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lwh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第492章 世間不允我立足地分享-s1ao6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小說推薦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站在道观前,肖止轻轻一推,脆弱门轴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嘎吱吱两声,咔擦,带着门板轰然倒下……
尘土飞扬。
他随手挥出魔力,把尘土一扫而空。
道观很小,规格跟《回魂夜》山上那座道观差不多,但眼前这座更惨,厢房塌了一半,观中正殿供奉着一张图像,是个手握拂尘,身着道袍的老头儿,不知是哪个流派的祖师爷……
山上虽然灵气环绕,但可能太久没有香火供奉的原因,这张祖师图像上感受不到一丝丝香火神力。肖止轻轻叹气,手往门外一抓,汇聚草木成三支略草绿的香,点燃,插在案的香炉上面,双手结印拜了拜,道:“希望能早点脱离这无休止的轮回……”
虽然是《回魂夜》里受的传承,跟这仙神世界有些许不同,但做人礼貌点总没坏处,不能忘本……
看着烟雾缭绕下的图像,肖止打量道观,沉思片刻。
口中念咒,左右手虚抓。
澎湃的魔力汹涌而出,破旧道观上的碎石乱砖纷纷移动起来,仿佛有生命一样,自行堆砌,只是几分钟时间,就地取材建了一座崭新的小道观。最后取伏击树木,去皮砍枝烘汁,做出门板安上去……
夜色已深。
他顺手用藤蔓编织出一个小棚挡风。
在内双腿盘坐,开始吸收灵气修炼,睡一觉和修炼一夜的效果差不多,都能得到充分休息,后者还能多少增加点法力……
新小道观,香炉里插着的三支香忽然灰烬落下,香头梦亮几分,三缕青烟汇聚一缕,渗出门缝,钻入藤蔓棚,随着灵气融入肖止的五脏六腑……
肖止双眼猛的睁开!
他感受到有一丝神异的力量随着灵气进入体内,仿佛钥匙打开一扇尘封许久的大门,头脑清醒,甚至隐晦难懂的生死造化诀,领悟起来也没那么困难。
因为好人好事儿,所以得到回报吗?想到刚才重建小道观的举动,他双手结印,朝着道观一拜……
随着修炼到寅时(4点至5点59之间)。
忽然有三道不寻常气息从东南方向而来,肖止眉头一皱再次睁开眼睛,走出小棚望去,那三道气息在云中潜行,似累了,竟然落在他这个山头上,化作三个身着黄衣的瘦小人儿,分别是一老一少一女……
山头风大,但也掩不住他们身上弥漫出来的血腥。
黄衣老头年纪在七八十左右,头发棕白相间,驼背,手脚干瘦,走路摔一跤散架都不会让人意外,他浑浊的眼球扫到重建道观,瞳孔剧烈收缩:“有人来过这里,我们快走!”
女人是中年妇女形象,她闻言,立刻牵着身边小男孩的手,手指在地面花圈施法,黄黑烟雾升腾,漫过脚裸,托着她和小孩缓缓上浮。老头见状也以同样的办法作出黄黑烟,眼看就要离去……
谁知,女人脚下黄黑烟突然散去!
脚下落空,带着孩子摔在地上,脑门青筋暴起,喷出一股鲜血在杂草上!
她下意识抱紧孩子,看向老头:“那和尚的法力已侵入骨髓,我已经无法催动任何法术……爹,你带梨儿走吧。”
老头面色复杂,他似下了决定,不废话,走到女人身后,双手黄光凝聚,猛的拍上去!!!
女人背部有个卍字透过衣衫浮现出来,饶是不懂佛法的人,也觉得它是那样慈悲端庄,只可惜在女人和老头眼里,这是催命符。随着卍字越来越亮,老头身上也逐渐亮起一个又一个的小卍字……
卍字之间存有莫名联系,那个大卍字侵入老头双手化作两个小卍字顺着胳膊往上移动,滋滋作响,像烙铁一点点烫上去,疼的他脸都狰狞起来。女人知道老头在做什么,他想用仅剩的修为引出和尚留下的佛印!
空气中有烧烤味。
女人泪如雨下道:“都说众生平等,为何天地佛道人不允我等一丝立足之处!慈悲在口,正道为名,却做不出慈悲正道的事儿!!!”
老头终于把卍字引出来。
他踉跄几步跌坐在地上,眼耳口鼻七窍黑烟滚滚,略带疲惫:“无需伤悲,我修炼一百三十多年,资质有限,仙缘渺茫,实在无法更进一步,如今受那和尚重创,再挣扎也活不过三年。倒不如把活着的机会让给年轻的你们,会实在点。
只是往后你们遇见那和尚,千万绕着走,他连那在大金佛脚下受佛萌的千丝长老都没放过,更何况我们这种呢,真是天灭地绝,唉……”
女人眼中尽是血丝,不再哭泣,盘腿坐起,运行法力治疗伤势。从只知道深山野林中杀戮的走兽,得灵智再化形至今,吃了太多苦,也见太多生死,本以为习惯,谁知化形后,活的更加心惊胆战……
身旁一直没说话的小孩,悄悄扯了扯女子衣角:“那……那里有人……”八岁的模样,但声音略微磕巴,像刚学话语不久。
女人和垂死的老头都是心脏一紧,顺着孩子指头看去,在道观不远处的树下有个藤蔓做的小棚子,那儿站着一个二十有五的青年!看模样应该是站了有段时间,老头落下山头第一时间已经感应了一圈,除了飞虫外,并没有第四人存在……
这人能避开感应,修为恐怕不低。
是人的气息,并非山精鬼类。
想什么呢,到了这个地步,是人是其他又有什么分别呢。
老头强忍着崩溃的身躯站起来,颤颤巍巍如风中残烛,声音沙哑:“你带着梨儿走,我拦他!”右手食指汇聚出黯淡的黄光,对着青年射出!
不见青年有什么动作,黄光临近其身前几尺处,嘭的消散了。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比有表情更让人害怕!女人刚被强行去了佛印,恢复的法力少的可怜,拼命催动下,黄黑烟汇聚,却怎么也无法带她和孩子浮起……
看着他们紧张到极点的样子。
肖止有点不知该用什么表情。
不过,他需要更多这世界的信息。想了想,走到无法动弹的老头身前,右手捏印,用力拍下去,令他有些惊讶,金光灿灿的卍字一击竟然不散,又加了几分法力,猛的一震,大大小小的卍字这才从老头儿身上散去……
远在镇江金山寺,佛前打坐的一青年和尚猛的睁开眼睛,目光望向大门外的夜空,冷声道:“居然有人打碎我留下的印记,想不到人间已堕落至此,越来越多人甘愿与妖孽为伍,真是执迷不悟。不过,若是人间无妖孽,又怎会引得人自甘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