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抵押貸 帶來好日子(財經眼・小微融資新故事④)

新型抵押貸 帶來好日子(財經眼・小微融資新故事④)

上圖:農行科右中旗支行的客戶經理在進行入戶調查。   白音那木拉攝  下圖:科右中旗牧民在自家草場上放牧。   本報記者 葛孟超攝

農牧民遇上新鮮事

“我獲得貸款後買了22頭基礎母牛。大半年時間,我就有了80頭牛”

碧雲天、牧草黃。初冬時節,一望無際的五角楓林,如同鋪在代欽塔拉草原上的一張金色地毯。

“牛羣過來了!”不知誰突然一聲高喊。

記者擡眼望去,伴隨着一陣陣“哞哞”聲,一個個白色、黃色的“小點”慢慢地由小變大。再向遠望,一個漢子正騎着一匹高頭大馬,靈活地在牛羣中穿梭。人們管他叫老吳,是內蒙古興安盟科爾沁右翼中旗代欽塔拉蘇木布日很茫哈嘎查的村民。

記者想數清牛羣裏到底有多少頭牛。“眼前這些牛以基礎母牛爲主,總共有68頭。”老吳利落地翻身下馬,解答了記者的疑問。

“68頭,嘖嘖!你可別小瞧了這些牛,按一頭牛犢1.2萬元、一頭基礎母牛2萬元計算,保守估計,這些牛的價值接近百萬元了。”同行的一位養牛行家說道。

穆帥諷瓜帥:斯特林休息了整整一週 我們可沒這待遇

令人驚訝的是,去年年底,老吳還只有26頭牛。11個多月的時間,他家存欄牛的數量就多了1倍多,這是怎麼做到的?“多虧牛活體抵押貸款,幫了大忙!”老吳笑着說,今年1月,他用11頭基礎母牛做抵押,向農行申請了30萬元貸款。正是這筆錢,讓他的日子更紅火。

首都機場迎來2020年冬季首場降雪 已取消航班120架次

房產做抵押不稀奇,卻很少聽說牛做抵押。“和以房產、土地等做抵押物不同,牛活體抵押貸款是以牛作爲抵押物向農牧民發放貸款。”農業銀行科右中旗支行行長劉顯慧說,這種新的貸款模式在緩解抵押物不足、盤活活體牲畜資產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過去,由於缺少抵押物,農牧民難以獲得信貸資金支持。“牧區過去流傳着一句話:‘家財萬貫,帶毛的不算’。這句話的意思是,牛羊等牲畜很容易受到氣候、疫病等因素的影響,比如一夜大雪就可能讓所有的羊都死了。”劉顯慧說,正因如此,銀行往往不敢將牛羊作爲貸款抵押物,而農牧民除了牛羊之外,通常又缺乏房產等符合銀行要求的抵押物,這就導致長期以來他們無法得到信貸資金支持。

得不到信貸資金支持,農牧民很難持續擴大養殖規模。“過去要想改善生活或者再買牛,我只能賣牛,養殖規模很難擴大,收入提高也比較慢。”老吳說。

片場視角!宋威龍古裝側顏殺 井柏然情緒一秒切換

牛活體抵押貸款的出現改變了這種買賣“循環”。

手握千億美金成世界第三富 馬斯克自曝祕訣是“玩遊戲”

先看養殖規模。“我獲得貸款後買了22頭基礎母牛,這些母牛全都生下了牛犢,部分原有的母牛也生下了牛犢。大半年時間,我就有了80頭牛。”老吳說。

再看收入情況。老吳給記者算了一筆賬:9月下旬,他將80頭牛中的12頭公牛賣掉,掙了12萬元,這筆錢已經足夠償還他今年的貸款本息6.5萬元,餘下的可以作爲日常生活開銷和養牛支出。到明年,這68頭牛至少可以再產下40頭牛犢,按照其中一半爲公牛計算,賣掉至少可以再掙20萬元。

貸款幫助老吳擴大了養殖規模,隨着牛數量的增加,他的收入也水漲船高。“牛活體抵押貸款拓寬了抵押物範圍,盤活了農牧民手中牲畜資產的價值,對激活農村金融市場、爲農牧民提供合理信貸資金支持有重要意義。”人民銀行興安盟中心支行行長王維民說。

貸款要過三道關

獲取客戶關、價值評估關、風險防控關,銀行過了這三道關,就能把牛活體抵押貸款發放到農牧民手上

給農牧民發放牛活體抵押貸款,銀行至少要過三道關。

第一道關是獲取客戶關。

科右中旗下轄6個鎮、6個蘇木、173個嘎查,面積1.5萬平方公里,人口25萬多人。“行裏的客戶經理即使人人下鄉,12個人也是捉襟見肘。”劉顯慧說。

11月滬牌參拍人數較上月增6萬餘人 中標率跌至7.8%

另一方面,牛活體抵押貸款對客戶資質要求比較高。“要對牛做活體抵押,就得清楚客戶家中牛的真實情況,比如數量、年齡等,也要對客戶的家庭情況和信用水平有充分了解,而銀行客戶經理難以全面掌握這些信息。”劉顯慧說。

無框式四門轎跑超拉風 這樣的寶馬2系我 i 了

爲此,銀行選擇尋求政府部門幫助獲取符合要求的客戶。“青玉去村民家裏的次數多了以後,甚至連村民家的牛什麼時候生犢都知道。”讓劉顯慧讚不絕口的青玉,是科右中旗好腰蘇木鎮副鎮長,也是銀行在好腰蘇木鎮的好“幫手”。

“銀行客戶經理將貸款客戶篩選標準告訴我,我就把相關信息通過微信、電話等方式傳遞給村民。村民將需求報上來,村裏開會確定提交給銀行的推薦名單。”青玉說,在會上,村民的養牛數量、信用水平等都會被拿來充分討論。

“通過這種方式,今年好腰蘇木鎮已經向我們分三批推薦了200多戶村民作爲客戶,銀行獲取客戶更容易了,客戶的資質也更有保證了。”劉顯慧說。

頤德灣尚 現已開盤 最新低價爲40000元/㎡

第二道關是價值評估關。

要將牛作爲抵押物,就必須評估牛的價值。“活體抵押之所以在一些地方難以推行,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爲牲畜活體不容易評估價值,也就沒辦法確定貸款額度。”王維民說。

應該如何評估牛的價值?“因爲育肥牛的價值不好評估,所以在做抵押時,我們只接受基礎母牛作爲抵押物。”農行科右中旗支行副行長白音那木拉說,長期和養殖戶打交道,不少銀行客戶經理早已變成了“牛專家”。

華標峯湖御境 現已開盤 最新單價約爲50000元/㎡

“屁股寬、牛角橫着長的牛是好牛”“牛蹄磨損得比較厲害,說明牛的年齡大”……看牛角、品花色,經過大家七嘴八舌的一番討論,在記者眼中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肉牛,似乎都被一一打上了不同的價籤。

“除了參考最新市場價格外,評估時還要參考最近2年的市場平均價格,才能最終確定基礎母牛的單體價值。”白音那木拉說。

第三道關是風險防控關。

記者在採訪中一直有個疑問:“萬一有村民從鄰居家借來幾頭牛,抵押給銀行後再送回去怎麼辦?”

大衆探歌這是怎麼了?降價這麼狠?

“鎮裏推薦的名單基本能夠保證客戶的真實信用,此外,要想解決這個問題,還要靠客戶經理貸前詳細的入戶調查。”白音那木拉說,比如,新拉來的牛往往會和原來的牛打架,從牛糞便的多少也能判斷出牛養了多長時間,這些細節都逃不過客戶經理的眼睛。

除了貸前防控,貸後審查同樣重要。“每一筆貸款發放後,銀行都會通知我。我經常會入戶查看貸款的使用情況,重點關注村民是否正確使用貸款、牛有沒有下犢等,並把這些情況記錄下來反饋給銀行。”青玉說,銀行工作人員也會通過定期檢查和抽查的方式,保證貸款用在適當的地方。

兒童入托入學擬查驗預防接種證

過了三道關,牛活體抵押貸款就能成功發放到農牧民手上。數據顯示,截至10月末,農行科右中旗支行運用牛活體抵(質)押方式,發放貸款金額超過1億元,支持農戶429戶。

探索收穫新經驗

“活體抵押最怕牲畜突然死亡,有了保險證明,銀行在放貸時心裏就更有底了”

農行在科右中旗的探索,收穫了哪些經驗?

全新梅賽德斯-邁巴赫GLS SUV正式上市

――金融服務要與產業發展相結合。

“牛活體抵押貸款能在科右中旗落地生根,與這裏大力發展牛產業有重要關係。”王維民說,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業的天職,金融服務與當地產業發展相結合能取得比較好的效果。

“舉個例子,青玉既是好腰蘇木鎮副鎮長,也是鎮上牛產業辦公室副主任。運用牛活體抵押貸款服務農牧民,既可以助力牛產業發展,又能提高農牧民的生活水平,所以受到政府部門、農牧民等多方歡迎。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這種新的貸款模式在落地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就會少一些,銀行也能更放心大膽地去幹。”劉顯慧說。

路口信號燈亮了(反饋)

儘管牛活體抵押貸款在科右中旗取得了一定成績,但這並不能說明所有牲畜都適合活體抵押的模式。“牛屬於大牲畜,大牲畜的價格和行業發展都比較穩定,因此比較適合作爲活體抵押的對象。”業內人士表示,有的牲畜變現較難、市場不太認可,有的單體價值低、做抵押成本較高、貸後監管比較困難,這些就不太適合作爲活體抵押的對象。

――更好發揮政府部門和保險機構的作用。

發放牛活體抵押貸款離不開政府部門的協助。“除了爲銀行在貸前篩選客戶,在貸後協助管理貸款外,政府有關部門還爲農牧民的牛提供免費防疫服務,爲牛棚牛圈建設提供資金支持等,這些措施也增強了銀行發放貸款的信心。”劉顯慧說。

保險機構在牛活體抵押貸款中同樣發揮了重要作用。在辦理貸款的過程中,銀行客戶經理必須審覈的內容之一,就是基礎母牛的保險證明,客戶經理會對照着證明上牛的花色,一頭一頭地去驗證。

“活體抵押最怕牲畜突然死亡,有了保險證明,銀行在放貸時心裏就更有底了。”白音那木拉說。

“下一步,農行內蒙古分行將繼續圍繞特色農牧產業,不斷創新產品和服務模式,進一步拓寬農牧民融資渠道。”農行內蒙古分行行長張春林說。

離開科右中旗當天,記者在當地鴻安現代肉牛交易中心又碰到了前來逛牛市的老吳。“還是我養的牛長得結實!”老吳在牛圈前說,“現在口袋裏有了錢,明年我要爭取養上100頭牛!”

可上京牌亞特大通V90房車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