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yuq超棒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星空巨蚊-第13章 我已經到了【來起點訂閱】看書-dsj2t

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
“这……还真是无比宏大的愿意啊,果然是后生可畏,那……好吧,我让你在中央部的最前线,无论战斗还是情报上的切磋,那里都不缺,你随时可以过去,并且我也确实让你成为副元帅,未来你能够调动大军。”
傲驕Boss欺上身:強寵99次
“多谢了,不过这些事情你都要快点去办啊,我攻占这颗星球的时间可不多的。”
網遊之逍遙盜賊(塞北的風) 塞北的風
贾岩点点头,无所谓的讲着。
“呃,不知道你想攻占这颗星球的时间是多少?”
贾岩想了想,接着说出一个令得大元帅好悬没把茶水从嘴里喷出的话语来。
“最多就一年吧,一年后我得去其他星球了。”
噗。
不是好悬,而是真喷了,大元帅径直把茶水喷的老远,然后目瞪口呆的回首望着贾岩。
这名少年刚才的战斗,他知道了过程之后,就沉默的想着,这位少年很可能超过自己了。
可怎么超过自己,也不可能到达令得他都直接死亡的程度吧,也就是说,在这颗星球上,可能存在着将少年击败的存在。
他所谓的统治整个星球说法,看似比较无厘头,但大元帅宁愿相信,只要这位少年努力,一生之中说不定就可以做到。
但他现在听到了什么?
一年?
一年将整个星球都兼并了?
你是不是……
有点想太多?!
重生之天王敗家子 寒湛
这名大人物,好像今天才知道,所谓的‘大话者’,真实……哦不,终级型态是什么样的!
一年统治这个星球,这就好比当年的地球,有个国家说要在一年内统治整个地球,那都是相当惹人笑话的说法,你不如说一年之内研究出宇宙飞船出来,还比这个要更为有可能性点。
“呵呵,夏虫不可语冰么?总之大元帅阁下您看着就好了,给了我前线的指挥权与战斗权,我马上给您成绩。”
一紙婚書:帥哥,嫁給我吧
贾岩明显也能知道这位大元帅说的是何意思ꓹ 却并未有任出格的不高兴等情绪,做为一位早就有大量人生经验的强者ꓹ 他早已感受过种种的情绪与被人看不起的感觉,今天他也心知肚明,在这种状况下说什么ꓹ 都会被当成笑话的。
那么……
就让他看看,自己是如何一年内将这颗星球搞定的吧!
不过这种搞定ꓹ 却是以自己吸收半个星球能量为代价的,呵呵。
贾岩做事ꓹ 自然不会有丝毫的白工ꓹ 他在这里做这些,完全是以将星球上大部分可吸收能量,吸收到自己身体内为代价的想法。
否则谁帮这国家打生打死。
噗。
贾岩举起步伐,往外走去。
“你去哪里?”大元帅见贾岩似是想要离开他的办公室,忍不住问道。
隐隐约约的,他好像已经猜到以这名年轻人的性格,会说出什么话了。
果不其然的ꓹ 只听贾岩一丝不苟的说道:“我这就去前线了,大元帅阁下不会不允许吧。”
“去可以ꓹ 但我还想将你介绍给那些同事的ꓹ 总不能我军来了一位副元帅ꓹ 连大部分高层都没见过他吧。另外如果可能的话ꓹ 我还想替你接风洗尘,给你举办晋升仪式等等。”
大元帅公事公办的模样ꓹ 可他内心深处却已然好像明白了答案。
果然不出其所料ꓹ 只见贾岩漫不经心的摆起手来摇了摇:“不用了ꓹ 有这些时间,都足够我灭掉信白国了ꓹ 好了,我就直接过去了,你跟中央战区的人说一声,省得他们对我攻击。”
贾岩话说完,都没等这位大元帅说出任何言辞,足下如履平地的往天空轻踏而上,平步青云的高高跃上了天际。
他好似眼高手低的新兵,迫不及待就想要去前线立功的样子,不过这位新兵有点特殊,那就是他的实力,恐怕比起一般的新兵,有着天壤之别。
“哼,果然如此么?这位小朋友,还真是全力以赴啊,就是不知道,他所谓的一年统治全星球,是真有这真才实学呢,还是不过痴心妄想?”
“呃,元帅大人,难道您还真的认为他能做到不成?这完全属于脑子有毛病吧?”
在大元帅身边,端着茶水的属下有些不信的惊疑不定道。
“不,我不这么认为,但我也不怀疑他的决心,这位青年……总之无论如何,都并非是你等能够揣测的存在,甚至连我,也许都远远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吧,夏虫不可语冰么……有意思……”
淋雪落虹 紅鼻剪刀
大元帅说着此言,竟是对贾岩明显带有着鄙夷的言辞,不存在丝毫的不爽,只是神情不骄不躁的盯着天空,目光里好像已经不看那位离去的少年了,仿佛透过无尽的时空,看到了当年另有一名少年,为了祖国不受到欺辱,而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变强之路……
只是时光荏苒,决心犹在,少年却已然不是此间少年。
“只希望,你不要变成当年的那位少年。”他慢条斯理的摇头叹道。
属下在身侧,却完全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状态。
呼——
水煮王妃:霸道王爺輕點愛 七染七瑟
“那位少年?呵呵,什么那位少年啊,一个刚刚诞生没多久的新世界之人,还老气横秋的想要指点我。真叫人无语之极。”
贾岩飞在空中。
到达他这一等级,除非自己不愿听,否则刚离去几十公里身后的那大本营里事务,对他而言就像是耳边,说着他都听到了。
所以他都差点没笑喷。
就自己这百来岁的老头子,还少年么?开什么玩笑。
“我倒是想成少年,可惜,时光这种东西,任我再强,怕是都无法拂逆的。这是宇宙大道,也是根本,也许哪怕到了再强再可怕,也不可能突破时间的法则吧。”
蘇幕遮·別離
贾岩竟也有所感悟,飞行期间眺望远方,摇头轻叹。
做为生物,哪怕强者,想要永垂不朽,都是不可能的,起码银河系如此长久的时间了,也没听说哪位惊天动地的强者,能够永垂不朽,他贾岩只认为自己没什么太大的特点,也就不会有例外。
时间这种东西,真的是过去就过去了,说他是少年,除非哪天贾岩堪破了世界的大法则,才可能有逆转时光,回复到幼时,感受一番‘少年’的滋味吧。
“要真有那些小说里说的一样,随随便便就能重生,或者回到过去,那就太便利了,可惜,宇宙的铁则,哪可能那么容易就突破。”
極品美女在身邊
贾岩没有期期艾艾,也没有因此而产生垂头丧气,而是更有了坚定的向上之心,在这浩如烟海的宇宙里,他已经是绝顶高手之一了,接下去只要继续往前,说不定就会有更多的收获,哪怕不谈时光逆转,只说看到更为精彩的风景,也是相当有趣的事情,不是吗?
飞行的身姿,速度更是气势如虹,电光火石着冲破了五千公里时速,很快就到达了一片剑拔弩张的战区上空。
这里是一片双方士兵鏖战的战场之地。
信黑国与信白国之间,双方一黑一白就仿佛阴阳太极图,泾渭分明,各自占据着要塞战壕,欲与敌人来一决生死。
实则双方在这里,早就保持着这样的一触即发状态许久了,虽偶尔也爆发出星星点点的小冲突,却并没有爆发出巨大的直接战争,这样的态势甚至都维持了数十年之久,因为双方谁都知道,正面的中央战场就是各自的最后底限,如果爆发出了战争,那说明最后的总决战就要展开了。
谁都没做好准备,所以并没那边轻举妄动。
如果贾岩不来的话,恐怕这一局势将一直维持下去,直到双方哪一个的国力压过了对方,或者是哪一方出了一位顶天立地的恐怖强者。
在双方的阵营里,完全高手如林,许多如雷贯耳的强者,都在这里镇守着,双方各自都有均衡的势力在这里维持着平衡,也就是说明,两边的强者大量的集中于此地,导致了此地的能量一直在天空激荡着,压制得普通的士兵压根就不敢动弹。
而在战壕的背后,正因为双方已经很久没有直接冲锋进入敌人的区域战争了,所以各自的地区背后,仅仅隔着战壕,就有可能是繁华的士兵居住区,里面虽然不可能像是城市一般门庭若市,却绝对也是如同小小的市集般,不时有士兵在此购物与宣泄着前线的压力。
甚至某些地方,形成了小型的村落状态,不少的附近村民商人在此集合,成为了交易的盛地。
在这片交易的地区内,其中最为庞大,规模也最为豪华的,正是两国分别的前线总指挥官们汇集的地方。
在信黑国的这片指挥官聚居区处,早已是灯火通明,正值夜间到来的黄昏时,有大量的士兵在类似城市的大后方逛着商店,甚至有灯红酒绿的买醉场所,只要你这几天没有战斗任务,也没有任何的值班要求,那么上头都允许你前来买醉。
士兵也是需要放纵的。
“什么?来了一位管束我们的所谓副元帅?什么时候我们国家有副元帅一职了?这……”
“马上就要来了吗?太快了吧,什么副元帅啊。”
在一家相当知名的红灯场所内,被莺莺雀雀们环绕的几位士官之中,有中年男子虎背熊腰的遽然站直身体,令得其身侧的两位浓妆艳抹女子都被怼到了一边去,发出娇媚的哼声。
“怎么了副军长大人?”
当中年男子放下了手中的电话,旁边的几位随从有些惊疑不定的询问道。
“他们说什么有个副元帅来到我们这中央前线了,哼,突然冒个什么副元帅来了,而且在这之前我都没听过,我去打听一下,怎么会突然来了一个副元帅,希望不要是别人来骗我的,否则……”
这位中年男子冷若冰霜的冷哼一声,也没什么勃然大怒,却是目光之中有些闪烁的幽幽光彩,恐怕他是有过不少厮杀与手染鲜血的人士了。
不过能够走到副军长一职的人,固然也有军人的胆识,却绝对不缺八面玲珑的心态,于是他再取出了电话来,给几位大后方的好朋友挂电话而去。
“嗯?这所谓的副元帅,是大元帅自己任命的吗?”
“而且连大元帅本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所谓的副元帅,并且谁都不知道这位副元帅的真识身份,他还只是个孩子的外表?大元帅老糊涂了不成!”
副军长神情难看起来,差点就想要将自己手里的手机给摔成两半。
做为副军长,他年纪绝对也不小了,虽然与大元帅不能比,但也超过了两百多岁,在这军队里摸爬滚打了许久,今天才站上了副军长的地位。
连个军长都没混上,更别提副元帅了,虽然他们信黑国从来就不曾有过什么副元帅的职位,但只听这名字,就知道肯定与元帅两字沾了边,如果可能的话,他很想用自己的副军长职位,换取这所谓的副元帅职务,哪怕没有实权的也行。
所以他骤然听见有人做了所谓的副元帅,并且这还是一位年纪轻轻的少年人后,他就心中有怒火。
“来我们中央前线?是来度金的贵族子弟不成?哼,管他是什么人,总之来了这前线,若是老老实实也就罢了,可若是来这儿还要指手画脚,我可就不会卖帐的。”
中年男子挂了手机,接着他对手底下的士兵们说道:“走,我们回去,说是这位马上就要来,我倒是想过去等着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一出现,就令得大元帅拔了个所谓的副元帅给他做。”
“不用了,我已经到了。”
就当他说出狠话同时,天空中传来了怡然自得的轻描淡写声音。
这声音相当的年轻,不过出现的地方,以及令得军长都没感觉到得气息,让所有人脸色都变化了,皆是抬头望去。
“……”
副军长中年男子抬头一看,便见到在距离他不过短短十米高的空中,仿佛反重力似的,飞着一位年轻的少年郎。
这位少年郎其貌不扬,看起来就像是路边随时随地都能见到的初中生而已,可他那独特的眸子,却令得他仿佛是鹤立鸡群,整个给人的感觉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