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3vxe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討論-第四一零章 老道讀書-cvciu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杜鸿盛离开京都,远赴南疆任职,秦逍知道在吏部眼中,杜鸿盛就像泡过茶的过夜茶叶,能丢多远就丢多远,没有谁会在意杜鸿盛前往南疆是生是死,能够将他远远打发走,眼不见也就心不烦。
他在西陵之时,对官场之事并没有多少兴趣,而且也没有太多了解。
但这短短几日,却让他见识了官场的残酷。
诚如杜鸿盛所言,此番一别,只怕就要死在南疆。
不过对秦逍来说,进京三人组,杜鸿盛好歹是活着从京都离开,如今让他唯一担心的也就只有韩雨农。
他倒是专门往刑部去了一趟,想见见韩雨农,顺便了解一下案件的进展,韩雨农早一日出来,也就可以和韩雨农早一日离开京都这是非之地。
沃野镇驻扎着黑羽将军的旧部,虽然那边的条件苦寒,但总比到处是陷阱的京都要好得多。
刑部侍郎朱东山倒是亲自出来见了秦逍,只说案件正在审理之中,韩雨农作为重要人证,近期不宜见任何人,说话的时候态度温和,只让秦逍在客栈先待着,案件若有进展,会派人过去通知一声。
秦逍在客栈等了几天,自然不可能真有刑部的人过来对他通知案情进展。
秦逍也趁这几天好好养伤,此外也不好再去顾家打扰,毕竟顾白衣白天要当差,而且在范文正一案彻底了解之前,京都府那边也是严阵以待,顾白衣晚上还要经常当值,家里就只有秋娘一人。
自己一个男子,若是三天两头往顾家跑,而且还是往只有一个女人的顾家跑,难免会被人说三道四。
秦逍倒不会在乎,却不得不为秋娘着想。
他也不知道秋娘是否买了新的游船,更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去了太平会的河道招揽游客。
他虽然对京都没什么好印象,但有一点却还是感慨颇深,那便是京都的消息确实很灵通。
四平坊长乐客栈附近多的是茶坊酒肆,每天都会有人在里面喝茶饮酒,闲话之时,便有人凑在一起,对各地发生的事情评头论足。
最近在市井之中流传最多的,自然就是关于兵部尚书范文正的案子。
市井小民对刑部也是畏之如虎,所以言谈之事,自然不会说刑部的不是,范文正既然被刑部扣住,于是众人自然也就议论起范文正的罪责。
嘉峪关封关,西陵那边的消息姗姗来迟,但终究还是来了。
于是京都里的人们很快便知道,西陵世家叛乱,谋害了黑羽将军,而且勾结兀陀人,霸占了整个西陵。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西陵就已经被西陵世家控制,但没有人敢在台面上说帝国失去了西陵,但如今人们知道,大唐的西陵疆域,真的落入了西陵叛军之手,而且当年逼退十万兀陀铁骑的黑羽将军更是为国殉身。
在京都人们的传言之中,西陵的叛乱也越来越明朗。
于是大家都知道,西陵世家设下圈套,佯装争斗,引诱将军出关,而黑羽将军带着威名远播的黑羽夜鸦到了西陵之后,很快就发现了西陵世家的阴谋,可惜手中无兵可用,于是被西陵世家联手杀害。
至若西陵世家为何叛乱甚至杀害黑羽将军,也有人给出了合情合理的理由。
傲立蒼穹 弓辰
西陵世家在当年的兀陀之乱时,互相勾结,坐视都护军血战兀陀人而不顾,如果不是黑羽将军雪夜擒可汗,西陵早就成了兀陀人的盘中餐。
虽然朝廷开恩,赦免了西陵世家的罪责,但这些忘恩负义之辈,一直担心朝廷秋后算账,暗中与兀陀人眉来眼去,甚至要投靠兀陀人与朝廷抗衡。
但要投靠兀陀人,需要投名状。
兀陀人最痛恨的唐人,便是黑羽将军。
于是西陵世家联手害死了黑羽将军,实际上就是为了向兀陀人表忠心,在谋害黑羽将军之后,西陵世家得到了兀陀人的支持,悍然在西陵叛乱。
这样的说法在京都率先传开,继而像京都四周蔓延开去。
黑羽将军神威凛凛,为何能被西陵世家所害?
答案也很简单。
因为兵部尚书范文正玩忽职守,在其位却没能尽职尽责,长生军迟迟没有调动出关,导致将军手中无兵,西陵世家也正是看到长生军没有在将军身边,这才敢下手。
所以导致黑羽将军被害,进而导致西陵丢城失地的罪魁祸首,正是兵部尚书范文正以及他手下一干尸位素餐的兵部官员。
丢失了西陵,而且让帝国名将黑羽将军殉国,自然是让人们义愤填膺。
圣人对此也是极为震怒,下令刑部彻查范文正一案,于是将军为国殉身是帝国的悲情英雄,范文正等一干人是帝国蛀虫,罪该万死,而圣人英明睿智,毅然追究罪臣之责。
所以京都和天下百姓都希望朝廷能够严惩范文正等一干兵部官员,要他们因为自己的失职而丢失西陵付出代价。
京都各书院的学子们甚至联名上书,奏请圣人处死范文正等一干官员,如此才能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秦逍在茶肆中听着众人义愤填膺痛骂范文正,又赞誉圣人英明,心情复杂。
顾白衣所预料的一点不差,丢失西陵的消息在帝国传开,必须要有人出来顶罪,用来面对天下军民的声讨,而范文正却是成了这颗棋子,从一开始还只是斥责范文正等人玩忽职守,到后来甚至已经将范文正等人定为卖国叛贼。
秦逍知道范文正和兵部不少官员已经是必死无疑。
不过圣人的威望却并未受损,恰恰因为刑部迅速出手,人们反倒觉得圣人惩治元凶,圣明睿智。
天圣六年二月十五,刑部经过不到半个月的审理,朝廷终于颁下了有关范文正一案的第一道明谕,范文正和兵部其他十三名官员玩忽职守,没有即使调兵出关,导致西陵被叛军所占,罪大恶极,连同范文正在内的十四名官员俱都处以极刑。
当旨意传开之后,京都人们一片欢腾,甚至有人燃放爆竹以示庆祝。
茶馆酒肆的人们更是眉飞色舞,对圣人的英明歌功颂德。
秦逍冷眼旁观,对于内情了若指掌的他来说,非但没有一丝欢快,反而有着一种无奈的悲哀。
范文正确实该死,但他的死,却根本解决不了西陵的问题。
比起调兵平叛,范文正是生是死秦逍真的不在乎,可恰恰是在出关平乱的问题上,朝廷却并没有颁下任何旨意,在人们的议论中,也只听到他们对即将处死范文正等官员的欣喜,没有任何人提及朝廷应该尽快派兵平叛。
坐在茶肆角落处,听得一群人欢声笑语,秦逍意兴索然。
瞧瞧外面天色暗下来,他百无聊懒,寻思着倒也有好几天没有去顾白衣那边,如今范文正的案子几乎已经定案,实在想过去找顾白衣喝喝酒聊聊天,此外也想知道秋娘是否已经买到了船。
他付了茶钱,还没出茶肆,就听到外面马声长嘶,有些疑惑,出了门来,循声望过去,只见到街头几匹高头大马正向这边直冲过来,几个摆在街道上的摊位已经被冲的七零八散,喊叫声不绝入耳。
秦逍本以为是京都豪门公子在纵马放肆,可是那几匹马靠近,才发现马背上竟然都是身穿道袍的道士。
马匹来得太快,街道上的行人纷纷闪躲,一名腿脚不利索的老者脚下一个踉跄,已经摔倒在街道上,几个孩童更是吓得哇哇直哭,眼见得那几名骑马道士没有丝毫勒马的迹象,若是冲过来,必定要将老者踩踏在马蹄下。
秦逍心下骇然,暗想这些道士竟然比豪门纨绔子弟更是豪横,难不成当街踩死人都不畏惧?
人们只知闪躲,哪里顾得上老者,有两个摊位还在慌忙收拾,自是担心摊位被撞翻,连吃饭的家伙都没有。
秦逍心中恼怒,疾步冲过去,抄起一张小椅子,眼见得第一匹马冲过来,大声叫道:“都快闪开。”手中小椅子照着头马扔了过去,正砸在那头马的脑袋上,那马受了惊吓,长嘶一声,一个人立而起,马背上那道士猝不及备,惊呼一声,已经从马背上摔落下去。
后面几匹马顿时纷纷勒马,翻身下马来,急忙抢上前去,纷纷叫道:“师傅….!”将摔落下马的那道士扶了起来。
絕色宰相的笨太子 梨之春白
被扶起的道士五十出头年纪,长须飘飘,身着八卦道袍,头戴道观,倒也有几分仙气飘飘之感。
老道士被扶起后,怒不可遏,骂道:“是谁砸本道的马?给本道滚出来。”
早有一名道士指向秦逍,大声道:“师傅,是他,我瞧见是他拿了椅子砸过来。”
百遁成仙
那老道士立时向秦逍看过来,见秦逍一身布衣,年纪轻轻,显然只是个普通百姓,眸中显出厉色,冷笑道:“给我将他捆起来。”
几名道士立刻上前来,一人指着秦逍骂道:“胆大包天的狗杂碎,还不束手就擒,给道爷跪下了。”
古國歸墟之西域異聞 馨月君兮
四周百姓都是远远观望,无人敢靠近,神色也是各异。
邪君寵上身:愛妃,別亂撩 連城錦
追捕逃妻:毒寵億萬千金
“胆大白天的狗东西,青天白日在街上乱闯伤人,还有没有王法?”秦逍笔直而立,脸色冷峻,心下着实恼火。
身在京都,本就与人结了冤仇,秦逍本不想再惹是非,可是这帮道士肆无忌惮,猖狂无比,他实在是看不下去,出手也不过是为了救人,此时道士出口辱骂,秦逍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