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3bb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璀璨王牌-第兩千一百二十九章 決賽之耐性熱推-gmiuf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一球强袭?打者出棒了!?”
“噢噢!这一球?三垒正面,一垒跑者起步了,能够顺利上垒吗!?青道三垒稳稳接住这一球!”
“二垒之上!游击手仓持君提前一步接球踩在垒包之上!”
“5-6-3的双杀!三出局,攻守交换!!”
实时报道的场内局势,突然加快的语速,还有那一样高涨起来的氛围,也是进一步刺激到了看台之上所有观众们的肾上腺素,目光紧紧盯着那球场中央的两支队伍,几乎就是在青道斩获双杀,终结掉稻实在这第四局下半的攻击。
“0!”
一样是翻现出来的第四个标志性数值。
令看台之上的议论声变得无比嘈杂起来。
“哇!?这都可以的么?太极限了吧?”
“话说,卡尔罗斯刚刚是不是反应慢了一丝啊?”
“不不不,你真要说的话,已经很快了好吗?换成一般跑者可以逼近到那个位置吗?这主要还是青道的守备太出色了啊。”
“茂野君这节奏切换太无敌了吧?”
“哪怕是卡尔罗斯上垒了,一样很难突破这位暴君殿下的守备么?”
“连二垒都不让上,啧啧,这就是咱们东京的暴君殿下啊!”
集中于球场之内那一道修长身影之上的视线。
看着那和御幸并肩而行,小跑返回一垒板凳席里的茂野信。
高台之上的数万名观众们都是忍不住流露出一抹惊叹的神色而来。
纵使说投手战会比打击战显得无聊一点。
但若是这么高水准的投手战。
那一样是一场视觉盛宴啊!!!
而也是在青道一方欢呼,看台之上一般观众惊呼时刻,那三垒侧板凳席里和看台之上的稻实高中所有人便是个个面露遗憾的表情而来,这一局里没有得分,这是有过一定心理准备的结果,只是看到卡尔罗斯上垒,而且还是先头打者情况下,稻实一方多少还是给予了较大的希望,没有想到那位暴君殿下还是那么恐怖,先是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了二棒的白河,破除了最佳上位打线的默契配合,随后还刻意利用前面投球节奏的诱导,令自家三棒大人判断失误,错失了最佳的出棒机会,你说要是空挥和界外那都还可以接受,偏偏就是正面的内野滚地球,这还逼迫着自家一垒跑者卡尔罗斯被动进垒。
完美的内野联动守备。
直接夹击拿下的双杀。
令自家队伍的攻击又一次无功而返。
“好小子!”
不说稻实其他一般选手们的情绪波动。
那踏立在板凳席前最侧位置上的成宫鸣则是看着茂野和御幸的背影,瞳孔里辉现出一缕特殊的寒芒而来。
“要这样,才有意思啊!”
戴上的帽子,那所扶正的帽檐,成宫鸣轻轻一笑ꓹ 那低声呢喃出来的话语,也是表露出了属于东京王子殿下的决意。
一垒侧ꓹ 青道高中板凳席里。
刚刚返回而来的青道众人。
“呼,好险,好险ꓹ 幸好一球都没有失误,这要是稍微偏差一点ꓹ 那这一局可真的就危险了啊,阿信。”
脱下捕手护具的御幸ꓹ 笑着对一旁的茂野如此说道。
听着自家搭档的话语。
茂野眉毛微微一扬。
“好歹咱们也是训练过那么多次了ꓹ 失误率如果还那么高的话,那就真的应该自我检讨一下了,不是吗?一也。”
重生毒妃:腹黑嫡女邪魅王爺 涼橙兮
“是是是,王牌大人。”
御幸笑吟吟的应声回道。
“茂野君。”
“是?教练!”
也是在此时。
另外一侧,站在片冈监督身侧位置上的落合博光也是转过视线来,表情淡淡的看着茂野。
“那个姿势,需要注重的是身体重心的偏移ꓹ 以及左腿踏步的时机,换句话说对大腿的压力比较大ꓹ 况且ꓹ 你自己也清楚ꓹ 这样的投球ꓹ 是非常态的,很容易出现球路暴走ꓹ 刚刚只是运气好而已ꓹ 如非必要ꓹ 不要频繁使用这样的投球姿势,明白了吗?这里才只是第四局刚刚结束而已。”
一如观众们所预料ꓹ 国友监督所可能料想到的局面。
于青道这边。
片冈监督、落合军曹都是有提前做好可能会打到延长赛的准备,以着这样的展开作为基本安排的话,如果保证选手们的最低程度消耗,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落合博光在这里提醒茂野,也是为了避免一旦进入到末盘乃至于延长赛对决之前,茂野因为不必要的姿势损耗太多精力和体力,最重要的是,重心的前移,一旦导致下半身,特别是大腿的压力变大,后面投球变形的概率就会上升,作为一名合格乃至于优秀的王牌投手,在这个方面,一定要有良好的自我警醒。
“是,教练,我明白的!”
落合博光的话语。
也是令茂野心头一凛,立即挺直身躯,朗声应道。
的确!
这里才只是第四局而已。
天知道,今天的比赛会进行到什么程度。
至少就前面四局看来。
想要攻略下成宫鸣,真的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攝政大明
这场比赛。
很有可能到最后。
就要比拼他们两个王牌的耐力和毅力了。
谁先顶不住压力。
谁就会输掉这一场比赛。
均衡控制。
降低消耗。
寵妻無度:軍爺,悠著點
这是在压制解决掉稻实那些打者的基础上。
茂野必须最优先考虑的事情。
“嗯,有的时候,稍微放松一点,也未尝不可,重心要有所区分,茂野君,御幸君,你们应该是最清楚的。”
落合博光轻捻着自己的小胡须,微微点头之后,继续如此说道。
“是!”
该对什么人施压。
什么时候又可以略微放松一点,甚至主动露出一点空隙。
驅靈之除魔師
在这个方面。
茂野和御幸的确是有着丰富经验。
这也是一支队伍里王牌投捕所最应该具备的素质之一!
结束的前半程对抗。
即将进入到的后半场对抗。
“0比0,局势还是很微妙啊。”
“如果刚刚这一波没有顶住的话,就有点危险了,现在看起来还好。”
“就看这一局里,茂野和御幸他们两个可不可以打破一个缺口来了啊。”
聚焦的视线。
看着那在一垒板凳席面前交谈的自家后辈们。
克里斯前辈、伊佐敷前辈、楠木前辈、亮介前辈等人都是各自带着一抹慎重的表情如此说道。
成宫鸣比去年要强大许多。
不仅是体现在投球水准上。
更是其心态上的成熟和稳定。
去年固然也是拥有着一名卓越王牌该有的器量,但在某些时刻还不够成熟和稳重,偶尔会显现出来的傲娇和任性脾气,总是可以成为强队抓住空隙的机会,而现如今,这位王子殿下的心态和器量已经是趋近于完美了,至少从成宫鸣身上,克里斯、伊佐敷等人看到自家王牌后辈的影子里面,变得成熟起来的这位稻实王牌。
是真的很难处理。
“嘛,要相信茂野和御幸,我想他们应该会有办法击破成宫的投球守备的。”
面容俊逸的楠木前辈轻轻一笑如此说道。
“嗯!”
“是啊,毕竟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后辈啊。”
所有人都是在这一刻视线聚焦在茂野信和御幸身上。
“第五局上半,青道高中的攻击,第四棒,捕手,御幸君。”
应对着那蓦然响起的嘹亮广播话语。
踏步而出的身影。
“上吧!四棒大人,拿下一支来吧。”
“御幸前辈,这里就交给你了啊。”
“冲啊!一也君!”
“作为四棒,作为捕手,是时候拿下一支来了啊,御幸君!”
“青道!!”
第二轮的清垒序列。
这所轮到的属于御幸的打席。
踏立而上的修长身影。
还有那蹲坐在打击区里弥漫出一股恐怖气息的身影。
映入到成宫鸣眼帘之际,这位王子殿下也是嘴角微微一翘,流露出一缕淡淡笑意而来。
“等一下就让你笑不出来啊!鸣!”
注意到这一点的茂野,那蹲坐的姿势,愈发用力握紧掌心上的金属球棒,眉宇间于这一刻浮现出一缕极其凌厉的寒芒而来,转向的视线。
看着自家搭档的背影。
“一也!绝对要上垒啊!”
茂野双眼微微一眯,在内心深处里暗暗想着。
“还是和上一轮打席里一样的站位么?那这样的话,鸣桑,我们还是用一样的策略来压制吧。”
本垒之上。
也是在御幸踏上打击区那一刻。
蹲捕着的多田野便是在第一时间里注意到御幸的站位和握棒姿势,眸光微闪,那在底下轻轻比划出来的手势。
看到暗号的那一刻。
“嗯!”
成宫鸣微躬着身躯,轻轻点了点头。
“playball!”
在那主审裁判的裁定话语落下之际。
“轰!”
成宫那猛然挺直的身躯。
所握紧在掌心之上的小球。
高举过顶的那一刻。
“咻!”
前踏出去的脚步。
激扬而起的风潮。
刹那间。
遺忘國度之德魯伊
一道耀光从这里飞驰而出。
压低的角度里。
朝着左侧位置紧逼过去。
没入进去的角度。
“嗯!?”
所突入进来的小球。
御幸眼神一凝,那侧前压低的身影,也是倾尽全力,没有丝毫保留所挥舞起来的金属球棒。
“唰!”
正上方交锋的那一刻。
“乓!!!”
迅猛而又直接撞击在一起的黑影和白影。
剧烈的震动。
那所落下的刺耳而又尖锐的响声。
一下子把控不住的球棒。
御幸眉头微微一皱。
“嗯!?”
无法遏制住的威势。
“咻!”
那倒飞出去的小球。
“砰!”
重重砸在了三垒面前地表之上。
极速滚动的球影。
所刚猛反弹出去的轨迹。
三垒手矢部固然反应很快的飞扑上来,却还是只能目送着这一球提前窜出了边界之外。
“啪嗒!”
一声清澈的响声落下。
“界外!”
垒审的裁定话语也是同步响起。
“首球!偏低位置处的强袭直球,打者御幸君没有丝毫的犹豫,果断挥舞出去的球棒,正面交接之下,没有在第一时间里找准的打击准心,拉打出去的小球,明显偏离了正面位置,这是成宫君今天投出的最高速,强劲的力量压制,三垒界外球!”
略显刁钻的球路。
但最重要的还是体现在偏低弧线的压制上以及那已经是彻底爆发出来威势和速度。
‘150KM’!
看着那显现在电子计分板上的数值。
御幸的眉头都是微微一皱,面容上流露出一抹更加郑重的表情而来。
“第二球!”
球场之上。
成宫显然是不会给御幸过多的思虑时间。
那迅速飞扬出来的臂膀。
“咻!”
折射的光影。
所突入进来的小球。
“嗯!?”
正面位置。
滑入进来的球影。
“是滑球!”
初期的目标球种。
原本因为前面四局里的进攻失败。
固然没有直接言明。
但在内心里。
青道高中都算是直接放弃了这个策略。
毕竟在成宫状态越来越好,投球越来越精准的情况下。
滑球和曲球的犀利程度也是随之上升。
想要捕捉到也变得非常困难起来。
只是。
在这个局面下。
相较于其他球路来说。
这一球!
“唰!”
还是易于捕捉的。
不需要犹豫。
那一下子挥舞出去的球棒。
稍微加大的一点提前量。
正面角度里。
“乓!”
那被拦截下来的弧线。
所落下的一声巨响。
“嗯!?”
时机的把握勉强可以说是精准。
可还是在角度上出现致命偏差的这一击。
“!?”
来不及做出的调整。
“咻!”
只能是稍稍下压的球棒。
反弹出去的小球。
飞速越过了内野右侧高空位置。
“砰!”
径直窜过去的边界高空。
“啪嗒!”
那所坠落下来,进而二次弹射的小球。
“界外!”
垒审的裁定话语也是再次响起。
“鸣桑的变化球都可以跟的上吗?打击的准度的确是在提升啊,接下来的配球要更加慎重一点了!”
入目之处。
这所看到的场景。
身侧位置上。
御幸那挺拔的身影映入到自己眼帘之际。
多田野树也是忍不住微微吐出了一口浊气而来。
无比强硬的挥棒。
特别是出棒那一刻的气息。
极致决绝。
似是一点空隙、余地都不给自己留存下来的感觉一般。
这样的挥棒。
的确是很容易给守备方带来压力。
如果是去年的多田野树可能都会因为御幸这样的挥棒而感到心悸。
今年。
刚刚作为主力正捕手,辅助自家王牌大人斩获甲子园优胜之后。
多田野树的心态可是有着截然不同得变化。
即使清楚知道自己距离身侧这位青道正捕手还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
可是在心态上。
多田野树已经是可以平视御幸了。
这对于一名捕手而言。
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和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