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1vh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劫天命 水良兮-第一百五十四章:結局鑒賞-pa210

劫天命
小說推薦劫天命
困惑我的一切事情仿佛都要见了底。
“这一切要从那个女尸说起,也就是为什么世界上会有无数个和Z容貌一样的人说起。”面具人看了看Z,淡淡的说道。
鬼面煞妃【完結】
可是Z已经记不清楚这一切了,她只能困惑的看着面具人,等着他来解答。
我记得那个女尸,当时我不小心把她惊醒了,她的容貌和Z一模一样。
面具人告诉我,那个女人是古代一个官员家的长女温婉,家境显贵人又漂亮,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本来可以嫁个好人家,过上无忧无虑大富大贵的日子。
温婉嫁给了一个朝廷官员,日子也过得确实不错,可是她嫁人后,直到自己的丈夫老死了她的容颜也没有丝毫改变,依旧是16岁的模样。
她的反常引起了骚动,流言四起,说她是妖精,多亏丈夫在世时一直护着她,可是丈夫一走,温婉失去了靠山,被当时的人抓了起来。
要不是一个老道及时出现,将温婉放在水晶棺里长眠,温婉就被活活烧死了。
在水晶棺里百年的沉睡后,温婉的心中早就充满了怨气,而她也成了非人非鬼的妖怪,再后来温婉被一伙人唤醒了,那伙人听到了温婉的传说,想要提取温婉的基因,来获得长生不老的能力。
可是在提取完基因后,也唤醒了心中充满怨气的温婉,若不是其中有人事先准备好雪蛇,用雪蛇再次封印了温婉,那伙人可能早就死了。
那伙人为了保险起见,用温婉的基因复制了一个克隆人,第一次试验还算成功,很快团队中有人提议,不如多做一些克隆人培训一下分散到各地,去收集情报,反正这些人是没有意识的,思想都靠他们灌输,既然能长生不老,为什么不想办法掌握这个世界呢?
贪欲在这些人心里燃起,无数的克隆人被制造出来,他们也得到了保存不老容颜的办法,可是光是容颜不老也是没有意义的,人的身体本就是脆弱的,一旦遭遇意外或疾病还是会死。
这伙人又有了新的问题,在四处打听后得知雪蛇身上竟然有能治愈伤痛的能力,一伙人重返水晶棺材,可是却怎么都没办法再将雪蛇召唤出来了。
星級獵
这伙人没办法,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四处寻找有极强愈合能力的人。
“与你换了皮的孩子就是他们观察的对象之一,人皮移植到你身上之后你就成了观察对象,他们很想看看你会不会给他们惊喜。”面具人给我解释道。
“那为什么他们要找人冒充三叔?还有真正的三叔现在到底在哪?”我急切的问道。
“能接触黑石白石的不止我,他们之中有人也接触过,也像我一样预见了未来,所以他们才会潜进苏家,就是为了阻止我还有就是利用你召唤雪蛇,最后提取你的基因,以求拥有不灭的身体。可惜他们没有我的能力,没办法一次次找到黑白石一次次逆转时间。”面具人轻蔑一笑。
國師大人之夫人不好惹
面具人告诉我,其实真正的三叔他早就逆转时间救出来了,现在那帮人手里的根本也是个冒牌货,而且还是他们手下的人,只不过面具人给他改了容貌又用那个人的家人威胁,那个人才肯假装成三叔,甘心被囚禁这么多年。
“那我三叔在哪?”我激动的问。
“你见过他,他帮了你很多次。”面具人神秘的说道。
我见过?他还帮了我很多次?
“我不在这段时间,是谁一直在帮你?”面具人的话让我瞬间清醒过来,是小张,小张居然是我的三叔!
三叔是为了保护我,所以才没有跟我坦白身份,面具人本来已经研究出了让我脱离雪蛇的办法,想着如果这次他没有复活成功,就让三叔去帮我和雪蛇分离开,并且把我身上的能力消除,让我过回正常人的生活。
“那那伙人到底是谁?你已经查清楚了吗?”我问道。
面具人点了点头,说他一直知道是谁,只不过之前几次逆转时空都没到决战的那步便败了,所以他也没有去打草惊蛇。
“王松,Z背后的组织头目是王松。”不等我问,面具人已经回答了我。
我惊出一身冷汗,居然会是王松?那王总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面具人摇了摇脑袋,说王总只不过是一个利益熏心的商人,对这种事没有兴趣,王松也没告诉过他,两兄弟感情并不好。
“可是既然Z和冒牌货是一个阵营的,为什么他们两个要彼此作对?”我还是觉得疑惑。
“一方面是演给你看的,另一方面是因为Z是克隆人中的叛徒。”面具人眼神犀利的看着Z,Z则一脸茫然。
Z是出现差错的克隆人,她是有感情的,并且真真切切爱上了我。
“那她现在的记忆为什么都不见了?”我惊讶极了,Z自己也很惊讶。
“她原本去鬼林是为了救你,她知道你在鬼林会出事,所以赶了过去,没想到自己和鬼王签了契约后记忆也被抽走了,我在被鬼王杀害之前,毁了Z的契约,Z才得以逃脱,至于为什么只剩下关于你的记忆,我也不清楚,或许因为关于你的记忆才是她真正拥有的。“面具人猜测道。
面具人走到那块石头前拍了拍,告诉我这是他事先准备好的封魂石,里面封存着他的一部分魂,他死了之后这块石头将他带到这里,如果不是事先准备好了,可能一切就真的都结束了。
妖孽當道:至尊召喚師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我问道。
特種兵重生之利劍 海角一粒沙
將門嫡謀:寧為將軍不為妃 繁華落盡
面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拿出一个红色的圆球,他将圆球放到我的胸前,圆球闪进我的胸膛里,我突然感受到了心脏在跳动的感觉。
“你这是?”我诧异地问。
“因为怕你的心会被雪蛇侵蚀,所以我事先将它夺走了,将白石放在里面,白石的力量可以抵御一段时间,现在雪蛇已经从你身体里离开了,你的心脏也该还给你了。
相門腹黑女
“那么我们现在出发吧,最后一战。”面具人爽朗的笑声响彻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