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b3v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鬥獸 愛下-第一百七十五章 征程 二 (大結局)鑒賞-y40k6

鬥獸
小說推薦鬥獸
“铁胆,带我这支队伍,朝后撤十里,保护法智和高峰。”秦山喊了一声,跨上铁鳞的背就消失不见,一同消失的,还有山象大王。
“主人,对方恐怕有陷阱!”山象大王提醒道。
“如果没有陷阱,那才可怕!”秦山只冷冷的说了还了一句。
“主人,那你已经突破了先天吗?”山象大王不安的道。
“你觉得呢?”秦山依然是刚才的语气,生冷得山象大王都感到害怕!
恶魔岭,这里山沟缝隙众多,放进上千人,都捞不上一根人毛,这里,就是那封信上面提到的地址。
山峰上,放着一个大铁笼,一个上半身人和下半身兽站在旁边,见秦山一骑而来,对方呵呵大笑道:“看不出来,你还真的敢一个人来啊!”
“宋财,我不知该叫你宋财还是叫你什么?没有想到,你也走上了这条路!”秦山眼中对了一分惋惜。
“少在这里假惺惺作态,从你杀我了父母,掠我了小妹,我就发誓要变强,强到杀死你。”宋财满目泪水,双眼是恨不得吃了秦山的目光。
“如果说,我没有杀你父母,你信么?我的女人在啸岭,也被你开枪杀过,我都没有找你的麻烦,你为什么要这么跟我作对呢?”秦山眼中有的是平静,不过,在深处,是一分期盼和焦急。
“少废话,杀过一场了来!如果你想要你父亲,好,那就杀了我。”说着,一脚一抖,把那铁笼子朝陡崖上一踢,秦山直接闪身,张手抓上,控力技巧一甩,连带着秦山在空中旋了两圈,落在了这半崖边上,顺便也躲避开了宋财的攻击。
逆世武皇 冰羽
刚落地,宋财的攻击又到,直接一腿压上秦山,嘴里还道:“就你现在三流水平,也想夺回你父亲,死吧?如果是以前的六流水准,还可以出来混混。”
“是吗?”砰,秦山站在那里硬受了一记,朝后面的笼子上撞了去,带起笼子朝后滑,擦出了一片火花。
“你身上带的什么?怎么这么硬!”宋财虽然把秦山踢出了十米远,但是,却也是腿上带上了伤。
秦山也趁这机会,飞快的劈开铁笼,里面走出了一道巨兽身影,高足有四米,满身恶臭,偶有汗水一样的东西滴落,在这坚固的石头上,冒起一股股熏人的焦味,石头上,出现的是一个个手指粗的坑洞,身侧,是蝎子一样的两排脚,兽身前端,上面有一个头,头是一颗人头,闭着眼睛,但秦山依稀的记得,那就是他父亲的面容。
“爸?”秦山小声的叫了一声。
听得这叫声,那人头上的眼睛才勉强的翻开眼皮,双眼疲惫,仔细的打量了一眼秦山,道:“你是?山子!”
“爸,真的是你?”秦山兴奋了,多少年,连在梦中都想见到父亲,现在终于见上了。
“轰!”宋财一脚踢在秦山的背上,直接朝秦山的父亲撞了过去。
“快走,离开……!”刚才还疲惫的秦山父亲双眼,一下转为血红,本来想让开的身体,一下朝秦山攻击过来,只来及叫上半句,就被后面的兽吼声给淹没,砰的一声,秦山的身体朝宋财飞了过去,一连串的打击落在了秦山的身上,最后瘫倒在地。
“爸!”见到走过来一步步靠近,秦山嘴里吐血的吼道。
“别叫了,没用的,它现在还是你父亲吗?哈哈,但也算是你父亲,都说虎毒不食子,哈哈!”宋财一脚踏在秦山的身上,张狂的笑着。
“轰!”一声巨撞,宋财被撞到了二十米开外,身上更是被腐蚀出了一个个坑洞,软趴趴的落在地上,晕死了过去。
“山子,我不能回去了,照顾好你的母亲!”轰的一下,秦山的父亲直接撞在山梁上,落了下去,带起一声声巨响,出现在山间回荡,一阵风来,什么也都没有留下。
“啊!”一声悲伤的兽鸣,秦山的身体快速的变化着,一头巨大的蜥蜴取代了刚才秦山,实力也不断的上涨,突破到了兽帝,站起身,探身看了一眼山崖,朝宋财走了过去。
“哈哈!废物总算还有点用。”在宋财的位置,出现了一道人影,一个嚣张的人影落在他的身边,朝宋财吐了一口口水,手一挥,道:“做了他,这碍眼的东西实在是污人眼。”
十几道兽影出现,个个兽帝,山象大王哭丧着道:“死了,这回是死了,来了这么多,怎么跑出去呢?”
“闭嘴!”秦山这么说着,手上不慢,直接朝靠近的一头兽攻击过去,巨大的黑棒,带起啸声,直接砸中了对方的脑袋,对方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砸死,**一地,手上一抄,那兽身体上还没有来及的散去的力量,被秦山这么一吸,就只剩下一具尸体,几口撕咬,就吞了下去,除了那些**还能证明,这里倒下过一头兽,就不剩半点痕迹。
隱婚萌妻很大牌 黛墨輕雲
见秦山凶狠,另外几头兽也朝秦山扑了过来,秦山起家都是靠一博几的招式,一阵的乒乓声后,瘫下了几头兽,秦山也不顾,拔高身体,几口就吞下了这几头兽,一下让身上的力量充沛起来。
再次是一番乱杀,场上还只剩下秦天一人,面对他的求饶,秦山眼都不眨一下,就那么活活的吞了。
“秦山不愧是我看到的秦山,你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一个声音落下,四周,更是来了二十几个兽人战士,一看个个都是兽帝层次,手上抓着武器。
秦山刚想动,就听到一声,“别动,如果不想你母亲死的话!”秦山抬头,却是秦王抓着他母亲,满脸嬉笑的看着秦山道:“哈哈,要是我把你杀了,然后说是误杀,你说他们信吗?或者,杀了你,我什么也不知道,只说杀了只蜥蜴。”
秦山也冷静下来,慢慢的道:“这么说,你都是要杀我了哟!不过,我想知道,这一切,都是你的安排吗?难道,你连你亲弟弟都这么舍得。”
“有什么舍不得的,我父亲秦大,都是我杀的,还有什么舍不得,我的计划,你只知道这么少,更大的计划,你不知道,反正你都得死了,我要的是兽人定天下。”秦王沙哑着嗓子,激动的道,挥手让那些兽人朝秦山攻击过去。
“哈哈,可笑,你能吗?”秦山哈哈的笑,面对着那些兽人的攻击,秦山不敢还手,但还是皱着眉头抽着气打击着。
“啊!你这疯老婆子,找死。”被秦山的母亲咬了一口,顺脚一腿把秦山的母亲踢开。
风中传来了秦母的声音:“孩子,照顾好自己和家人。”
“靠,我怎么把踢出去呢?条件反射啊条件反射!”秦王看到暴动的秦山,手脚无主的道,不过很快,道:“我是天才,我堂堂真心级,怎么怕他,我才是真正的天才。”
也是这时候,秦山挥着棒子,边砸边吞,兽人只看到自己的同伴,活活的就这么先脚后身最后头的被狠嚼,一个个心都怯了,但秦山那管这些,泪水和着血水,就这么被他吞下,秦王说完,秦山吃完,两人相互斗鸡眼的对着。
轰轰声中,在恶魔岭上空响起,炸起满地的碎石乱蹦,尘埃落尽,秦山和秦王站在那里,依然相互的对视着,只是,他们的脚下,已经乱成了一团,那些山脊更是凌乱,好像是哪个淘气小孩摔丢下的大西瓜,半晌,秦山的身体脚下和身躯头,除了双手,都恢复了人身,两人再次靠近,秦山朝空中横着一划,秦王把拿一把折扇遮天扇一挡。
“这是什么招?”秦王道。
“人道!”秦山吐了两字!
“为什么?”秦王不解。
秦山流露出悲伤的神色,慢慢的吐着字:“你是?”秦山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哈哈,我明白了,死得不冤枉,是人不尊人道!哈哈!……”秦王哈哈大笑几声,走进宋财,道:“但我不甘,我不服,我是天才!”轰,全身爆炸化为道道能量,灌注进了宋财的身体中。
宋财安弹簧一样的站了起来,朝秦山这边走了几步,张手就把秦王的遮天扇拿上,秦山手抓灭兽弓,秦山朝天一放,飞上空中的近万米的箭支,倒转回头,一道大光,耀得众人花了眼,轰,一到蘑菇云在空中升腾,三日后,全都散去,秦山跟宋财相互对站立,他们现在不是山顶,而是在深谷中。
秦山手上的弓不知去了何处,就那么稳稳如柱的站着;而对面的宋财手中的遮天扇中间,破了一道大洞,秦山疲惫中怜惜的道:“去吧!这世界,没有天才,有的只是人才!”
宋财的身体突然抖动一下,刚才紧闭的双眼睁开,捏着那破扇扇骨,直接朝秦山冲击过来;秦山一条手臂抬起,快速的化为一条蜥蜴臂膀,朝宋财攻击过去。
“虽然我自信,不会刺进自己的身体,但那一刻,却是如刺中自己一样心痛。”秦山如是说,在秦山跟宋财对上的时候,一道白色身影,出现在了秦山他们中间,全力承受了他们的攻击。
“丫头!”
“小妹!”
“山哥,薇丫头我叫宋徽!”
……
“轰!”宋财和秦山再次撞在一起,然后相互被弹开几里地,吐着血看着对方慢慢的朝后倒下,最后晕死过去。他们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嘴上,却是一丝解脱的微笑!。
茅山女道士 燈籠芯
“啊!”半日后,恶魔岭深谷中,两声悲伤的兽吼传出。
一晃又是三年,三年中,兽族迎接来了灾难,所有的兽帝被屠,兽尊有十三被秦山抓住,炼成了一块镇兽碑。
“风雨飘摇风雨亭,药门不死药死仙。”“风雨亭来风雨止,药门不动兽不行。”一时间大陆传诵不止,但大陆上,兽族已经沉寂起来。
时光如梭,三年后,在恶魔岭山道上,秦山一头白发,一身阴阳服,不过,这件衣服却是东皱一块西拉一下,怎么看起来穿在身上也是别扭,可偏在秦山的身上,是那么的自然;他的肩膀上,山象大王苦着脸,一对对足不断的交叉着,怎么看也像那算命的半仙施为,在秦山的身后一米处,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子,沉稳的开步跟着。
“到了,宇儿,过来见礼!”秦山抬手指着一米见方的一块麻麻点点就像普普通通的麻褐石做成的碑道:“这里第一次带你来,是你母亲和祖父母失踪之地!”
秦宇行了九叩之礼,站起来,见那碑上刻着:
镇兽碑
道之不朽!
铁胆:镇罗汉;
甜妻有毒 沐爺
药丹:丹囊先生;
秦山:控命书生;
山象大王:鬼虫;
木铁:荤道人;
彪豹:金彪子;
药茗:雾中花;
宋薇:冰仙子;
正確走上聖途的方式 寒冰梅花
法智:藏千军;
婚寵告急:陸大少請止步
沙漠帝皇 南非巨頭
高峰:文武将;
铁甲:遁地鼠;
黑虎:护山霸;
铁鳞:压路机;
灰狼:鬼刃;
地驮:搬海;
宋江:迷仙人;
赵虎:独臂师;
秦凡:忠豹;
秦平:药掌柜;
狐耳熊:鬼狐;
陈龙:铁臂;
马成:迷魂枪;
马胡:斩马手;
方建:大胆鼠;
甘遂:恶鬼胆;
赵文:瘦猴;
郝三:浑混混;
赵敢:石敢子;
白胜:疯老汉;
周原:大同手;
……
“控命书生,爸,原来你还有这称号,那您练的是什么功?这么厉害!”秦宇看完,转头道一脸羡慕的看着秦山道。
“我厉害么?六年前,八代三祖说我才够进地下城的门?”秦山的眼中闪亮着光芒。
“八代祖这么厉害?那他是练的什么功呢?”秦宇的脑袋不断的晃悠着,想从秦山的脸上看出名堂。
柔和的拍了一下秦宇的脑袋,秦山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练的不是什么功,是道!人道,我是人,当尊人道!”
“人道?”初次听闻这个新词,秦宇转着脑袋,想问父亲,却又有些不敢。
“宇儿,人什么是最厉害的?”秦山那里不知道他所想。
“当然是绝世的功夫!”秦宇快嘴的回答道,可想想父亲这么问,一定有原因,后悔的说道:“我看木叔他们练的,都厉害!”
“什么叫绝世功夫?功夫都是人创的,其实最厉害和最脆弱的都是心,身为人,当除兽性;记住六字‘循自然,尊人道。’”秦山下心的说着。
秦宇扑闪着眼睛,怀疑的问道:“兽性很难除么?”
重生之嫡女風華
一个药门弟子匆匆而来,见礼后道:“少门主,兽尊飞大人递来消息,你舅父兽人那边有异动!”
“人心不死,兽性不灭!”看着远山,秦山默默的说道。
穿越之小說世界 蘇想藍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