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wc3精华玄幻小說 神祕復甦 txt-第七百八十一章占房間看書-yd526

神祕復甦
小說推薦神祕復甦
越过了那具趴在楼梯上的古怪尸体,杨间和李阳似乎穿过了笼罩在楼梯上的昏暗迷雾,在某种灵异的影响之下来到了一个未知的地方。
鬼邮局的二楼到了。
一个回字形的走廊,老旧,阴暗,楼梯间几盏发黄的灯光勉强照亮着。
旁边的墙壁上斑驳,黯淡,上面残留着很多污渍,像是鲜血涂抹在上面干枯后形成的,又有一些古怪的划痕,甚至还有一些怪异的黑色图画,不知道是什么人用墨水在上面书写后形成的。
二楼的结构和一楼没什么区别,唯一有区别的就是看不到鬼邮局的大厅了。
“杨队,我们到了,这里应该就是鬼邮局的二楼了。”李阳左右看了一眼,然后留意了身后:“上来的楼梯消失不见了。”
他们的身后是一面老旧的墙壁,墙皮脱落,斑斑点点。
那木质的楼梯已经不存在了。
“看来这是一条不归路,进入邮局的人只能上楼不能下楼,和之前那个王善说的差不多。”杨间说着又看了看时间。
“还有二十分钟就要熄灯了,找个房间呆着吧,先看看情况再说。”
李阳又道:“队长,那个孙瑞好像还没有来。”
“之前通知了么?”杨间问道。
“通知了。”
杨间道:“通知了就行,他身为大汉市的负责人也许有事耽搁了,先不用理会了,”
说着。
他沿着这条老旧的走廊往最近的房间走去。
房间的上面的号牌已经变了:21 22 23……一直到了27。
2是楼层。
后面的一个数字是房间号。
这一层,依旧只有七个房间。
对应着七个信使。
但这只是理想化的情况,一个房间没有明确的规定就只能住一个,上次在一楼的时候杨间一群人待在一个房间里也没事。
不。
一群人待在房间里的话被邮局内游荡的厉鬼袭击了。
也许。
房间的人数有一个界限,超过那界限会有厉鬼来清理整个房间的人。
当然,这只是猜测而已,是不是真的如此还没有得到证实,也没有得到具体的信息情报。
沿着走廊走着的杨间略微好奇的探出小半个绳子往楼下看去。
看看能否从二楼看到一楼。
结果很失望。
看不到一楼的情景,二楼的楼下一片昏暗,往下个几米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像是一个深渊一样,没有尽头,让人下意识的就感觉有种莫名的恐惧。
就算是知道这是二楼,估计也没有人敢去尝试着跳下去。
“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突然。
最近一个房间,21号的房门碰的一声打开了,一个暴戾的声音回荡起来:“臭女人,给我滚出去,这就想待在我的房间?你以为你是谁?”
一个身上带着淤青的女子被重重的踹出了房间,然后痛苦的倒在了地上,身上的皮肤都被粗糙的地面给磨破了。
鲜血迅速的溢出。
那披头散发的样子,很是凄惨。
“队长,是那个叫钱蓉的女子,上次我们在楼下见过,没想到她也来了第二层,看来之前的推断是正确的,红色的信件难度大,但是却能让一整层楼的信使提前上楼。”
李阳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
同时也迅速明白了眼前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肯定是因为杨间送信成功,她也跟着上楼了,而且来这里的时间比他们要早不少。
但是上了二楼,这房间数不够,这个钱蓉想要进其中一个房间势必是要跟原房间的主人进行接触。
显然。
接触失败,她被赶出来了。
眼下还有二十分钟不到。
六点一到。
邮局熄灯,厉鬼开始在邮局内游荡。
这谁敢待在外面?
钱蓉抬起头,眼中带着恐惧和绝望,她浑身颤抖,连滚带爬的想要回到这个房间,却被一个面容阴冷的男子再次一脚踹翻了。
“这个房间已经满人了,滚远一点。”
“别,别这样,求求你,让我进去呆一晚,就一晚,只要一晚上就行了,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钱蓉被踢翻在地上,但是她却顾不得身上的伤痛,还在恳求。
那个面容阴沉的男子却道:“你再在这里吵闹,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从楼上丢下去?邮局里,信使之间可不禁止杀人,更何况你对我们毫无价值。”
“啊,你们这些骗子,刚才明明说好了只要我陪你每一次就让我留下。”
钱蓉这个时候崩溃到尖叫,她在哀嚎,也在绝望。
但是她却没想过反抗。
因为她反抗不了,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女人。
这邮局内,还是信奉着弱肉强食的规矩。
“哼。”
那个面容阴冷的男子又忽的瞥了一样杨间还有李阳两个人,目光动了动,似乎带着强烈的警告意思,告诉你们不要试图来找21号房间的麻烦。
然后砰地一声巨响。
房门关上了。
“呜呜…..”那个钱蓉躺在地上哭泣,凄惨无比。
杨间看在眼中,此刻缓缓的走了过去,他来到了这个叫钱蓉的女子身边,面无表情的俯瞰着她。
“你很想活下去么?”
钱蓉看到了杨间,她哭声稍微平息了一些,随后如同抓着一根稻草一样,抓住了杨间的裤脚:“我,我不想死,我有老公,有孩子,还有父母,我不想死…..我的女儿才五岁,我不想死。”
“看来你求生的念头很大,只是普通人进入了这个邮局,其实死也只是时间早晚上的问题。”
杨间用冷淡的语气说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他就像是一尊冰冷的雕像一样,没有一丝怜悯和同情。
“求,求求你,帮帮我,我不想死,呜呜,”钱蓉她哭泣着,她没想那么多,就是想活下去。
至于能活多久,她不知道,也管不了。
杨间语气依然冷淡:“好,我帮你这一次。”
“真的么?”
钱蓉猛地抬起头来,憔悴的脸上带着淤青和血迹,一双眼睛睁的老大,仿佛充满着不可思议。
“仅限于这一次,因为一楼的信使是因为我的到来而提前上了楼,这应该是干预了邮局了正常运作,所以当是补偿好了,另外刚才那个人看我的眼神很不对劲,似乎在挑衅我,正好我也需要一个房间呆一晚,就拿他们开刀好了。”
杨间收回了目光,抬起头看向了那21号房间。
“李阳,开门。”
“好,队长。”
李阳立刻就来到了21号房门前。
这扇老旧的木门是从里面反锁,想要打开是不太容易的。
然而他却只是一触碰上面的门把手,这扇老旧的木门就嘎吱一声,轻而易举的就打开了,有点不可思议。
大门一开。
一股浑浊的空气铺面而来。
烟味,霉味,还有酸臭味……让人很不舒服。
“这个时候了,谁他娘的开的门,都想死么?”里面传来了一个怒吼,一个穿着背心的男子气冲冲道。
但是他的话还未说完,便看见了门口站着的李阳和杨间。
“外面还有人?两位朋友,识相的就滚远一点,这个房间已经客满了,不欢迎你,如果不听警告的话,我可不敢保证待会儿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穿着背心的男子脸色狰狞,带着威胁道。
杨间不说话,无视这个人的警告,直接就走进了房间。
“臭小子,老子在和你说话呢?区区一个刚上楼的信使就敢在这里摆谱,你在找死么?”
这个穿着背心的男子随手就从旁边拿起了一根棒球棍,大步冲了过来,抬起手就想要打。
当真一点不客气。
然而下一刻。
一把冰冷的金色手枪顶在了他的脑门前。
“兄,兄弟,冷,冷静,杀人是犯法的。”
这个背心男子顿时手僵在了半空中,脸上忍不住冒出了冷汗。
说话的时候,他目光微微瞥向了旁边的木桌。
那里,放着一个行李袋。
里面也有枪械。
他能来到二楼当信使,自然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只是平时这玩意忌讳,放在行李袋内不敢随便露出来,玩意被抓,那可是要坐牢的。
到时候影响了送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砰!
然而下一刻。
枪响了。
这个背心男子瞬间就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鲜血溅射,尸体抽搐。
“你这样的垃圾,放外面也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与其留着你送信添乱,倒不如现在就送你上路。”
杨间神情冷漠,不带一丝犹豫,直接就干掉了这个家伙。
然而枪一响。
里面的房间却突然打开了。
“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事情了。”
听到突如其来的巨大动静,之前那个面容阴冷的男子迅速的冲了出来,当他看到地上到底抽搐的尸体,以及站在客厅里的杨间时顿时眸子一凝。
“是你?”
刚才外面,他见过杨间。
以为这家伙不敢闹事,没想到竟冲进来了。
“不好。”
这个面容阴冷的男子反应过来,知道杨间手中有武器,里面转身回房间,准备应对。
杨间目光微动,看向了他,然后大步走了过去。
立刻关上房间的男子迅速的就翻出了行李袋,准备那家伙出来。
“陈星,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响枪了。”房间里,还有一个男子。
“一楼上来人了,不止刚才那个女人,还有两个男的,他娘的,今天怎么回事,怎么一口气上来这么多人,而且这个人很不好对付,上来就干掉了老许,现在冲我们来了。”
这个叫陈星的男子额头上有冷汗冒出。
虽然不是碰到了灵异,但这样的火拼也是十分凶险的,弄不好今天也会死在这里。
“那就干掉外面两个。”
对于老许的死,另外一个男子好不在意,他翻身起床,直接拿出了武器。
之所以他们手中有这么多武器,是因为陈星去了国外一趟。
邮局可以将人从任何一个地方带过来,自然也能利用这点的便利性,做一些事情。
但武器也只是欺负一些楼下上来的新人。
碰到一些特别的信使,武器的作用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然而两个人在准备动手的时候。
房门却被杨间一脚踹开了。
巨大的力量直接就撞飞了一个人,瞬间就昏死了过去。
“你…..”陈星惊了,急忙想要做出反击。
然而他手指却僵住了,无法动弹。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阴冷,发黑的手掌竟覆盖在了自己的手背上,死死的抓住了自己手指,无法将那扳机扣下。
鬼?
陈星瞬间头皮炸裂,如同触电一般下意识的就想要甩开那东西。
“房间里就你们三个么?”杨间无视他,少看了一眼。
的确就三个。
看来这三个人是临时组队的,毕竟一个人送信的话难度还是很大。
亦或者,他们都是21号房间的信使,只是因为运气好都活了下来,所以待在了同一个房间。
“你到底是谁?楼下的信使不可能有你这样的人物。”
陈星感觉到了那只趴在手背上的冰冷手掌没有了动静。
他明白过来。
一切都是眼前这个人搞的鬼。
这个人竟然可以控制灵异中的厉鬼。
这样的手段就算是三楼的信使都不一定能过做道。
可越是如此,他就越恐惧。
似乎,被一个不得了的人盯上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六点熄灯之后,你是否能在外面的走廊上活下来。”杨间冷漠的开口问道。
咔嚓!
“啊!”
陈星发出了惨叫,他整条胳膊都诡异的扭曲了,而造成这一切的仅仅只是一只搭在他手臂上的手掌。
那只是一只手掌,没有胳膊,冰冷发黑,却不知道为什么拥有这样的力气。
鬼手的压制名额虽然用在了鬼眼上。
但是鬼手自身的灵异还在。
对付不了驭鬼者,对付普通人还是很容易的。
“放,放过我,干掉我对你没好处的,虽,虽然信使之间不禁相互伤害,但有些信件是有人数要求的,人如果少了,送信几乎不可能成功。”陈星冷汗直冒,他急忙道。
“是么?那还真是可惜,我这边的人数够了。”杨间开口道。
话还未说完,这个人又发出了一声惨叫。
一条腿扭曲变形,骨头裂开的声音沉闷的响起。
片刻之后。
杨间拖着这个人丢出了21号房间。
“让他今晚在外面过夜,看看他会不会有事,另外你帮我房间里的垃圾清理一下。”杨间说道。
“好的,队长。”
李阳看了一眼那个叫陈星的男子,没有丝毫的同情。
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被干掉都活该。
现在没死,只是因为还有一点剩余价值罢了。
不过出于细心,李阳还是问了一句:“队长,需不需要问一点情报出来?”
“不需要,二楼的信使知道的东西估计也很有限,我的目的至少是要去到四层。”杨间说道。
陈星很快被丢在了走廊上,他冷汗直冒,痛苦无比,内心充满着愤怒,恨不得杀了这家伙的全家。
可是他却不敢说出来。
这个来自一楼的信使居然得到了灵异的力量,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面对这样的人,他不具备反抗的资本。
然而,很快,一股恐惧却又从内心涌了出来,他知道,六点马上就要到了,邮局内要熄灯。
熄灯后的恐怖二楼的信使没有人不知道。
毕竟都不是新人了。
“你可以进来了。”
杨间看向了那个叫钱蓉的女子。
钱蓉此刻忐忑不安,她甚至不敢抬头看杨间,低着头,畏畏缩缩的走进了房间。
杨间看了看时间。
距离熄灯还剩下十分钟不到。
“一楼的王善,还有那个叫万兴的人都没有出现,孙瑞也没有出现……这不是巧合,应该是他们已经提前到了某个房间了。”杨间看了看。
此刻却没有房间打开门。
每个房间都是大门紧闭的,刚才的动静并没有把其他人吸引出来。
不过却有点不合理。
如果是孙瑞到了的话,没有理由不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