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30zj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抗戰韓瘋子-982 不要命的記者鑒賞-s3ua5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乌林口。
不小心惹了全世界
皎洁的月色不止是因为云色的遮掩而变得昏暗,甚至是因为夜色渐浅,月光始见衰微。
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半左右,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这场远东团全团主力伏击岛治大队的战斗已经从白热化转进最后的尾声。
岛治大队战损了七八成,眼见着就要抵挡不住了,正做着最后的负隅顽抗。
正如日军的《步兵操典》所言,局部战役要想彻底结束,最后的刺刀突击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没有脸对脸的交锋,你远不能保证消灭掉底场上的每一个敌人。
察觉到日伪军的反击越发微弱的韩烽再不犹豫,下达了全体冲锋的指令,“杀——”
借着最后的月色,乌林口道路两坡上的远东团战士们发动了全体冲锋,向着道路残余的日伪军猛攻而去。
韩烽一马当先,抱着一挺轻机枪冲刺。
紧跟在韩烽身后的赵飞虎和孙德胜吓了一跳,生怕子弹不长眼再伤到自家团长,连忙怒吼着让战士们从左右跟随着团长展开冲锋,以掩护团长。
即使是月色并不算好,依稀的看见最前方的那道打空了轻机枪里的子弹之后,把枪支往地上随意一摔,然后抽出早就别在腰间的那把大刀,便在日伪军的阵营中疯狂地挥舞起来的像是魔神般的身影。
新加入远东团的赵飞虎一时震撼莫名,他终于理解另外三个营长常跟他说的那句话了:团长一旦打起仗来,那是不要命的。
再往韩烽的周边看去,一个个战士们也杀红了眼,照例是先用枪支射击,等到与日军彻底接近之后,立马进行白刃战。
战士们疯狂却不失智,由于此刻在人数上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往往三两个一组对付鬼子,他们似乎对鬼子的刺刀深有研究。
两个手、一把刺刀,似乎都有些不够用了,小鬼子只要因为人数上的胆怯露出丝毫的破绽,转眼间就会被戳个透心凉。宣。
一刀捅进去,白的进,红的出,就像是在捅杀一只会说话的畜生,战士们竟是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居然会有如此疯狂不要命的作战队伍啊!
赵飞虎已经被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了,由于走神儿,差一点儿被一个小鬼子刺中,幸好身旁的一个战士帮他挡住了鬼子的刺刀,并回首一刀刺中了鬼子的小腹。
……那刺杀术,在赵飞虎看来,毫无章法,更没有什么所谓的一招一式ꓹ 似乎就是见缝插针,怎么方便怎么趁着小鬼子不注意ꓹ 就怎么朝着小鬼子的要害上捅杀。
依稀可以看得出与团长韩烽刺杀的方式有些类似。
望着最前方那道已经浑身浴血的背影,赵飞虎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狼首如此ꓹ 难怪群狼共舞!
转念一想,自己此时此刻不也是群狼中的一员了?
再不犹豫ꓹ 学着战士们先嗷嗷怪叫了两声,然后冲入了这场白刃战中。
……
比 五色曼陀羅
……
一路劈杀ꓹ 已经手刃了十几个鬼子的韩烽浑身沾染着敌人的鲜血ꓹ 他一抬头,周围几个鬼子的目光刚好与他的眸光碰撞,几乎是下意识的退了两步,端着步枪的手似乎都有些发抖。
啊——
两个鬼子怪叫了一声,倒是也有大无畏精神,彼此看了一眼,像是下达了某种决心ꓹ 又联系上了某种默契,一同举起刺刀向着韩烽刺来。
铿锵——
刺啦……两个年轻的小鬼子就这么倒在了地上ꓹ 他们两个才被征入岛治大队不久ꓹ 还是两个新兵蛋子ꓹ 在倒下的那一瞬间ꓹ 脑海里似乎还有着最后的念头:大概是不应该来到中国这片土地的。
因为就连为什么来,又究竟要做什么ꓹ 他们到此刻还不明白。
他们更不明白的是ꓹ 就在他们拿着武器踏入这片土地的时候ꓹ 他们的身上已经贴上了一道标签——侵略者!
侵略者的死亡是决计不会有人同情的。
韩烽抬起自己满是杀气的眸,继续四下搜寻猎物。
却一无所获ꓹ 似乎就连他周围的小鬼子也察觉到这个男人的彪悍,下意识地转移到其他局部战场去厮杀了。
几滴鲜血在韩烽的额头再凝固不住,借着自身的重力滑进韩烽的眼眶,韩烽将大刀换在左手中,拿右手揉了揉眼睛,这才重新看清楚了眼前的状况:
在此处小到不为世人所知的乌林口战场上,原本的双方交火已经变成了这最后的局部白刃战。
不远处没有逃出雷区的伪军们大部分已经选择投降,正被和尚他们派人看押着,只有眼前这片战场上还有几十个日军正在进行最后的拼杀。
似乎还有一道光……
它咔嚓了一下——
再一次被韩烽的视线捕获。
之所以说是再一次,因为就在方才与日军交火的时候,韩烽曾多次感觉到有一道光在自己的队伍中间闪现。
日军已经残败到韩烽面前都捡不到人头了。
韩烽朝着那道光线闪过的方位走去。
光亮似乎又闪了一下,咔嚓——
劍氣淩神 胡說大師
韩烽皱眉,正好碰到浑身是血的孙得胜,眼见着这家伙一脸兴奋没有杀爽的样子,就要再次投入战场,韩烽一把按住他的肩膀道:“给新兵们一点儿机会,没剩下几个鬼子了,让他们也练练手,咱们就负责掩护一下得了。”
“嘿嘿,团长,我杀得正痛快着呢,你要不说这话我还真是没想起来。”
韩烽道:“先不说这些,老孙你注意到没,那不远处总有闪光出现,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韩烽可不觉得在这样的交战双方有谁会携带闪光弹的,况且闪光弹也绝不止这点儿光亮。
朱戶人家 雁舞流年
孙德胜一怔,回过神来,笑道:“哦,那是总部派来的记者,拿照相机在拍摄咱们战斗的场景呢!”
“一早我就发现那道光亮,难不成这个记者从咱们战斗刚刚打响的时候就在拍摄?”韩烽追问。
重生農女躍龍門
“嗯。”孙德胜应声。
韩烽怒道:“他娘的,这个蠢货,他不要命了?枪炮不长眼,可不管他是军人还是记者,老孙,立刻去告诉他,让他给老子滚回大后方去,这战场不是记者该来的地方。”
孙德胜有些难为地挠了挠头,“那啥,团长,你还是自己去吧,我还得去掩护我们营里的那些小兔崽子们呢!”
说完,孙德胜转眼就没入厮杀的战场之中。
这当然算不得孙德胜违抗命令,韩烽在疑惑中,只好自己快速的向着那道再一次闪起亮光的方位奔去。
那道身影出现了,虽然模糊,的确像是在举着一个相机四处拍摄。
战士们与残余的日军甚至就在隔着他不远处的地方拼杀。
一个记者,手上连把枪都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下简直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韩烽甚至怀疑,这家伙该有多么幸运,居然能够活到现在?
一个鬼子似乎盯上了那记者,像是被照相机快门儿的闪光吸引,朝着那记者扑了过去。
“啊——”
记者发声,韩烽稍怔,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
鐵血1933 東方勝
一醉沈歡,裴少誘拐小蠻妻
来不及思索,离得距离太远,韩烽瞬间举起腰间得那把勃朗宁,一枪将那个向着记着扑过去的鬼子撂倒。
三两步窜过去,韩烽一把夺过记者手中的照相机,“他妈的,你个混蛋,不要命了……”便要大骂,却在一瞬间望见那张噙着笑容的面孔时,声音戛然而止。
韩烽的眸子霎时间瞪的滚圆,尽管眼前的人穿着朴素的军装,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田雨?怎么会是你?”
“韩烽!原来又是你救了我!”两人终于见面,早期待着这一幕的田雨会心地笑了,笑的很美,尽管月色很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