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2w9优美都市言情 聖地烽煙-第一百一十七章閲讀-4ydxn

聖地烽煙
小說推薦聖地烽煙
如果布鲁斯克跟她们说,他只是出去转了转,后院的女人们一定不会相信。可事实上,他真的就只是出去转了转而已。他从城西走到城东,又从城北走到城南,他用两天的时间走遍了都城里的每一个角落,若是遇上了满头白发的老头,老太太,他就会凑上前去跟他们套话,可通常他都会被这些老头,老太太用扫把追得满街跑,他们说他是个疯子。
可布鲁斯克觉得他们才是疯子,明明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可为什么他们每个人都说不知道?
女人们在听了之后,也说他是个疯子,因为她们也不相信这世上会有这么奇异之事发生,而且就发生在都城里。
露西贝尔趴在椅子上咯咯地笑着:
“你这两天满大街跑就是为了这事?”
男人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便伸手在女人身上摸了几把,结果露西贝尔笑得更欢:
“这种事情只怕只有你才相信!”
可布鲁斯克并不是那种吃了饭没事找事的人,艾丽丝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轻笑道:
“也许有个人知道?”
布鲁斯克完全陷入了神话鬼怪的传说之中而不能自拔,他急不可遏地问道:
“谁?”
艾丽丝用手指了指侧院的厢房,布鲁斯克马上心领神会,欣喜若狂地大声喊道:
“这事要是能办成了,今天晚上我保证把你伺候给舒服了!”
在没有得到亲口证实之前,布鲁斯克也不相信这样的鬼话,但他又无法用科学来解释这一切,所以他只能暂时相信这种鬼话。
伊利法斯跟府上的下人一起住在侧院的厢房里。虽然这人有些怪癖,但总的来说是个不错的人,至少他不会给人带来麻烦,所以府中的下人们对他也颇为尊敬,毕竟他是个年岁颇高的老人。
曾经布鲁斯克无比地信任他,甚至将自己和女人的性命都交到他手上,可自从出了那件事之后,布鲁斯克就不再也不敢信任他了,尽管他一直在统领府里守着,但布鲁斯克从来不问他的来历,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下人。
不知为何,今日,伊利法斯的心情不错,竟然一个人喝上了小酒,但却只有一人,一杯,既没有下酒菜,也没有酒客相陪。
布鲁斯克推门进来的时候,伊利法斯正给自己倒第三杯酒,显然,布鲁斯克的出现让伊利法斯大吃一惊,手上的动作稍微慢了一拍,结果酒壶里的酒洒了一大半。
布鲁斯克邪笑道:
“你继续,别担心,我已经戒酒了!”
伊利法斯知道他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便放下书中的酒壶,尖声说道:
“说吧,什么事?”
布鲁斯克把酒杯往伊利法斯的身前挪了挪:
“你先喝,喝完之后我再说。”
伊利法斯当然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鸟,可他又实在想不出这小子给他下了什么套子?难道这酒有问题?
伊利法斯低着头想了想,等了好一会,才端起酒杯,脖子向后一仰,一杯酒就消失在他喉咙里,布鲁斯克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看着伊利法斯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用警惕的眼神望了望布鲁斯克,身子情不自禁地往后缩了缩。
布鲁斯克闻着满屋子的酒香味,不禁吞了吞口水道:
“我有个事情要请教你。”
可伊利法斯觉得后背有一股阴风在吹动,因为这小子对他从来没这么客气过。
“你。。你说吧!”
布鲁斯克邪邪一笑道:
“我想问你一件事,一件有关厉鬼杀人的传说。”
伊利法斯突然瞪大了眼睛,大吸一冷口,问道:
“你。。你从哪听来的?”
布鲁斯克问过数十位老者,他们每个人在听了这句话之后,脸上都会不自禁地流露出这种表情,这让布鲁斯克感到尤为惊奇!
“你别管我是从哪听来的,我只问你知不知道?”
伊利法斯的回答比任何人都干脆:
“不知道。”
可从他的眼神里布鲁斯克看得出来,他一定知道些什么,究竟是什么事竟能把伊利法斯成这样?
布鲁斯克眼皮子往上一抬,讽刺道:
“我本以为你是个真英雄,没想到你也跟街头的老头老太太一样,俗人一个!”
伊利法斯丝毫不以为然地回道:
“你别多费口舌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布鲁斯克见他不吃这一套,便把脸拉得老长,就好象全世界的人都欠他钱似的。
“现在已经死了五个人,每个人脸上都保持着微笑,身上既无伤口,也无血迹。。。”
布鲁斯克每说一个字,伊利法斯的眼睛就要睁大一分,以至于不待布鲁斯克说完,伊利法斯的眼睛就睁得又圆又大,像一对炯炯有神的牛眼。
可等布鲁斯克说完之后,伊利法斯却只问了一句,便又闭上了金口:
“有没有找到那根红丝带?”
布鲁斯克纳闷道:
“为什么你也问我这个问题?”
伊利法斯突然睁大了眼睛,盯着布鲁斯克,厉声质问道:
“还有谁跟你透露过此事?”
總裁婚事 朵小然
布鲁斯克还从来没有见他如此动怒过,便有些害怕地回道:
“杰斯理。”
伊利法斯听到这三个字之后,就跟见了鬼一样,又急又怒地喊道:
“他还有没有跟你说别的?”
布鲁斯克被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使劲地摇着头,伊利法斯手把酒壶往嘴里猛灌了几口:
“你真想知道?”
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些许恐惧,还有些许担忧。
这是一个在圣地亚哥大陆流传了几千年的传说。相传众神初始,人间如地狱,妖魔鬼怪横行,众神以神力驱世间之万恶。唯独一修炼成身的厉鬼躲过此劫,于是众神便设下禁忌诅咒,以压制妖怪余孽作恶人间,可每二十年,众神设下的诅咒封印便会暂时失去法力,此厉鬼便趁机逃出封印之地,游离人间。
有人说这是个女鬼,因为每次她现身杀人之时都会在现场留下一条红色的丝带。而死者多半也是被女鬼的美色所诱惑,所以死时脸上带着安逸的微笑。传说女鬼是通过妖法吸食人类的精血以增强自身的法力,也有人说死者多半是在和女鬼缠绵之后死于非命,可这些都只是传说而已,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过那位女鬼,因为凡于此事有干系的人都逃脱不了死亡的阴影!
最近一次厉鬼在圣地亚哥大陆现身已是数十年之前。时值帝国兴旺之时,在一个月圆之夜,索萨亲王府上百八十余人皆离奇死亡,死者身上无伤口,府中也无打斗的痕迹,只有在大门外的石狮上绑着一条红色的丝带,一条最普通,最常见的红色丝带!
先皇大为震怒,着监法司,刑部协,禁卫军联合查办此事。
三天之后,凡参与此案的人皆相继死去,死者也都是面带笑容,身上既无伤口,也无血迹,只有一条红丝带,一条最普通,最常见的红丝带。。。。
此事乃是伊利法斯亲身经历,所以他才会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修仙萌主 彩陽葵
当时,他还只是个默默无名的小太监,因为在武道修为上颇有天赋,便被宫里的一位老太监记为名下弟子,随其修炼武道。索萨亲王府上的惨案发生之后,先皇便暗自派宫里的老太监出宫暗查此事,这其中就有伊利法斯的师承。三天之后,同去的五位老公公皆死于客栈之中,只有伊利法斯的师承活着逃回了宫里。
国王陛下自然不相信所谓的厉鬼杀人之事,可事实就摆在他面前。派去查探此案的人皆相继死去,这其中包括众多武道修为颇为高深的江湖高手,什么人能杀死众多江湖高手?什么人敢与帝国朝廷对抗?
于是先皇便命人将老太监藏于皇宫的密室之中,密室外派了众多宫中高手守卫,这其中就有伊利法斯。
民间传说是厉鬼作案,但先皇陛下乃神明之君,自然不肯相信这种荒唐传说,所以才摆下这龙门阵。不管是人是鬼,只要他敢现身必死无疑,如果他不敢来,便证明此事不过是有心人的谣传罢了。
是夜,宫中数十位高手守在密室门外,四周布满了皇室侍卫,别说是鬼,恐怕就是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一夜相安无事之后,伊利法斯便心想恐怕这鬼也有胆小怕死的时候。可等他们打开密室石门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的老太监已断气身亡,脸上带着微笑,身上也无伤口,只是在他身旁摆着一条红丝带。
时隔数十年之后,伊利法斯再回想起当时的情形,眼睛里的恐惧之色也是不言而喻!
像伊利法斯这样的高手,能让他感到如此恐惧的事情几乎没有!
布鲁斯克暗自吞了吞口水,低声问道:
“那夜是否有人进过密室?”
伊利法斯的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声音也开始发颤:
“宫内八大高手坐镇,就算是十级宗师前来也讨不到任何便宜,更何况四周布满了皇室侍卫,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人竟然能无声无息地潜入密室之中,杀人于无形?”
那位存活下来的老太监是伊利法斯的师承,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师傅的武道修为有多高深,但就是这样一位有着九级剑士实力的大内高手,最后却死在了皇宫的密室之中!
布鲁斯克狐疑道:
“你确信那间密室就没有别的出口?”
伊利法斯摇了摇:
“那间密室被封存之后,我也曾去仔细查探过,却无任何发现。”
似乎看起来除了鬼,人是办不到的!
布鲁斯克翻着眼皮看着他:
“你相信是厉鬼所为?”
伊利法斯也看着他,无声地苦笑道:
“就算不是厉鬼所为,也非人类所能为!”
布鲁斯克又低头想了想,突然问道:
“但这一次为什么没有留下红丝带?”
靈破蒼穹
千幟雪 我願乘風
若是真如他所说,乃厉鬼作祟,但那四位狱卒跟这位小太监平生素未谋面,为何却同时身遭此祸?
官場****
伊利法斯还是摇了摇头:
異世之夢魘成神 書狂子蘊
“恐怕死的还不止这五人!”
据说,每次厉鬼现身,都要吸足百人精血才会销声匿迹,而这一次才死了五个人,离一百人的目标还远着呢!
从伊利法斯嘴里说出来的话,不由得布鲁斯克不相信,虽然他不信任他,但他却相信他!
信任和相信是两码事。如果你信任一个人,那你就会相信他所说的任何话,所做的任何事。可相信一个人,并不代表此人可以信任。
布鲁斯克相信伊利法斯所说的话,但却不信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