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5zi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逆才討論-第248章 完結熱推-l0epg

逆才
小說推薦逆才
七残篇精灵最初被制造出来,潜藏在萧然的体内,其目的就是为了能在发展滞后的时期,为人类带来威胁,从而集中人类的矛盾,起到惊醒世人的作用。
而它的本源则是来自于武威天尊与萧然的邪恶基因,是由天英族从两人的基因当中分离出来的负面产物。
这也是为什么,武威天尊与萧然都具备了人类的优秀品质的重要原因。
所有的负面能量都集中在了七残篇精灵的身上,成为了武威天尊与萧然的邪恶化身。
萧然此时的修为自然已是全大陆最高的人类了,甚至已经超出了尊武品级,完全是崭新的修为境界。
面对七残篇精灵的全力进攻,若只是全力硬碰硬,结果只会是两败俱伤。
萧然已然得知了七残篇精灵的来源,并且在武威天尊留下的完美躯体上,认识到了全新的力量体系,面对骇人的气浪袭来时,立刻就感受到了当中的分子运动,并且找到了它们高速运行的规律。
全職藝術家 我最白
只是轻轻一点,气劲瞬间消散,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连一点儿余波也没有带动。
就在七残篇精灵还在震惊的时候,萧然已然来到了他跟前,探出手掌,仿佛对方的身子是水做成的一般,整个手臂都透入了进去。
“你的使命已经结束了,现在你该回来了。”
萧然的话音未落,就见到七残篇精灵化作了七彩光芒,顺着他的手臂流水一般,重新回归到了体内,再次被封印起来。
打包極品美女 四高男人
而他原来的身子则因为七残篇精灵,这一年多的胡乱使用,已然被掏空了精华。在七残篇经历离开的时候,就化作了一堆飞灰。
一切都结束了……不,还刚开始。
萧然记得自己的使命,重新封印七残篇精灵,只是一个新的开始,还未结束。由于阮明月代为传达消息,昭告天下。
新天尊即位!
这一消息立刻让整个大陆都沸腾起来,天下人纷纷涌向了尊武堡,朝见新任的天尊。
劍道之皇 一葉障目
现在一切都百废待兴,萧然无心顾及自身,一心要重建人类社会,将御道八门召集起来,命令他们将家族中保留下来学识全部记录成册,上缴副本给尊武堡。
紧接着,萧然立刻召来了阮裴,也不管他是否退休,也不管他已是百岁老人,只知道他还精神着的,立刻让他根据典籍,着手发展印刷技术。
然后打开天英御道殿,将里面的学识全部印刷成册,大肆印刷,在大陆广泛传播。
抚苑之都的阮凌风与萧然关系不一般,又是当年保存了精神文明的世家。
在阮明月的带领下,一时间,抚苑之都的酒楼妓院,全部拆除,开办起了学堂私塾,专门负责将封存的各种学识用作传播教育。
由此,立刻引起了御道八门的极力反对。
萧然也懒得与他们这些世家多说,他们根深蒂固的思想是不能靠说来解决的。凡是不服者,统统以武力镇压。
而“武力”则是先祖留下的五百个复制体,由于与萧然血脉相通,自然收归了他们的统治权。这五百个复制体,每个人的修为都在耀武品级巅峰,
如此一来,世袭了五百年的御道八门,不出一个月的时间,就统统瓦解,所有的能工巧匠全部被分散到了民间,不再呈现垄断,而是以市场为基准,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良性竞争,一切都开始飞速发展。
全大陆都嗅到了这个新上任的天尊翻天覆地改革背后的意思,稍有惊醒的人,都趁着这个百废待兴的时期,开始将手中的资源集中,大肆投入资金,开办属于自己的行当。
半年的时间,整个大陆都处在沸腾得快要蒸发的迅猛建设期。
萧然虽然大刀阔斧地改革,自身也是悟性极高,但他毕竟是一人,就是彻夜不睡觉也难以兼顾全大陆所有的东西。
資本對決 紫金陳
得知梵阅并未死去,而是当日被阮明月囚禁到现在,立刻放了他出来,却是身体大不如前,再也不能胜任丞相之职。
山窪小富農
但值得庆幸的是,云芸在他的指导下,虽然也才十八岁,俨然已具备了丞相的才能。
从来深切感受到被世家压迫人才的萧然,此刻成为了新天尊,自然推行唯才是举政策,绝不以身份论高低,毅然让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成为了天下的右丞相,暂设梵阅为左丞相。
云芸果然得了梵阅的真传,第一天上任就将前来朝见的新御道八门的掌门人来了一个下马威,都乖乖地承认了这个十八岁的女孩为当今的新任丞相
至于当中用了什么计策,众人至今都只是猜测,成为了茶余饭后的美谈。
一年的时间,萧然就像一个机器,不断来往于世界各地,尤其是他作为天尊,又具备了远超人类的智慧,要学习全天下的所有学识,从而让自己的智慧能将这些学识归纳、创新,从而传播给人类。
靈靈堂 西半球
阮明月不明白萧然为什么会这样,自从他回来以后,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自己时常伴在他身边,竟然也难得与他说上一回话。
更让她难以理解的是,这一年来,他竟然从未问过灵儿,难道他已将未婚妻忘记了。
直到有一天,萧然打坐消除了一天的疲倦,将阮明月召到了自己的寝宫。
萧然似乎许久没有见过阮明月那处变不惊的淡然神色了,此时他已是天尊,还是如同当年那样的少年,饶有兴趣地呆望着阮明月款款而来。
“现在一切都走上了正轨,我也该休息了。”他看得一阵,见阮明月脸上有了红晕,也知道一切都不复当年了,阮明月再也不那么淡雅超脱了。
阮明月与他关系不菲,算是亦师亦友,更是心属于他,径自坐在了他身旁,疼惜地握住了他的手,道:“你是该休息了,一年来你就没有片刻的休息时间。”
萧然知道她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也是握住了她的手,感受着她手中的温暖,柔声道:“我说的休息,不是指暂时的,而是永远的。”
“什么意思?”阮明月睁大了眼睛,问道。
“我打算辞去天尊,回归田园。”萧然放开了她,将她端坐在天尊的金椅上,然后在她诧异的眼光中,跪拜了下去,正色道:“天尊在上,草民萧然拜谢天尊。”
“你……”阮明月聪慧过人,到此刻已然知道他是想退位让贤,并且是让自己接任天尊之位,惊异得说不出话来。
萧然自顾自地道:“你曾告诉我,常有事于人,而人莫能先,先事而至,此最难为。天下之事,岂是一个人就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心中却苦笑,不由得想起了先祖们竟然妄图以个人来改造世界,真是痴人说梦。
他这一年来,将生命与灵魂都融入了发展当中,越是深入越是清楚地感受到,人类的发展根本就是一个不可测的变量,没有一个人能将其握在手中。
在他励精图治之下,虽然并未有所成就,但却已经打开了一个新的开端,剩下的一切就要看全人类的努力了,并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
对于天尊这个位置,萧然丝毫提不起兴趣来。更是觉得自己这二十年来,从未体验过真正的人生,是该回归田园,陪伴心爱的人白头到老的时候了。
阮明月不似萧然,她一心想发展人类社会,本以为能与他一同并肩携手,却见他急流勇退,本想劝阻他,却根本不待她开口,就已消失了身影。
偌大的寝宫中,只剩下阮明月黯然神伤,喃喃地道:“你怎么能这样……”
萧然腾空而去,落在了极远的一处农家院中,于是大喊道:“灵儿,我回来了。”
房门忽然开了,一个身穿了农家衣饰的美貌妇人,怀中抱了一个婴孩,欣喜地迎了上来。
“哈哈,浮生,想爸爸没有?”
萧然将灵儿怀中的婴孩温柔地抱在了怀中,亲了又亲,也不顾那婴儿不住用手拍打着颇有些陌生的男子。
灵儿自从萧然离开,就怀了他的儿子,这一年期间,便被阮凌风安排,躲在了农家之中,直到萧然成为了天尊,天下皆知,才通知了萧然。
而萧然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照顾灵儿,只告诉她,一年后定然回来与她陪伴终老。
此刻两人相见,自然有许多话儿要说,萧然更是知道自己当了父亲,欢喜莫名,一手抱了儿子,一手搂了灵儿,左亲一下右亲一下。
灵儿则俏脸绯红,轻轻挣脱了他,道:“你都已经当父亲了,怎么还不知收敛,这大白天的……”
萧然嘻嘻笑道:“怕什么,你是我老婆,又没有旁人,难道还不能亲热吗?”
灵儿似有深意地笑了笑,道:“谁说没旁人了。”
萧然先是一愣,就见到虚掩的房门再次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早已忘却,却熟悉无比的倩影。
“霜儿……怎么……你,你还活着,怎么会……”
萧然此刻已经手足无措,心头翻江倒海,不知眼前的人到底是真是假。
南宫凝霜眼中浸满了泪水,扑进了萧然怀中。
到了这个时候,萧然才感受到怀中人是的的确确,真真实实存在的。也顾不得许多了,立刻将她紧紧搂住,再也不愿意放开。
原来,死去的南宫凝霜根本不是本人,而是薛志清拜托了薛佩儿用她的领域绝学伪装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天英武道大会上霍乱萧然的心智。
而伪装的人薛志清并不知道她是谁,只是觉得她欣然愿意接受这样的任务,她名字叫秦乐……
灵儿在旁看着,并未觉得哪里不妥。这几日两人一直住在一起。
尤其是灵儿怀了萧然的儿子,南宫凝霜小姐之尊,反过来对灵儿多有照顾,可见多年的姐妹情谊都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
異界逆天狂神 極品漢子
待得两人抱了许久,萧然再看灵儿,一切都明白了,幸福感油然而生,又把灵儿搂了过来,正待要说一些激动人心的贴心话时。
院中的另外一间房门又开了,阮馨如也从当中走了出来。
萧然彻底地傻了,呆望一阵,再看看怀中两人脸上都看戏的表情,轻轻挣脱了他,笑道:“好了,该你们俩说说话了。”
南宫凝霜与灵儿也不去理他,径自牵了手离开,留下了萧然与阮馨如望着对方不知所措。
“你……”
“我……”
此时的阮馨如也一改往日泼辣的形象,温柔得快要滴出水来,就好像现在的阮明月一样,让人只是看了就像将她搂在怀中。
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的好,似乎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微妙了,到底是朋友还是更好的朋友,又或者是亲密的朋友……
南宫凝霜在一旁看得着急,偷偷走到阮馨如身后,将她推了一把,一个趔趄,就站到了萧然跟前。
“这两人倒好,以前不是经常打闹吗,许久不见了,反而生分了。”灵儿抱着怀中的儿子道。
萧然没好气地瞧了瞧灵儿,正说的时候,阮馨如主动贴了上来,悠悠地道:“我以后不与你吵了,听你的话,你……你还要我吗?”
“不行。”萧然毅然地道。
阮馨如脸色一下白了,身子微微发抖。
萧然一把将她搂了过来,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尖,道:“要是你都不与我吵了,岂不是很无趣?”
在搂着阮馨如的那一刻,与此同时,萧然清晰的感受到了她身上熟悉的味道,分明不是阮馨如的。
再看一旁的两个女子,都似笑非笑地看向了院子的另一头,与怀中女子容貌一模一样的倩影,款款而来。
溺惹甜妻:總裁寵之過急
爺本忘情
“好了,猜猜你怀中的是姐姐还是妹妹,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