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cf7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姊妹私話分享-g66zt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对于晋阳公主的性情,长乐公主自然无比了解。
这丫头聪慧伶俐,看似乖巧温顺有若池中白荷,温柔恬淡善解人意,实则最是任性狡黠,在那张青春秀美的面容之下,是一颗勇于挑衅世俗礼法的心……
都是给惯坏的。
幕后殡天之时,兕子还太小,且痼疾缠身身体孱弱,无论父皇亦或是兄弟姊妹都倍加怜惜,从小到大更将其视若掌上明珠,不忍她受到一丝半点的委屈。
待到渐渐长成,与她最为亲近的房俊更是将她宠得没边儿,但凡她张口讨要,从来不曾答允,再是难办的事也必定要给办好。
固然兕子天性善良,可是生长在这等环境之中,却也养成了不肯屈服、骄傲慧黠的性格。
有主意得很……
所以此刻看着兕子的神情,便知道她言不由衷。
长乐公主警告道:“眼下父皇东征高句丽,西域又有外族入寇,长安局势动荡,并不稳妥。你千万莫要任性,否则闯出祸来很难收场,太子哥哥必然责罚于你。”
晋阳公主乖巧应下,小脑袋飞快点头:“我知道的,真的没别的事,就只是泡泡温汤而已。”
網遊之天狗吞日 寡人未婚
心底却有些腹诽:当我小孩子那么好哄骗么?太子哥哥最是爱护兄弟姊妹,当真有事岂能放任不管?再者说了,我也只是想要让韦正矩那个家伙打消念头而已……
长乐公主见她答允得痛快,心里却是依法狐疑,想了想,扯着她的手道:“算了,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放心,你要泡温汤我陪着你就是,等你泡够了,咱们再一起回长安。”
攪亂三國
晋阳公主:“……”
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呀?
可是见到长乐公主不容拒绝的神情,眼睛眨啊眨,浮上欣喜的笑意:“当真?姐姐太好了!”
抱着长乐公主的胳膊撒娇不已。
大內高手 寶神官
长乐公主就有些头疼,这丫头现在仗着父兄宠爱,越来越顽皮了……
召喚全面戰爭 諸生浮屠
……
关中自古多温泉,泡温汤之习俗更是古已有之。及至隋唐以来,天下一统,关中豪富云集、门阀齐聚,耽于享乐之风日渐盛行,温泉便成为上层人士彰显身份、奢靡享受的所在。
末日血痕
富貴芳華
几乎每一个世家门阀都会选取一地开凿温泉ꓹ 而后大兴土木,围绕着温泉建设亭台楼阁ꓹ 以供享乐。
皇家自然也不例外。
李二陛下虽然励精图治、勤于政务,但是该享乐的时候却绝对不甘人后。除去当年初登帝位之时国库空虚、天下不靖,故而勤俭过一段时间之外ꓹ 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安心享乐。
他总是能够将个人之享受与勤勉于政务区分得很好,该享乐的时候享乐ꓹ 该勤政的时候也绝不会含糊……
九嵕山乃形胜之地,自古便是风水宝穴ꓹ 诸多关中世家都将祖茔埋葬于此ꓹ 自主峰绵延而出的九条山梁便汇聚了无数墓葬。
而在山脚下坐北朝南之处,更是顺着山坡开凿了无数泉眼,十余座精致华美的别馆精舍错落其间。
其中位于半山腰的一座别苑,便是皇家所有。
隋唐之时,皇家固然尊贵,但也不似宋元以后尤其是明清之时那种“唯吾独尊”的高高在上,皇家愿意同那些世家门阀亲近一些ꓹ 彼此之间的防备也远没有动辄“逾距”“大不敬”的地步。
这一片别馆精舍错落期间,除去皇家别苑更加富丽堂皇一些ꓹ 也看不出太多高高在上。
其余别家的别馆更是丝毫没有“避讳”之意ꓹ 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建在皇家别苑周围ꓹ 抬脚既至、鸡犬相闻……
两位公主乘坐马车来到别苑之内ꓹ 早有负责此间的宫人出来迎接,将马车迎入院中ꓹ 服侍两位殿下进了馆舍之内。
简单的喝了几盏香茶ꓹ 便在宫人引领之下来到一处温汤ꓹ 一座单檐歇山顶的殿宇,举折平缓ꓹ 出檐深广。殿身各柱柱头优美古朴,殿内梁架及斗栱上保留有简单的、彩绘,大殿结构简练,没有繁杂装饰之感,气魄宏伟,严整开朗。
温汤池子便修筑在殿宇之内,青石堆砌的池子宽大华美,温汤水显然刚刚注入,翻滚流淌之间,水气蒸腾,使得殿宇之内雾气笼罩,颇有几分瑶池之美。
而在殿宇外围,则沿着山势修建了一排房舍,内里俱都砌了汤池,以供宫人侍女们沐浴……
待到宫人在池子里撒了一些花瓣,姊妹两个脱去衣物,齐齐进入池中,将宫人斥退,让她们自去外头的汤池沐浴,留给姊妹两个说一些私密话儿。
温热的池水浸润全身,在这初冬之际驱散了一身湿寒之气,使人浑身血脉畅通,极为舒畅。
许是这等私密之场所,兼且“坦诚相见”,长乐公主性子也放开了一些,伸手将晋阳公主湿漉漉的头发挽起,拿起池子旁一根玉簪绾住,顺手抚摸了一下她刀削一般的香肩,感受着指尖滑腻稚嫩的触感,往前边窥视一眼,啧啧赞道:“咱们兕子也长大了呢!”
晋阳公主不解,回头看着姐姐,顺着她的目光所在,这才恍然,赶紧抬手遮掩,红着脸儿嗔怪道:“姐姐欺负人!”
长乐公主好笑,再是狡黠伶俐,也到底也是才刚及笄的女孩子啊,脸嫩得很……
便伸手揽住妹妹瘦弱的肩头,叮嘱道:“兕子已经是大姑娘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再不能如以往那般毫不避讳,应当矜持一些,否则会让人说闲话呢。”
多黨合作在四川·工商聯卷
晋阳公主秀眉微蹙,疑惑的看了姐姐一眼,奇道:“我何时不够矜持?”
这话小公主不爱听,就算不是皇家公主、金枝玉叶,也算是个大家闺秀啊,人家家教极好的,何曾不知避讳?
长乐公主斟酌一下,正色道:“既然是大姑娘了,那就得与男子保持距离,即便是自己的至亲也一样,比如父皇,比如太子哥哥,再比如房俊……小时候也就罢了,但现在一定要注意,否则被人传扬出去,清誉尽毁,一生一世都要遭受冷眼诋毁。”
谁都知道房俊特别宠爱晋阳公主,而晋阳公主也愿意同房俊亲近,李二陛下十几个女婿,晋阳公主口中的“姐夫”却是房俊的专称,再无人能够享受到这个待遇。
在房俊面前,晋阳公主很是倚赖,小时候便喜欢缠着房俊,时常让房俊背着她玩耍,即便是同睡一榻也不是一回两回……
年岁小的时候自然无妨,可是现在若再有那等亲密,如何了得?
尤其是长乐公主觉得那厮似乎对于父皇的女儿格外偏爱,非但将自己被哄骗上手,与城阳公主也似乎暧昧不明,若是再将兕子给……天呐,简直不敢想象。
固然那厮看上去似乎光风霁月、正人君子一般,全然不似寻常纨绔子弟那样恣意纵欲,可是只看那厮对自己紧逼不舍,便知道根本不似看上去那么正直恢弘。
隐藏得深着呢。
况且男人都是一个样,不仅贪花好色,更癖好那些个禁忌之乐,妻姐妻妹的,怕是哪个男人都垂涎三尺。
父皇还真是没起到好榜样啊……
她以为自己说的是正理儿,孰料晋阳公主却瞪着一双明媚的眼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抿了抿嘴唇,委委屈屈道:“姐姐怎能如此说呢?我何曾不与姐夫保持距离了?说起来,姐姐有些贼喊捉贼了,分明是你与姐夫距离太近,肌肤相亲……哎呦,姐姐松手,我不敢啦!”
却是长乐公主面红耳赤的伸手掐了她雪腻的肩膀一把,又抬手在她光洁莹白的背后重重拍了一击,又羞又怒的骂道:“死丫头!我在这教训你呢,你怎地还敢编排我?真是找打!”
晋阳公主嘻嘻一笑,正欲反唇相讥,好生羞一羞姐姐,忽然听到外头传来一声尖锐的惊叫,然后便是一连串的怒声喝叱,以及混乱的脚步声。
愛上蚩尤人 尋夢兒
登时两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