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nk9精品都市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線上看-第五百二十八章 暴風哭泣的屠魔勇士分享-tidii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一边的坎革维安几乎是前脚准备开溜,后脚就听到了利维坦那声令龙肝颤的战吼,整头龙当场就僵在了原地。
“提比利乌斯?”
黑龙皇子扭头,用瞪的溜圆的眼瞳盯着那台骤然化作重装卡车向着巴洛炎魔发起冲锋的黄铜龙,又用无比懵逼的神情转向不断狙击着巴洛炎魔的青铜龙。
如果说基克还只觉得那头黄铜龙有些既视感的话,那么同样身为巨龙的坎革维安,则是第一时间就感知到那两头金属龙和提比利乌斯大有干系。
于是出于某种他不想承认的敬畏心理,他又不敢走了…
原本他可以说是逃的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确切的说,试图以守序阵营的道德观去衡量约束黑龙这种混乱邪恶的物种本身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在坎革维安看来,他一直以为这位游荡者‘大师’是提比利乌斯派来整治他的…
而以他对卓尔游荡者的熟悉,几乎一眼就可以看的出,这位基克‘大师’的武技和剑术…根本就不是给人练习的…普通人的身体根本就没这种柔韧性,就更何况他这头巨龙了。
你要说他是骗子吧…有时候展露的两手又颇为犀利,你说他厉害吧…坎革维安表示自己一只爪子就能将他拍死,当然是拍的中的前提下。
可能唯一让坎革维安觉得受益匪浅的,就是这位老师所教授的‘游荡者信条’或者说‘刺客信条’,的确让他从一个只知道靠着自己‘存在感弱’的天赋型游荡者,渐渐向一名专业的‘幽暗刺客’慢慢转变。
他至今都对基克所教授的‘刺客信条’第一课印象深刻:
春暖·花開
世界上最完美的刺杀,就是将所有目击者全部杀光,那样就没有人知道你来过…当然,你在米纳斯提里斯绝不能这么干,否则白城的法律会教你做龙。
原本还将信将疑的坎革维安当场就傻了…真特么有道理…个屁啊!
他要是有能将所有人全杀光的能力,还学个卵的刺杀者之道啊!
虽然这二十多年来也相处的还算和谐,但还不至于让他‘以死相依’不是。
那可是传说中的巴洛炎魔啊!
十个自己都不够对方撕的!
既然自己无能为力,那么就只好默哀零点三秒然后逃命为先了。
若是回头还能找到老师基克的残骸,他倒是不介意帮对方火化的干净一点。
如果换做蓝星的小说里,这大抵就叫做…‘焚烧残躯谢师恩,我辈皆是无情龙’吧。
其实有时候混乱阵营生物的思维逻辑,有时候还是有迹可循的,就是关联的确混乱跳跃了一点。
眼见那头黄铜龙和巴洛炎魔战成了一团,坎革维安再次变形成了卓尔美少年找了个角落猫了起来,纠结犹豫着自己要不要一同参战,又怕一个不小心被对方给碾死。
靈妻動人,皇家第一妃
然而他还没等他犹豫多久,伴随着一声撼动大地的震击,空气中突然飘荡起了一股浓烈的硫磺味儿ꓹ 魔力因子也化作潮汐朝着山涧迅速聚焦…
“妈耶!烈焰风暴!”坎革维安当即泄殖腔一紧,只后悔自己刚为什么没逃的远一点儿。
伴随着哐噹一声沉闷的巨响ꓹ 就像是地壳断裂的闷响,又像是地下熔炉爆裂的轰鸣,山涧中陡然如同火山喷发似的腾起冲天的烈焰ꓹ 焚烧吞噬着一切。
豪門替身:撒旦寵兒別囂張
就连一些来不及逃走的恶魔们都纷纷举着爪子迅速化作火炬,屋舍变得焦黑ꓹ 被烈风一同吹散成灰烬。
而一路拼命逃窜的坎革维安只觉得屁股都要被不住舔舐它的火舌给烤焦了,紧接着就看到两团着火的‘煤球’从那笼罩半个山涧的‘火炬’中飞射了出来。
其中那名精灵游侠接连打了个几个滚止住冲势ꓹ 将手中那杆变形融化了的‘管状魔杖’随手扔掉ꓹ 竟是双臂环抱肩头,自‘肩胛骨’里抽出两把弯月般的‘埃辛诺斯’战刃,与烈焰中起身的巴洛炎魔遥遥对峙着。
坎革维安认得这对武器…
它最早出现在一本流传甚广的吟游传记中:
一群被恶魔覆灭了家园的精灵们,诞生出了认为只有用恶魔的力量才能对付恶魔的主战派系,其中埃辛诺斯是最强大的艾瑞达精灵,他接受了虚空恶魔的力量却没有堕落,他曾经手持长剑“阿古斯之怒”斩杀数万恶魔ꓹ 成为那个世界上的第一位恶魔猎手…后来他遇上了5岁的‘一粒蛋’,教给他各类魔法ꓹ 并且利用艾瑞达飞船的碎片和“阿古斯之怒”锻造出了埃辛诺斯战刃。
但锻造埃辛诺斯战刃所耗费的精力和永恒之井的诱惑却使埃辛诺斯越来越难以克制自己对堕落力量的渴望ꓹ 他杀死了永恒之井的守卫窃取了强大的井水能量ꓹ 成为了那片大陆最强大的存在。但是ꓹ 当他清醒的时候,他知道大陆会被堕落的自己毁灭ꓹ 他用尽所有的力量和井水的力量灌注到埃辛诺斯战刃里并且了结的自己的生命…
至此ꓹ 一粒蛋成为了那对‘埃辛诺斯’战刃的第二任主人ꓹ 开始了自己的复仇传奇。
传言这本在提城扑街的吟游传记却在精灵…尤其是银月联邦的精灵间流传甚广,甚至有些精灵信以为真ꓹ 想要召唤恶魔尝试‘转化’仪式的…
因为…他们就是曾经因为恶魔毁灭了他们的家园米斯卓诺,而流亡到北地的啊…
短短五个世纪的时光,对于生为长寿种的精灵们来说…依旧是孩提时的梦魇!
于是这本吟游传记迅速被泽兰迪亚以‘容易导致某些混乱善良者模仿误入歧途’的缘由给列为禁书封禁了…
原本坎革维安还以为是泽兰迪亚那些扑街吟游诗人写出来糊弄人的,却没想到竟然在现实中看到这对酷炫到不行的‘传说’武器。
可当另一个有着八条触手的矮小身影落地后,坎革维安的目光就再次呆滞起来。
妖孽夫君紛上門
“吥鲁吥鲁吥鲁吥鲁…烫烫烫烫烫!”
基克满地打滚,好不容易才扑灭了身上的火焰,不过大火也将他的本体给烧了出来…
‘自己学了那么多年武技的老师,居然是一只眼魔?法克!’
坎革维安只觉得跟淦!
待火焰散尽,就看到那头巴洛炎魔将那把巨大的斩首剑架在那头黄铜龙的战锤上,并且一点点的将后者的右膝压弯了下来…
巴洛炎魔狰狞的口子发出靡靡的恶魔之音。
下一刻,已经被净空烧焦的山涧中,几百头怯魔、四头狂战魔、一头判魂魔响应召唤而来。
9环法术———【塔纳厘召唤】!
眼看着就要被一群恶魔大卸八块,浑身都如同烙铁般通红的利维坦发出求援:
“老幺!我要扛不住了!快想想办法!”
“不好!”
易勒温刚准备再次发起冲锋,就突兀一个停滞,就见一把闪着电光的大剑凭空斩来,将身前的木屋斜切为二,如同城门落地般斩向了他的脑袋。
那头重伤未愈的巴洛炎魔竟是自一座传送门中横跨而来,宛如死神般凝视着他。
【高等传送术】!
躲闪不及的易勒温只好化作青铜龙本体架起双刃硬抗。
轰的一声巨响,易勒温只觉得宛如被陨石砸中,两条腿整个陷入了地面,浑身的金属构件都发出不堪重负的扭曲呻吟声。
就在这时,潜行的基克突然出现在巴洛炎魔军官的脖颈后,触手携着八把骑士长剑就要刺向他的后脑和颈椎。
可就在即将得手时,一声让他心跳急速加速几欲作呕的恶魔之语就出现在耳中,竟是违反常理的停滞在半空。
【亵神之语】———律令———震慑!
巴洛炎魔拧身,火焰长鞭如同巨龙的尾巴一般甩动,啪的一声,触手上的八把长剑脱手四处飞溅,而可怜的基克就再次如同炮弹般飞射而出,接连撞穿了几十栋屋舍,这才的嵌入满是蛛网裂纹的崖壁上,生死不知,就跟被拍扁的章鱼干儿似的黏在山上。
巧的是正好就在坎革维安藏身的斜上方…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坎革维安的错觉,他只觉得自己的老师似乎正看着自己,呆滞的目光中透着一丝哀求,就好像在对他说:
‘坎革维安,我最出色的学生,不要再犹豫…
‘你是要当一辈子懦夫,还是要当英雄,哪怕只有几秒钟。
‘你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还有来自心底的呐喊,只为成为你憧憬中如同提比利乌斯那般声名响彻整个大陆的…科瑞尔名龙…’
坎革维安当即露出艳羡的痴迷神情,但很快就一哆嗦,疯狂甩动着脑袋。
自己都在想些什么有的没的。
神的後現代生活
身为旁观者的他算是看出来了,先前老师基克分明是潜行状态的,可那头巴洛炎魔却对他的方位动作了如指掌。
他突然想起来了!
小时候母亲曾经教导过他,不要轻易召唤恶魔,尤其是巴洛炎魔,因为巴洛炎魔战斗时会为自己恒定持续不断的【真知术】。
因此在巴洛炎魔的眼中,所谓游荡者的潜行刺杀,都和掩耳盗铃的傻子没什么区别。
既然身为游荡者大师的老师基克都险些被秒杀,他一个才初入传奇的小黑龙上去不也是送死吗!
“不不不!我不行的!我还要等二十年后取出银行里的存款回老家让母亲另眼相看呢。”
坎革维安无比从心的否定了这股‘名扬大陆’的冲动。
就在他在犹豫中又想开溜时,目光就不经意间再次和基克对上…老师那呆滞的眼神就仿佛在对自己说:
“坎革维安,我最亲爱的学生,不要犹豫…
“你可以的…你是我教授过所有学生中最杰出的暗影刺客…你的身上,有着一种所有人都没有的特殊天赋。
“不要辜负这份命运馈赠于你的潜能。
“去吧…终有一天,你‘死亡之翼’的名声,将传扬整个大陆…
“而那时,你的母亲…也将以你为荣…”
再次露出猥琐笑容的坎革维安却是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然后朝着基克吼道:
“够啦!够啦!你这个糟老头子不要再给我施加【暗示术】啦!我去还不…”
轰!
他陡然愣住,有些发僵的脑袋转过去,就看到那头青铜龙被巴洛炎魔一剑斩的倒飞而出。
仙徊
而同一时间,那边不再受巴洛炎魔压制的黄铜龙也解决掉了那群被召唤出的恶魔们,拖着两只千疮百孔的翅膀和通红的战锤找了个方位,给自己的勉强还算完好的四只炮管装入了几发炼金炮弹支援自己的‘青铜龙兄弟’。
“嘿!深渊里的走狗,看这儿!”
可还没来得及发射几枚炮弹,就被巴洛炎魔的火焰长鞭缠绕,朝着那边拖拽而去。
从坎革维安的方向望去,火焰长鞭蹦的笔直,就像是两个巨无霸拔河一样,可那头黄铜龙明显不是不是对方的对手,被一点一点的拖拽而去,留下两条深深的沟壑。
眼见无法挣脱,利维坦竟是索性放弃了抵抗,在半途中再次化作那台满身斑驳伤痕的重装战车发出让谷地间得以逃生的民众都心生悲悯的悲壮战吼:
“开启终结进程!
“没有比我更光荣的存在!
“钢铁…永不败!
“火车…来了!
“Chaaaaaaaarge!!!”
可怕的冲击爆裂声中,两头怪兽再次重重的撞在了一起,所过之处的一切,尽皆化作齑粉。
就见身躯残破的金属龙强抵着深渊烈焰的炙烤,用双爪死死的强锁住巴洛炎魔的腰,朝着青铜龙吼道:
“老幺,向我开炮!快!”
易勒温和利维坦在这里本质上就是一体两面,自然不会有丝毫犹豫,当即落在一处山峰上,原本就巨大的下颚陡然裂开四瓣,甚至能够通过长长的喉管看到体内深处由契尔达林宝石组成的堆料核心,口中顿时绽放出危险的红光与刺目的雷光。
可就在易勒温打算利用自己能源核心的魔能进行一次毁灭性的雷霆吐息时,整头龙就像是突然卡壳了似的…吐息的动作戛然而止!
不止是易勒温,就连一体的利维坦也像是出现了什么思维上的故障,不断错乱的道:
“程序代码出现未知干扰…
“进程无法存续!
“进程无法存续!”
他的眼中露出挣扎:
“快…开…”
恶魔类法术———【摄魂术】!
那头巴洛炎魔方才畅快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金属爬虫,毁灭,才是你们应有的归…呃…”
笑声戛然而止的巴洛炎魔军官愕然低头,就看到一只才到他膝盖高的卓尔精灵,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前,强忍着巴洛炎魔火焰身躯的炙烤,将一把长剑捅进了他的胸膛,刺入了他的心脏!
“你…怎么敢向…伟大的…”
“用我老师的话说…我…都是被逼的…提比利乌斯!我…”
强忍着疼痛的坎革维安回答道。
就在先前见势不妙就准备淘宝时,口吐鲜血的基克直接对他明示了:
若是今天他从战场上逃了,他在北地联合发展银行攒了三十年的存款可能就要被全部冻结了!
不止如此,恐怕他母亲萨维薇安与泽兰迪亚的商业贸易也要全面中止,经济重新跌回上个世纪。
一想到母亲失望的眼神,想到自己那些随时可能打水漂的存款,坎革维安只能咬牙上了!
他可不想龙还活着,钱却没了!
那是他坎革维安的命啊!
就在这时,他就突然发现巴洛炎魔的眼瞳死死的盯着他,口中更是呢喃着听不太懂的恶魔之语。
脑袋里也随之出现了无穷回音与幻境。
该死的!
是【心灵惑控】!
与此同时,越来越浓郁的硫磺气息与灼热的魔力开始聚焦,烈度比起先前烈焰爆发前还要猛烈上百倍!
不好…这家伙要【焚身爆】了!
明明死亡近在咫尺,坎革维安手中的长剑却越来越无力,眼神越来越呆滞,嘴角开始翻出扭曲的微笑:
“赞…那瑞恩…深渊在上…我坎革维安向您致…”
这时老师的声音再次响起:
“坎革维安!想想你的存款!”
坎革维安的眼瞳陡然变得决绝起来,口角歪斜的飙泪的道:
“我的钱钱钱钱钱呐!!!!!”
噗嗤!
黑龙的致命一剑陡然没柄!
“啊…这美好的世界…我还未散播炽烈的火焰…”
巴洛炎魔那宛如炼狱的眼瞳终于失去了光彩,始终高昂的脑袋缓缓垂落,发出一声叹息。
身上永恒不灭的火焰也随之熄灭,那毁灭一切的硫磺气息也终于渐渐消散下去…
坎革维安看着失去气息的巴洛炎魔,眼瞳先是不可置信的晃动了两个来回,似乎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干掉了一个传说中的深渊传奇,巴洛炎魔!
“啊哈!看见了没!我坎革维安!才是北地最英勇最无畏最强大的巨龙!!!
“吾乃尖啸谷之主、死亡之翼、伟大的巴洛炎魔屠戮…呃…”
坎革维安踏在巴洛炎魔尸体的肩膀上,气势昂扬的缓缓回首,满以为能够收获那两头有着提比利乌斯气息的金属龙的赞美和老师那充满勉励的神情,结果就傻眼的看到…
那头黄铜龙竟是不知何时俨然化身成了钢铁战车一骑绝尘而去,青铜龙化作的精灵游侠站战车尾部,手中的钩锁还跟风筝挂着一只‘章鱼干’似的基克,随风不住发出‘吥鲁吥鲁吥鲁吥鲁’的声音,一双死鱼眼仿佛还在努力向他传达着什么讯息:
“跑?快跑?”
坎革维安满脑袋问号,巴洛炎魔都解决了,还有什么好逃的…
可随着他缓缓转回脑袋,就愕然看到山谷上,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头个头儿似乎比脚下还大的巴洛炎魔饶有兴致的看着意气风发的自己。
而在巴洛炎魔身后,是如同海潮一般的恶魔大军…
第一波恶魔之潮尚未散去…
第二波…又来了…
“哇!老师!老师等等我!
“老司机带带我啊!
“等、等、我、啊!!!”
刚刚达成龙生新成就的黑龙皇子当场就哭了出来。
一边煽动着身后那被火焰烤的跟筛子似的翅膀,沿着山崖追着那辆钢铁战车跑。

一边不停的对着他们挥着双爪,试图引起那两头金属龙的注意。
可他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除了口不能言的眼魔基克,‘李维们’直接将他们遗忘了。
降临科曼索的第一天…
屠魔勇士坎革维安…
邪劍狂刀
暴风哭泣…
PS:果然上工摸鱼才是更高效的未来~好孩子不要学…容易被…
唔…不确定晚上有没有…需要几天调整下,想晚上11点前睡,然后尝试性回归3K二更党得行列,嗯…这月的目标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