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祕》不是諜戰劇,李易峯演的是夢想


《隱祕》不是諜戰劇,李易峯演的是夢想

導演王偉對李易峯塑造的角色定位是,“顧耀東是固執和善良的,內心有堅守,具有讓人感動的力量”。

充分發揮鄉村能人帶動作用

劇集充滿了生活化元素。


天津警方偵破該市首例提供“黑客軟件”案

2017年,《白夜追兇》以豆瓣9分收官,但導演王偉對懸疑推理題材沒有留戀,轉身投入了《隱祕而偉大》的拍攝。3年後,這部由李易峯、金晨、王瀧正、牛駿峯領銜主演的年代劇開播。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該劇沒有一上來就展開“隱蔽戰線”激烈的敵我對決,而是徐徐鋪陳上海弄堂裏的煙火氣息,刻畫執拗善良的新人警察顧耀東磕磕絆絆、啼笑皆非的職場初體驗。

一些帶着諜戰劇期待的觀衆因此感到疑惑:這到底是職場劇、生活劇,還是喜劇?王偉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這部劇有諜戰元素,但不是諜戰劇,他自己也很難定義——“就是講大時代下小人物的生活生存狀態,以及時代變遷對於小人物命運的改變”。王偉喜歡有情懷的故事,《白夜追兇》和《隱祕而偉大》都是,但他不想再重複拍過的類型。“我今年32歲,還得嘗試幾年拍新的類型。新的東西會讓人興奮,重複有時是會讓人痛苦的。”

《隱祕而偉大》的每個重要角色,王偉都找到了心目中的第一人選,比如李易峯演顧耀東,王瀧正演夏繼成、牛駿峯演趙志勇等。他透露李易峯曾擔心31歲能否演青澀的大學生;看《你是我兄弟》時發現的“小戲骨”牛駿峯,被他找來撐起戲份越往後越重的趙志勇。“趙志勇和顧耀東,他倆骨子裏是一樣的,只不過一個是我們的夢想,一個是我們的現實。”

人物

顧耀東和趙志勇代表夢想和現實

目前劇集播出超過1/3,沒有過多驚心動魄的諜戰,王偉說後面也不會有很多。但人物卻格外接地氣——冒着傻氣堅持“匡扶正義、保護百姓”初心的小警察顧耀東;表面上“信仰生活”混日子撈好處,其實是地下情報工作者的刑偵一處處長夏繼成;隨波逐流“薪水不少拿,閒事不多管”,但始終保有內心善良的趙志勇……他們都能有某個時刻,讓觀衆找到自身的映照。

俄派維和部隊進入納卡之時 土耳其也要來”湊熱鬧”

王偉說,沒有人生來就是壞人。不少觀衆猜測後期會黑化的趙志勇,王偉認爲他骨子裏跟顧耀東是一樣的人。就像一模一樣的倆小白,被扔到了不同的原生家庭,由此造就了兩人的差別。顧耀東在溫暖的家庭長大,父母姐姐,包括弄堂的鄰居都關愛他,沒經歷過真正的挫折,所以橫衝直撞什麼都敢做,什麼都敢說;趙志勇從小跟着單親母親從農村來上海討生活,過慣如履薄冰的苦日子。他在警局端茶倒水,變得油滑,因爲這樣才能生存,但他始終沒有丟掉骨子裏的善良。“當他看到顧耀東,就像看到了自己。趙志勇理解顧耀東,但他自己做不到,所以很羨慕顧耀東。”

王偉形容這兩人,就像夢想和現實——我們的夢想都是顧耀東,現實卻是趙志勇。他透露,後期觀衆會覺得顧耀東做的事對趙志勇很殘忍,趙志勇做的事對顧耀東也很殘忍。“但他們倆都沒有錯,是那個時代的悲劇。”《隱祕而偉大》是一部原創劇集,導演可以決定人物的命運走向和結局,但王偉也有很多意難平。“前面得到多少歡聲笑語,後面就會付出多少眼淚。前面這些人物在輕鬆的氛圍裏走進我的生活,後面出事我就會很難過。但喜劇的結局往往是悲劇,那個時代他們的故事很難不是悲劇。”

選角

李易峯擔心演不了大學生

僑雅苑 待售 戶型三居100~117㎡(2020-11-05 06:15:51)

劇集開篇階段,趙志勇在刑偵二處衆多混日子的警察裏並不起眼,對新人顧耀東有一份額外的善意和照顧。王偉透露,趙志勇越往後戲份越重,他擔心一般人演不出來,於是想到多年前在一部劇裏看到的“小戲骨”牛駿峯。“那部戲他戲不多,但當時我就覺得這小孩戲真好。《隱祕而偉大》是‘雙男二’——夏繼成和趙志勇。夏繼成中間走了,後面趙志勇的戲太重了,得找一個演技好的。”

不止趙志勇,王偉看劇本時對主要演員的構想,都一一實現了。“李易峯、金晨、王瀧正、牛駿峯……都是第一人選,反正也沒有找過別人。”很多人好奇他怎麼說服李易峯來演一個冒着傻氣兒的新人警察,實際上他跟李易峯聊兩次就定下來了。李易峯一度擔心,以他31歲(2018年)的年紀能不能演剛畢業的大學生,王偉打消了他的顧慮:“我覺得你看着少年感挺強的”。他對顧耀東這個人物的分析也讓李易峯有了共鳴——他在別人眼中“傻”,實際上不傻,只是他的世界別人不懂。

神祕面紗終將揭開 UNI-K會成爲你夢中情人麼?

“雙男二”之一、夏繼成的扮演者王瀧正,則跟王偉頗有淵源。王偉出道後執導的劇集,從擔任B組導演的《心理罪》(邰偉),到《畫江湖之不良人》(上官雲闕)、《白夜追兇》(周巡)、《隱祕而偉大》(夏繼成/白樺),每部都有王瀧正。王偉眼中的王瀧正,是個“很乾淨”的演員,拍戲時特別職業和專業。“他是一個我各方面都比較喜歡的演員,生活中跟戲裏完全不一樣。戲裏他可以演脾氣那麼大的角色,但生活中是非常安靜的一個人,現場不拍戲的時候就靜坐在旁邊。我對他也比較瞭解,知道他能把角色呈現出什麼樣。”

細節

老人與狗是隱祕而偉大註腳

留學生返回國外需做好哪些準備?

《隱祕而偉大》播出後,劇中的很多細節讓觀衆津津樂道,紛紛猜測是否導演和編劇埋的伏筆。比如父親送給顧耀東的皮鞋、夏處長愛吃的燒雞、福安弄不時出現的老人、板車和流浪狗……王偉透露,劇本到他手上的時候已經有90%以上的完成度,現在很多觀衆覺得有意思的人物細節和臺詞都是劇本一早就寫好的,的確各有“使命”。

拉板車的老人和流浪狗,則是劇本之外王偉特意安插的一條隱線。那是一個在福安弄收泔水的老人,有一條相依爲命的流浪小黃狗。每當有重情緒空鏡的時候,老人就會和他的板車、狗一起出現。整部劇,沒有一個角色和他對視過一眼,但他確實就活在那個世界裏,最後默默無聞地死在了那個世界的黑暗裏,也沒有人知道。“他只活在我的空鏡裏,沒有跟主線故事發生任何關係,他死的時候也是一個空鏡。他就像你樓下工作了五年、十年的清潔工,你根本不認識他。如果有一天這個人死了,你也不知道他來過這個世界。”

這條隱線是王偉對“隱祕而偉大”的影像表達。他想表達的“隱祕而偉大”不是那些很牛的人,而是平凡的小人物,甚至主角顧耀東,也不過是小人物而已。“顧耀東最後找到了初心,找到了堅守的東西。他看到了那束光,成爲了共產黨,但他成不了夏繼成那樣優秀的諜報人員。”但這種小人物“忠於年輕時的夢想”的偉大,恰恰最能打動王偉。在他看來,德國詩人席勒的這句話是整部劇的核心,他要求每款物料都帶上這句話。

採寫/新京報記者 楊蓮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