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u8q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諜影神州之縱橫天下 一葉紙書-07前世之少年鋒芒展示-6nf47

諜影神州之縱橫天下
小說推薦諜影神州之縱橫天下
“嗯,说的有点道理。”罗大卫命令两名下属把尸体抬到了客栈外面,放在了凉席上,顿时引来了大批人围观。
“今天是晴天,好天气。”林凡伸了伸懒腰跟随着尸体出了客栈,其他人相继也出了客栈。
“好帅啊!”陈佳罗、萧焱、林凡等人的出来引起了路边女孩们的一阵花痴,几人在联盟中也算家族嫡系,穿着自然高人一等,两相映衬,自然受到仰慕。女孩们也忘记了对尸体的恐惧,围上来的人更是多了。
“帅什么帅,有我帅吗,”罗大卫甩了甩头发,来到众人面前,“有人认识他吗。”罗大卫等人指着尸体问了好大一会,却没有人认得死者。
眼看太阳要上三杆了,罗大卫不耐烦了,“既然没有进展,那么大家都散了吧,你们几个跟我去联盟办一趟吧。”
“稍等一下,罗大人,不知大人可愿听在下一点建议。”林凡说着走向前。
“好,你说。”罗大卫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各位请看这具尸体,在阳光下并没有显示出其他的致命伤口,存在的伤也就额头和颈部,不过有点奇怪哎。”林凡摩挲着下巴道。
“有什么奇怪,额头是打斗磕在桌子上留下的,颈椎折断便是致命伤。”罗大卫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额头瘀痕出现了破皮,流出的血这么少,一般头部的血管极其密集,尤其是接近头皮部位,稍稍破皮都会血流不止。另外这瘀痕成暗黑色,边缘的淤积又这么少,出现这种情况只能有一种可能。”林凡一副深思模样。
“什么可能?”不少人都被吊出了胃口,包括罗大卫。
“这种情况便是指磕碰的时候被害者已经死了。”林凡解释道,“颈椎碎断,罗大人讲得不错,这的确是致命伤。”
大寶鑒 羅曉
“我当然说的不错,以我的办案经验那可是很丰富的。”罗大卫自吹自擂。
“不过,这种死亡表情却很奇怪,”林凡接着道,“一般人被扭断脖子有一瞬间的反应时间,那就会有窒息的感觉,嘴巴就会张大,当然会张一点,而这具尸体嘴巴是紧闭的;第二点,虽然人的脖子被折断,但神经传递不会瞬间停止,必然会有面部疼痛的局部肌肉变化,就算反应时间极短,也不会如此的平静。”
霸道總裁:專寵私家甜妻 她時之光
網遊洪荒之神兵利器 發飆的蝸牛
穿越未來之妍姑娘 穎玲瓏
“那是为什么?”在场的人除了林凡,基本上都发出了疑问。
萌萌仙妻
“那是因为,死者在掐断脖子的时候是睡着的,而且睡的很沉,沉到有人扭断他的脖子都不会有反应。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死者死前被极其厉害的蒙汗药放倒了。”林凡一口气道出了死者死亡的过程。
“再者,”林凡未等众人发问,继续解释道,“以我们几人的身手,尤其是陈师兄的修为,如果客栈有人打斗,必然会察觉有异样声响,而现场除了桌子腿断了一个,门窗皆没有撬动的痕迹。而且,如果凶手是我们的陈师兄,根本不会用什么蒙汗药,扭断一个普通人的脖子,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更不会用死者的头去撞桌角来掩饰。”
“我就说吗,怎么可能是我……”陈佳罗一脸得意。
“安静,听这位少侠说,”未等陈佳罗讲完,罗大卫等人都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少侠请继续”。
陈佳罗一脸气结,但又不好惹众怒,便闭了嘴。
“好,我们再来分析一下死者的信息,”林凡一副谋略已定的神态,“死者的死因我们已经清楚,然后再讨论下死者的身份,从我们把尸体抬出到现在已经有不少人经过,却没有一人认识死者,说明死者是外地人。像这样穿着的人必然是一个商人,而且很有钱,他身上的这些衣服换成银两,可以至少让一个四口之家过上一两年的富足生活,再来看他的双手,虽然凶手已经拿走了他的手饰,但常年戴扳指,使得他的手指指节的肤色很不相同,而且他至少带有五个扳指,所以极其有钱。”
“有水吗,口渴,”林凡一口气说了半天,口水有点不够用。
“你请。”一名联盟办的小楼罗递上了一碗茶。
林凡一饮而尽,“扳指都没了,想必他的百宝囊或者百宝箱也不见了,”林凡搜了下死者的身体,的确没了,“这是典型的见财杀人案件。百宝囊或百宝箱,巴掌大小便可以装下一箩筐东西,低品阶的能装三四个十多斤的大西瓜是没问题的,高级品阶的甚至能够装下一个中等庭院,若用来装人,应该能装百十个吧,当然百宝囊等器具是不能装活物,这只是打个比方。”
“我们继续看尸体,尸体可以告诉我们更多东西,”现场彻底成了林凡一个人相声,“死者双手沾有砂石碎砾,在光线明亮的情况下很容易发现,而且是双手全掌都有,说明他抹过石头或者沙堆,但像他这样身份的人怎么会玩沙子呢,那只能是石头。”
“玉石?”安静的人群中萧焱接了句。
“没错,这位死者便是一位玉石商人,他所摸的便是原石,原石是玉石的石胚,他应该是要找人开凿原石或者谈论玉石的加工生意。再看他全掌都有,说明这块原石不小,他需要两只手才能抱住,另外,再看这些沙砾粉末,色泽不同且差异很大,所以他所拿的原石不止一块,很可能十多块也不无可能。需要两只手来捧着,这石头应该和十斤左右的西瓜的个头不分大小。”
玄靈神尊
“再者说,由于装的物品多,而且体积大,再加上死者很有钱,所以他的百宝箱或者百宝囊绝对不是最低级,所以只有低阶百宝囊的陈师兄是没办法装下这些赃物的,如果连同死者的百宝囊一起装进去,不久低级的百宝囊便会被撑破,这个原理想必大家很清楚,类似于负负得正的意思。”
“还有水…”林凡刚伸出手,还未说完,方才送水的小官差已经把满满一碗水送到了他的手上。
“所以说,”林凡喝完水继续讲道,“陈师兄是凶手的可能很小很小,现在要搜出赃物,那是不可能了,因为凶手处理好了一切才报的官。”
“报官的是点小二,难道是他。”罗大卫指着店小二道,“把他抓起来。”
“冤枉哪,不是我。”店小二连忙哭丧着脸喊冤。
“没错,”林凡突然没错一词让罗大卫差点噎到,“他不是元凶,但他却是帮凶,杀死死者的是店掌柜和店小二两个人。”此语一出惊坏了几乎所有在场的人。
“你血口喷人,你怎么不说是另外的七个人呢?”店老板一副很气愤、很无辜的模样。
“他们没有机会,”林凡继续道,“他们五个也是商人,也是外地的商人,而且是一起的。”
“没错没错,少侠真是明察,我们准备去白马镇做批布买卖的,不信你们可以到白马镇问问,丝绸大富商沈万四便是卖主。”五名客官集体七嘴八舌,大致便是这个意思。
“他们一起才更容易犯案了。”店掌柜当然不会轻易认罪。
“那我们就说说他们为什么不可能,”林凡不急不慢道,“一般外出谈生意的人都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目的,真正有名的商人只会在商言商,非谈生意的场所他们情愿讲荤段子也不会聊生意上的事,尤其是带有重金的人,路上歹人太多,漏财是大忌,再说他们住的房间和死者的房间隔着我们的房间,他们要过去要走很多路,在客栈中一般会有店小二值夜的,他们杀人太过冒险。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们又不缺钱,为什么会见财起歹呢,从五位穿着来看,不见得比死者钱少。而且做绸缎生意的人对玉石而言基本是外行,怎么会眼红看不懂的破石头呢?相反店掌柜却是一个爱玉之人,你的柜台上便有一块不错的玉石,想必现在还在你的手中吧。”
“在又怎么样,你东一句西一句,乱七八糟乱指凶手。”店掌柜死活不认罪。
“就是。”店小二也帮腔道,“胡乱冤枉人。”
“那我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你串起来讲,”林凡见店掌柜不服,而且在场的人也都一脸的晕头转向,便把整个案件经过再次细述道,“昨天,我们十一人先死者来到了客栈里,店掌柜在我们晚饭闲谈中得知了我们的身份,想必罗大人也并不怀疑我们极有可能是御风堂的人,只是大人被冒充御风堂学员身份人骗过,所以才不相信我们是御风堂的人。”
“没错,是这样。”罗大卫并没有多拉多扯,毕竟不光彩,再加上对案情的好奇,他倒没多说什么。
“店掌柜得知我们的身份其实也没什么,然后不久死者便来投宿了,这也很平常。不过到该入睡的时候,店小二给死者送洗脚水,此时死者禁不住自己的原石诱..惑,正在端详,然后说了几句‘好玉好石头’之类的话,正好被送洗脚水的店小二听到。店小二透过门缝偷看了几眼,好多石头摆了一桌,店小二知道掌柜喜欢玉,便说与了掌柜知道,掌柜爱玉成痴起了贼念,恰好御风堂的学员在,如果加以布局,被官府查出是御风堂的作为,碍于御风堂的名声,官府一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追究。
掌柜这才计上心来,便与店小二合计了一番。店小二再去送洗脚水的时候,死者已经收起了原石,店小二就在死者面前吹嘘掌柜如何如何能慧眼识宝玉。死者并不知道店小二已经知道了他是玉商,所以便请店小二招呼掌柜谈话,死者也是很谨慎,一开始并没有直奔玉石主题。但这一切都让掌柜心中嘲笑死者自以为是,谈话谈长了,店小二很自然的送来了茶水,而这茶水中已放了江湖很有名的蒙汗药。在死者迷倒之后,两人便开始了丧尽天良的杀人越货并嫁祸我们一行人的恶行。的确能够那么轻易扭断死者脖子杀人的整个客栈只有我们。”
林凡几乎一口气说到了底,“把赃物等等一切布置妥当之后,店小二便报了官,他们原本想,官府会因为我们的身份而不了了之,然而天理昭彰,人算不如天算,陈师兄没有带御风堂的学员凭证,再加上吃过亏的罗大人,自然不会轻易罢手。”
“喂喂,就算是御风堂的人,我,我也会好好处理的。”罗大卫说着,声音却出卖了他。
“现在你们还有何话说?!”罗大卫怒喝店掌柜和店小二两人。
林凡所描述的情形几乎犹如亲见,两人不由得手脚打颤,“你,这这都是你的推测,有什么…证据”。说话都不顺畅了。
我的大學生活是宮鬥劇吧 莫小球
“其实有个很简单的证据,”林凡笑了笑道,“像死者这样的人,年龄至少也四五十了,头发还如此黑亮,面容还如此白皙,是因为他经常使用一种黑糯米提炼的发胶,以及保护皮肤的护肤物质。其中发胶在粘在手上一点是没有什么特殊感觉的,但只要残留一点,用特殊的碱式水一泡,水便会变蓝,当然这种液体制造也会很麻烦,不过有个更简单的方法,只要请来一位专业的化妆师,只要他轻轻一闻,轻轻一抹,便会真相大白。你们要不要等罗大人请来化妆师才认罪呢。”
店掌柜和店小二一听登时崩溃了:“大人饶命啊,是我和小二一起把他脖子扭断的,经过和这位少侠讲得几乎一样,还请大人从宽发落。”
“带走。”罗大卫一声令下,店掌柜和店小二统统被带上了镣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