如同浓浓火焰,不断的在燃烧,慢慢的将那些一片片金色光芒侵蚀而尽。
嗡…阿…吽…
班…渣…
咕…噜…
贝…玛…
悉…地…
吽…
一个又一个梵音从那人口中涌现而出,随着那人不断做着晦涩繁杂的手势,那些梵音呈现一个又一个的金色光字!
嗡阿吽 班渣 咕噜 贝玛 悉地 吽
随后那人全身开始燃烧起来,黑色灰影与那金色光芒随着那人的燃烧而渐渐消失,直至最后而全部消散,许久过后,那里只剩了一颗孤零零的树在这片沙漠中渐渐枯萎直至消无。
坤天眼前再次一黑,意识再一次的渐渐沉沦,只是他终于知道,那个在树下自燃的人到底谁,是那个以佛身入魔的陆梵晶。
————
打斗的声响出现在坤天的耳边,坤天睁开了眼,看到了争斗的两人,而其中一个人他清楚的知道是谁,是珍娘!
那么记忆中,这里就是慕容寒霜化雾的地方,坤天双眸死死的盯着慕容寒霜与珍娘的争斗,不错过分毫,他不知道连续几次出现到底是为何,也不知是因为什么,自己就好像是在不同时间出现在不同的空间里一样,时间在变化,可是自己似乎是不变的,就如同不存在一般。
坤羽雷化,剑痴虚化,陆梵晶燃化,连着三次的变化,坤天都不是真的明白是如何做到,而这一次他必须要看清楚。
那一身白衣的慕容寒霜,如闲庭信步般躲避着珍娘的攻击,眉头却一直皱着。
这是一片树林,两人的争斗看似并不激烈,但是却不知何时,渐渐起开了雾,慕容寒霜的眼眸瞬间变了,全身气势兀然涌现,脚下步伐也出现了变化,变换莫测,须而一转,剑步足向,乍进乍退,即步魁罡,两足纵横,前后作丁字形,似如作画,似是在完成什么。
许久之后,慕容寒霜脚步一定,不再躲闪,迎着珍娘承受了沉重一击,鲜血一口喷出,只是那一双眼睛看着珍娘,轻轻道了一句“再见。”随即就在珍娘面前化雾而散。
坤天此时也终于看清,那不知地下由于慕容寒霜的鲜血而落,显现出一个庞大复杂的图纹,也仅仅一刻便消失不见,坤天也再一次的双眼一黑,意识模糊无尽沉沦。
————
这是在轮回,每一个轮回都是真正的自己,如果不能在轮回中找出出路,那么便会在轮回中灭亡。
何为唯我?
何为忘我?
加肥貓
何为无我?
何为有我?
何为无为?
何为无相?
真我!即是自我!
我在沉浸!
我在沦陷!
一切皆虚无,一切皆虚假!
原来一切都是虚幻!
这是一个虚幻的世界!
我!
即将醒来!
我!
即将归来!
紅樓之穿成皇帝
待我归来时!
便是虚幻破灭日!
嗡……嗡……嗡……嗡……
一切黑暗一切光亮,再次闪烁变换!
醒来!
我即将踏上新的旅程!
我的世界!
从此刻起,出发!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