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5wh都市异能 怪物被殺就會死 線上看-第三十七章 改變世界的方法 (6400,恭喜珈藍雪成就盟主!)閲讀-colm3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埃安大陆辽阔广大,数百亿居民定居在成千上万座巨型移动都市中,在一条条轨道上循环往复地行驶,追逐太阳的光辉,规避月亮的魔性。
理论上来说,每一座移动都市都是一个小世界,绝大部分的城市居民由生至死,都不会离开这座城市的势力范围,看不见自己城区之外的景色。
毕竟,城市之外遍地都是魔化者,到处都是危险的源能野兽,以及不明来历的过道劫匪……城市之外的生活朝不保夕,但凡是能进入城市,哪怕只能居住在下城区,贫民窟,又有谁愿意回到那危险无比,随时都可能失去性命的郊外呢?
末日技能樹 暗黑茄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埃安世界的平民大多都是非常迟钝且无知的,他们只知道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最多知晓一两个临近移动都市,经常贸易的村庄的消息。
世界,国家,天地另一头的景色,绝大部分人并不知晓,且也不愿意去知晓。
就好比帝国人不会在乎延霜行省昔日日复一日地与北地蛮族的厮杀,东南海贵族也同样对大荒漠地区的移动都市城邦联盟一无所知,各自独立的移动都市,在诸多城市居民间造成的异常隔阂感,是埃安大陆文明的特色。
在这样的环境中,绝大部分人会都被同化成同样对一切漠不关心的模样,只想日复一日地过着普通而简单的生活。
而与之相对的,却也有一小部分人,会因此而诞生对外界,对未知事物,对不可预测之事的绝对渴望。
当然,这种麻木也只是相对的,无法影响到人们生活的事情,自然就没有传播度。
但倘若能影响ꓹ 且影响复读极大,那么这事情传播的速度ꓹ 将会超乎所有人想象。
东海,初耀圣岩争夺战结束的第十天,一位独立的强大职业者以一己之力击败了四大势力的精锐军团ꓹ 连败多位灾境强者这一消息,便已经传遍大江南北。
二十八行省中但凡是稍微会读报纸的人ꓹ 都已知晓此事。
四海之风卡乌斯,岩炼大师灼灰ꓹ 枢机主教法尔林ꓹ 裂冰者哈维……四位在各自地区都极负盛名,堪称‘顶尖强者’的灾境齐聚一堂,他们之间的战斗牵扯到了整个大陆的局势,他们家乡的人民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希望自己的庇护者能携带胜利归来。
可现在,他们却都被那位之前寂寂无名的独立强者碾压击败,甚至没有对对方造成半点伤害。
根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情报提供者说明ꓹ 在场的所有人之所以能活着,仅仅是因为那位强者从头到尾都没有对他们出手ꓹ 只是任由他们攻击ꓹ 就像是一面精钢大盾不会在乎蚊子的叮咬。
出手的只有他的心光体ꓹ 一头怪异的三首巨龙。
老公,追你到前世 藍戒子
一时间ꓹ 整个埃安世界的大势力都被震撼。
灾境。
每出一位灾境的出现,都是足以令全世界都为之震动的大消息。
一个家族亦或是势力ꓹ 倘若有了稳定的灾境传承ꓹ 便有了参与大陆游戏的权利——就好比海滨之都的法尔塞斯家族ꓹ 虽然之前在年终拍卖会时被各大势力强逼站队,但是可别忘记ꓹ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势力和个体就连被强逼的权利都没有。
强者只要下令,他们就必须服从。
最強軍妻
而现在,一位全新的强者,将四位宛如现世神明一般的灾境强者一齐击败。
他的实力,毫无疑问可以直接与帝国上将等同,是整个埃安世界最高端的战力之一!
所以,斯维特雷·阿法纳斯·泽连斯基这个名字,便很快就成为了全世界各地每一座移动都市乃至于固定村庄中,稍微有点闲余时间的人们的闲聊对象。
而他的形象也在那些幸存的士兵散布的传闻中,变得宛如神魔一般可怖。
甚至就连吟游诗人们也开始顺应潮流,他们熟练地将这个名字加入进传唱名单,然后编造起了这位昔日无人知晓强者昔日的爱恨情仇。
截止至今日,斯维特雷教授已经有了共计五十多位相好,一百多位生死仇敌,超过五百位红颜知己和好兄弟,人设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赘婿战神应有尽有,很是让他们赚了一笔。
大家都知道他们在胡说八道,但是的确非常有趣。
但是,就在这样铺天盖地的谣言和故事集中,却有一则真实的消息,在相关的人群中暗暗地快速传播着。
——那位名为斯维特雷的灾境强者,如今正在东海周边的薄雾山脉中,建设属于自己的势力,他正在招收弟子,传播引导术,号称有教无类,无论是正常人还是魔化者,甚至就连有智慧的源能野兽都行。
只要条件符合,认同他的理念,那么他就全部都接纳,一视同仁地教导。
“那他的理念究竟是什么?”有人疑惑。
而答案也很简单。
“一视同仁,以及一颗公义的心。”
显然,这样的回答还不够直观,所以仍有人困惑地问:“那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答案更加简单。
“改变这个世界。”
虽然说这个消息的渠道源头相当可信,来自于海滨之都和逐光教团的专业情报部门。
但是对于埃安大陆上的绝大部分普通人而言,即便是真的,但要让他们放弃原本平静的生活,脱离舒适区,前往遥远彼端,跟随一位完全陌生的强者学习……
听上去就很离谱,不是吗?
改变命运的机会固然很珍贵,但前提是绝大部分人想改,并且相信他们可以改变。
这就已经是很难的一件事了,毕竟很多人就连减肥和每日早睡都不相信自己能做到。
不过,对于东海本地的土著冒险者而言,前往薄雾山走一圈却并不是多费事的事情。
即便对这件事不是特别感兴趣,但假如仅仅是看看哪位传说中已经几乎等同于神明俯身的强者,想必大家还是愿意满足一下自己好奇心的。
可他们却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东海战争结束的第十天。
一位从深水城而来的冒险者深入薄雾山中,在正如其名的薄薄白雾里穿行,寻觅看传闻中那位神秘强者的踪迹。
冒险者名为安达·汪达尔,菁英冒险者,兼职赏金猎人,业内颇有盛名的专业探索家。
这个时间段,全世界上基本没有多少斯维特雷教授的消息,他的容貌,他的身高,他的一言一行,性格特质,全部都能卖出天价。
仅仅是为了利益,安达也愿意走这么一圈。
但行走到半途,这位心光阶的冒险就忽然觉得不对。
因为这片区域实在是平坦了,安达在年轻时曾来过薄雾山脉冒险,他知道此地山地嶙峋,崎岖险峻,即便几十年过去了,他也记忆深刻。
可现在,有不少山峰就像是缺了一口那样,仿佛被什么巨大的野兽啃噬吞噬了一部分,甚至有不少山丘和小峰被抹平,令阳光得以穿透薄暮,将视野变得开阔。
而且……最古怪的,还是这片山区太过寂静。
即便是冬日,但薄雾山毕竟是在东海热带地区,就算是没有虫鸣,但鸟鸣不应该没有——最起码的,薄雾山周边可是有七八个大型源能狼群呢,雾中的恶狼以及夜晚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正是在薄雾山周边冒险不可不品尝的一部分!
但如今,什么声音都没有。
鸟儿在窝中瑟瑟发抖,野兽趴伏在巢**战栗不已。
“这不对劲……”
低声自语,紧接着,这位戒备起来的冒险者,便听见了一声轰鸣巨响,自山脉的中心处响起。
与之同来的,还有一股不断扩散的可怖威压。
“究竟是怎么回事?!”
心中涌起这样的念头,安达咽了口口水,神情紧张。
他虽然心中恐惧,但自我安慰般地自语了一句‘富贵险中求’后,便鼓起勇气,快步跨出密林,来到了一处视野开阔的半山腰断崖上。
然后,他便张大嘴,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
雷霆一般的轰鸣,正在山脉的中央响起。
原本这里有着遏制声音传播的法阵,这才保证了周边区域的平静,可现在,即便是静音法阵也无法挡住如此可怖的轰鸣。
紅樓薛家子 風雨琉璃
安达握紧了拳头。
他看见,在不远处,薄雾山脉的中央,有三首巨龙挥动利爪,喷吐龙息,以火焰和蛮力凿穿山脉,熔炼金属和奇石,作为铸造的原材料。
他看见,森林正在扩散,青黑色的蔓藤和深褐色的树根就像是有生命一般,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这些坚韧的植物攀爬至山脉和山体深处,将巨龙挖掘出的矿物和金属凝结为一体,组装成了城墙,工事和各类建筑,一座小城的雏形已几近于完工。
他还看见,巨龙咆哮,它在一个人类的指挥下雕琢山脉,这巨兽虽然看似高大粗苯,但实际上精细度远高于所有人的想象,它的眼瞳中激射出各色的射线,并以其为工具,将高耸入云的薄雾山为主体,雕刻出一座宏伟巨塔。
蔓藤缠绕在塔身周边,根须将其基底稳定,有一群孩子站在山脚下铭刻符文,他们浑身都散发着勃勃生机,充满着希望与光芒。
希光之塔已然成型,它此刻就差最后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那就是栽种。
就在这巨塔顶端,原本的山巅之处,一位白发的老者侧过头,遥遥看向了冒险者所在的方向。
他手中怀抱一颗散发着晶莹光辉的木种,他正准备将这颗种子摆放在巨塔塔顶的法阵凹槽中心,但现在却停下动作。
男人看向冒险者的目光平静,淡薄,虽然毫无情绪,但却仿佛能一眼看穿人心。
“你渴望冒险,改变,你厌恶这片正在腐朽的大地,但却不知道如何才能结束这一切——你通过冒险来逃避,你在寻找改变自己人生的机会,你说服自己是为了利益而来,但我却知晓,你只是想要寻求一种不一样的未来,一段全新的经历。”
老者开口,即便是在遥远地山巅,他的声音对于冒险者而言依然就像是在耳畔低语:“安达,你有潜力,你并不歧视任何人,你符合条件。”
“你要加入我们吗?为了更好的一切。”
“加入……吗?”
听见这个问题时,安达感觉自己思考很久。
就像是走马灯一般,他的脑海中回忆起了自己的过去。
年轻时平凡至极的经历,成年后无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任何事的无力。
无论是因贵族而死的父母,还是成了魔化者的朋友,他都无法拯救,无法帮助,无法改变。
没有好的引导术,没有上佳的天赋,安达耗尽自己一生的潜力,也不过是堪堪进阶心光。他的人生已经于此止步,不可能变得更强,取得更高的成就。
他不可能杀了那些该死的贵族,帮父母报仇,也不可能将朋友接回,让他过上和往日一样平静的日子。
他想要的,全都办不到,他渴望的,全部都求不得。
这意味着他的一生都在白费力气,毫无意义,不过是徒劳无功的挣扎。
而现在……
机会与选择,就在眼前。
改变一切的时机已经到了。
那位战胜了四位灾境的强者,正在对自己发出邀请——
所以,实际上,仅仅是一瞬间,就连迟疑和犹豫都没有。
安达半跪在地,他面朝白发老者所在的方向,深深低头:“我愿意加入!”
“请指导我,斯维特雷导师!”
“好。”
苏昼点了点头,他哪怕是不用无想之心都能知晓,能在现在这个时间点,跨过漫长距离,来到薄雾山脉中心的人,不是专门的大势力探子,就像是安达这样,无论借口如何,但心中一定存在着某种想要改变,想要变得更好这般欲望的执着者。
閃電小兵 戰士
不过,他的答复,却出乎意料安达的预料。
“很好,安达,那你便是我们夕光结社的一批成员之一了,稍后去找拂晓女士领课本,我们傍晚在广场开课。”
苏昼在安达懵逼的表情中用异常实在的话语平白直述:“至于现在,你过来帮旁边的燧光大师冶炼精加工一下那些金属,那是用来给你还有后续学生铸造制式武器和铠甲用的,要用点心啊。”
尋爹啟事:媽咪不好惹
“哎,现在人手不足,也只能麻烦你多辛苦一点了。”
“但,改变世界……”
冒险者膛目结舌,他感觉现在这情况有点不太对劲,和他想象的实在是差太多了。
还课本,这画风也太清奇了吧?!
無忌傳人
“改变世界首先要从改变自己开始,还要学会相当大量的基础知识,以及相关的三观塑造。”
苏昼不禁叹气:“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啊,只有好好学习,未来才能变得更强。”
“去吧,记得领东海本地语言版本的课本,会有人领你过去的。”
安达一脸茫然地朝着银妖精所在的方向走去。
而苏昼转过头。
他仍然站立在塔顶部,准备将手中的燃薪之种安置在这座由山脉改造而来的巨塔塔顶正中央,无数树根和蔓藤缠绕虬结的所在。
苏昼在埃安世界呆不了很长时间,可能会呆个一两年几年,再长的话,即便是雅拉也没办法保证这个世界和地球的时间流速比。
地球宇宙那边,自己的肉体可能还在和黄昏眷族苦战,地球舰队更是颠簸流离的逃亡,过着非常辛苦的日子……没有自己的意识操控,他们肯定打的很凄惨吧?
说不定已经有好几艘战舰被击毁,自己的肉体也重伤了好几回。
每次想到这点,苏昼都相当忧愁,甚至忍不住叹息:“也不知道汤缘能不能好好控制我的身体,发挥出它的潜力。”
虽然忧愁,但其实苏昼对自己肉体的生命力有自信,在经历过一次空中下载升级后,他觉得至少最近这么几年,地球舰队一方活下来肯定是没问题的。
所以苏昼才必须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法,强化己方的实力。
倘若一切顺利,那么等到燃薪神木再次发芽的时候,这颗神木就会自动接管苏昼为它准备好的一切,快速地度过最初的成长期,将整个希光之塔,也即是原本的薄雾山化作自己的‘躯体’。
这是一种颇为异端的做法,是生主大树传承中,用于快速催生子嗣,保证其在短时间内就拥有自保力量。
后遗症倒是没有,就是苏昼这么十天来又是铭刻符文,又是催生植物,又是构筑大阵,雕刻山体,相当心累。
他赫然是在单身时期,就尝到带孩子的老父亲的滋味。
燧光和拂晓对此也极其震惊,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神木居然还能用泥土作为自己的身躯。
但这不过是常人最容易犯的偏见。
世界本身就是世界树的血肉,是它的一部分,泥土自然也不例外。
换而言之,即便是岩石,熔岩,甚至是云朵水雾,只要通过特定的方法,都可以让这有形的存在,暂时具备部分世界树的特性,进而令一颗神木转换为岩石神木,熔岩神木,乃至于云雾神木。
烛昼神木,战舰神木,火箭神木也是同理,世界树什么都可以。
也正是基于这一特性,所以苏昼之前的话并没有忽悠燧光大师,机械之躯当然可以是世界树,倒不如说世界树真的是整个多元宇宙最随便的生物。
就算是同样差不多随便的雅拉,龙蛇起码也要是长条,亦或是概念性的一根圆环……可世界树和大道之树,但凡只要是‘存在’,就都可以。
“太随便了。”
摇了摇头,什么都可以是的原初烛昼在蛇灵‘你也没比神木好哪里去!’这般鄙夷的目光中感慨道:“但是随便才是强大,越是随便,但却有用的传承,越是证明其开发者的强大,足以令任何人都能理解他的道。”
传承,就是为了让人读懂的。晦涩难懂的暗示和隐喻,无法阐述清楚的道理和经验,还不如不存在。
这也是苏昼如今正在走的路,他也很希望自己的烛昼之道也能和神木那般无所不是,无处不在,包容大千。
如此想着,苏昼伸出手,他将自己手中的燃薪之种放置在了由高塔顶端,散发着圣洁神圣气息的法阵凹槽正中。
此刻正是正午。
薄雾山脉因为位于东海和中部平原的中央,水汽氤氲,常年被雾气笼罩,故而名为薄雾。
圣日的光辉穿过水汽,令七色的虹影在山侧升起,整个山脉虽然可见度并不是很高,但完全称得上是明亮,郁郁葱葱的森林覆盖了整片大地山川。
可就是现在,就在燃薪神木没入法阵凹槽的瞬间,整个森林和山脉完全的黑了下来,原本明亮的太阳光辉也隐去,仿佛销匿在了云雾之后。
并非是天地异变,仅仅是因为在希光高塔的最顶层,有明亮到胜过了一切的光辉亮起,它的存在本身反倒将一切都衬托的黑暗起来,唯独闪耀在高塔之巅的它才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光明。
而就在这仿佛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原本人头大小的燃薪之种在光明与火中开始升华,绽放。
它发芽,并迅速地成长,成为了一颗半人高的小树。
火焰是它的叶子,光的结晶是它的枝干,流动的,近乎熔岩一般的液体在着颗小树的内部构成了繁复的符文纹理,闪烁着玄奥的光纹。
不可思议的源能波动,和炽热生机正在朝着四周蔓延,它们在大气中激荡起肉眼可见的光波,令所有接触到的草木疯涨,而人亦或是动物,体内有暗伤的直接痊愈,没有暗伤的感觉精力充沛,仿佛被灌注了无尽活力。
苏昼注视着这一切,这一幕他似曾相识,无论是昔日智慧树成长的过程,直至成为倒悬于个人空间中的真正成熟神木时,亦或是地球奥林匹山重燃生活的一幕,都与此刻极其相似。
【斯维特雷教授,这实在是太显眼了!】
此刻,能听见燧光大师近乎于埋怨的声音:【你原本就成了整个世界都在关注的目标……还这么大张旗鼓地栽种神木,你难道想要被多势力联军联合围剿吗?!】
【任何知道这一消息的人,都不会放过得到一颗完整,活着的燃薪神木的机会,他们会竭尽全力争夺它的所有权!】
对此,苏昼却并不以为意。
他凝视着眼前,一颗仿佛完全由光组成,散发着和圣日近乎同样光辉的神木,不禁笑着低语:“那又如何?省的我主动去找他们麻烦,他们倘若能自己把自己的脸送过来给我打,那真的是太谢谢了。”
【你要面对的,可是整个世界中,几乎所有的灾境强者,乃至于其之上的人间神祇!】
机械老者的声音几近于低吼,他了解这一切,所以才知晓这一步的艰辛:【你很强,但是你真的办得到吗?】
妖行都市
“燧光大师。”
听到这里,苏昼顿了顿,他抬起头,从山巅处眺望远方的中部平原。
地平线的尽头处,似乎有移动都市得影子正在徘徊,那似乎就是整个埃安世界的缩影。
凝视着这一幕,男人的语气,轻笑中带着坚定:“改变世界最简单的方法,本来就是这样。”
“把整个世界殴打一顿,然后命令它改——它就自然会改了。”