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s5s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豪情人生 愛下-第一百五十二章 管家祁叔鑒賞-rq6cx

重生之豪情人生
小說推薦重生之豪情人生
凌正豪闻言,却是眉头一皱道:“二叔,你误会我了。这几天来我可是不止一次向家中打过电话,可是保姆赵姨却是好像故意隐瞒,从未提及此事。”
“哦?”凌辉故作诧异道:“这是怎么回事,赵姨可是一直都知道你父亲的病情。她为什么要隐瞒你,难不成,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凌正豪沉思着说道:“自从母亲嫁过来后,她就一直跟在母亲身边,和母亲情同姐妹,她不肯跟我说,一定是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凌辉佯装沉思道:“不好说,这几天我一直见她与管家老祁鬼鬼祟祟的在一起,时不时的好像是再商量什么?”
“祁管家?”凌辉一脸愕然道:“他和赵姨一样都是家里的佣人,这么多年来我们家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他在张罗,虽然他是管家,可是父亲却一直把他当成家人,按说他也不应该刻意隐瞒我。”
“唉!”凌辉长叹一口气道:“正豪啊,知人知面不知心。或许他们本身并没有这么做的理由,但是万一他们是被胁迫的呢?现在你父亲突然病倒,我怀疑是有人故意陷害他,只是我们在医院并没有查出什么端倪。”
“什么人会胁迫他们呢?”凌正豪愕然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凌辉眼神中闪过一抹阴鸷:“应该是觊觎凌家的产业吧!”
摇了摇头,凌正豪道:“以我对祁叔和赵姨的了解,他们应该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够被人威胁的人,我相信,他们故意隐瞒这件事,一定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晚唐
凌辉的眼中寒光一闪,他没想到慕浩竟会如此信任这两个佣人。看来自己想要把水搅浑,似乎也不太容易。
思量间,房门被推开,女护士舒晴端着治疗盘走了进来。看见凌辉,却是一愣,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来给凌董测下体温。”
凌辉的责怪的看了她一眼,凌家极重家风,像这种不敲门就闯入房间的事情,是决不允许出现的。
而舒晴作为特护人员,竟然敢堂而皇之的推门而入,这极不合常理,他担心凌正豪有所警觉。
没想到凌正豪却是并没有在意,而是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嘴里喃喃道:“怎么会是这样呢?”
发现凌正豪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凌辉在心里不禁长舒一口气。旋即对着凌正豪解释道:“几天来你父亲一直不喜欢有人陪在他的身边,是舒护士一直在照顾他。”
凌正豪对着舒晴微微点头:“谢谢舒小姐对我父亲的悉心照料。”
没想到凌正豪会如此客气,舒晴的脸上有些尴尬,她连忙回应道:“不客气,我也不过是尽责而已。”
陌上花開之素素動人 藤漫
凌辉发现舒晴正在向自己使眼色,他明白,一定是舒晴已经准备好药剂,现在就想要给凌岳用上。只是现在凌正豪在这里,二人根本无法下手。
凈化修仙 山客
他微微点头,凌正豪示意舒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重生修道者
他看了一眼表情带着的凌正豪,身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道:“正豪啊,我看你也是一身尘土,估计这一路也是车马劳顿十分辛苦。不如你先去休息一会,我看你父亲今天的情况还算是不错。你就放心吧。”
凌正豪闻言点了点头道:“好吧,我的确是有些累了,那就劳烦二叔了。”
没想到,凌正豪竟然如此爽快的答应了。凌辉的心里不禁有些愕然,看了自己这位大哥,也没能把他自己的儿子教育好么,如此严峻的情况下,凌正豪竟然还有心思休息,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然而,他哪里知道,凌正豪并不是想要休息,而是他想要去见慕浩,将现场实际情况与他沟通一下,也好让他帮自己出出主意。
慕浩百般无赖的喝着第六杯茶,这凌正豪进去已经快一个多小时了,却还没出来,难不成这家伙把自己给忘记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时,忽然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这个穷小子是怎么进来的?有谁认识他?”
慕浩抬眼望去,却发现自己近前站着一位身穿黑衣的年轻人。那年轻人身材强壮,慕浩一看就知道他绝不是这里的客人,很有可能是凌家的保镖。
他皱了皱眉道:“是凌正豪把我带进来的,我是他的朋友?”
“凌正豪?”那男子满脸狐疑道:“你别逗了,凌少已经离开家里很多天了。这些天以来,我们各处都在打听他的行踪,却一直是杳无音信,你骗谁呢?”
望着他自以为是的样子,慕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真没骗你,你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凌少的母亲,她刚刚也看见了。”
哪成想那保镖却是一脸不屑道:“就凭你也想让凌夫人给你作证,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在这里招摇撞骗,我看你是活腻了。今天我们凌家有事,我不想节外生枝,你还不给我站起来,滚出去。”
全職國醫 方千金
慕浩瞥了他一眼,却是没动,对于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他没有必要向他解释太多。
或许是保镖的断喝声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这时一个身穿长袍短挂慈眉善目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道:“二牛,你这是在干什么,没看到这里有客人在么,你这样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见到来人,那保镖二牛微微躬身道:“祁管家,是这样,我刚刚在大厅内巡视,恰好看见了这个小子在这里是又吃又喝,全然不把自己当成外人。我问他是谁,他竟然说他是凌少的朋友。”
“您在看看他这一身穿着,浑身上下也绝不会超过三十块。如此不堪的装束,怎么可能是凌家的客人,我怀疑他是混进来的小偷。”
他的话音刚落,忽闻一道冷冽的声音传来:“小偷?你凭什么说他是小偷?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偷了?”
二牛一怔,道:“你眼睛瞎吗?难道看不见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