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9ir玄幻小說 龍魂強少-第299章 何苦上青天鑒賞-a0knz

龍魂強少
小說推薦龍魂強少
轩辕剑合并还是失败了,轩辕宏图虽然没有落得个身死魂灭,但龙魂也受到了重创,正如之前苍叶所言,四象之间有着某种神奇的联系,不是用什么传承之魂都可以代替的,龙魂受创,加之之前轩辕宏图又受了伤,此刻,轩辕宏图彷如比之前老了十几岁。
辰凡倒是还没有心思去关心轩辕宏图,在魔主的提醒下,辰凡骇然发现,父亲辰野的身影竟然渐渐淹没在滚滚的魔气之中。
辰凡哪里敢怠慢,一声惊呼,身形一动已然到了辰野身边,只见父亲辰野正在不断的吸收魔气,二十年前,辰野在那无名的黑暗坑洞之中,吃了一块石头后,就拥有了黑暗力量,黑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包含着邪气、魔气。
想要驱散眼前的魔气是不可能,辰野自然的想到想要用自己这黑暗之体,吞噬魔气,但刚才这一番下来,他吞噬的魔气已经渐渐到了一个饱和状态,终于,此刻辰野还是被这可怕的魔气给反噬了。
“爸,你这是干什么,快撒手!”
梟寵毒妃:第一小狂妻
辰凡自然也看得出来此刻父亲的所做,赶忙急切的喊道。
“凡儿,爸能为你做的也就只能为你争取时间了。”辰野自己也知道自己扛不住多久了,但仍然还在坚持。
“爸,你说什么呢?”
辰凡听出父亲语气中有种诀别之意,当即赶忙伸手一拉,却骇然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直接穿透了父亲的手臂,父亲的手俨然已经不是实物了。
“爸,这……这是怎么了?”辰凡心头大骇。
辰野微微转头看着辰凡,说道:“凡儿,事实上在遇上你之前,我已经感觉到自己时日无多了,否则也不可能和魔主达成夺去轩辕剑剑柄的协议,如今,我用自己这具残破的身躯为你争取时间,一定要斩了魔主。”
美人殤之玲瓏公主 雨夢柔
“不,不会这样的,不会是这样的。”
天帝後羿傳 侯星宇
辰凡不敢相信,自己刚刚与父亲重逢,父亲就又要离开,而且是永远的离开,辰凡极力的想要抓住父亲,但那看似近在眼前的身影却怎么抓也抓不住。
“哈哈,想不到屠龙殿殿主竟然还有这样一面,你虽然修行了黑暗异术,但想要用黑暗异术对付本座引动的魔气,你简直是找死,你又能拖住多长时间。”魔主大笑着,不屑的嘲讽着。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轻易的得逞。”
辰野也是个好强的性子,加上此刻一心为了儿子,早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了,疯狂的催动着黑暗异术,整个人变得越来越模糊,在他胸口处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漩涡不断的扩大,渐渐占据着他的身躯,但那黑色的漩涡产生的吸力却极为的恐怖,吞噬魔气的速度不知道比刚才快了多少倍。
另一头,撸哥只感觉压力顿减,转头一看,面上一惊,赶忙喊道:“辰野,快住手。”
木葉榮光
撸哥很清楚,就算是辰野拼了性命吞噬了更多了魔气,但接下来呢?
魔主未死,一切都是徒然!
“爸!”
辰凡大惊,双手法决狠掐,释放出自至尊龙魂中领悟的重生大道,一道飘渺的金光飞出,飘飞在辰野身前,化为一片金色的海洋,将辰野与前方那浓浓的魔气给隔开。
在辰凡的重生大道之下,辰野胸前那黑色的漩涡终于渐渐的消散,辰野也身形一晃退了回来,辰凡急忙上前,扶起父亲,右手捏着法决,维持着重生大道,金光弥漫,形成一堵不知道高多少丈的气罩,暂时将浓浓的魔气抗拒在外。
“爸,你没事吧?”辰凡一脸急切的问道。
“凡儿,爸活不了多久了,就让爸为这些年对华夏所做的那些恶事做一些补偿吧,也让凡儿你不要有那么多的负担。”辰野做的一切,自然都是为了辰凡,为了儿子。
辰凡连忙摇头说道:“爸,你别做傻事,你不能死,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呵呵,很温馨的一面,可惜,本座可没有时间看你们磨蹭下去了,看你还能如何抵挡!”魔主已经失去了耐心,双臂一展,刹那间,笼罩在昆仑之巅外的重重魔气宛如潮水般翻涌而起,一瞬间不知道翻滚起多少丈高,全部向辰凡所在的地方疯涌而去。
一脈相思 醉酒微酣
“辰凡,小心!”
唐老爷子一声大呼,招呼着所有人全部向辰凡那边支援。
滔滔魔气在这一刻似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即便是有辰凡领悟的重生大道,即便是撸哥这头蛟龙,即便是有唐老爷子等高手,依然能扛住,死守的方位终于还是被滔滔的魔气冲开了一个缺口,而后疯狂的向昆仑之巅,引神台的方向奔流而去。
原本平息的九龙拱卫立刻受到了牵引,再次复苏从各个方向向昆仑之巅游弋而来。
“完了,一切都完了!”
尖嘴猴腮的云鹤看着魔气冲入昆仑之巅,忍不住摇头叹息。
其余人也都是个个面色失落,终于还是没能阻止魔主。
“快看,那是什么?”
就在此时,只见昆仑之巅外,一道黄蒙蒙的光华冲天而起,将昆仑山脉上笼罩的魔气一举冲开一个巨大的缺口,紧接着,那黄蒙蒙的光华化为一个巨大而模糊的影子,那影子有些似龟,但龟尾却十分的长,宛如一条巨蟒盘踞在那龟背之上。
“那是玄武之魂!”撸哥一眼就认出了那光柱中所出现的图腾正是玄武。
“来了,终于来了!”醒来没多久的轩辕宏图一见,顿时老脸大喜,一切还并不算太晚。
那玄武之魂化为一个人影,在虚空中一晃就跨过了数里的距离,正好落在昆仑之巅外,原本玄武所在的缺口之处,巨大的玄武图腾在虚空汇聚,镇压在缺口之处,同时不断的将冲进昆仑之巅的魔气抽离而出。
不过眨眼间,原本侵入昆仑之巅的魔气就被抽离出来,昆仑之巅外,四个方位同时被镇守,四道璀璨的光华飞冲而起,将昆仑之巅上笼罩的魔气一举冲开,四道璀璨的光柱之间,隐隐有着某种玄妙的联系,又形成了一个无形的气罩,将这昆仑之巅笼罩在内。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魔主大吃一惊,原本以为大事已成,哪知,魔气还未到‘引神台’却全部退了回去,当魔主看见那被镇守的方向时,心头猛然一颤,玄武,竟然真是玄武来了,难道这真是天意?
当所有人将眼神投到那玄武的传承者身上时,其中有不少人都楞了。
修道長生之路 弄啥嘞
“瑜儿!”
“瑜姐!”
唐老爷子与辰凡几乎是同时惊呼一声。
来者竟然会是前不久突然辞去了宜中市副市长职位而失踪的唐瑜,她,她竟然会是玄武的传承者?
“哈哈,真是没想到啊,老唐,你这曾孙女竟然会是玄武之魂的传承者,你唐家真是祖上冒光了啊!”云鹤也是大吃了一惊,不仅笑着调侃一句。
苏醒了玄武之魂,唐瑜整个人显得更加的干练与果敢,转头就对辰凡说着:“时间拖下去对我们极为的不利,必须要立刻合并轩辕剑,引动祖龙脉,斩杀魔主。”
虽然辰凡很是吃惊唐瑜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但此刻也不是问的时候,当即将轩辕剑以及轩辕剑柄握在了手中,如今,有辰凡至尊龙魂在,唐瑜的玄武之魂,四象算是齐聚了。
四人传承之魂在昆仑之巅的上空游弋,霞光异彩,交相辉映,看着辰凡四人合并轩辕剑,四象到齐,魔主意识到成败在此一举了,走到了今天,他绝不会退缩,当即手捏法决,古老的神通运转,整个昆仑之巅既然颤抖起来。
“不好,他这是准备要用‘拘山决’,拘昆仑之巅的山魂。”撸哥熟知山兽族的‘拘山决’,一见魔主的法决就知道不妙。
“那怎么办?”苍叶急忙问道。
撸哥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立刻离开这里,这昆仑之巅怕是保不住了,如今只希望辰凡他们能成功合并轩辕剑,引动祖龙脉!”
“轰隆隆!”
昆仑之巅的颤抖越来越厉害,无数的山石翻滚滑落,一道道的裂痕不断的出现在昆仑之巅的地面之上,远远看去,那雄峙在天地间的雄峰正在颤抖摇晃,彷如随时都可能要崩塌一般。
“牟昂!”
一声混沌的龙吟之声自昆仑之巅中传来,一头青萌萌长数十丈的龙影自昆仑之巅下盘踞而上,祖龙脉,活了!
“吼吼吼!”
然而下一刻,昆仑之巅中爆发出几声让人灵魂都忍不住颤抖的咆哮之声,一座高数百丈的山影飞浮而起,魔主身形一动,落在了那山影之上,那山影正是这昆仑之巅的山魂,要论久远,它也绝对是老祖宗级别的了。
祖龙脉与昆仑山魂碰撞在一起,那一刹那,天地变色,那一刹那,爆发出的巨响震得所有人都为之耳鸣,昆仑之巅首当其冲,瞬间崩塌,那屹立在华夏天地间不知道多少年的绝顶就这样崩塌了,而昆仑之巅外内,一座座山峰接连不断的崩塌,这一刻,彷如世界末日一般,但因为刚才剧烈的声响造成的耳鸣,所有人竟然在此刻都听不见声音,那一切,彷如是一部没有声音的科幻大片!
好一阵,皎洁的月光洒落而下,所有人再看原本昆仑之巅所在的位置时,昆仑之巅没有了,祖龙脉没有了,山魂没有了,就连魔主也不见了,为了一座高台还悬浮在虚空之中,那不是‘引神台’又是?
異域孤軍沈浮記 曹學思;屈慶偉
四道光华在月光下降落而下,是辰凡四人,辰凡对所有人点了点头。
“哈哈,赢了,我们赢了!”云鹤手舞足蹈,兴奋的大喊着。
所有人不仅都沉浸在战胜的喜悦之中,这一战可谓是玄之又玄,谁会想到,唐瑜这玄武之魂会赶来这么巧,以至于唐惊天实在忍不住问道:“瑜儿,你是这么苏醒玄武之魂的?”
“说来话长。”
唐瑜颇有深意的看了看辰凡,而后说道:“那日我辞去职务后,本想找到没人认识我的小地方就这么生活一辈子,不想却遇上一位老者,他告诉我,华夏正处在存亡之际,让我尽快觉醒玄武之魂,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他说什么,他将我带到了距离昆仑不远的地方,一直引导我,终于在不久前苏醒了,及时赶了过来。”
“哦,你有没有问他叫什么名字?”唐惊天急忙问道。
唐瑜摇了摇头,说道:“我问过,他却不肯说,但他穿着一身素长袍,他的身形很瘦弱,特别是他的眼神,看上去很是空洞,让人感觉很玄妙。”
“难道是他?”辰凡忍不住说了句,他想起了那位神秘老者。
“辰凡,你也见过他?”唐老爷子问道,所有人都将眼神落在了辰凡身上。
辰凡说了说那神秘老者的事,唐惊天几位老者交流了一下眼神,最后,苍叶叹了一声,说道:“看来真的是天相前辈,想不到一切都在他的安排之下,他老人家为了华夏,竟然不惜冒着遭遇天谴的危险,最后牺牲,真正是我辈的楷模啊。”
唐老爷子这几位老者个个面色悲戚,算是为那位神秘的天相前辈的羽化而送行吧。
看着原本美如画卷,如今却破败不堪的昆仑,苍叶虽然心头悲伤,但却并没有过多的表现,能阻止魔主已经不错了。
“你们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就在此时,月光下,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女子。
所有人眼神看去,辰凡一皱眉,不仅道:“是你?”
这位女子竟然会是洛悠悠,辰凡还记得,之前蓝若冰说过,洛悠悠突然改变主意上京了,不想她竟然出现在这里,而且看她的气质,辰凡觉得很不寻常。
洛悠悠扫了所有人一眼,而后看着辰凡说道:“辰凡,如今昆仑已毁,祖龙脉也已经薄弱不堪,势必影响华夏未来的气运,你必须用你的至尊龙魂助祖龙脉滋生龙气,重建昆仑!”
听了洛悠悠的话,所有人都心头诧异,这女子到底是谁?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縹緲尊者2 紫影飛揚
就连苍叶这位昆仑宗主,引神台的守护者都不知道这些!
“你到底是谁?”辰凡有些不爽,凭毛要你来安排。
“我是神使!”洛悠悠不紧不慢的说着。
“神使?”所有人面面相觑,心头大惊。
“你不会要告诉我们,你是神派下来的使者吧?”辰凡感觉有些好笑的问道。
不想,洛悠悠却真的点头道:“正是,我是上面派来帮助你重建昆仑,维护华夏气运的。”
“呵呵,好一个神使,好一个维护华夏,刚才去哪里了?”辰凡心头更加不爽了,刚才老子们拼死拼命你不出现,现在打完了,你倒是来安排这,安排那了,搁谁,谁都会不爽。
洛悠悠却说道:“那是华夏应该面临的浩劫,我作为神使无法插手。”
“那你娘的就别在这里指手画脚,你不是神使吗?你自己去重建昆仑吧,老子现在没空,不伺候了!”辰凡说罢,招呼着身边的父亲以及撸哥就要走人。
“辰凡,等等!”洛悠悠急忙喊道。
其余人也都是一阵骇然,生怕这所谓的神使发毛了。
莫回頭:背後有鬼 青山老妖
“怎么,要对我动手?”辰凡丝毫不惧的说着。
“你误会了,我们神使是不能对你们动手的,辰凡,华夏这劫数可以造就一位新神,只要你重建了昆仑,你就能破开这个空间,立地成圣,难道你不想成神成圣吗?”
成神?成圣?
所有人都看着辰凡,这劫数竟然还伴随着这事?
凌鱼卿面色复杂的看着辰凡,萧吟月则是一脸的不舍,生怕辰凡真的成神了,唐瑜同样是如此。
撸哥却急忙催促道:“小子,机会啊,答应下来!”
辰野也说道:“是啊,凡儿,仙缘可遇不可求啊!”
哪知道,辰凡却说道:“既然你不能对我动手,在这里,我就最强,在人间已是巅,何苦要上青天,我不成神,我只要你帮我一个忙,我会重建昆仑的。”
辰凡话一出,那是有人惊有人喜啊。
“什么条件?“洛悠悠问道。
“帮我治好我父亲!”辰凡一字一顿说道。
“凡儿!”辰野一头猛然一颤,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放弃了成圣的机会,只是要让这神使治好自己的伤。
“你确定?”洛悠悠再次问道。
非主流遊戲幻想
“我确定!”辰凡坚定的答道。
“如你所愿!”洛悠悠说罢,右手一台,一道圣洁的白光沐浴而下,笼罩在辰野身上,不过片刻,辰野脸上的面具便脱落而下,一张原本人不人鬼不鬼的脸也恢复了正常。
“爸,好了,你真的好了。”辰凡大喜,一把抱住了辰野。
“哈哈,我好了,我好了。”辰野也是欣喜无比,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
看着辰野的脸,再看看辰凡的脸,父子脸是出奇的相似,所有人都不得不惊叹,这一看就知道是父子,同时,他们也都为辰凡高兴。
“爸,走,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高兴之余,辰凡不由分说的拉着辰野就走。
“辰凡,你去哪里,你答应我要重建昆仑的!”洛悠悠急忙喊道。
“我是说过,但我没说什么时候,这里你先招呼着,我有空就回来!”辰凡拉着辰野早飞远了,洛悠悠一脸苦涩,自己这神使也当得太苦了点。
辰凡走后,凌鱼卿、唐瑜、萧吟月三女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竟然有凌鱼卿说道:“看什么看,追啊!”
看着三女离开,苍叶这才笑了笑,看来凌鱼卿是想明白了!
……
不久后,辰凡带着辰野回到了当初与万老头居住的地方,推开了那间小黑屋,看着熟悉的房间,辰凡楞了楞,在父亲辰野好奇的目光之下,辰凡双手结了一个印,房中场景突然一变,中间竟然多了一个圆形的高台,高台之上,豁然躺着一位女子。
当辰野走上前去,看着那高台之上的女子时,顿时全身一颤,语气激动的喊道:“雨乔,是雨乔!”
辰野好一会方才回过神来,看着辰凡问道:“凡儿,这是怎么回事?”
“是那位天相前辈,二十年前,是她将妈妈安放在这里的,并且用阵法守护着,爸,妈妈不久就会醒来,我们一家终于团聚了!”辰凡紧紧的握着父亲的手,看着似熟睡的妈妈,辰凡的双眼一片朦胧。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些年来,只有在梦中出现的妈妈,竟然一直都陪在自己的身边,从未离开!
小院中,凌鱼卿三女也到了……
全书完!
新人一枚,戎殇不得不承认,本书的构思以及情节细节的处理还差得太远,很多地方不尽人意,但这几个月,戎殇虽然少更,但从未断更,如今,终于完成了,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小弟鞠躬了,新书《僵山如此多娇》正在构思之中,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