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s3s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諸天福運討論-第三百九十七章 莫名的防備鑒賞-gfr2j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身在淮西前线的宋江,并不知晓柴大官人在梁山的所作所为,估计就算知晓了也是无可奈何……
他以后,估计是机会,也是不愿意回梁山的。
柴大官人如何折腾,他是没办法干预的,就算心中不爽也只能憋着。
此时,宋江率领梁山大军已经和王庆所部大打出手,各有伤亡。
这次,没有田虎所部投降高手垫背,梁山好汉的伤亡不小。
说起来也是好笑,梁山和淮西王庆所部,超过十万规模的大战,两家都喜欢玩武将单挑的戏码,身上的绿林气息不改。
就是一干出身官军的将领,也受到影响乐此不疲。
你想啊,连主将都带头冲锋了,作为副将的梁山好汉能不跟着一起冲锋么?
然后梁山头领的战损就出现了……
小霸王周通,绰号起得响亮可真实实力一般般的存在,第一个战死在王庆手下猛将的巨斧之下。
接下来,就是白面郎君郑天寿,锦毛虎燕顺,还有矮脚虎王英这三位原清风寨当家,全部战死于王庆大将手下。
据说这哥三挂掉的消息传到宋江耳中,这位讨贼先锋官‘痛不欲生’,几次都忍不住泪流满面哀伤之极。
话说,这三位却是柴大官人极不喜欢的存在,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因此,才早早挂掉的。
柴大官人此时的气运之雄厚,道一声气运之子一点都不为过,被气运之子厌恶的存在,本身又不是什么得天独厚的福星,想不早死都难。
在攻打纪山的时候,梁山另一个吃人魔王火眼狻猊邓飞战死,同样叫宋江闻讯‘哀伤不已’。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王庆所部犯冲,梁山大军一路破城毁寨过关斩将,竟是将王庆部将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并没有丝毫招降之意。
每打破一座雄关城池,梁山大军的缴获都相当惊人。
后营人马打扫战场,搜刮战利品可谓专业,几乎将能搜刮的全部带走,根本就不留给之后接任的大宋官员丝毫油水。
随军的陈太尉隐晦点过几回,宋江倒是想给面子,可惜后营他指挥不灵光,而且前营将领的意见他也不得不考虑,最后只能无奈放弃。
本来还想找后营运输人马的麻烦,可惜轮换跟随大军前行的后营人马一直表现出色。
不管道路是否难行,后营运输的粮草辎重从来都没有误了时辰,或者短了斤两。
也不知道后营将士哪那么好的体力,要知道有一支后营小分队可是跟着骑队机动的,就这都没被甩下,骑军一干将领可是赞不绝口。
谁都希望能在劳累行军后,能够吃上热腾腾香喷喷的米饭和面食,更希望能够热水泡个脚,还有安全舒适的行军帐篷以及行军床可以休息。
这些,跟随骑队机动的后营人马全都做到了,想不得到赞赏都难,在这样的情况下宋江不可能胡乱找茬。
说起来也真是奇怪,后营一直都轮换,可跟随在大军身后的车马一直都没见减少。
有些道路真的不适合车马行走,可后营将士依旧能够带上营地里的车马跟上,好像崎岖难行的地形对他们没起作用一般。
吃的都是熟悉的梁山伙房出品食物,住的帐篷里飘荡着梁山特有的气息,这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太好了,很好的抚慰了一干前军长途行军,以及连番大战的疲惫。
有时候,仗打得太顺,前锋跟着溃逃的败军一路冲锋,后面刚打下来的城镇就临时由后营接管,顺便清理溃散在附近的零星败军人马。
这样的临时活计,后营也能完成得相当不错。
总之,随着梁山大军一路顺利推进,与大军同时行动的后营辎重人马,表现也是可圈可点,丝毫错漏都没有的说。
可惜,宋江真算不得一个合格的军事统帅,眼见后营人马表现出色,便动了将后营头领留下的心思。
本来,他想让浪里白条张顺留下的,不过张顺的轮换时间很快过去,论到了花和尚鲁智深坐镇后营。
鲁智深可是相当热衷于参与战斗,特别是在攻打纪山的时候,这厮更是亲自率领上百重甲步兵绕小路冲上山城,头一个杀入敌军巢穴的。
如此生猛表现,最得宋江喜爱,等战后强行将鲁智深留在军中,给留守梁山本寨的柴大官人去信知会一声。
截了后营的头领,宋江还不许后营的辎重人马出现问题,很有那么点子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的架势。
柴大官人倒也没怎么生气,及时派遣新的后营头领,接替鲁智深的位置。
反正后营运送辎重的人马,包括头领在内采取的是轮换制度,倒也没被宋江突然的手段弄的手忙脚乱出了差错。
不过,随着梁山大军继续深入,跟随一起前进的后营也开始出现伤亡,就是头领也有死伤。
先是轮换的催命判官李立,遭遇王庆所部精锐偷袭,于混战中被杀。
又有菜园子张清和母夜叉孙二娘,跟随梁山大军攻打王庆大本营时,混战之中双双殒命。
自此,梁山头领中的杀人魔王,除了李逵还活着之外,其余全部战死于征讨王庆的战场之上。
咳咳,话说这几位都不为柴大官人所喜,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气数大衰,这才没能逃过死劫。
也是因为后营头领连番战死,加上鲁智深的恳求,最后宋江还是让花和尚重新回归后营序列。
与武松一同,成为后营头领中的武力担当。
不知为何,明明后营辎重人马显露出了极为强悍的战斗力,特别是少量的重装步兵,完全就是冲锋陷阵的最好选择。
要说宋江不知道也不可能,他时常都想抽调后营能打的头领,哪能不知道后营重装步兵的厉害?
可每战都是前营将士冲锋陷阵,等拿下了城池后再让后营人马接手搜刮战利品,同时作为城池守卫。
还有,神行符和最近出现的传讯符,都表现出了巨大的价值,宋江也是用得相当顺手,可他并没有在军中推广的意思。
而是将拥有神行符,经过培训的后营飞毛腿集中起来,专门在帅帐听用,就算手下头领想要一两个过去都没答应。
至于传讯符,傻子都知道是好东西。
可宋江依旧不让传播,只让后营内部使用,不许在前营将士跟前炫耀,不然他可是要军法从事的。
随军后营头领满心不解,不明白明明有好东西,宋江偏偏不愿意利用。
就算利用,也只是在很小的范围,好像在防备什么一样。
呵呵……
柴大官人听了轮换头领的牢骚,只轻轻一笑也不解释。
还能为了什么?
不是担心他这个大官人的影响力,通过神行符和传讯符这样的玩意,在前营迅速扩散,最后影响到了宋江的地位么?
别忘了,晁盖是怎么被宋江夺权,最后甚至有身死危险的?
宋江自己做过的事情,肯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出现在自己身上。
“算了吧,大首领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听好了!”
柴大官人摆手,笑道:“咱们只是后营,将前军的辎重粮草等后勤物资处理妥当就成,没必要节外生枝!”
“大官人,这可不想你一贯的作风啊!”
鲁智深正好轮换回山,闻言忍不住嚷嚷道:“不管是神行符还是传讯符,只要运用得当前军的战斗力能够提升一大截,怎么就能轻言放弃呢?”
“眼下的仗,也打得很不错啊!”
柴大官人笑道:“王庆这厮估摸着坚持不了多久了,前军进入淮西平叛还不足半年吧?”
鲁智深无话可说,梁山大军的进展,却是过于顺利了。
“当然,咱们这边也损失了不少弟兄!”
柴大官人左右望了望,笑吟吟道:“死去的家伙都是什么玩意,想来大师也不会太过在意,反正某是不喜欢他们的!”
鲁智深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正如大官人所言,他对死去的头领没啥同情心,都是一帮子吃人狂魔,换做以往铁定要被他降妖除魔的对象!
真要说起来,跟这么一帮子存在称兄道弟,花和尚的心情也不怎么样。
“大官人还真是够直接的!”
鲁智深苦笑出声:“只是这样的话,以后还是不要出口的好,免得坏了兄弟义气!”
“哈哈,某就是知晓大师嫉恶如仇,这才稍稍袒露心声!”
柴大官人摆了摆手,不以为然笑道:“真要说起来的话,咱们这帮人也就是在‘替天行道’这面大旗下,强行聚拢起来的罢了,真说什么交情有些过了!”
鲁智深慢慢反应过来,看向柴大官人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古怪,点头笑道:“大官人说得有理,事洒家着相了!”
“大师有空的话,就到水泊周围的乡村走动走动,顺便做一个巡查使者吧!”
柴大官人悄然转移话题,笑道:“毕竟,咱们这些后营头领的根基,还是在水泊这里啊,可不能舍本逐末,就算前营功劳再大又能叫咱们沾多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