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老兵”張勇手

本色“老兵”張勇手

在學習強國平臺上,有一部電影始終保持很高的點擊率,這就是抗美援朝題材的驚險影片《奇襲》。主演是八一電影製片廠老導演、表演藝術家張勇手。

1960年,張勇手主演了兩部影片:一是講述人民解放軍在東北剿匪傳奇故事的《林海雪原》,他扮演機智英俊的年輕參謀長少劍波;一是幾十年久映不衰的《奇襲》,他扮演文武雙全的志願軍連長方勇(見上圖)。1970年紀念抗美援朝出國作戰20週年時,《奇襲》重映,印近4000拷貝,是其他熱門影片的10多倍,創下近億票房,摺合到今天,那真是天文數字一般。

張勇手是那個時期最受歡迎的演員之一,觀衆耳熟能詳的經典影片《海鷹》《地道戰》《打擊侵略者》《南征北戰》,他都在其中扮演過重要角色。

前些天,我陪他參加活動,一幫年輕人簇擁着青春偶像大呼小叫,而一旁的老藝術家們齊齊被冷落了。一個小姑娘指着坐在頭一位的張勇手問:“他誰啊?”我答:“五六十年前,他賽過今天的大明星。”女孩愣住,接着問: “那70年前呢?”一旁的張勇手接住話題:“孩子,70年前,我在朝鮮的抗美援朝戰場……”

那一年,爲了新中國的獨立和尊嚴,中國人民志願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在抗美援朝的中國軍人中,就有剛滿16歲的張勇手。

新《鹿鼎記》遭差評 鰲拜的家不叫“鰲府”叫什麼

張勇手,1934年生於山西汾陽。1948年,貧苦出身的他在母親的支持下,毅然決然參加八路軍,槍林彈雨中成長爲堅定勇敢的革命戰士。成都解放時,幾個部隊的文工團集中起來慰問指戰員,活潑清秀的張家懋闖入了張勇手的生活。因爲都姓張,他們一見如故,但將萌動的青春藏入心田。很快,他們隨着所在的文工團開赴朝鮮前線,就此失去了聯繫。

剛一進入朝鮮戰場,張勇手就遭遇空襲。那天晚上,漫天風雪,面對被炸得遍地的槍支彈藥和糧食,張勇手焦急萬分,前線的同志們正等着補給呢!他想,應該快去找朝鮮老鄉來救援。從山上眺望,發現遠處有微弱的光亮,他估計是村莊。於是,張勇手在零下20攝氏度的茫茫雪原中艱難跋涉,實在走不動了,就把水壺、棉帽、乾糧袋都給扔掉,連爬帶滾50多裏,終於找到了一個戰火中尚存的村落。

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香港會員總會成立

幾近凍僵的張勇手跌倒在村口,因爲剛出國不久,不會說朝鮮語,他只記得兩個最簡單的單詞“阿爸吉”和“阿媽妮”――“爸爸媽媽”。朝鮮的大爺大娘們似乎明白了,牽出牛馬,整好爬犁,由張勇手帶路,急匆匆趕往剛纔的失事地點,將物資緊急送到前線。爲此,張勇手被記功一次。

70年過去,我問他,您那時還是個孩子,哪來的勇氣?張勇手說:“我是一名戰士,我愛中國共產黨,愛咱的新中國……我心中也藏着一個人,我特別想讓她知道,我這個哥哥是好樣的。”說來也巧,不久後的一次部隊會師,張勇手和張家懋意外重逢。但他們的愛情,直到回國之後的1956年才修成正果,從那以後,他倆一輩子再未分開。

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張勇手和張家懋同時榮獲“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紀念章。86歲的張勇手每天接到各種電話、採訪、錄像的邀請,他都儘量安排。他說:“想起犧牲在身邊的那些戰友,我和老伴能活到今天,那是多大的幸福呀!我現在的責任,就是把志願軍的事蹟告訴年輕人:咱不能忘了初心。”

他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幾十年來,他始終保持本色,愛兵、演兵。離休之後,他在《海之魂》《驚濤駭浪》等影片中以將軍、司令員的形象出現,不論角色大小,他都塑造得栩栩如生。去年,他在老年題材電影《一切如你》中飾演一位退役老兵。在拍攝現場,張勇手臺詞爛熟,調度門兒清,不搞特殊,不帶助理,不開小竈,頓頓盒飯,唯一的特殊是,飯前他會躲到一個旮旯裏,掏出針給自己扎一下,因爲他患有嚴重的糖尿病。

5G如何在全球開啓?愛立信CEO呼籲開放市場和公平競爭

我和他有過好幾次合作。我曾請他在一部少年勵志影片中扮演外公,聽說給娃娃們拍戲,他堅決不肯要酬金。我解釋,不過是一點津貼。他一瞪眼:“津貼我也不要,你若給我錢,我就不去了!”進了組,他也絕對不給大家添麻煩,從來不擺老資格。

文旅部公示第二批國家全域旅遊示範區名單

這些日子,邀請張勇手的紀念活動一個接一個,要在從前,他就婉謝或推辭了,但這回,他覺得自己有一份責任。錄製紀念節目時,臺上唱《英雄的讚歌》,臺下的他老淚縱橫。“老兵”張勇手想起了長眠在朝鮮的戰友們,“爲了他們,我要站好最後一班崗!”

《 人民日報 》( 2020年11月20日 2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