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sr3精华都市言情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第850章 父前犯-u7rj6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云浅雪静静坐在那里。
神态悠然,看来宛若踏青而来的大家闺秀。
当初方正也曾经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甚至把她欺负的生死两难……那时的云浅雪,淡漠冷然如冰,哪怕是面对云芷清也没有半点动容。
比起来,现在的云浅雪,反而更像是一个正常人。
虽然方正和云芷清都知道,她的灵魂,恐怕已经完全失去了,现在留在那里的,不过是个傀儡而已。
但只要想想这个傀儡竟然会因为自己的本能而对云芷清手下留情……方正就感觉……
她其实还是颇为有情有义的。
云芷清显然也想到了这点,看到静静坐在那里,在他们两人出现之后而有些微动容的云浅雪。
果然,对她而言,她是与众不同的。
哪怕成为战傀,仍然忘记不了……
她踏前一步,问道:“云天顶呢?他不是要看蜀山颜面扫地吗?怎么到现在都还不出现?”
“别忘记了,乾老还在蜀山呢。”
網遊之化神傳說
方正幽幽叹道:“乾老想要打死云浅雪可能有些问题,但如果他想要打死云天顶,就算有两个云浅雪也护不住他……所以他只能暗戳戳的躲在暗处看着这光辉的一幕,唉……当初那个以一人之力搅和的整个正道不得安宁,将任寿等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云天顶,如今不仅丧失了人性,也被打掉了胆气,连正面显身都不敢了,当年的大魔头,现在已经连直面敌人的胆量都没有了。”
超級低手 坐墻等紅杏
云浅雪脚步蓦然间一动,已是看向了方正。
云芷清本能的护在了方正的面前。
然后……云浅雪不仅未进,反而还后退了一步。
云芷清愣了。
方正也是愣了。
刚刚显然是云天顶下达了命令,要斩杀方正……只是被云芷清给阻挠了?
但……这不太对劲啊。
十宗罪1 蜘蛛
方正想了想,张嘴说道:“云天顶,你生儿子没***。”
云芷清啪的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头上,满脸通红的怒视他。
方正握住她的手。
看着云浅雪脚步趱动,看起来好像在犹豫是进还是退……
这回,连公孙简也察觉到了异样,显出了身形来,道:“这战傀……莫不是故障了?”
方正高声喝道:“云天顶ꓹ 你入赘九脉峰,不过是个区区赘婿ꓹ 理论上来说应该改名随我师祖母的姓的,我师祖母不让你改姓,还肯让她女儿随你的姓已经是你烧了三辈子高香的缘故了ꓹ 可你却还背着老婆偷小三,还堂而皇之的把你们的野种带回山上来ꓹ 给脸不要脸,你百多年的修为是全都修到了脸上了吗?”
云浅雪身周灵气激荡。
控蟲大師 方形混凝土
显然ꓹ 云天顶正躲在远处把方正的话偷停了个正着ꓹ 而且接连给云浅雪下了好几个指令,斩杀方正!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命令就是发不下去。
事实上。
云天顶气的暴跳如雷,方正也是苦恼无比……
没办法,云芷清跟云天顶那么个关系,各种国骂根本施展不开啊,没办法跟他老娘还有老婆发生各种亲密关系的话ꓹ 他一身功力连四成都不到了。
尤其是刚刚自己突袭了自己师父一下,倒好像是帮她开通了女性的本能一般。
他在骂着。
云芷清的小手就在他的腰间掐啊掐的。
只是到底也知道方正是要激怒敌人ꓹ 不然的话早就堵上方正的嘴不让他继续骂了。
“她好像不是在顾忌云芷清。”
公孙简皱眉盯着那面色踌躇的云浅雪ꓹ 说道:“她只有在面对方正你的时候ꓹ 才会踌躇不前……面对云芷清的时候ꓹ 并不会有这样的举动。”
云芷清讶异道:“难道说,她的执念不是我ꓹ 而是方正?”
说着ꓹ 她看向了方正的眼神已经颇为古怪了。
嗯……颜颜想嫁他ꓹ 这是颜颜的心思,方正是受害者。
但他已经跟小莘成亲了呀……而且那个小青也跟他有了肌肤之亲ꓹ 还给他送来了一位绝美的圣女雪之霞暖床,虽然现在还很清白,但每每小莘与他行房之时,都是雪之霞帮忙做事后清理。
怕是也跑不掉了。
刚刚他还欺负了自己。
云芷清突然发现,自己以前是怎么会认为自己这个弟子乖巧可爱又懂事,温顺如小白兔一般不会伤人的呢?
俨然自己所知晓的那些钟天地之琉秀的女子,似乎在跟他在各种情形之下,有了瓜葛。
现在,连自己这个想要抓他的姐姐也……
云芷清对方正问道:“我是不是挺傻的?”
方正无语道:“师父你想哪里去了,这种为了抓我不惜拿普通人当人质的妖女,我怎么可能看的上……长的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而且,所谓执念,未必一定是感情吧?”
他示意云芷清站在原地别动。
而他则往云浅雪那边尝试着走了两步。
他进两步……
云浅雪便退两步。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竟浮现几分楚楚可怜的神色。
这回……连暗处的云天顶也愣住了。
重生空間之田園醫女
他本以为云浅雪的执念便是云芷清,毕竟她确实一直以来对云芷清心存愧疚,若是不愿对她出手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但这又如何,只是不对云芷清出手而已,他要云浅雪守在蜀山出入口,让所有的人都不得进出……到时候,蜀山照样颜面扫地,纵然云芷清三头六臂,又能护住几个?
这完全于计划无损。
但他万万没想到,云浅雪的执念不是云芷清,反而是……那个嘴~巴臭的跟什么似的方正!
而且非是感情,而是……恐惧!
没错,那个唾沫星肯定臭不可闻,谁被喷了一点儿或者闻了一点儿,非得心神动荡,晕死过去不可的方正。
浅雪在恐惧他,恐惧到连身体都记住了这个本能,甚至凌驾于感情之上。
当然,如果让方正知道这云天顶的想法,定然会狠狠的反驳他,瞎说,你女儿刚刚尝过,一点都不臭,她还说好喝呢。
总之……眼下……
连方正也察觉到了异样。
“她在害怕我!”
方正又试探性的向着云浅雪跑前了几步……云浅雪竟然扭头就跑,看来仓皇狼狈,竟有几分被粗壮大汉胁迫的小姑娘的委屈神态。
“我知道了,她最深的身体本能,是对我的恐惧!”
方正惊喜的叫了起来。
魔魂尋刃界 翔雪飛翼
恐惧……没错,是恐惧。
肯定是正面被我的大炮来了一发,又被生生打成了废人……以至于在心底里留下了阴影。
而如今,这阴影便跟随战傀一生了。
“哈哈哈哈……”
方正得意的大笑起来,“之前那四名师弟死的冤啊,云浅雪,杀我蜀山弟子,今日里别想逃了。”
说罢,他纵身向着云浅雪追去。
大出意料。
云天顶此举,哪是在唯堵蜀山,分明便是在给他蜀山送来一个天大的造化。
化神境的战傀……
我不客气了。
九炼荒砂笼罩而下,朝着云浅雪当头蒙去。
云浅雪竟全不知半点反抗,奔跑途中还无力的跌倒在地,只能无助的一点一点往后蹭着。
看着方正的眼神里泪眼朦胧,满是畏惧。
然后,就那么被九炼荒砂直接包裹在了内里,彻底隔绝了其真元的流通。
那之前还让乾老焦头烂额,甚至恨不得把自己炼成战傀来对付的云浅雪……就这么被方正仿佛对待一个娇弱的小姑娘一般,直接兜了起来。
他哈哈大笑道:“云天顶,多谢你赠宝之恩了。”
远处,云天顶呆呆的看着远处……从方正逼近之后,他不停的以手环命令云浅雪逃跑,计划出了意外,出了纰漏,必须重新筹谋才是。
蘿莉的異世熱血物語
一寵到底,愛上男閨蜜 大叔有毒
这回云浅雪没有抗拒,而是乖巧的向着自己的方向逃。
可你那通天彻地的强大真元呢?
你那无敌于世的力量呢?
没了?
谁让你两条腿跑了……你是战傀,不是遇到了淫贼的弱质女流啊!
他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费尽了心机,耗费了几十年心血才练成得化神玉还有自己的女儿战傀被别的男人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