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bqc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愛下-第638章 噴血閲讀-258nb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可能,红衣自己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有着很多叛逆的想法,只是没去做而已。
如果,把这个位置让给白凝来做。
可能灵池早就被敌对势力摸得一清二楚了……
白凝如此恬静的人,又追求优雅,哪会管什么烈狱?
恐怕,来视察一次都是殊荣了。
看到那些血渍,第一个皱着眉头离开。
这个道理,罗天能看的明白,灵韵也看的明白,瑶仙子自然也明白。
唯独这身在此山中的二女,看不明白。
怀着对对方的不满,恨不得把她扔到禁闭室里,永远看不见才好。
灵韵呢,由于种种原因,也只能制衡,或者说,控制两人的分歧矛盾,却做不到化解。
说来说去,现在苦的却是罗天。
在巨大的拉扯力下,罗天感觉手臂都快被扯断了,要不是自己身体好,可能早就出事了。
饶是如此,这么久的对峙下,罗天也已经无法忍受。
罗天能明显感觉两团不属于自己的气,在体内打来打去,它们很谨慎的避开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从左臂飞去一支气箭,射到右臂的气盾上,右臂也不甘示弱,调整炮口,对左臂还以颜色……
你打我防,你防我攻,就没消停过。
很显然,两女都把罗天的身体当成了战场,想要以此重挫对方。
可她们却没想过,这个竞技台,是不是罗天能够承受的住的……
穿越之修仙 衣落成火
直到,二人的争端再度升级时ꓹ 罗天终于忍受不住这样的折腾了,即便是她们有意控制自己的真气流转ꓹ 可罗天的经脉毕竟脆弱!
噗……
一口老血从罗天的嘴里喷了出来,霎时间,体内的真气都停住了。
罗天两眼一黑ꓹ 倒了过去……
昏死之后,罗天感慨万千ꓹ 张开双臂,很庆幸ꓹ 自己没被折腾死!更庆幸ꓹ 两女还有人性,不是想至自己于死地!
總裁,我們結婚吧
罗天倒下了,白凝和红衣都愣住了。
瑶仙子反应过来,连忙上前,用手探了探罗天的鼻息,感觉到呼吸后,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过ꓹ 瑶仙子也不会傻到有这么好的条件不用,该做题发挥的时候ꓹ 自然会用。
随后ꓹ 瑶仙子站起身来ꓹ 冷冷的看了红衣和白凝一眼ꓹ 低声道。
“二位长老,既然倪安云上了灵池ꓹ 就算我灵池的弟子了。您二位德高望重ꓹ 为了灵池付出多少心血ꓹ 这些仙儿比谁都清楚。可是,如果凭着自己有功劳就为所欲为ꓹ 甚至迫害灵池弟子,别说我,我相信师尊也是绝不会饶恕的!”
瑶仙子颇为霸气的一番话后,又说道。
“同样的事情,如果师祖还在世,她老人家知道了,会是什么后果,仙儿不敢揣度!不过,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宗门内,也有宗内的律法,如果人人都如此肆意践踏,迫害同门,灵池不需要别人围攻山门,自己也会灭!”
瑶仙子这话说的很重,却也很委婉。
瘋狂升級的蟲子
红衣和白凝依然互相看不顺眼,不过,对瑶仙子的话却没有反驳。
至尊魔妃:鬼帝我不服
毕竟,瑶仙子说的都是道理和规矩,也是第三者的角度。
“其他的,仙儿就不多说了。倪师弟经脉受损,我先带他回去休息。”
说完,瑶仙子就手一挥,从乾坤袋中取出自己的法宝,将罗天凌空抓起,放在法宝之上,作势离开。
“哦,对了,今天的事,我不会给师尊提起。毕竟,师尊眼下正是突破的关键时候,若是让她分心,出了什么问题,仙儿万死不辞!也愧对灵池的列代祖师!不过,我走后,你们自己闹出什么事情来,我也管不了。如果想看到师尊走火入魔,你们打一架便是,反正,在倪师弟身上,不也没分出胜负!”
言罢,瑶仙子没有再说一个字,甚至来告退的敬语也没有,身子一展,飞身站在法宝之上,驱动法宝,向远处飞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天际之间。
留下白凝和红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依然喷着火,这火倒无形之中有了几分压制。
“小丫头,一转眼居然还挺有模有样的了……”
末日之精靈崛起
红衣见瑶仙子走后,自顾自的嘟哝起来。
白凝听了就来气,等着红衣道。
“妖女,是不是你作怪!你也太放肆了!倪安云说什么也是宗主带回的弟子,就算你对他,对我心怀不满,也不能用这么阴损的招式。他还不曾修行,如果伤了经脉,你知道是多大的损失吗?”
说着,白凝就失望的摇头道。
“我没想到,这多年了,你依然是这幅样子,什么都敢做,做事也不考虑后果。当年,你将师父气的吐血,今日又……”
红衣没等白凝说完,眼神骤然冷了下来。
“少废话!”
强行打断白凝后道。
“主动施法进攻的不是你么?你凭什么认为是我做的?巧了,我觉得你这种伪君子才会做这种事情!”
白凝气的眉头颤了颤,斥责道。
桃色神醫
女總裁的貼身廚師
“你胡说八道!”
红衣冷笑三声道。
“呵……你不也从来都是如此,只会打小报告,在背后告状!当年师父吐血,不就是因为你给她老人家说了不知道什么话么?怎么,你这种小人态度,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两个人之间的成见太大,大到,根本就不相信对方的一个字。
红衣是这样,白凝也是同样。
最终,两人都在怒斥对方一阵后,不约而同的分道扬镳,瑶仙子的话,确实让她们克制住了自己动手的冲动。
想到灵韵,想到灵池,她们心里都憋着一肚子的火,再一次不欢而散。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都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每一次见面都会吵架,每一次吵架之后,便加深了对对方的偏见……
瑶仙子带着罗天离开那是非之地后,在临近小木屋还有一段路程时,瑶仙子从天上降落,稳稳落下后,瑶仙子先一步跳下法宝,然后回头深深的看了罗天一眼道。
“可以了,还准备装到什么时候?”
罗天听后,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法宝上,就像真的昏死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