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s7k2精彩玄幻小說 劍雪蒼山 線上看-第二十回 獨看彩蝶繞合歡(大結局)熱推-4o0b4

劍雪蒼山
小說推薦劍雪蒼山
带兵追杀段思英的,本是董伽罗,段思良在大理接到已经包围段思英的报千,放心不下,便即拍马赶来,正遇上董伽罗最后一击,段思英所部全军覆没,当下便同董伽罗一道前来捉拿段思英。哪料到两人太过心切,反而大意,岳中影居然也在大帐之中。
董伽罗见岳中影直取段思良,心下大惊,顾不得害怕,急拔出剑来,离鞍而起,挡在了岳中影身前。岳中影见董伽罗相拒,喝一声:“滚开”剑气一闪,董伽罗长剑立折。董伽罗虽知自己非岳中影对手,只想拦得几召,身后随行了士兵便可攻上来,哪想道只一招便被岳中影打断兵器,微一惊愕间,岳中影右脚闪电般踢出,正中董伽罗胸口“灵虚”穴,董伽罗还未还得及哼一声,便即坐倒在地。
段思良见岳中影只一招便重伤董伽罗,虽慌不乱,噗噗噗数声,一阳指力破空而出。岳中影长剑如轮,带出一幕剑芒,顿时将一阳指力消于无形,剑势不消,直刺段思良咽喉。段思良这才大吃一惊,急拔剑相迎,两剑相交,段思良只觉一股寒意自岳中影剑上汹涌而至,直冲进他胸口,身子一晃,裁下马来。段思良武功虽不若段思平,但在段氏一族,也非泛泛之辈,想不到只一招,便也被岳中影打翻在地。
段思良忙一振腰,想要站起身来,却见寒影一闪,冰凉的剑尖已经抵在了他咽喉之上。万料不到数年不见,岳中影武功精进至斯,段思良自忖无幸,闭目等死。
寶寶軍師:爹地,束手就擒 江南煙雲
段思良身后的士兵见段思良被击落,董伽罗生死不明,急呐喊着冲了上来,意欲救援,冲到近前,忽见岳中影已经将段思良制住,立时投鼠忌器,慄然而止。
岳中影冷冷看了众兵一眼,知道就算杀了段思良,但董云楚有孕在身,此时也实难闯出去,手中微一使劲,厉声道:“下令放行。”
段思良听了岳中影的话,这才睁开了眼,缓缓站起身来,却摇了摇头。岳中影大怒,剑向前送半寸,划破了段思良咽喉处肌肤,道:“我再说一次,下令放行。”众兵将见段思良颈下出血,齐齐惊叫,却不敢上前半分。
段思良此次举兵谋叛,虽然计议甚久,却也是占了出奇不意之力,这等谋叛之事,不成功,只有死路一条,如若此番不能杀了段思英,让他走脱,各地忠于段思平的大将仍然占到多数,京中生变,必然入京勤王,到那时局面被立时混乱不可收拾,到那时死,还不如此时来得痛快,当下强自镇定,仍然摇了摇头。
岳中影怒不可遏,长剑便要刺入,忽然大帐之中传来一声惨叫,分明是董云楚的声音,接着又听阿雪惊叫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岳大哥快来啊。”
岳中影大惊,不知董云楚出了什么事,长剑一手,迅速点了段思良胸口数道大穴,顺手将他提起,又俯身抓起董伽罗,飞步入帐。
只见董云楚躺在榻上,浑身不断撤回抽搐,岳中影连忙将段董二人抛在地上,冲到榻前,只见董云楚满脸胀得通红,却说不出话来,急叫道:“云楚,你怎么了。”
阿雪在一旁,哭道:“岳大哥,小姐,小姐要生了。”正说着,董云楚身子剧震,一阵剧痛袭来,不由得痛极而呼。岳中影忙伸手抵在董云楚小腹,缓缓动功,助董云楚顺气。董云楚痛意稍减,伸手抓住岳中影的手,颤声道:“阿影哥哥,陪着我,别走,别走。”岳中影急忙握紧了董云楚的手,点头道:“放心,云楚,我不会走,你放心。”
董云楚本来距临盆之期还有数日,但这两天受了惊吓,又被段思英烛台打中小腹,竟然惊动了胎气,以致早产。阿雪虽是侍女,但却无接生经验,只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
董云楚腹中阵痛越来越强,脸上已然扭曲不堪,岳中影纵算武功再高,可这等事却也无能为力,但着董云比痛苦不堪,也只能紧紧握住董云楚的手,不住的安慰。
神級兌換系統 堅強的小樹
董伽罗虽然穴道受制,神智却清醒,此时听到董云楚的叫声,脸上一阵一阵的抽搐,浑不知在想些什么。
蜀歌
便此时,董云楚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便即晕了过去,与此同时,募地里传出一声“哇”的婴儿哭声,却是董云楚已经诞下麟儿。
岳中影见董云楚痛的晕了过去,也不顾得婴儿,忙去救董云楚。阿雪急忙抱过婴儿,替他擦拭。只见那婴儿哭声越来越响,手脚不住的颤动。董伽罗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婴儿,却苦于身子动态不得。
段思英本来瘫倒在地上,被这婴儿哭声所激,突然之间清醒过来,挣扎着抓将起来,想要上前去抱婴儿,忽见段思良倒在面前,刚刚平复的心神忽然又暴怒起来,戗指骂道:“叛上谋逆的乱臣罪子,朕杀了你。”抄起一把长剑,直向段思良胸口刺去。
眼见段思良便要死在侄儿剑下,忽听一声轻响,自帐外飞进一物,正中段思英手腕,段思英只觉得手腕剧痛,长剑掉在地上。段思英低头一看,打中自己手腕的,居然是一粒佛珠。
帐外人影一晃,走进来五人,正是崇圣寺渡难等五僧。段思英、段思良及董伽罗三人见是渡难,居然脸上皆出喜色。段思英急跑到渡难身前,跪倒在地,道:“大师,段思良大逆不道,求大师,快快将他处死。”渡难摇了摇头,道:“阿弥陀佛,思英,事到如今,你心里还只想着他人之过,不思自己之错,一心只想着杀人吗?”
段思英脸色一变,道:“大师,你,你主知是什么意思,难道连你也帮他,也要助逆吗?”渡难脸上微显失望之色,不再理段思英,转身向岳中影道:“岳居士,别来安好。”
岳中影此时一心在救董云楚,对帐内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渡难连叫了三次,岳中影这才听见,猛一回头,见是渡难,不由得心头大喜,扑地跪倒在地,颤声道:“大师慈悲,求大师救救云楚。”渡难忙扶起岳中影,走近榻来,察看了董云楚的伤势,凝思片刻,左手轻轻挥出,只见指如飞梭,飞快点出,数十道一阳指力自董云楚身上透穴而入。
岳中影虽然内力极高,但这等救人之技,却万比不得渡难,果然不过一柱香的时间,董云楚幽幽醒来,见是渡难,轻轻一笑,道:“多谢大师。”。岳中影大喜,急向渡难叩谢,渡难忙拦住他,道:“施主不必多礼,我佛慈悲,老衲专为渡人而来,何必言谢。”说着,眼神向段思良一扫。
岳中影知道渡难之意,见董云楚无事,也就放下心来,转身解开了段思良、董伽罗的穴道。
段思良长跪在渡难跟前,低头道:“伯父。”渡难叹道:“思良,同根血脉,怎得却到了这种地步?”段思良忙道:“伯父明鉴,非小侄立意谋反,实是思英继位这一年来,暴戾乖谬,昏馈专断,闹得中外离心,百姓疾苦不堪,又一心迫害小侄,非要逼死小侄才肯罢手,以至危害我大理社稷,侄儿这是迫不得己,才出此下策。”
渡难摇了摇头,道:“你不必辩解,你的心只有你自己知道。唉,阿弥陀佛,罪过,罪过,非其任而强为之,确非百姓之福啊。只是思良,你跟思英同是段氏一脉,嫡亲骨肉,叔侄之间,便一定要斗个你死我活吗才甘心吗?”
段思良颤声道:“小侄不敢,一切请伯父做主。”渡难摇了摇头,道:“一切因你等而起,自然由你等来了结,老衲如何做得了主啊。”段思良一愣,不知渡难此知何意。
女配的悠然重
董伽罗在一旁,突然插口道:“大师,弟子有一法,不知是否可行?”渡难听董伽罗开口,便点了点头。董伽罗看了看众人,缓缓吐出四个字来:“避位为僧。”
渡难道:“此话何意。”董伽罗道:“如今之事,只有段思英放弃帝位,出家为僧。镇南王刚毅明练,才智出众,又深得朝廷百姓,必可保大理社稷转危为安。”渡难沉吟了一阵,明白以此时局面,段思良已经掌握大局,断不肯放弃,若想保得段思英一条性命,也只有如此,当下便问段思良,道:“思良,你意下如何?”
论本心,段思良自然不肯,段思英只要活在世上一日,无论他是否出家,日后对自己的皇位都是一种危胁,但自己目前身处危境,能否活着出去,实是难说,更何况渡难也绝不肯同意自己处死段思英,思量权衡下来,除了答允,别无选择,当下昂首道:“伯父,侄儿答应你,只要思英肯避位出家,侄儿可立誓,今后绝不再为难他,如违此誓,天地不容,袓宗不佑。”
渡难点了点头,又向段思英道:“思英,你呢?”段思英眼见众人都向着段思良,自己早已经大势已去,能够保得性命,已经是万幸,那还敢说半个不字,当下便道:“弟子愿意出家。”渡难听他答允,脸上露出笑意,道:“好,既然如此,我便为你剃度。”说着,摘下段思英皇冠,右掌轻轻挨在他头上,内力到处,长发纷如雨落。
一时剃度完毕,渡难便向段思良:“思良,下令退兵吧。”段思良点点头,起身欲出帐。岳中影突然一晃,拦在他身前。段思良一愣,已然明白他的意思,是对自己不放心,当下向董伽罗微一示意。
董伽罗会意,起身出帐,传令退兵,只听帐外脚步声响,不一刻,大军退得干干净净。段思良这才向渡难躬身道:“伯父,既然此间事了,小侄送伯父回寺。”渡难点了点头,面向岳中影,突然脸显怜悯垂怜之色,想要说些什么,终究忍住,半晌,才道:“岳居士,告辞。”岳中影虽然有些生疑,却不便相问,只躬身相送。
渡难走后,大帐内只剩下岳中影、董云楚、阿海、阿雪四人以及刚刚出生的婴儿,岳中影此时才觉得一阵轻松之感,同董云楚厉经诸多磨难,终究盼得有相守之望,当下回过身来,笑道:“云楚,咱们回家。”
然而云楚却默不作声,岳中影暗觉不妙,处到榻前,只见董云楚双目紧闭,早已经昏死过去。岳中影大骇,急忙将董云楚揽在怀中,伸手一探,只觉董云楚已经气息全无。岳中影急将右手低住董云楚,将一股内力输了过去,可董云楚还是稍无反应。岳中影不肯死心,继续运功,只过了大半个时辰,才见董云楚手指微微一动。岳中影心中大喜,又过了半刻,董云楚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岳中影,轻轻一笑,道:“阿影哥哥,我还没死么?”岳中影颤声道:“不会的,云楚,你不会死的,阿影哥哥一定可以救的活你的。”董云楚脸上绽出坚定的笑容,道:“我就知道,阿影哥哥一定不会抛下我不管的。”话音未落,突然胸口一闷,哇得一声,吐出一口血来,便又要昏死过去。
岳中影急再运功,董云楚随即又醒了过来。但此时她已经明白,自己这些年历尽痛苦,连日来又大受惊吓,再加上方才千难万难,再生下孩子,已然是真元耗尽,油尽灯枯,再无活着的可能了,当下挣挣扎着道:“阿影哥哥,不用再白白耗力了,我,我知道我不行了。”岳中影大哭道:“不,不会的,云楚,你不会死的,我一定可以救活你的。”董云楚勉强一笑,道:“你不用骗我了,我自己知道的。阿影哥哥,我临死的时候,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以前我总是恨上天,为什么要拆散我们,到现在,我才明白,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你说,阿影哥哥,你说是不是。”
岳中影泣道:“是,是的,我们永远不会分开的,云楚,我答应你,你不会离开你的,你活着,我陪着你,你死了,我也一定会陪着你的。”董云楚渐觉得神智模糊,魂魄好像渐渐离自己的身体远去,听到了岳中影的这句话,突然又清醒了过来,她原本脸色很是安详,此时却变的焦急不安起来,忙道:“阿影哥哥,听着,云楚不许你死,你要好好活着。”挣扎着喘了几口气,忽又想起一事,忙叫道:“孩子,我的孩子呢。”
燃燒的足球 掠痕
超腦太監
阿雪抱着婴儿就站在她身侧,听她呼唤着孩子,忙抱了过来,哭道:“小姐,孩子在这里,你快看看呢,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孩子可怎么办吗?”董云楚挣扎着想要去摸摸孩子,但用尽力气,却抬不起手来。岳中影忙抓着她手,以轻的放在婴儿的脸上。董云楚摸着婴儿,向岳中影道:“阿影哥哥,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岳中影点点头,道:“你说罢,我一定答应你。”董云楚道:“好,你是大英雄大豪杰,说过的话一定要做到。阿影哥哥,我死后,你要答应我,替我把孩子抚养成人,让他不受半点儿的苦,好不好?”
岳中影一愣,旋即明白,董云楚怕她死后,自己会自尽,就以抚养孩子为借口,不许他死,当即叫道:“不,云楚,我不答应,阿雪会替你抚养孩子成人的,我要陪着你。”
董云楚急道:“不,不我,我一定要你答应我,不然我死也不安心,阿影哥哥,你答应我好不好,答应我啊。”岳中影只是摇头不肯。
阿雪在一边,哭道:“岳大哥,你就答应了小姐吧,你看小姐多痛苦,你答应了,让小姐好走,可以少受点苦啊。”
岳中影看着董云楚脸上痛苦不堪,却强撑着,不肯咽气,再也忍受不住,哑声道:“好,我答应你,云楚,我答应你。”
董云楚听岳中影答应,脸上终于绽开了笑意,道:“对不起,阿影哥哥,我要死了,却还要累你承受这活着的痛苦,对,对不起,对……。”终于慢慢阖上了眼睛。
岳中影搂着董云楚,只觉的她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冰凉,而自己的心也随着,一点一点的在冰凉。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蝴蝶泉边又响起了情歌声,一切似乎又回到了照旧。
苍山脚下多了一座新坟,苍山洱海孕育了她的子女,最终还是回到了他的怀抱。董云楚静静的躺在苍山的怀抱中,她可以感受到苍山清凉的雪意,可以看到一轮弯月,在碧波荡漾的洱海水泛起鳞光,可以听到那蝴蝶泉边传来的充满浓情密意的情歌声。
岳中影独坐在坟前,怀中抱着董云楚的孩子,呆呆的看着那坟,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蝴蝶泉边,泉水叮冬声响,旁边是盛放的山茶花,一对彩蝶,绕着横压在泉上的合欢树,翩翩起舞。一位美丽的白家女了,坐在泉边,看着那飞舞的彩蝶,轻声的吟道:“此身自知情缘尽,双舞翩跹绕合欢。
岳中影呆呆地看着,含泪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