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w5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絕世戰皇 起點-第二百二十章 天象樓推薦-7ww95

絕世戰皇
小說推薦絕世戰皇
此时城内的人流,无疑是恐怖到了极点,街道之上简直就是人挨人,喧哗冲天,嗡嗡作响。
随处可见一些争斗,且而打得是头破血流。
他们大多数都是一些衣着华丽的年青人,明显,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天才。
有时候王泽也会驻足一番,但是让他有些惊异的是,那些天才的实力,还真的不容小觑,大多数都是翻云境以上的存在,而且战斗的火热程度,也是可圈可点,引起了很多人的围观。
要知道一些真正的一些强者,是不屑于在大街上跟耍猴的一般被那么多么围观的。
没想到,这里面的天才也是倒也是的确不弱,着实让他吃了一惊,同时也有些惊叹这次大赛的含金量之高。
稍微观看了一番,王泽便缓缓的离开了。他此次出来自然有事在身,而是来购买之前晓机子所跟他说过杀阵的材料。
驻足在万宝楼门中,王泽踌躇了一会,最终离开了。因为上次跟皇室闹翻的缘故,他并不想来这里,毕竟若是见到黄老,气氛也是有些尴尬,毕竟不管怎么说黄老也是皇室中人。
“天象阁”同样是在建安城之内赫赫有名的店铺,生意很大,比起万宝楼来毫不逊色。
望了望那宏伟的店铺,王泽点了点头,而后径直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便可以感觉到里面不菲的人气,大会即将开始,有很有天才来这里购买一些对自已有用的东西,希望能够在这大赛多一份胜率,这一阵子,这种商店的生意自然不会少。
里面有好几条大的柜台,纵横交错,上面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阁下,请问你需要什么物品?”
王泽刚刚进入,一些眼色好的小二便陪笑的来到近来,寻问道。
虽然王泽看起来并不像是富家公子,但此时建安城,龙蛇混杂,老板早已特意交待他们不可以貌取人。
没准一个普通的人,实力一亮出来,能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所有小二显是特别的殷勤,不也丝毫的怠慢。
“将这单子上面的材料取来。”
遠東帝國
王泽递出了那座杀阵所需要的材料,道。
“这..”
接过单子,小二顿时吃了一惊,而后有些为难了。
“怎么了?”
王泽皱了皱眉问道。
“客官,你上面所罗列的材料,本店都有,只不过…其中一声“寒铁”,我们只有一件存货,但是已经有二人都要出价购买了。”
笑盜墓
小二为难道。由于两人身份都很特殊,而且都是势在必得,所有他们也不敢善自坐主,将这一声寒块随意卖掉,目前他们还在协商之中。
闻言,王泽皱了皱眉,这声寒块是除了星辰沙之处最重要的一个主材料,非常重要,不能有失。
“二人出价多么?”
王泽淡淡的问道,大赛还有三天就开启了,这块寒铁绝不能错过。
“现在还不的确价格,马上两楼会展开一个型拍卖,他们两人价格谁出的高,便是谁的。”
“哦,既然如此,带我上二楼。”
王泽点了点,既然没有卖掉那就还有一丝生机。
“这个…”
小二为难。那两个人可都是大名鼎鼎的存在啊,他们天象楼谁也不愿得罪。原本二人争抢这声寒铁,都已经让他们够头痛的了,现在竟然还有加一个….这种事情,他还真不敢做主,万一惹火了那两尊天才,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无防,你带我上去,我去见一下这两个人。”
似是看透了小二的想法,王泽淡淡的说道。
“哼,这寒铁可不是一般人能买起的。”
就在此时,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一名身穿男子缓缓步来,他高大雄壮,浑身上下跟一堵魔墙一般,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超萌迷糊妻:boss大人別這樣 珊瑚蔓
此时人一出,店铺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了一股浑厚的压力扑面而开,让人心神震动。
“是他“修罗”!天冥宗第二大核心弟子修罗?!”
周围不少人惊呼。
“这一段时间之内他可是大败了很多天才,除了天玄宗的哲天少有人敌啊。”
没有理会众人的惊异,叫修罗的高大男子,缓步走来,第一步落下都犹如万斤巨锤砸在地面之上一般,让人心脏收缩,充满了骇然。
小二更是战战兢兢,差点瘫痪在地上,额头之上冷汗密布,此人正是看中寒铁的二人中的一人。
我是一名賽車手 小孫悟空
“凭你也想跟我拍寒铁?”
叫修罗的男子走到王泽身边,剧下临下,俯视王泽,如同看一个蝼蚁一般。
“不错。”
王泽淡淡的说道,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是你!”
修罗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杀气凛然的声音,仿若有着杀父之仇一般。
此正是在无尽大荒之中,与王泽有过过节的英飞。
“你竟然没死!”
英飞眼神微眯起,心中有些诧异,他可是亲眼所见王泽被六阶凶禽追杀,他怎么可能能活下来?
同时心中也泛起一抹滚烫,那这么说来赤红晶,还在他身上了?
“你认识?”
修罗背负手双,淡淡的问道。
英飞脸色阴晴不定了一会,最后咬牙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当然,他自然是传音说的,不然的话赤红晶这件事情若是暴露,足以轰动整个建安城,一些老家伙都会出手,那时候可就不妙了。
果然,修罗一听,心中也是闪过了一抹滚烫,目光阴冷,沉声道:“连我天冥宗的东西都敢抢,把东西交出来我给你个痛快。”
他目光微冷盯着王泽的那张清秀的脸庞,似是认出了什么,心中浮现一抹杀气。
此话一落,顿时连整个天象楼的之内的温度都是下降了下来,冷嗖嗖,让不少人都是不由的打了激灵。
“难道他们要开战了?”
众人惊恐,虽然不知道修罗话中的含义,但明显今天看来不平静了。
“我若是不给呢?”
王泽冷笑,神色自如,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气势而动容。
店内充斥了一股紧张之意,有些讶异眼前的少年,在大名鼎鼎的修罗之下,竟然还也说出这话来。
“不给?那么今天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谁也救不了你。”
修罗森然的笑了一声,眸光凶戾,如同一头野兽的眸子一般充满了煞意,让人皮肤如同针钆。
然而,就在修罗即将出手之时,突然一声娇喝传来。
“等等!”
这道喝声虽说很动听,但却如同一道惊雷一般,让人耳膜巨剧,可以相像,以人的实力有多么强横。
喝声一落,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迈步走进了天象楼之内。她身姿曼妙,面容娇好,一身火红的衣衫为其增添了一打艳丽之感,让人眼前一亮。
“红彬,你怎么来了。”
看到来人,王泽眉头一挑。
“哼,我不来你今天就麻烦了。”
红彬恶狠狠的传音道,不过表面上却没有什么,仍旧是一幅平淡的模样。
“怎么,你难道想救这小子?”
修罗脸色不善,眸子之中有戾气在闪烁,但是目光却剽着红彬身边的一名男子身上,最终又压了下来。
此男子身材挺拔,站在那里如同一杆标枪一般笔直,虽然并未说话,但却散发着一股浑厚的气息,让人不敢小觑。
众人的目光也是不由的随着修罗的目光,而移动到了男子身上,看到男子的容颜之后,顿时神色一怔,有些骇然。刚刚一直注意着红彬,没想到在她身后竟然有这么一尊绝顶天才。
此人正是天玄宗核心弟子排名第二的“宇天”,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比起修罗都丝毫不低!
宇天目光注视着修罗,开口道:“既然我师妹与此少年,有旧那么此事就算揭过可否?”
他声音不高,但却有一种奇异的魔力,如同是在众人的耳旁响起一般,虽然是在商量,但声音之中有着一股不可抵抗之意。
“哼,有此揭过?你知道他跟天冥宗的瓜葛吗?”
修罗冷笑了一声,而后盯着王泽说出了一个隐情,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你便是那么王泽吧?在小小的峰城那一隅之地,杀我三名核心弟子,又原城击杀我十大核心弟了之中排名第八的铁血。”
修罗缓缓的说道,说到最后目光阴冷无比。
此话一出,众人猛的倒吸一口凉气,竟然边天冥宗的弟子都敢杀,而且连十大核心子也不放过?这也太大胆了,整个离国谁敢这么做?且不说三名核心弟子,就光是那一名铁血就足以让他们天冥宗大动干戈,陷入愤怒了。
然而,修罗下面的话,却是让得众人更加骇然了。
“而且,前一段时间,我们天冥宗核心弟子排名第六的南宏,也死在了你手上吧?”
话音一落,众人通体冰凉,对方不但杀了铁血,而且还杀了南宏?这般“过去”也太吓人了,要知道十大核心弟子那可是天冥宗的骄傲啊,他竟然杀了两了?以天冥宗睚眦必报的行事风格,可以想像王泽以后的下场会有多么惨。
“你小子也太猛的吧。”
红彬也是有些惊异,不过心中却是有些兴奋。天冥宗损失惨重他自然乐意看到。
王泽耸了耸肩,并没多说什么,对他来说,这些人之所以会死,完全是他们自食其果。
“此子和我们天冥宗可谓血债累累,你一句就此揭过就算了?”
修罗狞然道。浑气的气息,有如同一头猛兽蛰伏一般,在散发着阵阵危险的波动。
他们天冥宗能量恐怖无比,经过一番调查自然能够识别出王泽,只不过这一段时间武堂选拔赛临近,所以才暂且将此事隔下。而且王泽是林家的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如果现在兴师的动众的去林家要人的话,必然会受到林家强大的反弹,一只没牙的老虎,他们虽然并不惧,但是如果这只老虎拼起命来,他们天冥宗定然也要损失惨重。
宇天也是皱了皱眉,自然知道王泽与天冥宗结的这个梁子太深了。
但是却没有丝毫的退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们与天冥宗同样也是势同水火,而且看红师妹似乎和王泽交情不浅,也算是可以结交的的对象。
想到这里,而后淡淡的说道。“即将师妹与此人有旧,那么这事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看着这一莫,王泽不由得摇头苦笑了一番,没想到这个宇天与他素不相识,竟然会这个慷慨相助,当然他知道其中一定有红彬的因素在内。
“哼,这么说来你打算与我为敌了。”
修罗脸色阴沉道:“如此正好,我正想见识一下你的高招。”
修罗非常好战,同为宗门排名第二,他早就迫不及待,想要较量一番了。
而后一高大的身躯一震,一股磅礴的气势,顿时散发而出,让得一些实力低下的人当场脸色就唰一下子就变白了,那股气息凶煞无比,让众人感觉如同在面对尸山血海一般。
王泽也是心中一动,此人不亏为修罗之名,这么强的煞气,还是他第一次见到。
“正有此意。”
宇天丝毫不惧,上前一步,气势爆发,气息同样浑厚无比,掀起一股飓风,将之抵挡了下来。
看着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所有人都是双眼火热,他们可都是大名鼎鼎的天才,在建安城很少出现,今一战众人自然期待无比,想要看一看是天玄宗排名第二的宇天强,还是天冥宗排名第二的修罗更胜一筹。
而那个小二此刻早已是战战兢兢了,心中恐慌不以,若是两人在这里大战,他们损失一定惨重,到时候可以想像他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
“天象楼之内,二位还是不要动手吧!”
一声苍老的声音传开,让得宇天和修罗的气势一滞,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之下,竟然被硬生生的逼回了自已的体内,惊人无比。
“风主管!”
看到老者,众人惊呼,眸子之中闪过一抹忌惮之意。
而且,那名小二顿时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总算是松了口气。
“嗯,你表现的很好,不用担心,暂且退下吧。”
老者淡淡的说了一句,让小二顿时有种受宠若惊人感觉。
“原来是风老,刚才多有冒犯还望海涵。”
宇天略带歉意的笑道。
九品戰神 西窗剪紅燭
“多有冒犯!”
修罗嘴角扯了扯,稍微放低了姿态,不管怎么说对方也是李家的族老,更是神动境的强者,辈份比他们要高得多。而且刚刚差点在这里出手,也的确说不过去。
“我们小家小业可经不起你们折腾啊。”
风老摇了摇头,说了一句让无数人为之鄙夷的话来。
小家小业?
众人腹诽,你们李家若算是小家小业的话,那么整个建安城所有人大势力,都是叫要饭的了。
“不多说了,跟老夫上楼去拍那块寒铁吧。”
风老淡淡的说道,而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对刚刚那个店员说道:“之前是谁也要参于这次竞拍?”
店员恭敬的指了指被红彬一行人围在后方的王泽的道:“是这位客官。”
“哼,寒铁非常珍贵,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买得起的。”
英飞冷笑了一声。
没有理会英飞的嘲讽,风老顺着视线望去,当看到那么清秀的脸庞之的,顿时神色一滞,惊喜道:“王泽小友,好久不见了啊。”
“别来无恙…”
王泽笑了笑道。
然而,周围的人看着风老竟然跟王泽如此熟络,都是不由的有些诧异,以风老的地位的实力,就是他们家族的年轻一辈,也很少能够让他如此客气对待?
而英飞脸色抖了抖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你也要拍寒块?”
红彬有些诧异。
“不错,这声寒块,我有大用。”
王泽点了点头。
红彬微微点头,美目不由的投了宇天一眼。然而,宇天并未多说,战在那里如同一杆标枪一般,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呵呵,走吧,跟老夫一起上楼。”
风老笑了笑,既然是王泽他自然不会说什么。
高大的修罗皱了皱眉,最后冷笑一声,眸子之中尽是杀机。
二楼之内颇为的宽敞,这里是贵宾室,里面摆设和格局比起一楼要精致许多,里面的人并不多,但莫不是身着华丽身衫人,非富即贵。
咚咚咚。
腿步声响起,一行人上楼,惊动了里面正在挑选货物的一些贵客。
当看得风老竟然带着一群人出现之后,这些人都是不由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异,虽然他们的身份尊贵,但也自问得不到如此待遇。那可是风老亲自带领啊,谁有这么大的派场?他们对风老身后几人身份有些怀疑了起来。
几人之中有两人最为引起一侧目,一名身材高大,眸子之中闪烁着凶芒,给人一种如同野兽一般的感觉,虽然此人并未散发出气机,但是仍旧是能够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煞气,溢之而出,让人毛发。
而另一人则是身躯如标枪一般,昂首阔步,气宇不凡,步伐之中透着一股自信的风采,一点也不比那个高大的男子逊色。
而且不但如此,除却这两人之外,另外几分也同样是气息深厚,步履平稳,一个个都是散发着一股浑厚的劲气波动,让人惊叹。
这倒底是一些什么人?这么年轻竟然有如此实力?
每一个人都有非常浑厚的气息,明显都是一些天才,竟然一下子出来了这么多,这如何不让人惊异?
没有理会众人惊异的目光,风老安排几人入坐,而后,从柜台之内取出一块锦盒,笑了笑道:“这就是几位想要的寒块。”
说完缓缓的将锦盒找开,顿时爆发出一抹神光,闪烁着冷冽的光泽,寒芒烁烁,刚一出现,这里的温度都是一瞬间下降了下来,让人如坠冰窖,通体冰凉。
感觉到这股寒气,那些贵宾,顿时惊呼道:“这难道是寒块?”
寒块很是罕见,平常有那个一点,加入武器之中都会提高的品质,而变得吹毛断发,坚固无比。
而观林老手中的那一声,怕怎么样也至少有着一斤重了吧。这样的东西,价值很是惊人。
有消息灵通者,似是想到了什么,望向几人,眼神一怔,低语道:“我知道了,这些人就是天玄宗和天冥宗的弟子。其中修罗和宇天就在其中。”
此话一落,众人倒吸凉气,这可是他们大宗门之排名第二的年轻弟子,同时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有人见到,如此竟然一同出现。
王泽几人的目光都被那块寒块给吸引了去。每个人眼中都是浮上了一抹火热,就连一向沉稳的宇天,周身的气息也是出现了一丝波动。
“好了,寒块的价值我也就不多说了,往常每一块都能买出上百万两金,即将你们三人同时看上了这一声,那些就公平竞争,价高者得。”
风老笑了笑
“二百万两金!”
此音刚落,修罗沉声道报出了一个惊人的价格。
让得众人倒吸凉气,这可是提升了整整一倍啊。
“二百五十万两。”
宇天摇了摇头,并未向修罗那般提价这么猛。
这块寒块最多价格一百五十万两,如果出的太多那就是冤大头了。
王泽也是皱了皱眉,没想到一声寒铁而已,竟然报出了这个价格,倒是超了他的预算。
当然他知道,若不是有修罗和宇天同时在争,不然的话这块寒块,是绝对不可能卖出这个价格。
“哼,没有钱就不可学人家来竞价,自取其辱。”
修罗嘴浮现一抹嘲讽之意,而后继续报价道:“二百八十万两!”
王泽冷笑一声,并未回答。
“三百万两。”
宇天跟价,眉头皱得更深了。
虽说他们实力不凡,但毕竟还是一个宗门弟子,三百万两就是一些中型势力,拿出来也要肉疼了。
风老淡笑的望着这一幕,暗自开怀,平常一百多万两的物品,如今竟然被争到这个价格,可这是白白送给他们的金子啊。
玉堂嬌
虽然,这块寒块虽然罕见,但也并不是到了绝有仅有的地步,只不过这段时间来建安城来了太多人。导致了他们的存货者卖光,如今这是最后一块,所以才会出现这般情况,不然的话,一声寒块被抄到这个价格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三百二十万两!”
睢得宇天跟价,修罗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他也是宗门弟子,并非什么大势力的头脑,再往上的话,也要肉疼了。
观看的众人,身体之内有些凉嗖嗖感觉,为了争一块寒铁而已,竟然把这个价格提升了这么多,让人一阵无言。
同时心中对这两个大势力的弟子有些惊叹,平常就四大家族的嫡系弟子,也不可能说能拿出这么多钱。更何况,还是去拍一块寒铁,这个价格的确有些太高了,谁都有肉疼。
果然,宇天皱了皱,最后略微思索一番,而后摇了遥头放弃了:“这个价格太高了,不值。”
虽说寒块对他,的确有用,但是与三百万两比,还是有些得不偿失。
见状,修罗心中松了口气,如果宇天再给的话,他也程受不主了,三百万两这差不多已经是他所有的积蓄了。
修罗并未出方讽刺,他知道这个价格也确实已经超乎到所有人预期,同时能够打败一次宇天心中有些得意。
“小子怎么样?要不要出价?”
将这一幕看到眼里,英飞眼角余光剽向,王泽不由的微微一怔,而后饥笑道。
修罗也是微微一愣,而后嘴笑浮现一抹戏虐的笑意。
“这人是谁?难道他也要与修罗竞拍?”
那些人面面相觑,同时也是看出来了,这是英飞与修罗的嘲讽,明显是话里有话。想看那小子出臭呢。
王泽淡淡和笑了笑,道:“如你所愿,四百万两!”
“什么?四百万两?!”
此话一出,众人石化,而后哗然不已。
一个大家族的弟子都不可能拿出来的数字,竟然被眼前并看起来如此普通的少年,给喊了起来,给人一种宛若梦境般的感觉。
而且看对方的那个语气,喊出这个价格的时候连一点犹豫都没有,好像对这个数字没有一点都没有在意一般,这到底是哪家的败家仔啊。
英飞顿时脸色一变,暗自恼怒,之前他不过随口是想嘲讽一下对方,想看一下王泽的窘样。
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竞拍了,而且一下子将价格提到了四百万两,最重要的是,他妈的他有这么多钱吗?
修罗更是脸色阴沉,想起之前的那一幕,对方简直就是扇了他们一巴掌,真正自取其辱的是他们。
“有意思。”
宇天也是微微一怔,而后笑了笑。
而红彬俏脸也是浮现一抹惊愕,不敢相信王泽竟然有这么多钱。
“小子,要是虚报价格的话,下场你应该知道。”
修罗脸以不善,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对方能拿出这么多钱,要知道以他的实力和人脉,全身的家当也不可只有三、四百万两而已,他认识王泽是虚报价格。
此话一出,英飞也是意识到了,而后浑身充满杀机道:“你若是正敢虚报价格,今天我绝对让你躺着出去。”
刚刚对方给他冶的太难看了,脸面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竞价之中第一大忌,就是虚报价格,如若发现,绝对是严惩不殆。
风老也是皱了皱眉,以林家的背景,王泽如果开口话,虽然有可能能拿出四百万两,但也不可能事先准备这么多吧,毕竟这些寒铁的价格的确很高了。
而,如果不能拿出真金白银,就算他有意偏袒王泽,也不好办。
毕竟对方可是天冥宗的人,虽说他们会给自已面子,但若是涉及到利益,以他们的做事风格,就算自已想护,也护不住。
果然,修罗脸色阴沉道:“风老,还请让他将四百万两金拿出来让我们过目。”
虽说他话语之中说的颇为客气,但谁都知道,若是王泽拿不出来,他会立刻翻脸。无它,到时候他就可以名正顺的将天冥宗这个大势力抬出来。
此时,二楼之内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一个个目光全部汇集在了王泽身上,想要看看他到底能不能拿出来这么大一笔财产。如果拿不出来的话,可以相象,到时候此子一定在劫难逃。
红彬贝齿轻咬着红唇,美目之中浮现一抹担忧之色。
最后向宇天传音,若是王泽真拿不出来的话,让他的身上的钱先暂借王泽,这件事情可不可儿戏,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就算有心帮忙,也站不住理。
“小子,把钱财拿出来给我看看。”
英飞冷笑,咄咄逼人。
修罗在这一刻,全身气息如汪洋一般在波动,气息锁定在了王泽身上,暗自打算,如果对方不能拿出来的话,那么将会以雷霆手段就此格杀。
王泽冷笑,淡淡的道:“你如何知道我拿不出这些钱来?”
“哼,四百万两,莫说是你小子,就是富甲天下的李家,嫡系弟子也不可能说拿出来就拿出来。”
英飞冷笑,他倒不是抨击李家,说的倒是实情,风老并未说什么。
“如果我拿出来又当如何?”
王泽笑了笑道,浮现一抹戏虐的笑意。
“如果你真能拿出来,以后有你的地方,我二话不说调头就走!”
英飞一脸戾色,恶狠狠的道。
对认为王泽绝对是在故弄玄虚。
而修罗闻言,不由的皱了皱眉,认为英飞这个赌注有些过了,万一出了差错,对他们天冥宗的威信有些影响。
但转念一想,这个可能的确很渺茫,最后也是放下了心来,嘴角浮现一抹残忍的笑意。
“即将如此,那你就看好了。”
王泽笑了笑,而后在英飞瞬间呆滞的目光之下,取出了一搭金票,淡淡的道:“不多不少正有四百万两。”
见状,众人心头顿时添上了一抹火热,四百万两啊,这可是整整四百万两,就这样被他若不其事的拿了出来,这也太惊人了。
以前的大型拍卖会之上,别看那些中型势头的头脑个个一掷千金,其实暗地里准备了很久,冒着商业瘫痪的危险,才在一些产业之上硬头头皮取出来的,平常谁闲着没事,拿四百万肉出来晃悠啊。
而后众人想起之前的赌注,都是不由的将目光投向了英飞与修罗身上,眼神有些怪怪的。
“这怎么可能?!”
英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身体都是僵硬了下来,这小了竟然真拿出来了四百万两?
修罗也是脸皮抖了抖,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脸上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呵呵,不知道刚刚是谁说的,有我的地方他二话不说调头就走?”
王泽笑了笑道。
“你…”
英飞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气得青筋暴跳,之前只不过是认为王泽,不可能能拿出来这笔巨款,所以他才敢说出此话。
不曾想,对方竟然真的拿出来了,这简直如同被人狠狠的甩了一巴掌,让他颜面尽失。
“你..你…”
英飞气得浑身发抖,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果不心履得自已的谎言,那么以后他们天冥宗还如何立足?但如果真是这么做的话,同样他的天冥宗的颜面也是无存。总之,不管怎么样,今天他们天冥宗的脸面算是被他丢尽了啊。
红彬掩嘴轻笑,看着英飞吃鳖的模样,感觉很解气,之前在大荒之中对方卑鄙的对她下毒,差一点害得她死在那里。
宇天嘴角也浮现一抹笑意,天冥宗跟他们一直势如水火,天冥宗吃鳖,他自然也乐意到。尤其是那修罗比吃了死孩子还难看的一张脸庞,让他忍俊不禁。
“怒不远送!”
在英飞直欲杀气的目光之下,王泽摆了摆手,做了“请”的姿试,淡淡的笑道。
英飞顿时怒了,杀气凛然,身为天冥宗核心弟子排名第三的他,到哪不是万人敬仰?如今竟然了这个暴亏,如何让他咽得下这口气,当他浑身劲元暴发,双目喷火,有一种忍不住将眼前这可恶的小子就是格杀的冲动。
“够了,我们走!”
修罗冷喝一声,制止了他。这一道声音如同惊雷炸响一般,让很多人耳膜巨震,浮现一抹骇然,修罗的实力简直强大的惊人。
王泽也是神色一怔,仅仅只是冷喝一声而已,就给人一种面对万丈惊雷一般的感觉。
“可….”
英飞气息微微一滞,而后脸色以铁青,非常的不甘。
“哼,如果你嫌今天还不够丢人话,那你便出手吧。”
修罗眸中浮现一抹凶芒,如同一头欲噬人的野兽一般,让人通体冰凉,就边英飞体内泛起一股凉意,而后咬了咬牙,最终不甘的收了回了气势。
至此,风老暗自松了口所,将气势收了回来,刚刚若是英飞出去,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小丞大界,霸道少將小嬌妻
最后,修罗目光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看着王泽,沉声道:“小子,你很有种,一再挑衅我们天冥宗,还有三天就是大会开始,到时候自求多福吧。”
此话一出,一股寒气顿时笼罩整个房间之内,让得一些实力低下的都是不由的打了激灵,恐怖无比。
留下这句话之后,修罗袖袍一甩,率先离开了这里。
“我英飞发誓,在大会之上,如果碰到你绝对将你碎尸万断。”
英飞咬了咬牙,最后非常不甘,跟上了修罗的腿步。
追愛999次:無賴老公請閃開
王泽冷笑一声,并未多说,他跟天冥宗有梁子,也不是一天两天,对于对方的威胁自然不惧。
修罗走后,那些观看的众人都是不由的松了口气,他给众人的压力太大了,让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出。
“天冥宗睚眦必报,到时候你要小心了。”
宇天笑了笑道。
“无防!”
王泽耸了耸肩,一路向天冥宗做对,被他们威胁的次数还少吗?早就已经麻木了。
看着王泽一脸平淡的模样,宇天点了点头,暗自赞叹,如果是别人话,提起天冥宗很有可能吓得战战兢兢,惶惶惶不可终日。
然而眼前的少年,却是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不说其它,就这幅心态,都足以让人赞叹。
“既然如此,那小兄弟便多加小心了,天色不早,我们就先告辞了。”
宇天笑了笑,而后带着红彬离开了这里。
“小子,别逞强,实在不行大会之中就来找我,有我在,天冥宗绝对不敢拿你怎样。”
这是红彬离开前,留下的一句话。
等天玄冥和天冥宗的人都走完之后,那些人都是不由的将目光投在了王泽身上,一脸的惊叹。
此人竟然得罪了天冥宗这个庞然大物让人发毛。虽然他们家庭背景也不凡,但若是跟天冥比起来,那简直就不是在一个档次之上。
“宁惹皇室,有惹天冥宗!”
这是他们家族族长经常告诫他们的话。由此可见,天冥宗的凶名已经达到了何种地步。
当然这句话并非是说,皇室不如天冥宗,毕竟皇室做事还会留一线,不会赶尽杀绝。
但若是惹怒了天冥宗,那么全家老少一个都别活,哪怕是一只没张开眼睛的耗子,对方都会活活碾死,狠辣无比。
这种事情已经不知道上演了多么回了,有好几个不小的势力,都是被会天冥宗暗地里面给干掉了。
“呵呵,王泽小友这一段时间,实力提升的倒是惊人啊。”
风老笑了笑道。之前在楼下见到王泽之时,他就有察觉到了,吃了一惊。这才多久时间,对方竟然就从出尘境七重天,突破到翻云境,这个速度,在整个离国不说是绝无仅有,也差不多了。
“侥幸罢了。”
王泽咧了咧嘴,对于风老还对是比较尊重的。
“你买下这块寒块有何用,难道是为了炼器?”
风老皱了皱眉疑惑道,花四百万两买下一块寒铁,去炼器的话,无疑是非常吃亏的,毕间四百万两,可以更好的材料了。
“自然不是,我另有用处。”
王泽摇了摇,而后将四万两金,交给了风老。
不过对于花了这么金钱,才买下寒铁,他也是一阵无言。虽然上次打劫谷宏得到一笔横财,但也容不得他乱花。一想想那张恐怖的单子,他就浑身发毛。
然而,风老摆了摆,并未收下他的钱财,笑了笑说了句让王泽错愕下来的话,道:“这块寒就当老夫送你小友了。”
如果真收下王泽四百万两,他也是有些小好意思,毕竟,对方可是帮了他们家族很多。
这块寒铁平常也是值个一百多万两而已,这些钱,对于他们李家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倒不如卖给王泽一个人情。
“呃…”
王泽有些惊愕。
不光是他,就是那些还是二楼的人,都是瞬间瞠目结舌,风老是什么身份?那可富甲天下的李家的族老啊,位高权重,如今竟然对此少年如此热络不说,竟然还出手就送价值四百万两的东西,让人感觉跟坐梦一样不真实。
“此少年到底是谁啊?竟然这么猛?”
众人砸舌,牙关都在抽凉气。
虽然王泽坐过一些轰动建安城的大事,但亲眼目睹的人莫不都是一些大人物,或实力高强之人,他们并不知晓眼前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猛人。
“呵呵,当初你可是在青阳城,你是救下老夫一次,而且在一线天,还帮我们解除了危机,与之想比这块寒铁,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风老笑了笑道。这一段时间之内,王泽在建安城之内,名声可谓是响亮无比,做出了一件件让老一辈人物都心惊肉跳的事,震动了整个建安,李天早已叮嘱过,要尽力结交此人。
“呵呵,那我就却这不恭了。”
王泽略微犹豫了最后笑了笑将之收了下来。
最后于风老寒喧了一会,王泽便走去了天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