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8akl人氣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366章 臥底,斷腿相伴-ddiv6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对于李治而言,弄掉李泰和李恪就心满意足了。
可这次长孙无忌的谋划很大,大到让郑远东频繁向宫中反馈。
“陛下说了,让你别管这些。”
郑远东应了。
等内侍走后,他坐在那里把玩着手串,心神早已飘飞到了这件事里。
“为何要弄的这般大?”
郑远东觉得这样并不符合皇帝的利益。
可皇帝为何视而不见?
而且……为何要谋划李道宗等人?
李道宗和长孙无忌、褚遂良等人有旧怨,在先帝驾崩后,李道宗就果断的蛰伏了起来,不冒泡,不冒尖,以此避祸。
但……
这是宗室大将啊!
若是外部有威胁,宗室大将能形成平衡。
皇帝为何坐视?
郑远东想不明白。
……
贾平安也想不明白李治为何不护着李道宗。
先帝说李道宗是天下三大名将之一,这等人存在,就是对外界的一种震慑。
外姓将领和宗室大将互相牵制,这才是平衡啊!
帝王都是最擅长玩平衡的高手,李治怎地就不懂这个道理呢?
贾平安百思不得其解。
他准备去太常寺看看。
李道宗在长孙无忌越发得势之后,就果断的以身体不适为由退居二线,跑太常寺做了个太常卿。
可这样的李道宗为何还会被坑了?
贾平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他看了明静一眼。
明静正在一本正经的看着消息。
这是看八卦吧?
那些消息五花八门,堪称是长安第一八卦,贾平安无聊的时候就当做是小说看。
“认真做事!”
贾平安屈指叩击着桌面。
明静在看八卦,本就有些心虚,被他这么一吓,竟然反手把册子合上。
贾平安认真的道:“做人……要对得起每一文钱的俸禄。”
他转身出去,“晚些某不回来了。”
明静默然。
我没他无耻。
没他会忽悠。
要去太常寺,必须得有正事。
太常寺执掌礼乐祭祀,由礼部垂直管辖。
贾平安去了礼部。
“许公!”
礼部尚书许敬宗见到他就笑,“小贾这是来看望老夫?”
“是啊!”贾平安很热情的问候了老许的身体,然后寒暄几句。
“许公,某想去太常寺看看。”
许敬宗狐疑的道:“你去太常寺作甚?”
“某最近对宫廷礼乐颇有兴趣,想去请教一番,还请许公弄个事让某进去。”
许敬宗随口应了,叫人去安排。
贾平安拱手,“多谢许公。”
许敬宗下意识的道:“小贾,你莫坑了老夫。”
“许公放心!”
贾平安一路去了太常寺。
离太常寺还有些距离时,他发现前面有个眼熟的人。
这人穿着便衣,可却瞒不过贾平安的透视眼!
郑远东!
这里靠近朱雀门,贾平安本以为他是要出皇城,可郑远东突然左转。
贾平安见他和门子笑着说了几句,竟然就进去了。
这货是皇帝的卧底,在长孙无忌的身边颇得重用,进太常寺自然不是问题。
可他来太常寺干啥?
这里就是个管礼乐祭祀的部门,不涉及厉害关系。
他过去,把礼部的文书递给门子。
随即就有官员来了。
“还请带某去看看。”
贾平安带着考察的名头一路参观着。
要想了解李道宗,必须得看看他如今的工作状态。
贾平安一路看过去ꓹ 等看到李道宗的值房时,也看到了郑远东。
这厮鬼鬼祟祟的在那里假装和小吏说话ꓹ 可却不时瞅一眼值房。
咦!
贾平安觉得不对劲。
郑远东要想了解李道宗,只需给宫中说一下就好。
他为何亲自来打探?
卧底没人权,他不怕暴露了?
此事有诈!
贾平安随后转变了方向ꓹ 绕过了值房。
郑远东正在琢磨着李道宗的事儿,猛地见到一个背影很熟悉。
那不是贾平安吗?
这厮来这里作甚?
郑远东不禁有些心虚。
于是他草草结束了这里的窥探ꓹ 回去的路上就和陪同的小吏套近乎,套出了不少李道宗的事儿。
晚些出了太常寺ꓹ 他刚想回去ꓹ 身后有声音传来,“出城,否则弄死你!”
郑远东身体一震,转身就看到了贾平安。
这个扫把星发现了什么?
郑远东心中微颤。
但依旧装的若无其事。
滿唐春 炮兵
这个死卧底!
贾平安冷笑道:“你也不怕长孙无忌把你剁了!”
只是一句话,郑远东就服软了。
晚些,二人去了铁头酒肆。
“这是某的地方。”
许多多带着人出去,酒肆里就他们二人。
郑远东看了一眼许多多胸口的蛇头。
看来这货也是个闷骚的。
贾平安举杯。
“做卧底多久了?就是做细作多久了?”
郑远东看着他ꓹ “上次你就发现了某的来历,可对?”
贾平安笑了笑ꓹ 莫测高深。
在你掌握了主动时ꓹ 少说话ꓹ 少表态ꓹ 对方就会渐渐的失去方寸。
“你把某弄到了百骑拷打,这是泄愤。可却不下狠手ꓹ 这便是知晓某的身份。”
贾平安在回想着蒙娜丽莎是怎么笑的ꓹ 好像和普通大妈一样。
他微微一笑。
这个微笑不神秘ꓹ 反而有些那种有恃无恐的得意。
弒禪 蕭瑟朗
郑远东心中一个咯噔。
贾平安既然知晓某的真实身份,为何要揭穿?
他盯着某不香吗?
难道他有什么企图?
比如说胁迫某给他传递消息。
或是胁迫某……
好像没什么意思啊!
这些消息他不需要。
郑远东的思路渐渐有些混乱。
他在贾平安为何揭穿自己的动机这里卡壳了ꓹ 找不到头绪,于是后续不知该怎么和贾平安忽悠。
贾平安觉得差不多了,就问道:“为何来太常寺?”
郑远东想忽悠,“有事情要办。”
“何事?”
你还真问啊!
郑远东刚想说话,贾平安冷笑道:“你在盯着江夏王!”
將軍媚
轰隆!
郑远东只觉得晴天霹雳,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是卧底。
卧底的任务就是盯着长孙无忌等人。
可他却干私活,去调查李道宗。
花少爺
若是被李治知晓了,回过头就能让他消失。
郑远东第一次失去了从容。
他抬头看着贾平安,“你想说什么?”
果然!
贾平安暗道你这个死卧底,竟然干私活。
“为何查江夏王?”
漢瓦
郑远东沉吟。
他不能说。
卧底有了自己的想法,这便是大忌。
“因为长孙无忌要对付江夏王,而你……却猜不透陛下为何对此无动于衷!”
郑远东的身体一震。
“你……”
贾平安今日也了太常寺,为何?
他定然是察觉到了些不对劲的地方,于是来查探。
郑远东的眼中多了兴奋之色,就像是在黑夜中看到了一点亮光。
贾平安矜持的道:“卧底就要有卧底的操守,你私下去查江夏王,若是被察觉,回过头长孙无忌能弄死你,陛下也会弄死你。”
“那你呢?”郑远东笑着问道。
“某?”贾平安淡淡的道:“某是百骑统领。”
百骑统领来查什么都是正常的,而你这个死卧底却不正常。
郑远东唏嘘道:“某一直不解,江夏王这等宗室名将为何被闲置,为何任由长孙无忌等人谋算他。”
“某觉着是忌惮。”贾平安也想不透这个。
郑远东摇头,“先帝时,长孙无忌权势渐渐滔天,江夏王就果然退到了太常寺,不领兵,不染指兵权,这样的宗室何须忌惮?”
“那便是……”贾平安也想不通,就随口道:“那便是长孙无忌想弄死他。”
郑远东问道:“那陛下为何不阻拦?”
“因为……”贾平安的脑海里电光火石般的闪过念头,“因为他拦不住!”
郑远东只觉得浑身一颤,所有的疑惑都归于这个答案。
“是了,陛下拦不住!”
所谓一通百通,郑远东说道:“褚遂良回归,长孙无忌的势力再度膨胀,朝中无人能敌,陛下也只能迂回婉转……长孙无忌铁了心要收拾江夏王,陛下也只能隐忍。”
可李治也不是好鸟啊!
长孙无忌掀起这个大案绝对是双赢,其一干掉李恪等人,扫清了李泰一党的残余,这对李治有莫大的好处。
但长孙无忌显然是想掺杂自己的私货,于是什么宇文节,李道宗这等人都上了黑名单。
如此朝中反对他的力量就越发的薄弱了。
当这个案子结束后,长孙无忌就是妥妥的权臣。
权势滔天啊!
“很可怕。”郑远东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他的卧底生涯还得持续下去。
“你要小心。”贾平安提醒了他。
“多谢。”郑远东觉得贾师傅人还不错。
贾平安突然问道:“某很好奇,你难道不担心自家说梦话露馅?”
呃!
贾平安再问道:“你晚上睡觉可是用东西蒙住嘴?”
郑远东一口酒水就喷了出去。
女人你竟是我的初次 時過境遷
贾平安敏捷的避开。
前世看谍战剧,那些卧底的为了不露馅,各种手段都有,让人看了压抑。
可郑远东这人看着还算是阳光。
贾平安起身,“以后多多合作。”
郑远东笑了笑,“上次某托人送消息来此……”
“竟然是你?”
上次铁头酒肆这里有人送来了消息,贾平安一直不解是谁干的。
郑远东矜持的颔首。
这个死卧底,果然阴险!
贾平安和他‘依依惜别’,随后回家。
“小子,站住!”
刚出了平康坊没多久,就听到一声厉喝。
贾平安勒住阿宝,身后就被人抓住了,随即下马。
走马活擒。
能把业务弄的这般熟悉的,唯有老流氓梁建方。
梁建方一脸嫌弃的问道:“听闻你以德报怨了?”
呃!
“是啊!”
“愚蠢!”
梁建方恨铁不成钢的道:“老夫但凡知晓你是这等人,早就一巴掌把你打个半死,回头送去辽东那边和高丽人厮杀,厮杀几年,看你可还念叨着什么以德报怨,都是读书读傻了。”
贾平安干笑道:“某只是……”
“只是什么?以德报怨的都是傻子,当年先帝在时,就说此等人乃是妇孺。”
咳咳!
老梁,是腐乳,不对,是腐儒。
老梁狂喷十分钟,策马走了。
贾平安抹去脸上的口水,随后回家。
早退的感觉真是好啊!
看看道德坊里的田地,虽然空荡荡的,但想到那些官吏都还在上班,而自己却能在家里休息,那种优越感不禁油然而生。
他一路巡查了过去。
酒坊一切安好,那些奴仆见到他都很是亲切。
再去猪圈看看。
目前猪圈已经再度引进了小猪,大猪还留了些,贾平安准备过年宰杀。
到时候弄些香肠和腊肉,挂在厨房里,能吃大半年,美滋滋啊!
想到腊肉那晶莹剔透的诱人模样,贾平安有些馋了。
可当他到了猪圈时,却看到几个男子正冲着宋不出喝骂。
妈的隔壁!
骂的难听啊!
“……这等养豕之法,为何不公开?你家郎君号称以德报怨,为何这般吝啬保守?看看你这个贱狗奴,一脸……”
贾平安恶向胆边生,冲过去,毫不犹豫的一脚。
那男子正回身,这一觉恰好揣在了大腿上。
呯!
贾平安觉得好像踹断了什么东西。
男子倒地,先是瞪大了眼睛,接着惨嚎了起来。
“嗷……”
这声音太渗人了,阿福从家里冲了出来,见到爸爸不禁欢喜的嘤嘤嘤。
几个男子回身,那眼神都像是看死人。
“这是宗室子!”
宗室子……
贾平安骂道:“宗室子也不能在贾家放肆,未请上门,辱骂贾家仆役,没教养的狗东西,滚!”
几个男子只是冷笑,随即弄了马车来把男子抬上去。
嫡女千寵
男子忍痛发狠的道:“某李策!”
“不认识!”
贾平安拖着阿福回家。
晚些,有宗室进宫。
“陛下,李策那孩子本想劝贾家把养豕之法教授天下,可那贾平安不但不肯,还踹断了李策的大腿……”
李治也没想到贾平安竟然这般莽撞。
“恳请陛下做主。”
这都断腿了,这家人又一脸公事公办的模样。
李治吩咐道:“令刑部去办。”
贾平安正在家中吃饭,刑部的人上门来了。
“武阳伯,你的事犯了。”
杜贺宛如晴天霹雳,“这是为何?”
贾平安喝完了汤,起身道:“在家安心,别四处寻人。”
他跟着到了刑部,房遗直却坐蜡了。
贾平安对房家以德报怨,现在他进了刑部,但凡被苛待,回头房遗直就没脸做人了。
“给弄最好的铺盖,酒菜给他每日送上。”
就差请两个女妓来伺候了。
大唐坐牢坐到这等境界的,也就是贾平安一人。
而外面已经炸了。
许敬宗在朝堂上慷慨激昂的说着李策在贾家辱骂仆役的事儿。
“换做是臣,定然两条腿一起给他打折了!”
叫你装比,打断狗腿!
这便是许敬宗的想法。
李治不置可否。
晚些,他独自一人看着奏疏。
“陛下!”
沈丘来了。
“说。”
沈丘说道:“奴婢的人盯住了房遗爱和柴令武,可王琦那边却得靠百骑。”
李治皱眉,“贾平安进了刑部……百骑其他人可能出手?”
沈丘摇头,“其他人没有贾平安的手段。”
贾平安挖坑埋了王琦数次,其他人怕是会被王琦给埋了。
“朕本想让百骑去盯着在京的宗室,可贾平安却进了刑部……”
名門盛愛:冷少的契約情人
……
贾平安在刑部大牢里过的非常舒坦。
该吃吃,该喝喝。
李策等人来贾家要什么养豕的法子,宗室养什么豕?这多半是求名。
百骑是帝王的心腹,百骑统领那不就是帝王的忠犬吗?
李策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宗室子,真以为贾平安会害怕自己,于是颐指气使。
贾平安正想避开大案里的烂事,于是心想这不就是现成的借口吗?
一脚踹去,换来几天带薪休假,多爽?
躺在簇新的床铺上,身边有美酒佳肴,周围安静的鬼都能打死人。
但正好方便了贾平安想事儿。
这个大案里倒下的全是宗室,谁掺和了,以后就是宗室的死敌,他不傻,不会去做枪。
“贾平安!”
刑部的官员来了。
贾平安坐起来,打个哈欠。
官员的脸颊抽搐着,“可认罪?”
“为何认罪?”贾平安怒道:“那人在贾家的豕圈里辱骂贾家的仆役,是可忍,孰不可忍,某打他有错?”
是没错。
“但你下手太狠!”
那是宗室啊!
官员没见过谁坐牢这般享受,本能的板着脸道:“你要赔钱!”
果然,最后的结果就是赔钱。
但贾平安现在出去多半是要被李治当枪使。
“想都别想!”
他悲愤的呼声回荡在刑部大牢里。
……
长孙无忌那边得动作越来越急切了。
沈丘再度来求见。
“陛下,宗室那边需要人手盯着。”
出动百骑吧!
李治沉吟着。
“贾平安不在,那些人不稳靠。”
在李治的心中,贾平安虽然油滑,但做事却极为靠谱。
程达就是打酱油的,明静还在熟悉百骑的过程中。
谁都靠不住。
但事情紧急。
“你多辛苦些。”
沈丘心想那不只是辛苦一些,而是要拼命。
三个人的活一人干啊!
贾平安又在这个节骨眼里犯事儿进了大佬,想提前放出来,可宗室那边不干,御史也会弹劾。
但贾平安并不知道长孙无忌和李治的谋划,所以这事儿在李治的眼中就是巧合。
外面高阳在叫嚣,说是要花钱请人打断李策的另一条腿。
而许敬宗已经开始弹劾李策家犯的事儿了。
太阳底下没新鲜事,权贵屁股下面就没有干净的。
一时间,长安城乱作一团。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