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qc9n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第412章 離宮鑒賞-nw2w3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李云逸刚起身,还没来得及回应,门口,一道青影闪了进来,如一道清风吹拂,落在一旁。
风无尘!
他紧随紫龙宫长老而来。
紫龙宫长老微微一愣,有些意外,邹辉也是如此。
冠蓋六宮
李云逸看了一眼风无尘,轻轻一笑,道:“长老莫怪。”
“国师大人乃我南楚立国国师,这样的生意他当然也要参与,是我邀请他来的,并无恶意。”
李云逸的邀请?
莫虚轻轻颔首,算是给风无尘打过招呼了。
“王爷言重了。”
“即是生意,人多人少有什么问题?”
“不如,咱们说说王爷提议的这门生意吧。”
生意。
莫虚把这两个字反复说了两遍,一次比一次声音重,似在强调。
李云逸轻轻一笑,接过话柄。
“好,那就只谈生意。”
一旁,邹辉看得那叫一个一脸蒙圈。他能看得出来,无论是李云逸还是莫虚都是话里有话,玄机颇深,可问题是……
他一句也听不懂啊!
无奈望向风无尘,只见后者眼观鼻鼻观心,一副静默的样子,邹辉无奈了,只得按下心头的困惑。
接下来,李云逸和莫虚真的谈起了生意。
三十万军粮换百万石麸糠。
李云逸的提议很实诚,莫虚也回答的相当爽快,不一会儿功夫就达成了合作。
“希望有机会还有和王爷合作。”
“如有所求,我紫龙宫必然能够做到!”
莫虚的调子抬得很高,让邹辉都忍不住一扬眉,李云逸却轻轻点头,似乎对莫虚这一番话颇为认可,道:“生意肯定是有的。”
“只不过本王想问一句,这些年,大周是否同贵门买过军粮?”
大周?
李云逸问这个做什么?
邹辉好奇,风无尘也抬起头。莫虚显然也没想到李云逸问的如此直接,一愣神,旋即脸上堆起笑容。
“我紫龙宫向来以尊重客户的隐私为第一宗旨,王爷这番询问ꓹ 可是让在下为难了。”
不说?
那就是有了?
李云逸轻轻点头,笑道:“既然为难ꓹ 那本王就不问了。”
氪金成仙 五誌
李云逸明显是要送客了,可令人意外的是,这次竟然是莫虚再次开口ꓹ 笑眯眯望着李云逸,道:“但也不是不能不说。”
“可以交换。”
“这些年来我紫龙宫虽与贵国生意不少ꓹ 但从无关于军粮的交易。”
“敢问王爷,我紫龙宫只是岛居ꓹ 王爷又是从何而知ꓹ 我紫龙宫有这些渠道?”
反将军?
李云逸闻言心头一震。
而后笑道:“哈哈,世人向来皆知,紫龙宫无所不能,亿万白银不过弹指间,更何况百万麸糠?”
无所不能!
莫虚闻言一怔。
李云逸这是把刚才他说过的话怼回来了?
有意思。
莫虚深深望了李云逸一眼,终于起身。
“多谢王爷褒奖。”
“如今天下不太平,王爷国事繁忙ꓹ 我就不叨扰王爷了,先行告辞。”
“三天后ꓹ 自会有百万麸糠运至北城ꓹ 同王爷交易。”
以物换物。
莫虚似乎也很坦诚ꓹ 只是好像忘记了刚才说过只要李云逸回答ꓹ 他就把大周是否从紫龙宫买过军粮的事如实告知。
李云逸也不追问,笑着相送。
“邹将军ꓹ 送送莫长老。”
“莫长老ꓹ 这边请。”
邹辉带莫虚出去了ꓹ 整个大殿立刻只剩下了李云逸风无尘两人。
縣政 白衣卿
一阵沉默。
李云逸率先道:“国师大人认为,如何?”
如何?
邹辉回来了ꓹ 捕捉到了李云逸的询问,有些惊讶。
生意不是已经确定了么,李云逸怎么还寻求风无尘的意见?
直到。
“很强!”
“如果一对一的交手,我应该不是他的对手。但若是生死之战……”
风无尘沉默一瞬,道:“结果未知。”
什么?
邹辉闻言惊讶,这才突然明白,为何莫虚一到风无尘就匆匆赶来了。
莫虚,是圣境!
甚至武道修为超过了风无尘!
他只是紫龙宫的一个长老?
邹辉心生大骇。这时,李云逸轻轻一笑,道:“其他地方我不知道,但在这里,最后的胜者,肯定是国师大人。”
邹辉闻言惊讶。
李云逸这是在安慰风无尘?
却没想到,风无尘精神一震,如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瞳一亮,也不说话,只是向李云逸轻轻拱手。
邹辉不解其意,他又岂能听不懂?
李云逸的意思是,如果莫虚真的发难,他也会出手!
“不过紫龙宫确实神奇,只是岛宗,却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物资……”
风无尘感慨。
李云逸则不惊奇。
很难么?
不难。
起码对几乎掌握了大半个中神州军需资源的紫龙宫来说,这太简单了。
与这相比,他更在意的还是紫龙宫对大周的支持。
看上去只是对当前局势的询问,但李云逸的目的又岂止那么简单?
大周确实是个威胁。
但李云逸的心思还是在江山社稷图上。也是在想到紫龙宫之后,他才隐隐意识到了中神州皇朝战争的深意,更意识到,掌控中神州近半军需支援的紫龙宫的恐怖!
军需,就是命脉!
对现在的南楚是这样,对中神州各大皇朝也是一个道理。
可是。
紫龙宫既然能量这么大,为何不也选择这一条道路?
建国!
李云逸相信,如果花满楼真的这么做,或许会有波折,但肯定能做到。
開局百萬靈石
问题是,他为何没这么做?
连魔教都知道八荒图录和江山社稷图,他不可能不知道。
还是说,他不想突破神道?
思索片刻,李云逸甩甩脑袋,把这些杂念抛却脑后,道:“今天麻烦国师大人了。”
风无尘很清楚,李云逸这是送人了,当即站起。
“王爷辛苦。”
鬼事當鋪 憤怒的奶嘴丶
说完,风无尘朝门外走去。他都走了,邹辉肯定不会留下,也相继离开。
很快。
大殿里再次响起李云逸翻阅奏折的声音,直到黄昏。
紫龙宫花满楼固然神秘,但最重要的还是当前南楚的形式。
危局已生。
再加上隐藏在暗处的血月魔教,如果换做一个人,恐怕早就一头包了。
不过,李云逸又岂是凡人?
就在第一次听风无尘描述,洞悉血月魔教的存在之时,他心里就有了应对的办法。
夜幕降临。
李云逸终于批阅完一批奏折,抬头望向门外。
“应该快到了吧?”
收敛心思,李云逸在侍女的服侍下开始用膳,用到一半,突然。
邹辉来了。
“王爷,有飞鹰秘信。”
李云逸心头一动,继续用膳,随意指向一旁。
“放下吧,我自己会看。”
“是!”
邹辉离开了。
秘信放在一旁似乎被遗忘了,直到侍女撤下茶盏,李云逸才将其打开,随意瞥了一眼,指间燃起火光,将其焚烧。
夜深。
这一天似乎就这样过去了。
无人觉察,甚至连固守在皇宫上的风无尘都没有发现,一道身影融入夜色,悄无声息的出了皇宫大门。
能让风无尘的神念都发现不了的,整个东神州恐怕都没有几个,而在南楚,更只有一个。
李云逸!
李云逸竟然出了皇宫,并且立刻赶往了楚京城外?
如果被风无尘知晓这些,恐怕都会忍不住阻止,更别说是邹辉了。
南楚遭劫,局势凶险,可以说现在全凭李云逸一口气吊着,他坐镇皇宫,各地才会心安,若是被人知道他出了宫……哪怕他什么都不做,也会引得满城风雨,使得整个南楚当前的局势雪上加霜!
更何况,他现在还马上就要出城了!
但李云逸似乎根本没有这样的自觉。
一刻钟后。
他在城外一座小镇出现,驻足一会,似在寻找什么,大步进了一个庭院。
吱呀。
门响,惊动了里面的人,一股惊天煞气骤然升腾而起,却被李云逸的低声斥责压下了。
“是我。”
立刻。
“逸哥儿!”
黑暗里一道身影扑上前来,却又在一丈外戛然而止,脸色复杂地望着李云逸,欲言又止。
整个南楚,敢这么称呼李云逸的也只有一人了。
邬羁!
在他身后,丁喻缓缓走出,恭敬施礼。
“殿下!”
李云逸轻轻点头,目光重新落在邬羁身上,眼底浮起一抹异样的波动。
复杂。
轻松。
复杂很简单,是这几天实在发生了太多事,即使是他,也有点喘不过气来。
轻松……
自然就是他此时的真情写照了。就像是邬羁一照面的欲言又止一样。
虽未开口,但感同身受!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了。”
“时间紧,任务重。”
“快进去。我要在天亮之前回去。”
李云逸一马当先地走进屋子,邬羁丁喻连忙跟上,神色严肃。
他们也都收到李云逸颁布的王令了,知道当前南楚局势的严重程度。本以为自己两人要顺着大局而动,却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得到了李云逸的飞鹰传书,让他们到这里来。
李云逸国事缠身,突然召见他们,会是小事么?
肯定不是!
所以,他们这才匆匆赶来,一路上一顿饭都没来得及吃。
他们隐隐有种预感,李云逸如此隐秘而着急的召见他们,肯定关系重大!
邬羁向来相信自己的智慧和推断。
而这一次……
永恒訣
他又猜对了!
啪!
丁喻关上房门,李云逸就开了口。
“我接下来要交代的,极有可能关乎我景国和南楚未来的国运……”
“而这件事,只有你们去做合适!”
关乎国运?
四字一出,邬羁的一颗心都差点停了,心神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