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33n优美都市小說 妖魔哪裏走-507.奇人異獸(快到週末了,大家衝鴨)相伴-d535c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这顿饭吃的挺匆忙的,主要是徐大连吃带喝、狼吞虎咽很快完事了,然后他就开始问:
“怎么都还没有吃完呢?”
“七爷你弄啥玩意儿?小口小口抿着你搁这儿相亲呢?吃麻利点,大嘴巴子吞着!”
“胖仔你怎么回事?你咋那么能吃呢?少吃点,你看看你的腮,就跟被人甩了十几二十个大嘴巴子一样,你已经太胖了!”
胖五一吞下口中的鳝鱼段说道:“徐爷你这话说的,我们青凫一族化人之后都是嘴巴大好不好?我吃的并不多,你看我今天才吃了多少东西?”
重生之官屠 幻狐
王七麟看着他身边那一摞盘子没话说。
真能吃啊。
他拍着胖五一的肩膀说道:“多吃点多吃点,能吃是福,大小伙子能吃才能干!”
这货这么能吃,以后自己这边伙食费开支怕是要涨,所以既然有人请客,为什么不让他多吃点?
中午吃多了晚上吃的少,晚上那顿可就是吃他的了。
胖五一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还是偶像对我好。
王七麟回给他一个慈祥的笑容,并用鼓励的眼神告诉他:使劲吃啊靓仔。
胖五一再接再厉,来了个风卷残云,桌子上的酒菜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蜜愛腹黑老公
这样王七麟拍拍手说道:“光盘行动,不能浪费。行吧,那这顿饭就到这里,咱去外面转悠着消消食?”
毛一奇起身道:“卑职已经安排好了消遣,你请大人们随卑职来。”
王七麟看看天色道:“有点早吧?”
徐大伸出手臂跟他勾肩搭背:“七爷你这就不懂了,黑夜有黑夜的刺激,白日有白日的乐趣。”
他们出了酒楼改道南行,城南有空地,空地上是市场,菜市场、肉市、粮市、马市等等都在这里。
见此王七麟和徐大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挠了挠后脑勺。
毛一奇最终带他们去了市场一角的一座大屋中,大屋外面贴着大幅彩色画像:
有长着翅膀的老鼠、有长着翅膀的鱼、有长着翅膀的老虎。
有头上长角的大雕、有长着鸟头的乌龟、有两端都生着脑袋的毒蛇。
还有,瓮中小人、人头猴身的异兽、人面大蟒……
其中人面大蟒便缠在一个姑娘身上,那姑娘面如桃花、腰肢纤细,倒是个南国美人。
徐大惊愕的看向王七麟:“七爷,大爷觉得,这氛围不对,味儿也不对。”
王七麟拉开门帘,一股腥臊味往外涌:“脑子让门挤了吧?这味儿能对喽?”
“毛大人,这是什么地方,你这是要带我们看什么?”
毛一奇拱手道:“回禀大人,卑职想带你们看点稀罕的,前些日子我们真定府来了个奇人异兽戏班子,徐大人昨晚不是说想看蛇吗?所以……”
“等等,大爷什么时候说想看蛇了?”徐大愕然问道。
毛一奇指着他腰带道:“昨天晚上大人你与卑职说ꓹ 今天想找点好玩的,卑职请您明示的时候ꓹ 您不就摸了摸腰上这条大蛇吗?”
徐大说道:“大爷、大爷那是提了提裤腰带!”
金科玉律 松間明月
毛一奇讪笑道:“卑职还以为你们听说了这奇人异兽戏班子,慕名想来看看,所以给卑职以暗示ꓹ 卑职昨夜特地找了戏班子老板,约了今天下午给咱们开演。”
“而且吃午饭的时候ꓹ 大人您不是说想看看楚地美人细腰吗?您瞧,这里就有细腰美人蛇舞。”
他指向一幅彩色画ꓹ 画上那姑娘的腰肢确实极其纤细ꓹ 细的让人心惊。
不會復活的牧師
徐大长叹一声。
王七麟倒是来劲了,他推着徐大说道:“好好好,今天咱们去开开眼界,看看这些奇人异兽,我还没有见过这种异兽呢,是不是上古异兽?”
國學大師談國學 梁啟超
胖五一期盼的说道:“里面有个鸟头的老龟,它莫非是《山海经》中的旋龟?如果它是旋龟那可就好了ꓹ 我若是能带旋龟回家,一定可以成为家族英雄!”
《山海经·南山经》有云ꓹ 有玄龟其状如龟而鸟首虺尾ꓹ 其名曰旋龟ꓹ 其音如判木ꓹ 佩之不聋,可以为底。
这记述中的‘可以为底’意思是说这种乌龟能可以治疗底病ꓹ 而底病是足病。
对于人族来说这没什么ꓹ 对于青凫等仙骥一族来说就是大毛病了ꓹ 他们许多事都靠脚,脚上出了毛病那真是完犊子了。
所以说《山海经》这本神书的受众向不单单是人族ꓹ 还有妖魔鬼怪多族。
蟄伏 舊月安好
这个奇人异兽班子所用的楼房本身就是一家戏班子所属,中间有戏台子,四周围着一圈是看台,三楼往上是雅间。
毛一奇说是找了班子老板相约下午开演,其实就是订了最好的一个包间。
王七麟进去的时候有人在里面唱戏,戏台子上是个大木箱子,有妩媚的姑娘趴在里面高声吟唱,声音清脆悦耳,嗓音高亢响亮。
罪無可赦 形骸
姑娘唱的是独角戏,这很难唱,因为客人不太会为独角戏而买账。
徐大一进来就发牢骚了:“来这地方听戏?嗨,大爷还不如去听书呢!”
王七麟说道:“真定府正经地方,没有说黄书的。”
徐大牢骚更大了。
胖五一也古怪:“独角戏有什么意思?”
毛一奇低声道:“诸位大人误会啦,大家伙来这里不是听戏,而是看人,看这个姑娘。”
“有什么好看的?”徐大问道。
毛一奇说道:“看她下半身子,她只穿衣裳没穿裤子!”
徐大闻言倒吸一口凉气:“你们真定府的男人,太他娘下流了!”
说着他就翘起了脚尖。
姑娘唱戏的时候不断扭动身躯,她每次动弹都有浪花跳动、水波荡漾,然后会显示出下半截身躯。
正如毛一奇所言,她只有上半身穿了衣衫,下半身什么都没穿,是裸着的。
那是一条大鱼的身躯!
姑娘上本身如人,她有香肩酥背纤腰,从腰间开始向下滑动则为丰腴的胯,这胯却只有半截,再往下便是鱼躯鱼尾……
徐大踮着脚尖看到的就是个大鱼尾巴。
王七麟惊呆了:“这这,莫非是鲛人?”
毛一奇笑容可掬的要点头,徐大断然道:“绝不是鲛人!”
他的决断让毛一奇吃惊:“徐大人何出此言?”
徐大说道:“这个奇人异兽班子在你们真定府演出,是不是为了赚钱?”
毛一奇笑道:“那是自然,若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什么?”
徐大说道:“若你有鲛人在手,是会让她外出卖唱来赚钱,还是让她一天哭两声掉下几粒珍珠便能卖大价钱?”
毛一奇愣住了。
王七麟若有所思的点头:“没错,那这就不是传说中的鲛人了?”
毛一奇道:“他们对外宣传说的却是鲛人。”
午饭刚过,这里头已经有不少客人了,许多人带着老婆孩子坐在楼下看台上,孩童们时不时发出惊奇的欢呼声,倒像是个游乐场。
王七麟看了后觉得奇怪:“怎么这么多孩子?而且都是乡里来的孩子吧?”
他从小在乡下长大,所以看到看台上的孩子穿着打扮,一眼能认出他们来处。
简直是一个个的泥巴版黑豆!
毛一奇说道:“奇人异兽班子不会在一个地方常驻,因为他们就是卖个稀罕,大家伙顶多看个三遍两遍就会失去兴趣,不会长久的来花钱。”
“起初这奇人异兽班子是正常卖票,不管大人小孩还是老人都是五十铜铢一张票。十天之后降价为二十铜铢,又过十天成人二十铜铢,老人小孩不要钱。”
王七麟点点头道:“现在乡下人抓住机会带孩子来开开眼界?”
毛一奇道:“不错,对他们来说这可能是一辈子仅有的一次机会了。”
徐大咂咂嘴道:“老板很会做生意呀,他是要把真定府百姓的钱都给收割上一圈?”
王七麟环首四顾,带着孩子来开眼界的人很多,每一个都带着好几个孩子。
这年头家家户户孩子多,所以如果当爹的自己花上二十个铜铢结果可以让全家孩子开了眼界,这买卖很值当,即使是农家也舍得花这个钱。
他们进门,王七麟立马感觉到有目光投注到自己身上,八喵和九六颈后毛不经意间贲张。
心随意转,他下意识的抬头,却没有看到什么异常之处。
楼上是一圈圈的雅间,有人趴在雅间栏杆上往下看,栏杆上零零散散挂着鸟笼子,有飞鸟在里面梳理羽毛。
他感觉这地方不太对劲。
五把飞剑立马蠢蠢欲动,五个天龙众全数出来了,坐在剑柄上当小人跟着看热闹。
很快有人急匆匆的走来,见他们便叉手行礼:“毛大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您可算是带着贵客来了。来来来,快随在下这边走,已经给你们留好包间了。”
毛一奇挥手:“三位大人,请吧?”
包间在最顶楼。
这个位置说它好它也没多好,在这里看不太清戏台子上的人、听不太清声音,但这里视野最好,而且可以俯瞰整个楼房。
毛一奇皱起眉头,他对这包间并不满意。
老板解释道:“毛大人先息怒,且听小的解释,您要的是三楼这位置的包间,在下也给您留了那包间,不信您下去看,三楼的包间还空着呢。”
“可是在下为什么将您等带到这里呢?在下自作主张了,却是有想法,在下想毛大人带的是听天监的贵客,都是有修为的高人。”
“高人们的眼力劲和耳力自然是我等凡夫俗子不能比拟的,所以高一点又如何?反正能看得清听的清。”
“但高处有一览众山小之快感,这是底下楼层无论如何不能比拟的,若是诸位大人在三楼,那上面楼层有人出个声扔个东西,您等要看还得抬头仰脖子,在下觉得那真是有点辱没大人贵客们的尊崇身份了。”
掌柜的是个做生意的好手,一番话说的有条不紊、井然有序,情绪掌控很好,将道理一五一十、仔仔细细的说了出来,听的几个人不住点头。
毛一奇脸色舒缓,示意他可以离去。
顶楼包厢干净而奢华,桌椅栏杆怕不都是桃木、杏树这等果木雕琢而成,从内而外的散发着淡淡雅致的果木香。
桌子上有蜜饯、有果盘、有瓜子蚕豆炒豆等干果,接着还有漂亮的小姑娘送来茶水。
毛一奇恭谨的请王七麟坐下。
王七麟缓缓落座,心里感叹:我尼玛,当官的感觉真爽哟!
似乎是因为他们到来,今天表演提前开始。
大水箱里的人鱼唱了一场戏后落幕,随即有壮汉搬上来一个又一个的箱子。
箱子打开,里面是罐子,大的罐子有成人大腿高,小的罐子只有成人膝盖高。
立马有许多人喝彩:“蜜罐小人!”“盐罐鬼!”
罐子里伸出来一颗与正常人一样大小的脑袋,有大人脑袋有孩子脑袋,脸上抹的五颜六色就跟戏台上的小丑似的,接着罐子两边伸出来手臂。
这些人手臂与正常人一样长短,比正常人还要有力,能支撑他们撑着罐子行走。
他们在台上开始演小丑戏,声音洪亮、表情动作夸张,吸引孩童们又喊又叫。
毛一奇自然是看过这些表演了,他点点头道:“在顶楼看戏确实更舒服一些,上次被孩子吵的难受。”
王七麟指着下面罐子里的孩童大人问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毛一奇说道:“海外壳里人,他们这一族生下后天生没有腿,便会找大海螺壳和贝壳等躲在里面,所以有了这么个名字。”
“但海里大螺大贝虽多,他们这样没有腿的残疾又怎么能获取到呢?因此这一族的人很容易夭折,人丁不旺,没有名气。”
重生香江之1978
“后来有疍民发现他们,送他们陶瓷坛子躲在里面,又有人带他们进入中原来表演戏,给他们找到了谋生手段,这样时间长了他们一族才有了些名气。”
王七麟问道:“你是从哪里得知这些信息的?”
毛一奇说道:“卑职在湘郡时候便见过这种壳里人,当时是在一些大户人家后院中看到,大户人家养他们来给自己解乏。”
王七麟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或许不是什么海外一族,而是从小被人谋害,迫使他们生活在罐子里头?”
毛一奇摇头笑道:“不能这样,卑职私下里也与他们接触过,他们都有从小到大的记忆,与卑职说了一些他们生活在海外岛礁上的事,这做不得假。”
“而且卑职也有朋友亲人行走海上,他们说海上确实有这么一族,他们奉一种海蟹为祖先,那种海蟹便喜欢找螺壳贝壳往里钻。”
“应当是寄居蟹。”王七麟说道,“不过还有奉寄居蟹为先祖的?”
毛一奇煞有介事的点头:“对呀,海外壳中人不就是如此?”
表演紧锣密鼓的开始,人们被壳中人逗得连连笑,但许多人是来开眼界而不是寻开心的,然后他们便喊了起来:
“白骨娘子!”
“我要看双头蛇!”
“让人猿出来!”
喊声乱七八糟,最后逐渐聚合一体高喊:“白骨娘子!”“让白骨娘娘出来!”“白骨精,要看白骨精!”
壳中人并没有因为客人们喝倒彩而尴尬,他们跟着众人起哄,还有人跑去后台主动拉人。
慢慢的,有穿着白纱衣的姑娘走出来,她头上覆盖着白纱,看不见样子只能看到她身段窈窕、凹凸有致,很有风味。
姑娘迈着轻盈的脚步上台,一阵风吹过她的白纱抖动,姑娘伸手在袖子中要摁住白纱,结果旁边的壳中人故意与她捣乱。
风吹激烈,白纱飞走,露出一张白骨面容!
孩童们吓得尖叫,哭声嗷嗷的响亮。
胖五一瞪大了眼睛:“嘿,真让人兴奋呀。”
王七麟和徐大震惊的看向他:“你喜欢白骨?”
胖五一摇头道:“不是呀,我喜欢听小孩鬼哭神嚎,嘿嘿,吓唬小孩最有意思了。”
徐大骂道:“你可真不是人。”
胖五一理所当然的笑道:“是呀,我是青凫,不是人。”
徐大伸手拍了拍额头。
草率了。
结果姑娘一甩头,露出一张似嗔似喜、清秀可人的面容,地上则掉落一张白骨面具。
她甩头时候有秀发落下,柔顺的黑发垂在脸颊上接着被风吹的摇曳,给她的秀美增添了一分神秘。
姑娘张开口开始唱小曲,与鲛人姑娘不一样,她的声音幽怨清澈,在孩子们叫声中,王七麟甚至听不清她在唱什么。
发丝被风吹的往她嘴里刮,她便伸出手去轻拂秀发。
伸出来的手是枯骨!
这个无法作假了!
白色长袖落下,露出手臂也是枯骨!
王七麟搞不懂了,这没有肌肉没有血脉也没有筋膜,她怎么控制手臂的?
孩童们再次尖叫,不过有先前的白骨面具来打底,他们此时的尖叫更倾向于兴奋而不是惊恐。
白骨姑娘唱了几支小曲后挥袖跳舞并慢慢往后退,帷幕落下,同时有两根绳子落下,一黑一黄两个猿猴跳下来在戏台上开始打闹。
他们两个长着人的脸!
胖五一挠挠头问道:“七爷,难道这是《山海经》中的异兽孰湖?”
王七麟反问道:“孰湖不是长着马身子鸟翅膀吗?”
胖五一说道:“不是的,七爷,我爷爷曾经给讲过《山海经》,他说孰湖是人,吃什么东西就会变成什么样子,比如他若是吃了鸟,就会长出鸟翅膀,如果他吃了猴子,就会长出一身猴毛,但不变的是那张脸。”
徐大说道:“问题来了……”
“徐爷别别别。”王七麟急忙拦住他。
可是徐大的话已经出来了:“如果孰湖里有女的,如果她们吃了葫芦,那会变成什么样子?”
王七麟松了口气,他觉得这问题没毛病。
胖五一说道:“可能身躯会变成葫芦形状?”
徐大对毛一奇说道:“毛大人,待会去问问掌柜的这是不是孰湖?他这里有没有女孰湖?如果有女孰湖那大爷请她吃葫芦!”
王七麟这才明白徐大的鱼线有多长!
他说道:“这不是孰湖!”
徐大说道:“问问呗,问问又不耽误事,也不用花钱。”
王七麟道:“即使有女孰湖,可是她长得很丑怎么办?所以你问了也没用。”
徐大冲他挤了挤眼睛:“七爷你这就不懂了,老天爷为什么让夜晚那么黑?大爷刚才跟你说了,白日有白日的乐趣,黑夜有黑夜的刺激,只要黑夜可白日,那真是刺激又有趣!”
毛一奇在心里感叹道:真骚呀。
人面猿之后还有白蛇和青蛇现身,她们腰肢纤细如蛇,实际上压根就是长着蛇尾!
类似怪人异兽接连不断,场子里头氛围始终热烈。
王七麟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时不时会有一种感觉,什么东西在偷偷得看他。
谢蛤蟆不在身边,他时时刻刻得谨慎!
就在他小心翼翼扫视四周的时候,八喵忽然叼着一只鸟悄悄溜到了他跟前。
旁边一处栏杆上的鸟笼子空了……
王七麟赶忙从八喵嘴里夺下这只鸟,怒视八喵低声道:“尼玛,想挨揍呀?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只要是鸟就不许碰它!”
八喵偷偷抓来的这只鸟形如八哥,许多人喜欢养这种鸟,这点王七麟早就注意到了。
可是到了近前看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不是八哥,这不是寻常的鸟。
这鸟长着人的眼珠子!
有瞳孔有眼白!
他正要讶然细看,包间敲门声响起,掌柜的在外面说道:“诸位大人观看至今是否已经疲累?在下为大人们准备了好酒,请喝一壶酒来提提神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