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5d8引人入胜的小說 蘇廚-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失蹤展示-7ujfe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失踪
其实现在这个东西虽然是三相交流发电机和电动机,但是还很弱,摆在桌子上玩玩还行,要投入大规模应用完全是想多了。
反而是直流发电机和电动机,在如今有大作用——比如给电池充电,比如用于电镀、电解等方面。
那就得是另一种玩法了,没有整流二极管之前,只能将三相单独使用。
倒是张天师大受启发,想到了另一方面:“贤弟是不是走了弯路?既然线圈通入电流就能够产生磁场,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用通电线圈代替永磁体?达到一样的效果?”
苏油楞住了,这个……这个你别问我呀!我也就知道这么多啊!
只好呵呵赧笑:“师兄学究天人,就由你慢慢摸索吧,可能……说不定……也行哈?”
古代養兒記
当下又将三相交流电的物理公式写了下来,然后画出三个相位差一百二十度的正弦波:“师兄你看,要让电机做功最大化,就只能如此设计,但是这样的电流是交流电,正负两极会不停交换。”
“用于驱动三相电动机,让电阻丝发热发光,倒是有些用处,但是对于我们冶金工业说需要的电镀、电解工艺,却又无法完成了。”
異世飆升 一斤白菜
“因此还需要一个设备,整流器,才能将交流电变作直流电,才能覆盖整个电力能源使用领域,而在电机功率不高的情况下,先发展这方面,才能得到最快的应用。”
“因此你的主攻方向,应该囊括三个方面——交直流应用型发电机、交直流应用型电动机、机械式整流器。”
张象中对苏油的课题设定很满意:“这个比化学好玩,现在发现新元素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合金和有机材料,又是一个穷举和碰运气的过程,我不太喜欢。这个好!不然我就只能去研究数学了!”
天师府的化学研究,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上千人的学院,其下覆盖的产业更多。
对于张象中这样的顶级科学家来说,给化学一门摸索出研究方法后,剩下的那些积累,手下精英就能够完成,在成就感方面ꓹ 好像有些索然无趣了。
于是苏油又给他推开了物理中电能方面的窗户,张象中顿时觉得又有课题可以玩儿了。
自己这小老弟ꓹ 实在够意思。
亡靈魔法師
两人又兄友弟恭地相互吹捧了一番,苏油才开心地拿着保温杯从厂区出来。
却见到张麒一脸忧急之色:“少爷,大事不好ꓹ 小少爷,他失踪了!”
苏油“啊”了一声ꓹ 惶然失措,手里的保温杯一下掉到了脚边的黄土地上。
……
汴京城ꓹ 武英殿偏厅ꓹ 赵顼一脸铁青:“皇城司办得好差事,几个孩子都看不住!”
郑穆也满头冷汗:“臣有罪,臣失职,请陛下降罚。”
“罚有什么用?!”赵顼非常愤怒:“一点踪迹都查不到?”
郑穆连连叩首:“查到了一些线索,几个……几个少爷,他们似乎不是遭遇歹人,他们……是有计划偷跑出京的!”
“什么?!”赵顼更生气了:“汴京城里不好吗?他们为什么要偷跑?!”
重生之大地主傳奇
……
元丰七年三月ꓹ 汴京城中表面还是太平,但是私底下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
曹王赵頵长子赵孝奕、蜀国公长子苏轶、判司天监陈昭明ꓹ 华容县君独子陈桐ꓹ 失踪了!
一开始三家大人还没有留意ꓹ 赵孝奕前科太多ꓹ 长期玩失踪的主,被四通“收编”之后老实了一阵ꓹ 还做到了军机处机宜司河北厅事。
不过做了一阵又感觉没意思ꓹ 辞了差遣回家逍遥去了。
苏油长期不在家ꓹ 石薇也是个对孩子放养的性子,小时候督促武艺督促得厉害ꓹ 等到扁罐诸般基础打好,将练武变成习惯和爱好之后,也就撒手不管了。
扁罐童鞋事务也繁多,要跟同学文会,每五天要陪皇子读书,要去理工学院学数理化,要去各个厂房、庄子实习金工、农事,还要经常完成苏油的加课,去中牟三县考察调研,总之十天半月不着家也是常态。
陈桐作为扁罐的铁杆,这些事务经常是两人一起完成的,一起的常常还有王彦弼。
舒国长公主刚开始还有些不放心,这么些年下来渐渐也就习惯了这种状态。
几个孩子精熟世情,明了时务,可谓文武双全。
眼看十四就是成年人了,小户里边翻年就该成家立业,真没啥不放心的。
结果就是三月里扁罐禀告石薇,要和椅子去三县考察水稻和小麦种植成效,之后几天不见踪影。
过了五天,中牟庄子管事进城来送鱼,顺便跟石薇禀告庄务,石薇才知道俩少爷压根没有去过庄上!
石薇遣人寻找,绿箬动用市井力量搜寻都无果之后,石薇立即托石富入宫,禀告了赵顼。
赵顼也是大惊,命皇城司详加探查,才有了今日的对话。
郑穆赶紧将目前掌握的情况禀告赵顼:“二月十二日,苏朝请和陈通直……”
赵顼不耐烦地挥手:“就说苏少爷和陈少爷!”
“是。”郑穆从善如流:“两位少爷在京中都有神童之誉,平日里周济贫苦,凡事亲力亲为,在百姓里边口碑极好的,也从未听说过和谁有过仇怨。”
秘術·破局 語夜聽瀾
“要说起来,今年二月十二日,苏少爷和陈少爷,在内书房与徐王之子赵孝锡起过一场争执。”
赵顼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因何争执?”
“都是学问之争,下属也不太明白,大致是苏家少爷告诉团练说地球是个大……大球体,团练回到家中,又将此事告诉了王府坐师郑雍。”
“结果好像是挨了一通申斥,地球说被郑师斥为邪说。团练感觉受到了欺骗,在内学署与两位公子争执起来,两位公子找了很多……额,证据,其中涉及月食之类的天象,小臣不敢妄究其详,总之团练只是不信。”
赵顼说道:“郑雍迂夫子,自身都学问不精,如何当得王子师?我那弟弟笼络的这些名士,可真是呵呵呵……”
郑穆不敢接茬:“之后也就没事儿了,到了二月二十,苏家少爷禀告国夫人,要去考察田亩,之后到二月二十五,国夫人发现两位少爷没有去庄上,事情这才为大家所知。”
“大家又寻了两日,杳无音信,这才作慌了,告知了陛下。”
“经过皇城司多方查证,我们也发现了一些线索。”
“二月二十日,苏少爷和陈少爷,哦,还有曹王长子濮州团练使,三人结伴在万姓集大肆采购,物品包括了行囊、成衣、罐头、水壶等等,都是出门行脚的物事。”
赵顼眉头又皱起来了:“还有赵孝奕?”
郑穆说道:“是,不过我们也没有探查到三位少爷的行踪,不过四通商号禀告了一件蹊跷事儿,当日陈留转般仓火车站,有力夫见到了三位郎君,衣着普通,不过身量形容,似乎……便是三位少爷。”
赵顼松了口气:“到底是发现几个淘气了。”
郑穆不敢说死:“后来又查到,三位郎君当日用了四通的凭信,冒充舟子,操作四通商号用作票据运输的快银船,沿着汴渠往杭州去了。”
“四通票据至关紧要,所涉及钱财遑论万千,发现快银船被冒名驶走后,不由得大惊。”
“于是打电报往杭州询问,得到的回报却是票据已经正常送达,尽皆妥当,负责的郎君业务熟悉得很,熟练地办理好了交接,不像是歹人。”
赵顼手扶脑门,有些哭笑不得:“之后呢?”
郑穆说道:“之后……三位郎君又利用皇家理工学院研究员的身份,混进了上海务,伪造了二十一节度试航的调令,征调了刚刚打造好的夔州型纵帆船——左旋螺号。”
这下赵顼都慌了:“他们……他们要出海?他们有钱准备粮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