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997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361章 拋媚眼熱推-dco3j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秋风卷起落叶,落叶打着旋的飘起,再缓缓盘旋落下,落在了一脸不耐烦的高阳脚边。
这里是平康坊的外面。
男神追妻n加1:賴上萌妻 敏倪
巴陵在急促的说着,“陛下最近对你不错,可这让某些宗室里的人嫉妒了,你要知道,有人一直想看到你倒霉,甚至是置你于死地。”
高阳不耐烦的道:“那又如何?”
她是骄傲的高阳。
别人的羡慕嫉妒恨只会让她得意。
这人为何就这般与众不同呢?巴陵……
“昨日有人对我说,他们要对你下手。”
巴陵拍拍她的手背,嫉妒的发现自己的肌肤没有高阳白嫩,“我担心你,你要小心,别再一人出行了,最少要带几个侍卫。”
高阳冷淡的道;“我知道了。”
巴陵叹息一声,“我知晓你误解了我,可咱们终究是姐妹啊!”
她黯然而去。
“骗子!”
高阳进了平康坊,去了长安食堂。
“公主请进。”
掌柜纪成南笑的谄媚,“这几日生意极好,外面有人学了咱们的炒菜,可那味道远远赶不上咱们的,这不,该来还得来。”
高阳慵懒的进了自己和贾平安共同拥有的包间。
晚些上菜,她懒洋洋的吃了,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突然恨恨的道:“非得要去什么吐谷浑,那地方有什么好?”
吃了饭,她下楼来。
纪成南关切的道:“公主,某让人送你回去。”
高阳摇头,“谁敢和我动手?”
她上马而去。
人流如织,高阳懒洋洋的看着策马缓行。
边上有杂耍,引来一阵叫好声。
高阳也看的津津有味的。
那女子在木杆子上纵横如平地,下面的男子把着木杆子纹丝不动。
一个灵巧的让人赞叹,一个沉稳的让人叫好。
“小心!”
右侧有人惊呼,高阳看到人影闪过,下意识的用小皮鞭抽去。
啪!
握着短刀冲来的男子脸上挨了一鞭,好像是打到了眼睛。
他惨叫一声,随即挤进人群中消失。
人群乱了。
高阳喊道:“有刺客!”
她猛地想起自己在马背上的目标太大,就下马来。
一路到了坊门外,高阳才松了一口气。
花都兵王 暗鼎
“是谁?”高阳咬牙切齿的问道。
金吾卫的人满头雾水,只能根据高阳的诉说进去寻找凶手。
高阳遇刺!
皇帝在宫中大怒ꓹ 随即压力传导下来,刑部和百骑的人手都出动了。
高阳在家中琢磨了许久。
“巴陵说有人想弄死我ꓹ 果然就有刺客。”
“可我真正得罪了人应当不多吧。”
高阳理直气壮的觉得自己以前很善良,不该有仇家。
理智回归。
她起身,“我去柴家一趟。”
晚些她出现在了柴家的门外。
里面ꓹ 柴令武和巴陵在听着禀告。
“高阳公主一路过来,身后并无人跟踪。”
“很好。”柴令武握住了妻子的手ꓹ “你干的漂亮。”
巴陵温柔一笑,“高阳蠢笨ꓹ 还不能激ꓹ 我只是利用了一番。”
柴令武的眉间多了冷意,“晚些哄哄她,告诉她,有人得到了贵人的授意,想弄死她。再做出关切的模样,和她亲近……”
他侧身看着巴陵,眼中多了杀机ꓹ “关键时刻,高阳就能派上用场。”
巴陵点头ꓹ “放心。”
柴令武放松一笑ꓹ “后续为夫还安排了手段ꓹ 保证高阳避无可避。”
巴陵看着他ꓹ 突然叹息一声,声音幽怨ꓹ “夫君ꓹ 你为何对高阳不舍?”
柴令武愕然ꓹ 然后释然一笑,“你却是误会了。”
他挪过来了些ꓹ “你可知某为何非要把高阳卷进来?只因高阳和皇帝亲密,你想想,若是关键时刻高阳进宫……”
巴陵脊背上的肌肤猛地起了鸡皮疙瘩。
“好谋划!”
柴令武微微一笑,“安心。”
外面来了管事,“郎君,高阳公主在门外盘桓片刻,竟然走了。”
柴令武的脸黑了,“为何?可是有人出言不逊?打死勿论!”
巴陵摇头,“高阳的性子,若是被激怒了,她定然会出手。”
“那她都到了门外,为何离去?”柴令武的脸色铁青。
高阳最近和李治的关系很亲密,姐弟间经常你送他几道菜,他送你一些珠宝什么的。
柴令武的谋划已经接近尾声了,他需要一个能靠近皇帝的人,高阳便是最佳人选。
“贾平安不在长安,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
柴令武霍然发现自己失言了。
外面的王悦荣心中茫然。
原来驸马也忌惮那个小贼的手段吗?他护着高阳,驸马只敢趁着他去了西北的时机动手。
外面的高阳已经策马往回去了。
她刚到柴家门外时,脑海里突然就浮现了贾师傅的交代。
——别去柴家!
“我竟然忘记了小贾的话!”
高阳用小皮鞭的手柄轻轻敲了一下额头。
“公主!”
柴家追出来一个女人,却是王悦荣。
这是炮灰!
王悦荣知晓,所以她一边跑一边观察着。
高阳勒马回头。
“公主光临,驸马和公主不胜欢喜,说是马上出迎。”
高阳摇头,“我只是路过。”
她说谎说的理直气壮。
王悦荣追上去……
随行的侍卫按着刀柄,“退后!”
高阳皱眉,“你最近为何不去我那里了?”
每次去被你呵斥,我还去做什么?王悦荣膈应之极,“府中事多。”
实际上是柴令武觉得这种劝说已经没用了,于是就把王悦荣撤了回来。
“那些对我无用!”
高阳傲娇而去。
王悦荣心中一个咯噔。
高阳公主竟然知晓我以往是在忽悠她?
她缓缓回去。
“高阳公主不肯回来。”
柴令武已经不在了,巴陵问道:“她说了什么?”
说,还是不说?
说了那些话,公主和驸马会觉得我无用,一直以来的劝说哄骗不但没作用,反而被高阳察觉了。
王悦荣说道:“公主说只是路过。”
“路过!”巴陵冷笑,“她逃不过我的手段。”
“公主。”有人进来,王悦荣认得是在外打探消息的人。
“贾平安回长安了。”
瞬间,巴陵的脸色铁青,随后说道:“高阳那边之事……暂时搁置了。”
王悦荣张开嘴……
那个小贼回来了!
……
贾平安一路进宫。
君臣都在,他风尘仆仆的进去,长孙无忌问道:“吐谷浑可稳妥?”
“不稳!”
贾平安一句话让君臣面色凝重。
“臣到了吐谷浑时,发现大部权贵对大唐缺乏敬畏,对诺曷钵可汗缺乏尊重。在那些人的配合之下,吐蕃细作顺利在树墩陈中扎根,不断游说蛊惑人心。”
“吐蕃!”李治的眼中多了凝重之色。
自从那位便宜姐夫去了之后,吐蕃的局势就失控了。
腹黑王妃本純良 阿瑤
“臣带着百骑在城中清剿,一战斩杀三百余叛逆,四十余吐蕃细作。”
重生再為家姬
李治面带微笑,显然是极为愉悦。
“禄东赞野心勃勃,此为佐证。不过他却没想到百骑这般悍勇,消息传回去,这便是当头一棍!”
李勣马上补了一下,“百骑这几年的长进有目共睹。”
贾师傅功劳不小。
李治含笑点头。
连长孙无忌都神色轻松,禄东赞伸出来的那只手被斩断了,西北当可安静许多。
接着便是高丽了。
但在此之前,大唐内部需要整顿一番。
“后来臣带着骑兵在边境清剿吐蕃袭扰的游骑,随后追敌,吐蕃残敌逃窜进了寨子里,臣本想撤回来,可敌军却倾巢出动,臣只能迎敌……”
不错!
李治觉得这样的贾平安积极主动,果然有些名将的意思。
“臣击溃了这股敌军,随后追击,敌军再度逃窜进了一个寨子里……”
李治:“……”
你以为朕是傻子吗?
第一次逃窜是巧合,敌军全部出动更是巧合。
可你竟然来第二次!
这是故意的!
贾平安说完。
李治沉声道:“派人去告诉禄东赞,他们的人越界了。随后的追击……吐蕃人不思悔改全军出击……大唐秉承信义,并未攻占那两处寨子,弃之而去。”
——你们在吐谷浑上蹿下跳的朕都知道了,顺手就让百骑灭了那些细作。后来追杀你们那些奸细,谁知道那些寨子竟然敢出动出击……
这不是大唐的锅!
这帝国主义的嘴脸让贾平安觉得很是舒坦。
若是换做是大宋时期,朝中的君臣估摸着要炸,弄不好会把此人撤职查办,以换取辽人的不追究。
果然还是大唐爸爸好啊!
可等晚些李治留下李勣,揭穿了贾平安的真面目。
“此事定然是故意的,什么寨子全军出击,朕看多半是他去突袭。”李治笑的很是惬意,“禄东赞野心勃勃,一边派了使者来哭诉吐谷浑侵袭吐蕃,一边准备对吐谷浑下手,他把朕和大唐当做是了傻子!”
李治的声音陡然凌厉,“朕让贾平安去,便是要他的随机应变和大胆。果然,贾平安不负朕望,给了吐蕃一击,甚好!”
李勣赞同这个看法,“臣以为,若非是高丽牵制,大唐即可对吐蕃下手。”
李治看了他一眼,“李敬业此次大放异彩,英国公……后继有人了。”
李勣心中火热,“陛下,可是有消息?”
李治拿着贾平安的奏疏,“数次厮杀中,李敬业冲杀在前,无人能敌。”
李勣心中欢喜,晚些回去后,刚想叫人去寻了孙儿来,李敬业就来了。
“阿翁!”
李敬业看着粗糙了些,一见面就欢喜的道“阿翁,某此次立功许多。”
“不错。”李勣知晓不能太夸赞这个孙儿,否则他容易发飘,“不过还得要谨慎小心些。”
祖孙二人聊了一下最近的情况,随后李敬业准备回去,起身时讶然道:“阿翁,你都有白发了!”
这是来自于孙儿的关切,李勣颇为受用,“老夫老了。”
李敬业心疼的道:“阿翁可不老。阿翁,他们说八十老翁还能纳妾呢!说是多睡女人能返老还童。阿翁,你也纳几个吧。”
李勣面色发黑。
……
贾平安回到家中,阿福抱着大腿就不放,杜贺在边上欢喜的道:“郎君去了这阵子,家中一切都好,就是阿福越发的懒了。”
贾平安揉揉阿福的头顶,“此次西北之行还算是顺利,某带来了些礼物,回头整理一下,给宫中的有单子,单独装箱。”
吃了晚饭,贾平安觉得累的慌,就早早准备睡觉。
“郎君。”
鸿雁整理好了床铺,冲着他眨巴眼睛。
贾平安好奇的问道:“眼睛疼?”
鸿雁低头出去,寻到了杜贺,“管家,你说抛媚眼有用,可郎君却问我可是眼睛疼。”
杜贺诧异,“不该啊!郎君去了西北许久,那边吃羊肉多,羊肉那东西吃多了就会……嘿嘿嘿。一个媚眼抛去郎君竟然能受得了?你抛个来试试。”
鸿雁拼命的眨巴着眼睛。
杜贺想自尽:“……”
……
一夜好睡,凌晨起来时,鸿雁在哽咽。
“你……”贾平安没好气的道:“你不是某的菜,回头寻个人把你嫁了。”
“郎君,难道我不好吗?”鸿雁挺挺胸,这是昨夜她琢磨出来的,因为杜贺他们在坊里转悠时,见到很凶的女人都会盯着胸脯看,可见男人就喜欢这个。
贾平安无视了……
娃娃脸那么凶他说过什么?
“平安!”
吃了早饭,表兄来了。
兄弟二人一路出发。
“表兄这阵子如何?”贾平安最担心的就是表兄得罪人太狠。
“这阵子某很是顺利。”杨德利一脸的惬意,“上次说是宫中要粮食,某一算不对,就去寻了尚书,结果宫中那个……就是你的那个学生,你经常说人渣的那个滕王,他也算出了不对,一下就拿了两个小吏……”
呃!
本来户部有一个杨德利就很让人头痛了,如今宫中还有一个人渣藤。
这日子……
贾平安只是想想以后宫中的账目严谨的让想偷鸡的皇帝无可奈何时,就想笑。
还有表兄,若是他以为仕途顺畅,朝中花用钱粮也会遇到麻烦。
出魔 本源道長
到了百骑,明静带着人出迎,“武阳伯辛苦。”
明静好像长白了些?贾平安干咳一声,“你等也辛苦了。”
随后进了值房。
“此次战殁的兄弟,朝中会优先抚恤,程副尉回头去那些兄弟家中看看,但凡有麻烦的,报上来,某来解决。”
程达应了。
“武阳伯此次杀的吐蕃人丧胆,消息传来,咱们百骑的兄弟欢欣鼓舞……”
明静一本正经的说着官场话。
这个女人什么意思?
贾平安带走了百骑的精锐,明静留守长安城,那日子是相当的无聊。
她不该是觉得自己独守空房,然后寂寞空虚冷吗?
“兄弟们都说,晚上请你去五香楼。”
明静的眼中终于多了些情绪:不屑。
她看向贾平安的眼神赤果果的不屑。
你这个lsp!
重生之金融財團 雲亦寒
“某没空。”贾平安很严肃的道:“明中官代替某去吧。”
明静想砸死他,只是看看手中的茶杯,有些不舍。
“说正事。”贾平安板着脸,“某走的这阵子,可有大事?”
明静的精神已经好了许多,贾平安有些好奇,心想这个女人难道是有些不怼不舒服的癖好?
“有!”明静若是知晓了贾平安在念头,定然会一把掐死他,“城中早些时候……”
一连串在贾平安看来无趣的事儿,被明静娓娓道来。
“……皇后的人去了感业寺,和住持发生了争执,住持据闻气坏了,修炼了半日。”
苏荷的修炼不就是猛吃一顿吗?
贾平安问道:“谁去的?”
“那个蔡艳。”说到蔡艳时,明静有些不满,“宫中最近……罢了,这些事你自然能从武昭仪那里获知,我就不浪费口舌了。”
“浪费啊!”
贾平安笑道:“某真想听听。”
“自己去打听!”明静继续说道:“前几日,宫中有令,令百骑加强戒备。”
贾平安心中一动,“针对谁?”
“针对宗室。”明静低声道:“这是机密,就我一人知晓。”
贾平安知道,这是长孙无忌得行动越来越近的意思。
李治担心有些人会铤而走险,这才下了这个命令。
保密……
贾平安很好奇的道:“说是让你保密,为何告诉某?”
是啊!
我为何告诉他了?
明静:“……”
贾平安见她呆滞,就劝道:“女人其实挺守密的。”
明静笑道:“你知道最好。”
“女人喜欢和别人一起守密。”
明静:“……”
贾平安起身,“某带你去禁苑走走。”
明静觉得这是一个服软的姿态,贾平安想用这种方式来道歉。
她心中暗喜,还矜持了一下,“我很忙。”
贾平安含笑道:“回头让程达帮你做事。”
程达:“……”
晚些贾平安和明静进了禁苑。
“这便是禁苑?”
深秋的禁苑里处处都是落叶,看着很美。
“对,这里就是禁苑。”贾平安用那种播音腔调说道:“秋天来了,树林中处处都有收获,那些果子、坚果……以及蘑菇。”
说到蘑菇,前方就出现了一个采蘑菇的少女。
苏荷听到了马蹄声,回身一看,不禁咧嘴笑了起来,挥手喊道:“武阳伯!”
贾平安也有些小激动,但他知道要矜持。
明静问道:“她好像对你很热情?”
贾平安反问道:“除去你之外,你见哪个女人对某不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