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59h精华都市小说 放逐之歌笔趣-終章 安城往事熱推-19co5

放逐之歌
小說推薦放逐之歌
再勇敢一次,以不负青春,不枉年华。将来垂垂老矣,也能挺直腰杆,对自己说,我精彩地过完一生,不后悔。
———题记
安城,大街上,一道肥胖的身影,漫无目的,踽踽独行。
风声萧萧,枯叶遍地,他不知道要去哪里。
找小星星吗?她太忙,他不愿打扰。
恍恍惚惚中,他来到酒吧街,才发现,天还没黑,醉玲珑酒吧,没有开门。
不由得苦笑,秦大宝继续往前走,转过一条街,来到中环。
他看到一家书店。
想也不想,他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书店人好多,孩子、青年、老人,他们都各自捧着一本书,安安静静地看着。
秦大宝笑了,这世上,除了醉玲珑酒吧,恐怕也只有书店欢迎他了。
他喜欢书店。
这里没有歧视,没有偏见,没有冷嘲热讽,他很长时间,都在书店度过。
在这里,他不再是格格不入的那个人,大家都一样,寻找着自己喜欢的世界。
秦大宝缓缓移动身形,从一排排书架旁走过。
忽然之间,他停住脚步,目光一缩。
有一本书,摆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书面上,四个血红的大字,格外醒目。
“一念原罪!我的书!”秦大宝低呼。
颤颤巍巍地拿起书本,翻开第一页,果然,署名上,印着三个黑色小字:吴开阳。
这是他的笔名。
很多年前,他背着吉他流浪,在山西的一家小餐厅,遇到那一对正在逃亡的神仙眷侣,他为他们的故事而震撼,他才知道,原来人可以这么活着。
得到允许,他用那个人的小名,作为笔名。
那对情侣,就是大名鼎鼎的吴志远和陈曦。
这本书,他早就写完了,直到今年年初才发表,先是在网络上发,后来找到出版社,印刷出来。
也因此,他还清了所有房贷。
虽然如此,他的书,在茫茫人海中,并没有荡起一点点水花,他依旧籍籍无名,只有在一些大书店,才能看见他这本书。
皇上要發飆:嫩模皇後有點壞
没想到,在这西南小城,竟然发现了。
而后,他开始创作新书,不料刚写了不到五分之一,却与妻子分道扬镳,可惜,可叹。
想到这里,秦大宝缓缓合上书本,找个角落,坐下身来,从兜里掏出一支笔,一个本子,写下一段文字:
零八年九月,唐风被冤枉,在南水路,被人一枪狙杀。
同年十月,婺城,吴志远为了救陈曦,把一个庞大的人贩子集团,近乎所有人杀得干干净净,被警方通缉。
零九年年底,吴志远自杀于婺城高铁站,陈曦挺着大肚子回龙潭,接管晨曦学校。
一零年四月,陈思远出生,以聪明绝顶轰动一时。
一二年,吴用被林浩天击毙于小巷之中,不久,林浩天辞职,刘星语接任刑侦队长之职。
一四年,于眠眠为了妹妹讨个公道,被乱枪打死,喋血三尺。
同年,刘星语因为几句话被视为疯子,关近疗养院。
同年,刘海天、朱雨蝶、徐小波、杨发久四人组,策划惊天大劫案,王宇顶罪,雨蝶身死,徐小波在龙宫天池建了一家饭店,名为,候蝶!
同年,刘星语就任公安局局长,刘海天,徐小波,杨发久自首,刘星语亲自把自己的父亲、叔叔和朋友送进监狱。
地上道國
一六年,江若雪支教于蛮荒之地,就任晨曦学校盘山分校校长,为救一个学生殇于滔滔盘江,天地同悲,陈曦为其提字:为人师表。
同年,陈曦心死如灰,想自绝于龙潭后山、随吴志远而去,被其子陈思远发现,以死相逼,陈曦断绝轻生之念,放权晨曦学校事务,全部交接于吴紫萱。
同年,秦大宝重新创作,将这些人,称之为放逐者,他把他们的事迹记录下来,像是一幅悲壮的画卷,又像是一首沉闷的死亡鸣奏曲,书名为:放逐之歌。
……
“呼……”
写完之后,秦大宝小心翼翼把本子收起来,长出一口气。
“兄弟,把我也写上呗!”
正在这时,一声轻笑,传进秦大宝的耳朵里。
秦大宝一惊,他才发现,不知何时起,身边坐着一个青年,笑吟吟地看着他。
“我也是放逐者!”青年瞥了秦大宝手上的书一眼,笑眯眯说道,“没想到,你认识吴志远,认识唐风,你真是幸运啊,还得到吴志远的允许,用他的小名,作为你的笔名!”
“你!”秦大宝无言。
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只想把安城的一些人和事写出来。
这是他的家乡。
身侧这个青年,其貌不扬,但眼睛里无形中闪过的光芒,凌厉而迫人,绝对不是简单人物。
“不愿意吗?”
青年见秦大宝不语,他摇摇头,眼睛里,闪过一抹黯然。
“那真是遗憾了,还以为你会答应呢,哎!过了今天,可能就没明天了!”
秦大宝呼吸一窒,下意识问道:“你发生什么事了?”
“我现在倒是好好的,但一会儿就不知道了!”
青年耸耸肩,而后,掀开自己的衣服。
秦大宝睁大眼睛,大骇。
枪!这个人,腰间竟然别着一把枪!
秦大宝低呼:“你……你要干什么?”
青年咧嘴一笑:“不干什么,杀人!”
“什么?”秦大宝震惊无比。
他看得出来,此人不是开玩笑。
“我要杀一个大人物,她的存在,挡住了某些人的路,我也不想杀她,但没办法,你书里不是说了吗?那只渴望光明,爬到天堂门口的蚂蚁,最后发现,那一缕希望之光,是由他们自己的鲜血铺洒而成,我和吴志远,唐风,江若雪一样,只是其中一只蚂蚁,身不由己!”
“你要杀谁?”秦大宝深吸一口气,问道。
青年没有回答,拍拍身上,悠悠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手表,往门外走去。
“时间差不多了,每次她来中环办案,都会准时在书店门口买一盒裹卷吃,哎,这是什么世道啊,恶人当道,而一个真正的女英雄,将要死于我手!可悲,可悲!”
青年走了,留下秦大宝一个人,怔怔愣在原地。
“大人物、办案、女英雄?”忽然之间,秦大宝像是想起什么来,惊叫一声,“小星星!他要杀小星星!”
是啊,小星星最爱吃裹卷了,从小就这样,特别是中环这家,她常来。
只是,那时没有书店,但这家裹卷摊,依旧还在。
秦大宝站起身来,呼吸起伏不定。
異界特種兵之嗜血狼鷹 重劍德魯伊
怎么办,怎么办?
“再勇敢一次,不负青春,不枉年华!”
秦大宝咬牙,不再迟疑,往门口冲去。
来到门口,第一时间,他便看到一道英姿飒爽的身影,拿着一个裹卷,细嚼慢咽。
水色胭脂
与此同时,一个幽暗的角落里,一个其貌不扬的青年,从腰间缓缓拔出一把枪来……
“大宝哥,你怎么在这里?”
“小星星!”
秦大宝大吼一声,猛扑过去,肥胖的身体,严严实实,挡在刘星语面前。
“砰!”
一声枪响,划破长空。
风中,一颗金色的子弹极速旋转,噗的一声,穿过秦大宝的眉心。
霎时间,血花点点。
整个世界,忽然安静了。
“不!”一声悲吼,刘星语拔出枪来,对准角落里的青年,连开三枪,后者倒在血泊中。
这时,秦大宝的身躯,踉踉跄跄,嘭的一声,仰面而倒,重重砸在地上。
“小星星,哥哥不是窝囊废吧!”秦大宝笑了,缓缓闭上眼睛。
“不,大宝哥,大宝哥!呜呜呜!”
刘星语抱着大宝,放声大哭。
科技圖書館 孤膽螞蟻
风继续吹,大街上,枯叶遍地,一个人,两具尸体。
……
一个月后,安城,西郊。
一个妩媚多姿的女人,提着一壶酒,爬上一座半山腰。
来到一座新坟前,她打开一本书,打火点燃。
在墓碑前,她撒上半壶酒,而后,仰起头来,一饮而尽。
风不停地吹,坟前的书本急剧燃烧着,她坐在坟前,一个人,长发飘飘。
“你好呀,作家!玲珑来看你了,我家用哥也葬在这里,有他在,没人敢欺负你了!”
……
本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