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o5dg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網遊之亡靈咆哮 線上看-大家看看這段寫的咋樣?讀書-o3cmp

網遊之亡靈咆哮
小說推薦網遊之亡靈咆哮
“酒剑!这次看你怎么逃!上。。。”这位仁兄的话,没说完就觉得脖子一凉,飞溅的血溅了旁边的人一身。
“啊。。。”旁边的早就惊恐的扭曲了他那张还算英俊的脸,不过他并没忍受多久恐怖的折磨,伴随着轻柔的剑光,他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单方面的杀戮,可以是这么说,虽然一方占据人数上的优势,但随着不断散发的那夺人心魄的嘶吼,战局一面倒。此时的战场除了那个呆呆看着沾满鲜血,又有点残缺不堪的宝剑**。。。
箭破九天 灼言
到底是从何时开始,一批又一批的人都想来杀他!而杀他的理由他也忘却了,几乎每次现在出动的人都是连场面话都没,设下埋伏,直接真刀真枪的杀了上来。而每次的结果都差不多,他们太弱了,只是依靠那些不重用的华丽招数怎么可能是本就拥有一身剑艺的他比。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倒下了,但是来杀他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他忘了这里虽然很真实但只是个虚拟现实的游戏而已,所以不会有死亡,他们死了,重新复活后虽然什么都没了,但记忆仇恨都还在,他们可以呼朋唤友可以联合来杀他,杀不了他被杀,结仇再叫更多的人。。。仇恨把他们吸引在了一起。
不单单是他们,还有那些自称正义,自命不凡的都一一上来想杀他,杀他之后就可以获得威望,获得功德。正是利益在驱动这些人也就使得仇恨越来越深,但只可惜的是他们太弱了,根本没人奈何得了他。
明的不行来暗的,设局,下毒,欺诈等等各种阴谋诡计轮番上演。直到他的心如死灰,原本阳光的他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现实的丑恶让他的心越来越冷,原本的仁慈也就远离了他,他不再留情,从来没听说过和他交手的人有活着离开的。。。
杀戮让他全身杀气冲天,呈一片血红,他的视线里全是一片的血红,犹如含着血泪的双眼。他不知道他的目的地在何方只是麻木的拖着脚步机械的朝着太阳运行的方向前进,迎接他的是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要坚持走下去,至少他的师傅是让他一直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让他看清楚这个世界。
对了,记得刚出道的自己应该是个忌恶如仇的侠客,自己还是十大杰出英豪呢!为何如今的我沾满了满身的血腥成为了这被称为“魔鬼”郐子手。当初的满怀壮志,誓扫荡一切的邪恶犹如花絮般在眼前。。。
“去吧,孩子!让你看看人世真真正正的罪恶,沿着太阳运行的方向一直走下去,你会看到你所想不到的罪恶。。。”“师傅。。。”男子想起了他师傅临行前的话,难道这些就是你要我看到的罪恶?
想起来了,自己第一次拔剑是因为看不惯那在当地颇有势力的神剑山庄强夺他**子不说,还围着复活点把女子的丈夫杀了一便又一便。虽然自己放过了他,只是给了他点教训而已,但他显然没有感恩,迎接他的是神剑山庄帮众的追杀。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离开了神剑山庄的势力范围,为什么找的到自己,而当他看到被自己搭救出来的那对夫妇在神剑山庄的圈子里,对他指指点点时,他猛然抓住了什么,但。。。他不信,他不信!他宁愿相信那夫妇是被他们挟持,但事实告诉他不是,自己送那夫妇的剑此时正在他的右臂上。。。
鬼市經紀人 _異天子_
后来发生的事,酒剑开始回想起来尽管这不是美好的回忆,相反只是噩梦般的存在但,但不知道为什么全想起来了,“为什么?为什么让我想起这些!!为什么!?”“啊!!。。”附近的树木在顷刻间化为漫天的碎片。
“叮。。恭喜你击杀隐藏的BOOS-梦靥!。。。”原来都是这个该死的BOSS在搞鬼,原来这类隐藏BOSS都有某项极其变态的能力,但相对来说也有致命的弱点,想来那可怜的BOSS大概到死都想不明白,怎么这家伙突然就抓狂了呢?自己的能力分明是让他陷入痛苦活活被折磨死去,没想到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偷天换日戒:上古仙人所铸,戒指内部别有天地可装万物。能掩藏一切气机,并兼具克制心魔,清心提神,对于修炼有莫大的裨益。这就是从那该死的杀千刀的梦靥那掉的宝物,具体有什么用是不清楚,但反正自己的戒指正好由于没持久暴的差不多了,于是带上。。。
令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原本一片血红的残阳,变成了暖和的金黄色,本来应该是被鲜血染红的残阳为何?难道?这戒指。。。事实告诉他没错,它掩藏了酒剑所有的杀气。在这个虚拟现实里,杀功德高的人会减少功德值,而功德低的人到一定阶段会印发天劫,天劫下若是让你活下来的话就可以大幅度提升你的战力,但目前还没听说过有人能从天劫里逃生的。
反之则会升上不少,目前酒剑就陷入这样的尴尬境地,功德高但是步满杀气的他,显然没人相信,他杀的都是那些刀口上舔血的人物,杀了他们虽不用担心降低功德引发天劫,但杀气值就会全部移向他。把他弄得一看就象杀人恶魔似的。
偷天戒指让原本被心魔所控制的他重新复活了过来,但是他已经不可能变回那个心机单纯的他了,回首往昔犹如一场梦,但如今梦醒了就该好好的活下去,他开始向已经出现在视野的镇子缓步走了过去。
虽然酒剑已经放下了心中的杀剑但并不表示其他的人就会放弃纠缠,所以杀戮仍旧继续。唯一改变的不过是以前披头散发,看似恶鬼的酒剑,已经打理过。褪去了那早已磨损到0的耐久,只能被当作乞丐用过的衣物,现在一身刚从仓库取出来的华服,跃进离镇子不远处的小河,洗去一身的污垢,后穿上衣服,头发也重新打理过,当年的豪杰又重新复活了一般。
这也让他的仇家开始摸不着行踪,但通过向天地视听购买的消息,还是让他们找到了这个已经发生天翻地覆般变化的仇人。这个新发现让众多的仇家认为酒剑胆怯了,于是纷纷跳将出来,只可惜的是没过多久便化作那冰冷的尸体而已。
虽然酒剑是摆脱了心魔不假,但这并不表示他放下屠刀,对于他来说那些来杀他的根本不被看作是人,只不过是人间的各种丑陋罪恶罢了。那冰封的脸毫无表情的将来犯之丑陋一一击杀。
其实还有点忘了交代,说来杀酒剑并非全和他们有仇,有想来切磋武艺的也有,不过酒剑的切磋就是胜的人活下来,而输的人只能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酒剑还是继续往西前进,来杀他的人还是不少,但能活着离开的还是少的可怜,时间就这么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的过去了,来杀他的人也越来越少,大概都是感到绝望了吧.
没过多久,酒剑因为击杀了前来挑战的天榜第三交易的影子剑—绝心后,名声大躁的他又忙活了一断前来挑战的热潮,但也因此使得天榜高手又失去了两个,地榜5个换了新人,和他比剑就要有死的觉悟,这就是酒剑对挑战的对手用手中的剑所说的话。
權謀天下:帝姬難為
末世之批發救世主
天榜,地榜,英豪榜之类全是众多的人将实力超群的个体排上去的,为了上这个榜死去了多少人已经没得统计了,都说名利害人果然一点都不假。但这也并不表示,天榜的第一高手就天下无敌,相反有不少高手都是选择了埋名。
这一天酒剑还是如同以前那样继续往西走,现在的他都快穿越成都了,但就在穿越成都时发生了件意外的事。
他看到了他,他一身的杀气血红的双眼,让他看到了往昔的自己,想当初自己和他差不多,而对方也看到了他,凝视良久之后,对方开始靠近,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动手时,身着黑衣的男子忽然一个侧身,坐倒在酒剑的旁边,背靠着树干打起了呼噜。他太累了。。。
網遊之天下第一
酒剑一呆,他开始怀疑男子是否真的睡着了,作为一个高手来说,决对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的,难道他相信自己不会杀他?什么时候自己成了这么善良的人了?看他打呼噜的频率酒剑几乎可以确定是的,他睡着了而且睡的很死。
億萬總裁 你是我的寵 萌金剛
忽然酒剑笑了,笑得连他也莫名其妙,具体说来自己都记不清楚上次笑是在什么时候了。被人信赖的感觉还是满不错的。。。可惜这种良好的氛围没过多久就被打断了。
酒剑皱了皱眉头,一共有将近200人,想不到旁边睡得一脸天真无害家伙的仇家不比自己少啊!很快的这两百人立马看到了他们两,虽然不解为何多出个人来,但反正和他在一起,肯定是同伙了,手一挥,“杀!。。”近两百号人抽出刀剑向两人杀将过去。
丝毫不给酒剑任何解释的机会,不过话说回来,酒剑也没有解释的打算。他手中的剑早就拔了出来,不为别的就为刚才那个难得的笑,已经足够理由拔剑了。
没有刀剑互击的声音,只有剑划破喉咙或是洞穿要害的声音,清脆得让人发寒,看着那缓缓攻向自己的那一剑,等想闪躲时,已经太迟了,那冰凉的剑身已经留在自身了。。。
酒剑的招式很轻柔,轻柔的近乎缠绵,人们于是将他的剑法称为《柔情剑法》,虽然只有酒剑一人,但没人近得了他两米的范围之内,在这两米的禁区叠满了尸体之后,带头的开始发觉不对。
“停手!。。。都给我退下!。。”一声令下,原本就已经萌生退意的手下,立马更加原离禁区5米远,围成一圈。酒剑却没因此把剑往回收的意思,只不过把指着他们的剑指向了地面。
“阁下身手高超,不知道和你旁边的那位黑衣男子是何关系?若是误会的话给海天阁一个面子,请吧!。。。”
“左护法。。。”下面的人开始不安分,想来也能理解被对方杀了这么多兄弟,居然要放他走,这以后让他们怎么向死去的弟兄们交代啊?
“闭嘴!。。”其实那个左护法也是无可奈何啊,看看人家气都没喘,身上更是一尘不染,但是再看看在他范围两米内足足有20个里堂精锐弟兄高手躺在那了。这才交手几秒钟的事啊!现在一个黑衣的还搞不定,若是再踢上这铁板,恐怕今天所有的弟兄都要交代在这了。
“海天阁?已经到成都了吗?连地头蛇都出动了,他到底杀了他们什么人?”成功掩藏了心中的惊讶,酒剑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回头看了熟睡中的他一眼后,对着众人摇了摇头 .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神
“上吧。。。”还是那张千年不化的没有表情的脸,但不可不否认那是非常吸引人的脸。
“上!。。”一咬牙,左护法顶着头皮杀了上去,旁边司机而动的,见左护法亲自上阵,立马一个个往前挤,还别说那个左护法还真是有两把刷子,那挥出的那一刀颇有气势,那高达丈粗的刀芒便是最好的证明。
只可惜的是再强横的招式,也要打在对方身上才能显示其作用,酒剑手中的剑早就在他招式还没使完之时,欺身上前了,不得不说,这左护法还真是有那么点过人之处,感觉到脖子发凉。立马不顾形象的往右侧一个懒驴打滚,原本应该是洞穿脖子的必杀一剑,击在了左肩上。
“恩?”发觉落空后的酒剑有点惊讶,看来这被称为十大势力之一的帮会,还真有不少好手呢,但其他过来的可没用那运气了,本来只有使9成实力的酒剑开始发挥十成,于是等左护法从地上挣扎爬起来发现,原本跟着自己冲上去的全躺在那神秘男子的脚下。
打臉成神系統
“你到底是谁!?”又恨又恼的嘶吼让酒剑很不爽的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封神印
左护法战栗往后退了两步。
从不废话是酒剑的写照,所以他只是呆呆的看着战栗的他们,并未答话。
“呆?对了是他!是他!是魔鬼呆!是魔鬼呆!。。。”看来海天阁有见识的还是有几个的,要不他们就得全交代在这了。
左护法一听是魔鬼呆,一惊,这下倒好牵动伤口,一个踉跄差点坐倒在地上了。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阁下这份“恩情”我海天阁记下了。。。”一看到酒剑往前跨了一步后,立马转身“走!。。”
目送他们的离开,酒剑把剑插在地上,转身打量起这个奇怪的家伙…
大家觉得这段写得如何?要是不错的话,以后这本完了后就转行写武侠类的游戏玩了,嘿嘿~~详情请在书评回复,当然为了更好的配合合作,大家请把票,收藏什么的留下。。。这好不容易上的精品推荐,可这推荐实在是那啥了点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