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g0r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法師有點冷 愛下-第二百二十六章 惡漢鑒賞-ell5c

這個法師有點冷
小說推薦這個法師有點冷
无奈之下女孩只好托起李幽讲他放到自己背上,没想到刚刚将李幽托上背,李幽胸口的黑色烫地像块烧熟了的铁烙,女孩也被烫地“哇”地一声叫了出来,女孩的衣服上顿时被烫出来一个大洞,就连女孩背上的皮肤也被烙上了一个黑玉石的印记。
听到女孩“哇”地一叫,李幽又被惊醒了过来,看到女孩背上的伤口又望了望自己的胸口仿佛明白了什么“多管闲事,你自己回去吧,我一个人能回去。”李幽语气变得异常虚弱。
女孩转头望向这个男孩,才发现之前的紫色瞳孔这会变成了普通人的瞳孔,有些怀疑自己先前是不是看错了。“是吗,哪我可走了。”
李幽试着使出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没过两秒钟又不争气跌倒在地。
女孩只好扶着李幽慢慢下山:“真拿你没办法。”
两人一直走到天黑才来到了李幽家的当铺,女孩刚刚将李幽放下,不知道从哪冒出一道黑影闪过,女孩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幽一躺到地上就不在努力保持意识了,舒服地昏睡了过去。
神雕續之龍戰天下 淘韻
不知道睡了多久,李幽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奇饿无比,准备下床又发现四肢无力。睁开眼睛却发现父亲李大春半爬在自己床上睡着了,李幽用尽力气才支撑起身子半坐起来,自认为已经够小心翼翼了,却还是惊醒了父亲。
李大春揉了揉眼睛:“幽啊,你醒了?饿不饿?”看见儿子嘴皮发白内心无比心疼。
李幽之前在心中谩骂的父亲依旧对自己如此温柔,李幽一时半会不知道说什么,可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咕”响了起来。
李大春眯着眼睛笑了笑,起身走开道:“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弄粥去。”
逆庶
李幽望了望四周,好似不是在家中,这里究竟是哪?周围有一股淡淡香油的气味,屋子里除了一张床一个板凳一张桌子几乎什么也没有,看起来极为简陋。
门外除了鸟叫,还有敲木鱼的声音,难道这里是?就在李幽胡乱猜测之时,一个白色胡须的老和尚手持着一根禅杖走了进来:“这位小施主,是否身体有些不适?”
李幽虽然有些猜想到这里是哪,但看到老和尚还是惊了一个呆:“你……你是住持?这里是千岛寺?”柳叶村附近的只有这么一个千岛寺,但李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躺在这里。
元末之雄霸天下
老和尚撅了撅胡须:“不错,这里是千岛寺,你父亲背着你走了四十多里路才来到这里。”
“四十里?我爹能背我走四十里?”李幽望着屋顶试着想象背一个人走四十里是什么感觉,以父亲软弱的性格真的能走四十里吗?
看到李幽疑惑的样子,老和尚反问道:“四十里对一个凶级的战士来说很稀奇吗?老衲记得李大施主到达这里的时候并没有多少疲惫。”
“凶级的战士?你说说比强级更强的那个级别吗?(注:等级划分1普通人,2纸级,3并级,4强级,5凶级,6狂下,7狂中,8狂上,9准神,10神级)不可能,不可能。”李幽又试着想象父亲真的是凶级的战士,然后又摇头否定道。
老和尚确实一脸平静:“这世上什么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你的事情李大施主也告诉过老衲一二。”
“为什么?为什么爹拥有那么强的实力却什么也不做?如果我有那种实力早就把枫叶山上的恶人一一剿灭了。”顿时李幽更加觉得父亲为人太过软弱了。
又哭又笑又愛你
“非也,非也,记得十几年前我就与李大施主有过一面之缘,之后化缘的时候也碰到过他好几次,那时候的他也是个像你一样的热血青年,仗着一身的武艺好打抱不平,是一个心肠善良的人,不过自从你爹娶了你娘,有了孩子之后就变得温和起来。”老和尚如同将故事般地慢慢说道。
死亡電梯
“为什么有了我娘,有了孩子就会变?”李幽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至于为什么?等你以后长大了自然就明白了,这世上的罪恶不是单单以暴制暴就能解决的,每一份罪恶都需要得到感化。总之,你不要小瞧了你的父亲,你父亲是个很了不起的人。”老和尚说着李幽听不懂的话。
如果老和尚是千岛寺的住持,那么他是一个很有威望的人,一个有威望的人都觉得自己父亲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李幽不禁有些沾沾自喜,父亲的形象在李幽心中也是节节高声。
巨獎
说着说着,李大春端着一晚热粥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先放一会再吃。”看见住持也在,李大春像他点了点头。
李幽看着父亲哪小心翼翼的样子还是有些深表怀疑老和尚的话,一个实力超群的人不是应该行如风、站如松,举手投足间都会流露出丝丝霸气吗。但又想到一个外人又何必骗自己呢。
住持见李大春来了准备起身离开:“老衲先出去下,等小施主用完斋我再为他传功。”
李大春依旧低腰笑着道:“好的,住持慢走,以后每年我会加倍这里的香火。”
嬌妻婚寵:腹黑總裁來襲
见住持走后,李幽继续问道:“为我传功?爹,这是怎么回事。”
競芳菲
“前几日,你躺在门口一直昏睡不醒,看样子似乎和你身上的那块黑玉有关,周围的医生也束手无策,爹就将你带到这里来了。”李大春继续坐在儿子身旁。
“我睡了很多天了吗?黑玉?”李幽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太多想不通的地方了,又望了望自己的胸口,那块黑玉似乎变淡了些。
李大春说着突然联想到前几日发生的一些事情,一惊道:“幽儿,前几日你是不是上枫叶山了?”
“是啊。”
“那么那两个恶汉都是你杀的?”李大春的语气有些紧张。
“不是啊。”李大春听到这句话才慌了口气,不过李幽又接着道:“我记得有一个恶汉是被自己人干掉的,另一个才是我杀……的,我……我居然杀人了?”李幽边说边回忆起前几日的情景,记忆虽然有些模糊,但随着回忆越来越清晰。
惡魔霸道吻:丫頭戲痞少
絕色悍妻 盛天
李大春一把握住儿子的双臂,紧张道:“这件事千万别跟外人提,如果别人问你,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听到了没有。”
第一次看到爹这么紧张,“知道了,如果……”
“没有如果,这件事情如果传了出去,恐怕要有不少人要遭殃丢掉性命。”李大春一股命令的语气道。
李幽也知道无论在哪里“杀人偿命”这种事都是万古不变的,又想了想前几日所做的事情,想起来还真有些后怕,看到父亲这么紧张李幽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低着脑袋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